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兵王归来〕〔假面王妃〕〔女子医院的男医生〕〔神秘总裁小小妻〕〔哥哥我要你负责〕〔极品明君〕〔重生之小小农家女〕〔剑道第一仙〕〔绝世强者〕〔总裁虐妻一时爽追〕〔无敌小天师〕〔全职国医〕〔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真是超级明星〕〔文豪娱乐家〕〔腹黑三宝太难缠〕〔无上圣尊〕〔绝品村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六十章 人情
    宫家从小给她良好的教育环境,学到的东西自然不少,设计出的作品自然也不比别人的差。

    宋清然看完她的作品,不得不承认,宫芯虽然人不怎么样,但是在设计方面还是不错的。

    她刚感叹完,前边的路佳怡突然转头,朝她使了个眼色,宋清然很配合的把头伸了过去,凑着耳朵听。

    路佳怡说:“要是我们家有她家的财力,从小就去送我学设计,再加上我的天赋肯定比她厉害!”

    宋清然,“……”

    好的小师姐,你是最棒的!

    宋清然默默的朝她伸出一个大拇指,路佳怡扬了扬头,然后两人都笑了。

    等到第八位选手上台的时候,宋清然突然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她转头一看,刚好和欧阳菁四目相对。

    欧阳菁没有躲开,脸上依旧是清冷的表情。

    宋清然有时候觉得,这位欧阳小姐大概就是生长在雪山之上的白莲,冰冷的不易让人接触。

    “宋小姐,”欧阳菁微微靠近她,“听说你是柳岩松柳大师的徒弟?”

    “是。”

    “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欧阳菁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目的。

    宋清然下意识的蹙眉,没直接说同意或者不同意,而是问:“什么交易?”

    欧阳菁没有立即答话,而是往评委台上看了一眼,然后说:“输了的人,主动离开。”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宋清然却听懂了。

    她想也没想就摇头,“我不同意。”

    “你就这么没自信吗?害怕赢不了我?”欧阳菁眉头打了个死结。

    宋清然轻摇了摇头,“这场比赛我一定会赢了你,但左琛不能当赌注,他是个人不是物品,我们没有资格代替他做决定。”

    “如果你们两情相悦,他不.jxpx.想再要我,只要他说出来,我绝不再纠缠。”

    宋清然一番话说得坦坦荡荡,语气坚决,让欧阳菁看她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台上的人演讲结束了,下一个就是路佳怡。

    宋清然给路佳怡打气,暂时避开了欧阳菁探究的眼神。

    路佳怡一贯的演讲风格,风趣幽默又不失风度,讲完作品创作理念和来源,逗笑了全场的观众,评委们也都一致的没有再多为难她,放她下去。

    宋清然估计她这次成绩不会太差,提前恭喜她。

    路佳怡笑了笑,“师傅从来都不指望我拿第一名,他说了只要我开心就好,反倒是师妹你,师傅可是对你报以了厚望,这次你一定要拿第一名啊!”

    最后四个字,路佳怡特意提高了声音,就是让旁边的人听见。

    但欧阳菁好像没听见一般,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人。

    路佳怡被气得不轻,宋清然被逗笑了。

    很快到了欧阳菁上场,临上场前,她看了宋清然一眼,后者对她微微一笑。

    欧阳菁的作品是一条项链,以陪伴和成长为主题,创作来源也是由于少年时的陪伴。

    她刻意把声音放得很温柔,娓娓道来,像是在说故事一样,把成长过程中两个孩童的友谊诠释的十分完美。

    因为故事的主人公男女并不明确,所以可以说是友情也可以说是爱情,这种模模糊糊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欧阳菁介绍完自己的作品之后,停了好久现场才爆发出一片的掌声,几位评委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

    不出意外的,欧阳菁得分肯定不低。

    下一个就开始宋清然了,她上台,欧阳菁下台,两人刚好打了个照面。

    擦肩而过的瞬间,宋清然听到她说了一句“好好表现”。

    “……”

    怎么有股挑衅的意味?

    宋清然憋着气上台,转身的瞬间,脸上又浮现了得体的笑容。

    简单的做完自我介绍之后,宋清然刚准备演讲自己的作品,宫烨双手撑着下巴,突然看着她打趣道:“宋小姐好漂亮啊,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呀?”

    宋清然,“……”

    什么鬼?比赛现场还能问这个问题吗?!

    底下观众都笑场了。

    柳岩松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好小子敢当着他的面来调戏他徒弟,有胆子。

    左琛脸色黑的都快滴出水了,语气不善的说:“宫先生,现在是比赛时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宫烨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那我只好比赛结束之后再问了。”

    左琛,“比赛结束之后宫先生这算骚扰。”

    观众,“噗——哈哈哈哈,怎么办,好想磕cp!”

    “一个是华阳集团的总裁,另一个是宫家的大少爷,哇!这两个人长得都是帅到人神共愤,而且还门当户对!简直绝配啊!”

    “……”

    宋清然,“……”

    她还没有开始比赛,现场的氛围就已经达到了巅峰,宋清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一下他们两个?

    她偷偷的叹了口气,开始介绍她的作品。

    一枚尾戒,她取名“思念的等待孤独”。

    左琛眼皮狠狠跳了两下,要不是顾及到现场太多人,他早在宫烨开口说话的瞬间就把人抢下来了。

    现在只能在台下好好听着。

    宋清然简单的介绍完自己的作品之后,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

    古代有一个人,娶了自己的表妹,将家传的凤钗送给了她,婚后二人很是恩爱。

    男人原本是要去考试的,但小两口你侬我侬,这事就一直耽搁着了。

    男人的母亲看不下去,警告过很多次,让男人趁年轻去考点功名出来,但是人家小两口依旧zyxta.整天腻在一起。

    而且很重要的是,女子嫁到他们家多年未孕,这让他母亲很是膈应。

    有一次,男人的母亲去尼姑庵里面算卦,说是那女人会克死自己,回到家以死相逼,要男人休了那女人。

    男人没办法,只好让妻子离开,但是男人另筑别院安置女子。

    纸里包不住火,男人的母亲还是发现了,当场翻脸逼他再娶。

    男人没办法,只好又娶了一位,新夫人过门后很快就生了孩子。

    原夫人家里人很是愤愤不平,就又给她安排了门婚事,婚后丈夫对她很好。

    男人后来考取了功名,做官去了。

    十年后男人回来在沈园遇见了原来的妻子以及她的现任丈夫,对,这个男人就是我们的爱国大诗人陆游,那位原配夫人就是在当时也小有名气的才女唐婉。

    陆游在墙上题词以表思念和惋惜: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whhryl.色官墙柳。东风恶,欢情薄,--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当时唐婉看见了陆游,但是也只是问候了一声,并没有发现他的题词。

    一年后,唐琬重游沈园才发现陆游当年在墙上题的词,于是也在上面回了一首: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琬回去不久病死了。但故事还未结束。

    后来陆游再回沈园,才看到唐琬回的词。但此时,唐琬已经死了四十年。

    陆游回去后,做梦梦见沈园。写了一首: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埋泉下土,墨痕犹缫壁间尘。

    又过了十年,陆游八十五岁,再去沈园。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陆游回去后不久也死了。

    因为陆游是将家传的凤钗送给了唐婉,所以他们的故事叫钗头凤。

    而这钗头凤的故事,前后持续了六十年。

    这是陆游和唐婉的故事,现场观众可能大多数也都多多少少了解一点,但这么细致的。恐怕没有人知道。

    一场思念和等待,最长可以持续一辈子。

    这就是宋清然要表达的意思。

    观众有的都被感动哭了,低低的啜泣。

    评委席上的几个人也都安静了下来,宋清然功成身退,自我感觉发挥的还不错。

    比赛结束后,主持人公布各位选手的得分,果不其然,宋清然第一名,欧阳菁第二名。

    为了避免造成拥堵现象,现场观众散干净之后,选手才开始逐渐离开。

    宋清然刚从后台出来,就看见左琛在和欧阳菁说些什么。

    走进了她听见左琛说:“让司机先来接你回去吧,我有点事,就先离开了。”

    说完一转身刚好看见宋清然,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胳膊带走了。

    走到宴会厅门口的时候,听见宫芯在大喊着质问宫烨,“哥,你和宋清然到底是什么关系?”

    “暂时还没有关系,但是我在追她。”宫烨的回答可以称得上是冷静。

    但是路过听到的宋清然和左琛就不冷静了!

    宋清然一脸懵逼,她怎么不知道宫烨正在追她?重点是,还当着她结婚证上的对象说这话!

    左琛一记冷眼飞过去,宫烨并不惧怕,还十分有闲情逸致地给宋清然送去了个飞吻。

    宋清然,“……”艹!混蛋玩意!

    宫芯也看见了两人,不依不饶的对她哥说:“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宋清然当我嫂子!”

    “你同不同意关我屁事,又不是你娶!”宫烨没好气的说,丝毫没有把这个妹妹放在眼里。

    宫芯被气得不轻,全身的怒火都发泄在了宋清然的身上,瞪着她的眼神恨不得活剥了她。

    左琛带着宋清然去了他住的酒店,一进房间,宋清然先是来回扫了一眼,发现没有女人住过的痕迹,然后没好气的打趣道:“你看起来和欧阳小姐的关系很好,怎么?她没有邀请你去住她家吗?”

    左琛自然听出了她话里的酸意,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她就算邀请我去住我也不会去住的,我是有妇之夫,我时刻谨记。”

    宋清然瞬间气消了不少,不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历历在目,她依旧绷着一张脸,左琛。知道她是因为什么,摆正她的身子,诚挚地看着她的双眼,说:“昨天晚上情况危急,如果我表现的越在意你,你的情况就越危险,所以我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清然,对不起。”

    他把宋清然按在怀里,熟悉的香气传来,宋清然鼻子一酸,憋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他说的这些道理她都懂,可只有当被放弃的那一刻,她真的有些害怕。

    宋清然终于伸手抱着他腰,“你之前不声不响的就消失,差点吓死我你知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