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嚣张甜心很美味:〕〔小妻太娇嫩,枭爷〕〔史上最强炼气期〕〔澹春山〕〔封林徐若影〕〔叶珍珍齐宥〕〔白南星贺彦卿〕〔慕晚晚薄司寒〕〔慕晚晚薄司寒〕〔以我深情,与你白〕〔大明第一吏〕〔网游之我爱金币〕〔邪王追妻:王妃很〕〔终极武力〕〔吴峥〕〔血蓑衣〕〔都市巅峰高手〕〔桃运仙尊在山村〕〔楚凌天徐兰芝〕〔乔念叶妄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六十六章 圣诞
    宫烨还在担心宋清然会不会不给开门,想着她要是不给开门还要不要继续敲,“咔嗒”一声,门开了。

    门只开了一道缝,并没有打算让他进去的意思。

    他看着宋清然一脸戒备的样子,知道是自己理亏,想要道歉,宋清然却比他先开口:“如果是想要道歉,那请回吧,我们不需要。”

    说完就把门关上了,留下宫烨一个人尴尬地在门外,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想了想,还是等这姐妹俩气消一些了,再说吧。

    宫烨叹了口气,离开了。

    宋清然关上门,看见路佳怡眼角未干的泪痕,很是心疼。

    她想起了当初她被“捉奸”,也是一大堆人围观,想起了自己当时的那种无助,绝望......

    虽然这次有她在,但是路佳怡心灵上肯定创伤很大。

    宋清然回想起平日里小师姐那样天真可爱,像个小孩子一样,但是那件事之后,路佳怡像是被人给偷魂一样,眼睛空洞,双目无神。

    宋清然看着小师姐变成现在这样,一想到都是因为自己,心就像是被人揪着一般生疼生疼。

    欧阳菁给的酒,她怎么能接呢,更何况,她还是被套过一次了,怎么还是这么不长心,还害的小师姐......

    --

    宫烨远远就看见有辆车停在自家门前,正奇怪着,看见车上下来了一个人,是柳老先生。

    宫烨明白过来了,路佳怡是柳老先生的徒弟,而柳岩松又是出了名的护短,能让他收下为徒的人,一定都是在某方面特别得柳老先生赏识的,柳岩松对他的徒弟们比对自己亲孙子都要好,而他却做了这种事,老先生怕是为此事而来的。

    柳岩松也看见了宫烨,就站在那里等他。

    宫烨将车停在一边,下车,将老先生请进了屋子。

    房间里,宫芯还在那里跪着,听见动静,知道宫烨回来了,心想自己是不是可以起来了,却听见门外传来了柳岩松的声音。

    她愣了一下,细听外面的动静。

    宫烨将老先生请进屋子,柳岩松脸色阴沉,也不客气,开口道:“宫少,你也是个成年人了,要对自己做出的事情负责......”

    宫烨也不说话,就那么听着。

    “佳怡虽然平时是调皮了点,但是是个很乖巧很懂事的小姑娘,她还是个小丫头的时候就跟着我了。”

    宫烨听老先生说的有点懵,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这都扯到哪了。

    就听老先生接着说道:“小丫头一直都很听话,连男朋友都没谈过一个,现在出了这么个情况......”

    宫烨心里头怪怪的,总感觉接下来的话题会往比较奇怪的地方偏。

    果然,柳岩松接着说道:“我刚刚也说了,你是成年人了,要对自己做出的事情负责,考虑一下定个日子吧。”

    “什么......日子啊。”

    宫烨有点懵,该不会是......

    “婚期啊,宫少该不会是不想负责吧。”

    柳岩松意味深长的瞄了他一眼。

    “不会不会,怎么可能啊。”

    柳岩松亲自开口,而且本来就是自己理亏,他不敢不答应,更何况这件事确实对人家女孩子是什么好事,都怪他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妹妹。

    怎么都是从一个肚子里出来的这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他驰骋商界,向来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把家业一步一步发展扩大,她却能蠢到一次又一次的被别人利用,还乐呵呵的给人家当炮灰。

    屋里,被宫烨在心里从头骂到脚的宫芯听见也懵了,就这么定了?

    那她是没有办法从宫烨这里下手了?

    宫烨送走柳老先生回来,想到那整天只会帮倒忙的宫芯,窝了一肚子火,走到门前站定。

    门内,宫芯听见往这边来了,以为他是见自己跪的时间够长了心疼自己,连忙跪好,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脚步声越来越近,到了门口戛然而止。

    “咔嗒”

    宫芯懵了。

    脚步声重新响起,却是越走越远。

    宫芯十分不可置信。

    宫烨居然把门锁上了!

    他他他是不是疯了!

    宫芯爬起来,走到门边,拧了一下门把手。

    没拧动。

    真的锁了。

    宫芯使劲拍着门:“宫烨你是不是疯了!放我出去!!”

    得不到一点回应。

    宫烨回到自己的房间,认为柳老先生说的没有毛病,自己确实应该对路佳怡负责,只是总还是觉得对不起宋清然。

    第二天一大早,宫烨又去找宋清然,想跟她解释一下。

    宋清然听了他的说辞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说了一句:“你是一个成年人,我希望你可以有责任有担当。”

    跟柳岩松的想法出奇的相似。

    宫烨盯着宋清然的眼睛,宋清然也直视着他。

    过了一会,宫烨开口,将昨天柳岩松到访的事情告诉了宋清然,并说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让宋清然和路佳怡放心。

    宋清然回去之后给路佳怡说了这事,路佳怡其实对宫烨有些些感觉,但是不好意思说,通过这件事她觉得宫烨特别有责任心有担当,很man,不觉脸就红了。

    宋清然见她的样子胸中了然,笑笑,又不点破:“咱们的佳怡小公主就要变宫家少奶奶了,开不开心?”

    路佳怡笑着跟宋清然打闹,脸上粉粉的。

    宫烨又找时间单独将路佳怡约了出来。

    路佳怡到了那家咖啡厅,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那里的宫烨,高贵,优雅,妥妥的贵族公子。

    路佳怡突然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人家家里条件优渥,长的又帅,人也很绅士,业务能力也很强,听说他接手他们家的公司之后越做越大,几乎都垄断了。

    反观自己呢?家境普通,就靠自己平时打工挣钱,还有就是参加比赛赢奖金,十几岁的时候从师柳岩松,开始自己一个人在社会摸爬滚打。

    她心里有些一揪一揪的疼。

    路佳怡走到宫烨前面坐下,后者见人来了,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说自己当时也是犯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心里有愧,但是他不会不负责任。

    路佳怡心里抽了一下,他仅仅是因为愧疚而已。

    宫烨没有注意到对面轻微的变化,继续自己的发言:“我会对你负责,以后你就是宫家少奶奶,该有的待遇一点都不会少。”

    路佳怡心里苦涩,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

    比起宫芯的抓狂路佳怡的郁闷,左琛倒是开心的很。

    宫烨要订婚了,就少了一个跟自己抢宋清然的对手,省得他忙着自己的业务还要抽出时间来赶桃花。

    虽然宋清然已经是自己名正言顺的老婆了,但是有别的男人觊觎自家小媳妇,是个男人心里头就会不舒坦。

    左琛高兴,就想把自己之前失去的时间给弥补过来,想了一下,把贺州叫过来吩咐了几句,贺州点点头,便下去准备了。

    转眼就到了平安夜,街上人很多,虽然不是中国的节日,但是丝毫不影响人们想要热闹的心情。

    左琛给贺州打了个电话:“怎么样了?”

    贺州:“安排的妥妥的,就等主角登场了。”

    男人笑了,收起手机推门进去,看见宋清然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出神,嘴角的笑意荡漾开来。

    他走到宋清然的身后俯下身子:“左太太要不要赏脸出去逛逛?”

    宋清然正看下面的人流,突然感觉一股热浪扑向脖颈,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

    她脸微微红了.zyxta.:“行,你等我换个衣服。”

    左琛无声地笑,他家宝贝儿就是这么可爱,这么......不经撩,稍微调戏一下就脸红。

    宋清然换好了衣服出来,是一件乳白色的羽绒服,看起来像一个小小的雪人。

    左琛过去牵住宋清然的手:“左太太今天......格外的漂亮。”

    宋清然脸红,小声嘀咕:“说的好像跟我哪一天不漂亮一样。”

    左琛带着宋清然出了门,外面的温度有些低,天上还零零散散的开始下雪,宋清然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哈出一口白气。

    街上圣诞节的氛围很重,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圣诞树,有些店里还放着marrychristmas的音乐。

    左琛看了下时间,还有点早,随手给贺州发了个消息,就带着宋清然去电影院了。

    看完一场电影出来,已经十一点半了。

    左琛又这里转转那里走走,把人骗到了游乐场,宋清然也不困,就跟着左琛到处瞎跑。

    因为圣诞节所以游乐场整晚营业,左琛带她去坐摩天轮,宋清然有些嫌弃地说:“多大的人了,还玩小朋友们的浪漫。”

    左琛一看,前面排队的看起来都像是在校大学生的样子,男人笑了:“可你不就是我的小朋友么。”

    宋清然脸红,小声嘟囔:“这人怎么随随便便一句话都能这么撩人......”

    左琛听见失笑,他家小朋友还真是可爱。

    排到他们了,左琛很绅士地让宋清然先上,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动作娴熟的做好安全工作。

    摩天轮缓缓上升,到达最顶端的时候,左琛看着面前眼光发亮的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绒盒。

    宋清然挑眉,打趣道:“又是戒指?”

    左琛脸色一红,“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宋.jxpx.清然忍不住笑,“琛哥,你.jsshcxx.不说说,这都是第几次送我戒指了?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对戒指有什么执念啊?”

    宋清然直接自己拿过盒子,打开一看,果然是个戒指,上面的粉钻在灯光的映衬下散发出柔和的光。

    宋清然拿出来递给左琛,“帮我带上?”

    “嗯。”

    至此之后,宋清然又多了一枚戒指。

    左琛对首饰礼物什么的没太深的研究,要说对戒指,他也没什么执念,只不过觉得,戒指有时候就像一把锁,能把自己想要留住的都留下。

    宋清然晚上玩的开心了,两人晚上回酒店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早的飞机。

    左琛决定陪她一起回去,欧阳家那边就不管了。

    两人收拾好行李之后就赶去了机场,临上飞机前,宋清然给路佳怡发信息,让她在宫家好好照顾自己,别让自己受委屈,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之后又给叶倾倾,柳林华和师傅分别发了消息,告诉他们自己先回a市。

    欧阳菁在计划失败之后一直泡在酒吧喝酒买醉,直到今天早上被她父亲一通电话打来,勒令她立刻回家。

    欧阳菁宿醉之后头疼的厉害,一边按着头一边模糊不清的应着。

    之后反应了好长时间才不慌不忙的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