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宅门:农家贵〕〔姜倾心和霍栩全文〕〔首富老公快来扒我〕〔王者:开局在长安〕〔白南星贺彦卿小说〕〔校花与野出租〕〔影后来袭:总裁是〕〔足球上帝。〕〔李晋苏晚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六十二章 试探
    柳岩松问完之后,其他两位评委也问了一些问题,唯独左琛和宫烨始终安静。

    宫烨说不说话欧阳菁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左琛的态度。

    他坐在那里一声不响,甚至都不抬头看她一眼,明摆着就是敷衍。

    欧阳菁气不过,当其他三位评委问完之后,她不肯下台,盯着左琛的头顶说:“左先生有什么要问的吗?”

    左琛正在想下一个就是宋清然上场了,自己该问你些什么好,然后就猝不及防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下意识地抬头,眼中闪过一抹错愕。

    短暂的错愕之后,左琛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刚想摇头说没有,就听见宫烨横插一句:“左先生今天似乎不大爱说话,难道是身体不舒服吗?”

    别人怕左琛,可宫烨不怕,他单手撑着脑袋,一双桃花眼忽闪忽闪的看着左琛。

    摄像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了两人身上,台上的大屏幕上刚好就是这一幕,于是台下的观众又是小声的尖叫。

    宋清然离观众席坐的很近,自然听到了那些议论声,于是事不关己的跟着一起磕。

    左琛皱了皱眉,近乎冷淡的说:“我没什么要说的,欧阳小姐的作品很好。”

    敷衍之味溢于言表,欧阳菁极为不认同他的做法,“左先生,身为一个评委,你要深入了解到每一位选手的作品。”

    宫烨,“对,欧阳小姐说的太对了。左先生赶紧表个态啊。”

    宫烨明显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不断的在一旁煽风点火。

    这样很大的助长了欧阳菁的气焰,刚开始的忐忑也消失殆尽,甚至有些得寸进尺。

    左琛被逼无奈,他想了一下前面三个评委问过的问题,最后问:“欧阳小姐的作品主题是成长和陪伴,生活中是否真的有人陪伴?”

    左琛发誓,他问这样的问题只是使用排除法,因为前面的评委把关于作品的各个内容都问的差不多了,唯独这个主题没有人询问,他琢磨了半天一直想出这个问题,然后就脱口而出。

    欧阳菁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这个问题刚好问到点上,她说:“生活中父母的陪伴都是陪伴,可对我而言,有一个人令我终生难忘……”

    后面她说了什么,左琛全程心不在焉,等到她的声音消失了,他这才抬头,对上她灼灼的目光,淡定的点了点头,“嗯,好。”

    欧阳菁,“……”刚刚那一番话都是对他说的,他到底听没听见,怎么会是这个态度?

    她进入了严重的自我怀疑。

    然而场下已经稍微有了些议论,五位评委全部都看着她,似乎在等她下去,等待另一位选手上台。

    欧阳菁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下去了。

    宋清然挑眉,对上她有些怨怼的目光,淡定的提着裙子上台。

    左琛眼睛亮了亮,一改之前的沉默,第一个提出问题。

    “宋小姐的作品名字似乎可以拆分为三个关键词,思念,等待,孤独。那么我想问,这三个词所对应的是一个人吗?”

    这问题没什么技术含量,宋清然老实回答:“是。”

    “那宋小姐这副作品有要送的人吗?”

    “不送,”宋清然毫不犹豫的否决,“我自己留着,谁说要送了。”

    她这话说的软软的,眼里还含着笑,偏偏左琛感觉到自己脊背发凉。

    他冷静了一会,继续问:“那和宋小姐商量个事,这个作品送给我好不好?”

    观众,“……”

    什么情况?现场拍卖吗?

    不对。

    左先生没说要给钱,他说的是送。

    此情此景,有点脑子的选手大约莫都会说好,但宋清然偏不,虽然这个作品最初确实是为了给他做的,但综合左先生的后来表现,宋清然不想给了。

    宋清然皮笑肉不笑的说,“不好意思左先生,这幅作品原本是打算送人的,但现在我不想送了。”

    拒绝的毫不留情。

    左琛嘴角抽了抽,还真是不给面子。

    这俩人之间的交流看起来像是熟人,甚至是比熟人还熟的人,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宫烨在一旁委屈的不行,见左琛好不容易不说话了,他见缝插针,“不想送的话我买,卖给我行不行?”

    宋清然,“……”

    还在比赛好不好,两位注意一下!

    宋清然差点被他们两个气死,别人上台,问的都是专业问题,怎么到了她这,画风就这么不对呢!

    柳岩松脸色很不好,无论是这个行业的长者,还是宋清然的师傅,他都不想看到现在这个局面。

    当即语气不善的看了宫烨一眼,“宫先生,想要珠宝请到拍卖会,这里是比赛现场,请注意一下规矩。”

    说完,眼神落到了左琛身上,带着一丝警告。

    宋清然终于安稳的度过了其他三位的考问,然后whhryl.快速下台。

    宋清然下台之后没有坐回去,而是去了后台。

    宫烨也找了个借口跟她下去,左琛犹豫了一会,还是没动。

    总该有些信任的是不是。

    后台。

    宋清然不太关心结果如何,二轮比赛说穿了就是走个过场,位次不太会有变化的。

    她在后台换衣服收拾东西,随时准备走。

    结果她刚到房间没多久,宫烨就跟来了。

    表情有些委屈,宋清然意识到,他刚刚好像被师傅怼了,连带着左琛那份的。

    不过宋清然没打算给他好脸色,都是他自作自受。

    “你来干嘛?”

    “清然,”宫烨拉长了声音,有些撒娇的意味。

    宋清然抖了抖,忽然觉得师傅刚才怼的轻了。

    她继续冷着脸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之前是不是听到我和宫芯的谈话了?”

    宋清然收拾东西的手一顿,谈话……她听到了,但当时没太在意,内容她已经忘的差不多了,现在被宫烨一提醒,她只想起了……宫烨好像说,要追她?

    宋清然脸色一僵,干巴巴地道:“听见了。”

    宫烨凑近了问:“那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不愿意。”宋清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

    宫烨只有一秒的难过,随机又换上了一幅痞痞的样子,“为什么不愿意啊,我追你你又不会少块肉。”

    “我是不会少块肉,但是你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宋清然很严肃的看着他。

    以往的经验告诉她,这种时候就不能给对方留有任何幻想,直接快刀斩乱麻,断的干净彻底。

    宫烨被她正经的神色也弄的正经起来,他第一次追人,还第一次被人拒绝的这么彻底,实在是抹不开面子。

    “宫烨,宫先生,说起来你救了我两次,我很感谢你,但是我结婚了,并且没有离婚的打算,请你赶快转移目标,别再打我的主意了。”宋清然说的很清楚很坚决。

    宫烨抿了抿嘴,最后咬了咬后牙槽,双手叉着腰,显然被气得不轻。

    宋清然并不畏惧地直面他的目光。

    半响,宫烨败下阵来,但还是气势犹存的说:“宋清然,你别以为三两句话就能打发我,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宋清然,“……”

    算了,随便吧,不给他回应就是了。

    ——

    比赛结束后,柳岩松在后台见到了徒弟,沉这一张脸,问:“你老实交代,和左琛是什么关系?”

    宋清然就知道,一定是比赛的时候左琛不知道收敛的问法引起了师傅的怀疑。

    她也没打算隐瞒,实话实说告诉柳岩松,她们是合法夫妻。

    柳岩松惊住了,张了张嘴,指着她,“大学没上完你就结婚了?还嫁了左琛?”

    宋清然被他的表情弄的哭笑不得,“师傅,现在大学结婚不少见吧,你干嘛这个表情。而且……我们当时是有原因的,以后有时间我再给你详细说。”

    柳岩松费了半天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

    最后对宋清然说:“你现在给左琛打电话,就说我中午请你们吃饭。”

    “啊?”这次轮到宋清然惊呆了,“师傅,好好的,你请我们吃饭干什么?”

    柳岩松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你说呢?”

    宋清然,“……”

    好像……明白了。

    心口突然漫过一层暖流,她笑着拉过老人的手,笑呵呵地应了声,“好,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左琛一直没走,就在外边等她,接到电话之后就直接进来了。

    华阳以前和柳岩松的团队打过交道,但两人没有直接见过面,都是贺州和他的助理在交接。

    左琛心里对这位老人一直都很佩服,在知道宋清然拜了老人为师之后,对柳岩松更加敬重。

    他知道这次老人请他们吃饭的目的,是作为宋清然娘家人的立场来请他。

    一顿饭吃下来,左琛表现的都不错,对老人的敬重和对宋清然的喜爱都表现在动作中,

    柳岩松最终满意地点点头,左琛也不能真让老人请客,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礼数。

    他找了个借口去结账,柳岩松见他那么长时间没有回来也就明白了,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一顿饭吃完,柳岩松趁着早晨去停车场开车时,拉着宋清然的手,“这孩子挺不错的,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暴戾阴狠,小丫头眼光不错。”

    宋清然有些羞愧的低下的头,其实哪里是眼光不错,她眼瞎的要命,要不然怎么会看上慕容易那么个玩意儿。

    和左琛结婚当初完全就是为了利益,只是结婚后,左先生对自己关怀备至,整日里嘘寒问暖,自己总是惹麻烦他也不嫌弃。

    每次遇到危险都是左琛来救她。

    宋清然不感动,不心动是假的。

    左先生长的那么好看,还那么绅士,是个女人都爱啊。

    宋清然不可否认,左琛这种人,就算第一眼你没有看中他,相处的时间长了也一定会为他沦陷。

    柳岩松看她一脸娇羞的样子,有些欣慰的摸了摸她的头,“你是个有福气的,要是林华也像你这般,那就好.jxpx.了。”

    原本欢快的场面,瞬间变得有些惆怅了。

    宋清然安慰他,“林华的公司现在已经步入正轨了,叶家既jsshcxx.然重利,等到林华做出成绩,他就没有理由再分开他们两个了。”

    柳岩松不置可否地晃了晃脑袋,自己孙子那点耐力他还是清楚的,就怕公司还没有做出点成绩之前,他就已经放弃了,不是放弃公司,而是放弃叶倾倾。

    他年纪大了,不向草心小辈感情上的问题,但是也着急。

    他也盼着孙子成家立业,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但柳林华不想。

    他认为年轻人就应该拼事业成家,只会拖累自己,现在还在坚持不懈的追叶倾倾,恐怕也只是因为当初的愧疚,一旦这股愧疚过了,那就什么都不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