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小小妻〕〔哥哥我要你负责〕〔极品明君〕〔重生之小小农家女〕〔剑道第一仙〕〔绝世强者〕〔总裁虐妻一时爽追〕〔无敌小天师〕〔全职国医〕〔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真是超级明星〕〔文豪娱乐家〕〔腹黑三宝太难缠〕〔无上圣尊〕〔绝品村医〕〔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1998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首富人生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六十九章 证明
    她被人抓出来压到宫烨面前的时候宫烨正在脱衣服给路佳怡披上,眼光都没施舍一个,只交代一声“押回去”。

    宫烨腿一软,知道自己全完了。

    宫烨亲自送路佳怡去医院,她身上有血迹,宫烨问她哪里受伤了她也不说话,就搂紧衣服把自己缩在一起。

    宫烨知道她受了不小的惊吓,把人送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之后,她还是两眼呆滞地缩在床上谁都不理。

    “她到底怎么回事?”宫烨忍不住暴怒。

    “她的皮外伤不严重,严重的是心理上的问题,还是找她的亲人好好聊一聊吧。”

    宋清然很快就赶来了,路佳怡见到她的时候眼眶一红,伸出手抱着人就开始哭。

    宫烨松了一口气,哭出来也好。

    但很快他就又慌了,路佳怡哭完之后提出接触婚约。

    这种事若是放在之前,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反正当初也不是真心想娶她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来,宫烨竟然有些心慌。

    “别闹了,宫芯我会好好处罚她的,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不仅仅是因为她。”路佳怡摇了摇头,“宫烨,我们两个都不是真心相爱的,这场欢乐也是我师傅逼你的,我尝试着去融入你的家庭,但是很显然没有成功,”说着,她深吸一口气,“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继续了。”

    空气凝结了一分钟,宋清然在这种低气压的环境下大气都不敢喘,之间宫烨缓缓地点头,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好。”

    “从现在开始,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走吧。.zyxta.”路佳怡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

    宫烨知道她现在不想看见他,而自己手上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就先离开了。

    城郊别墅区。

    宫烨在哪里有一处房子,宫芯被带去了那里。

    他从医院离开那一刻,浑身都携带着一股杀气,威严的面孔让人不敢靠近。

    家里的大门都是被他踹开的,宫芯正被人押着跪在那里,听见声音浑身抖了抖。

    她不敢直视宫烨,只能四处躲避着视线,瑟缩地说:“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错了?”宫烨脱掉外套,袖口向上翻折,露出精细的手腕,他一只手掐上宫芯的脸,强迫她看向自己,宫芯瞬间感觉到一股凉意遍布全身。

    “错哪了?说来听听。”

    那语气堪称温柔,宫芯却偏偏听出一股死亡的气息。

    她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拼命地道歉认错,“对不起哥!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哥——”

    “别叫我哥!我没有你这种心狠手辣的妹妹!”

    宫烨一把把她甩开,接过手下人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

    “你既然那么喜欢男人,那我这个做哥哥的就满足你一下,好不好?”

    宫芯一下子瞪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这可是她的亲哥哥,竟然叫人……

    “不!不可以!哥,你是我亲哥——你不能这么对我!”

    “有什么不能的?”宫烨笑着看她,“路佳怡还是我的未婚妻呢,你不也照样这样对她了?”

    说完,不等宫芯接下来的反应,他把手帕一扔,直接出去。

    屋子里宫芯还在不断的惨叫,他揉了揉眉心,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

    路佳怡皮外伤不严重,好的很快,但是她被宋清然强制压在医院里,多输了几天营养液。

    宫烨那天离开家里之后,就另外找了一个地方休息了一会儿,晚上的时候接到电话说是宫芯不知道被谁给救走了,毕竟当时进来很多人,宫芯再怎么样也是宫家的大小姐,不能有太多的人围观。

    结果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人就不见了。

    宫烨点了一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默不作声,过了很长时间才说。:“我知道了。”

    “那……人还要找吗?”助理问。

    “不找。”宫烨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这个妹妹,实在是太能惹事了,她现在最好待在外面,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否则他保不准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

    宫烨第二天去医院探望的时候被拒之门外,宋清然出来说:“师姐说她现在不想看到你,宫先生以后就不要来了。”

    宋清然只是转述,虽然夹带了一些自己的私人感情,但毕竟这是路佳怡自己的意愿。

    宫烨听完之后没有多大反应,语气淡淡道:“那你让她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

    说完他把带来的东西递给宋清然就离开了。

    接下来的两三天一直到路佳怡出院,宫烨一直都来探望她,但是每次都被拒之门外。

    起初他还没有多大反应,后来随着次数的增加,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每次宋清然出来拒绝的时候都怀疑下一次自己要挨打。

    宫烨不再出现在医院,也不再出现在路佳怡的面前。

    他开始不断的出入酒吧,放纵自己和那些女人拥抱亲吻,反正就是不想自己回到那个冷清的家里。

    等到路佳怡出院之后,宋清然把她送回家。

    她不放心自己就这么离开,坐在路佳怡的床头轻声问:“师姐,你可以给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吗?”

    路佳怡眼神还是有些迷茫,“没怎么想,就是觉得我们不合适。”

    宋清然握住她的手,“平心而论,宫烨这个男人还是挺不错的,身上没有贵公子的陋习,出了事也愿意负责,就是他的家庭太过于复杂。”

    路佳怡眨了眨眼,点头默认了她这个说法。

    宋清然继续趁热打铁,“那你到底为什么要和他解除婚约?宫芯现在已经被他送走了,杀鸡儆猴,想必宫家大宅里的人也没有人敢再为难你了。”

    “清然,你结婚了吗?”路佳怡想到宫芯口中的那个男人,现在应该是宋清然的男朋友。

    宋清然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

    “你还记得我们参加比赛的时候,评委席上的那个华阳集团的总裁左琛吗?我们结婚了。”宋清然如实交代。

    路佳怡在脑中回想了一下,那个优秀的男人原来就是宫芯看中的,也是宋清然的丈夫。

    她继续说:“我听师傅说起过你的事,他说你身世可怜,十八岁横遭意外失去了父母,但不管怎样,你有一个完美的童年,就算父母离世改变不了你从小出身高贵,和左琛在一起也算是门当户对。”

    “可我不一样,我就是普通家庭的人,若不是师傅怜惜,我根本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成就。我在宫家的一周,觉得自己干什么都格格不入,我不适应他们那样的生活,就如同他们那里的人看不起我这样的一样,我也不想呆在那里。”

    “宫烨whhryl.是个很好的人,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他都没有责怪过我,也没有说过不负责任的话,而是听从师傅的意愿和我订婚,我也确实……有点喜欢他,但现实就摆在那里,他为了我处理了他的家人,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肯定也有些膈应,日子久了总会有一些摩擦的,倒不如趁现在还没有反目成仇的时候好聚好散,说不准以后还能做朋友。”

    这大概是路佳怡醒来之后说过最长的一段话了,宋清然瞬时明白了她心里的想法。

    她抱了抱路佳怡,“我知道了师姐。”

    宋清然始终不放心她现在的状态在家,于是提出想要送她出国散心,路佳怡想了想,同意了。

    路佳怡之前.xgchotel.要出国比赛,护照什么都是办好的,只需要临时订了张机票,第二天一早宋清然就把她送去了机场。

    两人在机场里告别之后,宋清然嘱咐她下了飞机之后记得给她打电话报平安。

    送走路佳怡之后,宋清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给宫烨打了电话,问清楚他现在在哪。

    宫烨昨天晚上又在酒吧喝多了,是被人扶着回来的,送他的人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就直接给人送到了酒店。

    宫烨不知道宋清然为什么突然问他在哪,下意识的就给她报了地址。

    然后没多久就听见了敲门声。

    他打开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耳光,一下子就把他给打懵了。

    宫烨一下子清醒了不少,摸了摸发烫的脸颊,这才看清打他的人是宋清然,刚才冒出的火焰莫名其妙的就被压下去了。

    他脸色还不是太好,沉声问:“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宋清然冷笑一声,垂下来的时候还有些发麻,她刚才是用尽全力打过去的,“小师姐为了你不再左右为难,自己选择退出,你怎么还委屈上了?天天买醉还找女人是给谁看的?!”

    宫烨好久没有听到和路佳怡有关的事了,突然听到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宋清然深吸了一口气,“我今天过来不是为了给师姐打抱不平的,我只是想告诉你,师姐不是铁石心肠,她也是为你考虑,所以才和你提出解除婚约的。”

    宫烨冷静下来,联系之前她说的话,突然明白了什么,问:“路佳怡现在人呢?”

    “啊?”路佳怡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刚刚送师姐出国,要送她去散散心……”

    她话还没说完,宫烨就已经夺门而出了。

    宋清然一脸懵逼,就想问一句“你知道师姐去的哪个国家吗你跑那么快?”

    不过宫烨已经跑的没影了,宋清然有心急他,才懒得提醒他。

    这么多天提心吊胆她也终于松了口气。

    心情愉悦的去了公司,方蔚把一些需要她处理的件都放在她的办公桌上。

    方蔚的办公室早就弄好搬出去了,现在她的屋里就她一个人。

    宋清然坐下正准备翻看件,突然发现桌角处放了一个件袋,宋清然打开一看,双腿一软,跌回了椅子里。

    件袋里是两份死亡证明,是宋清然的父母的。

    她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反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份证明她十八岁的时候就见过,但她没有留存备份,如今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她的办公桌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年父母意外死亡,宋清然原本就有些怀疑,如今……

    她叫来方蔚,询问件袋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方蔚也是一脸迷茫。

    “老板,这个我早上来送件的时候还没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