刚刚更新: 〔苏红珊韩大壮〕〔将军,夫人又跑了〕〔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农门相公追妻忙〕〔仙尊归来〕〔黄荆〕〔农女致富:山里汉〕〔龙婿陆凡〕〔种仙记〕〔农女致富:山里汉〕〔顶级强者〕〔女神的上门豪婿(又〕〔90后风水师李十一〕〔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天门帝国〕〔我在大唐开酒馆〕〔摊牌了我是大唐天〕〔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五十五章 方蔚
    一声不响的就去外地出差,时间地点都不说,这一点都不像是左琛的风格。

    宋清然一连十几天见不到人,电话也打不通,天气逐渐变冷,宋清然左琛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好几次都走到了公司楼下,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上去。

    回到家之后,宋清然还是没有忍住给贺州打了电话。

    左琛的电话没有人接,但贺州的一打就通。

    贺州的语气不太好,声音也有些沙哑。

    宋清然问:“天气有些凉了,用不用我去给左琛送些衣服?你们在哪出差?”

    “不用。”贺州冷声拒绝。

    宋清然一时有些尴尬,这么多天的不寻常明显才告诉她有事发生,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问:“贺先生,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她话音一落,电话里的呼吸声忽然急促了许多,一声.zyxta.压抑的嘶吼传来,“都怪你!”

    宋清然一愣,心口跳了跳。

    “宋清然,从你出现到现在,琛哥为了你干了多少事,要不是你,他能这么昨天休息不了,还要跑到这里来和人虚与委蛇吗?!”

    贺州压抑的声音让宋清然有些喘不过气,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喉咙有些干。

    电话里还有贺州粗重的喘气声。

    “对不起……”宋清然哽咽了两声,没有再继续深问下去。

    贺州好像平复了下来,“你要真的是为了琛哥好,以后就保护好自己,别做那些危险的事,也别让他担心。”

    “好。”她哑声应道。

    当把一切都明白的时候,宋清然再也无法责怪左琛的不理睬。

    他做这些都是为了她啊。

    一想到左琛这么多天可能都休息不好吃不好,她就有些自责。

    挂完电话,宋清然仔细想了想,好像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左琛在保护自己。

    说到底还是她太懦弱无能了,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配得上他。

    左琛还是不经常回家,偶尔回去,也都是早出晚归,两人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刚刚同居的时候。

    彼此都活在阿姨的口中,宋清然有时候会向阿姨询问一些左琛的情况,阿姨会说,先生好像又瘦了,早饭没吃就走了。

    宋清然有一些心疼,中午放学回来的时候做了一些好吃的给左琛送了去,他没有上学,而是把东西交给了前台,让她帮忙送上去。

    等到前台再下来的时候,她才会离开。

    十一月初的时候,左琛彻底消失不见了,宋清然问阿姨,阿姨说先生已经好多天都没有回家了,左琛和贺州的手机同时打不通,她去公司找,里面的员工都说总裁和贺助理不在,去了哪里她们也不知道。

    宋清然无法,联系不上左琛她实在是担心,只好抽个时间回了趟左家老宅。

    老祖母一个人在书房,钟姨给她开了门之后她就上楼。

    “笃笃——”

    “进来吧。”老祖母苍老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宋清然推门进去,刚好和老祖母四目相对,她清楚的看到老祖母原本浑浊无光彩的眼睛一下子充满了光亮。

    “清然……你,你怎么来了?”

    她眼睛不断的向后张望,像是在瞅熟悉的身影。

    宋清然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轻声道:“奶奶,别看了,他不在。”

    老祖母眼睛一闪,霎时间又恢复了一潭死水。

    “他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宋清然听到老太太的呢喃,她走进书房,老太太披着毯子坐在落地窗前,鼻梁上夹着老花镜,看起来又苍老了不少。

    宋清然在她面前蹲下,老太太摘下眼镜,眼睛微闪,轻声问:“怎么了吗?”

    宋清然张了张嘴,说:“奶奶,左琛他……不见了。”

    宋清然眼睛是垂下的,清楚的看到了老太太手抖了抖。

    “什么叫……不见了?怎么回事?”老祖母有些激动,身上的毯子丢掉了。

    宋清然给她捡了起来,重新给她披上。

    “奶奶,你先别激动,我来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左琛的消息。”

    “我哪有什么消息!他为了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理过我了,你现在来告诉我他不见了,你让我怎么冷静!”

    老太太伸手挥开了她送上来的毯子,连带着宋清然也被推的一个踉跄。

    她撑着桌子站好,老太太也站了起来,双眼里含着怨恨和泪水。

    不知为什么,宋清然对这样的眼睛没有害怕,只是有些自责和内疚。

    她眼睛有些酸痛,好像下一秒就会有泪水喷出来一样,她向老太太弯了弯腰,“对不起奶奶,是我的错。但是我现在真的找不到左琛了,如果你有他消息的话,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

    她示弱的语气让老太太无法再生气。

    她颤颤巍巍地坐回椅子上,疲惫的按了按眉心,“我这里真的没有琛儿的消息,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

    老太太的语气里充满了惆怅,眼神里都是想念。

    宋清然有些失望,“我知道了,奶奶,那我先走了,您好好休息。”

    “等一下,”老太太喊住了她,宋清然在书房门口回头,“清然,我刚刚有些激动了,抱歉。”

    她知道老太太是因为左琛才会在乎她的。

    她扯了个嘴角,“没事儿。”

    “清然,你也别太担心,琛儿长这么大一直很懂事,他做事有分寸也有自己的理由。你等他回来了给我说一声好吗?”

    “好。”

    从左家离开,宋清然知道他现在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找不到左琛了,只能等。

    市级珠宝比赛即将开始,宋清然每天除了上课去公司,就在柳岩松的办公室里准备比赛。

    她看了近五年的市级珠宝比赛的作品,有灵感有记录下来,没灵感就这么坐着看作品,日子过的也挺快。

    快到期末,她的课少,由于平时用功,她不用在考试前临时抱佛脚复习,所以省出不少时间来公司。

    宋氏和柳氏的合作给宋清然带来不小的利润,使得宋氏的资金回转,并且越做越大。

    宋清然在珠宝方面的独特的天分使得宋氏在珠宝行业逐渐成了a市最大,她这宋氏女总裁的身份也广为人知。

    不过宋清然一向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就让人联系好各大媒体报社,不许拍到正面,就算拍到了也要打马赛克。

    有时间的时候她招了一个助理,是个名牌大学刚毕业的小姑娘,许多老人都反对,说找个没经验的小姑娘干不成大事,也不懂一点人情世.xgchotel.故。

    可宋清然就喜欢这样的,刚.whhryl.毕业的小姑娘还没被这个社会污染,她带人也好带,毕竟是自己用人,她看着顺眼就好。

    小姑娘名叫方蔚,比宋清然还大一岁,但是长了张娃娃脸,特别显小,她懂得感恩,也踏实,刚毕业就进了这个大公司当助理,心里乐开了花,到底是刚毕业,经历的太少,喜怒都表现在脸上。

    宋清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笑着问:“这么高兴的吗?”

    方蔚看着她的两只眼都冒星星,“宋总,我太谢谢你了。”

    “谢我什么,你的能力不比那些人差,我选你,是看中你的实力。”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方蔚很诚挚地说,“我没有经验,要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宋总你只管骂,我扛得住!”

    “噗,”宋清然被逗笑了,拍了拍她的肩膀,问:“你看我这个总裁当的怎么样?”

    方蔚说:“宋总,你是我见过最年轻的女总裁了,长的漂亮,也有实力。”

    “可是我想说,我大学还没毕业。”宋清然不紧不慢地和她谈,“这公司是我父母留给我的,我也是第一次当总裁,可你看,只要我愿意努力,一样可以做好,是不是?”

    “……”方蔚结束最初的惊讶,听懂了总裁说这些的意思。

    柳岩松在月底的时候回来了,先去见了宋清然,发现小徒弟好像瘦了不少,苏依冉的事他听到了一些风声,但具体的他也不清楚。

    如今看到宋清然瘦了这么多,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啊。”宋清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耸了耸肩,“师父,你收了徒弟都不用管的吗?跑出去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柳岩松果然被她成功的转移了话题,笑着指了指她,“师父怎么就没管你了?每天晚上给你上的课都是白上的吗?”

    宋清然笑着吐了吐舌头。

    两人在他的办公室里讨论比赛的作品,不知不觉一下午就过去了。

    天色已经暗了,柳岩松提出要送她回家,宋清然摇了摇头,“我先不回去,公司还有一些事,我得去处理一下。”

    反正回去就她一个人,闲着也没事干,还不如去公司看件,至少还能赚钱。

    柳岩松也知道宋氏最近经历的波折,从半死不活到如今的珠宝行业的龙头,这些都是宋清然一个人拼出来的。

    他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有些心疼。

    这么小的姑娘就孤身一人奋斗,确实惹人疼。

    柳岩松把人送到公司,顺便交代一句,她要趁这几天把公司的事情交代好,比赛快开始了,她需要闭关几天,沉淀自己。

    宋清然点了点头,进了公司大楼。

    下班时间,写字楼里都是黑的,偶尔楼道间闪烁的绿色的“安全通道”的灯光也让人觉得有些害怕。

    宋清然盛了电梯到顶层,突然看到自己办公室里有灯光传出。

    她脚步一顿,什么人这么晚了还在里面?

    她慢慢走过去,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她透过门缝看到里面沙发上趴着一个小小的身影,茶几上的电脑还开着,散发出微弱的光。

    是方蔚。

    宋清然蹑手蹑脚的走进去,才发现沙发上和桌子上都摆满了资料件,方蔚大概是累了,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宋清然哭笑不得,怕她就这么睡这着凉,只好把人叫醒。

    “宋总,”方蔚揉着眼睛,看见来人,突然想起自己把人家办公室弄得乱七八糟,一下子吓醒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就把办公室收拾干净。”

    宋清然随手拿起一张纸看,上边是宋氏的发展史。

    她笑了笑,“看资料看的慢,你怎么不问我,我给你讲更快啊。”

    方蔚在悄悄做功课,她刚来,宋清然还没给她安排办公室,为了方便,就先让她在自己这里工作了。

    方蔚脸红了一下,“您也很忙的,我怎么敢麻烦您。”

    宋清然刚想说“不忙的”,又想起是否刚刚说的让她闭关的事,只好闭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