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我爱金币〕〔明枪易躲,暗恋难〕〔情深不知归处〕〔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大唐签到十八年突〕〔从拔出石中剑开始〕〔王者神婿叶峰〕〔战少,你媳妇又爬〕〔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相公很腹黑〕〔农家弃女〕〔都市无敌神医〕〔都市潜龙〕〔超级生钱系统〕〔玄浑道章〕〔特战狂龙〕〔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一世葬生死入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七十章 流浪
    宋清然只好摆摆手让方蔚出了,她在办公桌前查了今天的监控,意料之中的没有任何发现。

    她拿着件袋去了华阳。

    华阳的前台换了新的,但是宋清然之前有一段时间一直来送饭,搞的这里的人差不多都认识她了。

    宋清然一路畅通无阻的去了左琛办公室。

    左琛正在低头处理件,听到声音还以为是贺州,没好气的说了声:“滚出去。”

    这人一来就是送件,他只想早点工作完回家陪老婆,偏偏贺州不断的延长他的工作时间。

    宋清然满脸黑线,拿着手上的死亡证明敲了敲门。

    左琛刚想骂一句“不长眼的东西”,一抬头就看见宋清然一脸微笑的望着他。

    “……”左琛顿时噎了一下,“清然,你怎么来了?”

    宋清然走过去,弯下腰,胳膊肘抵在桌上单手撑着脑袋,问:“琛哥,你刚刚让谁滚呢?”

    “贺州。”左琛老实说,“他一直送件,耽误我回家陪你的时间。”

    宋清然,“……”在心里默默同情贺州一秒,你的老板对你的辛勤劳作并不感动。

    “你怎么来了?师姐那边送走了?”

    “嗯,走了,我还跑去揍了宫烨。”

    “……”左琛看了她一眼,“揍的好。”

    宋清然哭笑不得,“这不是重点。”

    “嗯,那你说,什么是重点?”左琛放下手里的笔,慵懒地靠在椅子上,领带松开,衣衫上的前两颗扣子解开,露出纤细的锁骨。

    宋清然把件袋放到他面前,左琛疑惑的打开,死亡证明这四个大字瞬间让他凝眉。

    “这是谁给你的?”他一目十行的看完,抬头问道。

    “我不知道,”宋清然摇了摇头,“我去的时候它就已经在我的桌子上了,我找人问了也查了监控,但没有任何线索。”

    左琛把件袋封好又放了回去,双手交叉放在腿上,“清然,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或许和这个有关。”

    “什么事?”宋清然瞬间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问。

    左琛想了想,说:“我之前在s市出差,其实是在找一批之前失踪的货,找到当晚和对方人起了冲突,贺州抓回了买货的人审问的时候,说当初卖货人一直在查宋家二老的死亡真相。”

    宋清然一惊,问:“他们是什么人?”

    “买货的是s市的龙头,卖货的……不知道。但是我和对方交手的时候,看到他的左手手腕上有火烧伤的痕迹。”

    左琛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着她,宋清然听完最后一句也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现在说。

    大火烧上的痕迹,在左手手腕上……

    她认识的,除了江淮南还有谁。

    左琛当初从s市回来的时候确实问过她关于江淮南的事,她当时还没在意,原来是这么回事。

    “所以,清然,你仔细想想,关于你那个哥哥,你了解多少?”

    宋清然想了想,很遗憾的摇头,“我知道的一点都不多,我只知道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把他带回来了,说是我哥哥,我们俩从小关系就很好,后来……后来父母出事,他陪我一起处理完父母的后事,就失踪了,我之前还找过,但是没有任何消息,我就……没在找过。”

    宋清然当初是害怕自己一个人呆着,唯一的亲人就是江淮南了,他一小时,自己就像是三魂丢了七魄,怕的要命。

    后来时间长了,发现真的找不到了,而她也适应了一个人,就想着,江淮南又不是自己的亲哥哥,说不定,他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呢?

    这么想着,她也就放弃再找了。

    只是最近发生的这些事,似乎都有江淮南的影子在里面。

    左琛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揉了一把她的脑袋,“别多想了,交给我,嗯?”

    尾音里带了些安抚的意味。

    宋清然顺势倒在他怀里,手还不安分的扣上了人家的腰。

    “好。”

    之后宋清然继续期末考试,然后过春节。

    左琛照例回老宅看了一眼老太太,之前他莫名其妙的消失,宋清然还来找老祖母问过,回来的时候忘了报平安,她也不敢打电话询问。

    如今隔了一个多月,老祖母看着左琛的眼里都含了泪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太太念叨着,招呼她们坐下,然后一家人吃了年夜饭。

    左琛说要回去,老祖母也没有强留,两人一起回到浅弯,左琛还在想要不要守岁,宋清然已经抱着枕头睡着了,他只好无奈的给人搭了条毯子,屋里暖气给足。

    零点刚过的事后,左琛呆在阳台上,看到外边烟花四起,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新年。

    他看了眼沙发上熟睡的人,低声说:“新年快乐,宝贝儿。”

    第二日一大早,宋清然醒的早,发现自己已经在床了,左琛在一旁睡的正香,她玩心大起,捏着他的鼻子让他憋气,没一会人就醒了。

    “左太太,你最近,日渐调皮。”

    他刚醒,声音还有些沙哑,听起来有些撩人。

    宋清然心口一颤,急忙转过了脸,“咳咳,大年初一,需要走亲戚吗?”

    宋清然自己这边已经没什么亲戚了,主要是左琛这边。

    “没什么人,中午的时候去奶奶家吃个饭就行,再睡会。”

    于是两人倒头继续睡,一觉睡到中午去吃饭。

    一直到过完年宋清然返校,左琛继续去上班,两人这才稳定下来。

    原本还想春节出游,但左琛初二就去工作了。

    初春天气还有些冷,宋清然返校后依旧还是有些担心,过年的时候她不能扫兴,尽量装的很开心一样,现在回学校,她还是放心不下。

    屋漏偏逢连夜雨,年味还未散完,学校里突然出现了意外。

    开学第一天,学校有人发生了意外,有人自杀了。

    大学不是高三,学习压力大,导致有人自杀,但也不是全然没有压力,警察过来调查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反常,最后只能定义为自杀不了了之。

    之后一个月之内接二连三的发生,最后一个发生在了宋清然的班里。

    就是之前跟着苏依冉一起挤兑过她的那个女生。

    正上课的时候突然掏出一把小刀,站到讲台上自杀了。

    鲜血喷洒而出.jxpx.,全班同学叫成了疯子,四处乱窜,警察赶来封锁现场,最后一就一无所获。

    宋清然当时就在下边看着,害怕惊慌之余竟然……担心下一个会是自己。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都是自杀,她却觉得这一切都是冲着她来的。

    这个想法把自己下了一跳,放学之后她被司机接回去,时间还早,自己倒头就睡。

    宋清然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又回到了十八岁见到的那场车祸。

    整辆白色的宾利都被撞的惨不忍睹,里面的人被撞的血肉模糊……

    不知道为什么,宋清然明明没有亲眼见过这场车祸,在梦里却像是亲身经历过一样,浑身都是疼的,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

    宋清然一下子睁开了眼,视线一片模糊,她伸手摸了一把,全是泪水。

    她把自己蜷缩在一起,想起当年她去公安局认尸的时候,尸体是已经处理过的,看起来并没有现场的那么血腥可怕,可是她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退却whhryl.了。

    她妈妈平日里爱美,总是把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的,父亲也总是衣冠楚楚的,如今却成了这个样子,躺在冷库里,再也站不起来。

    宋清然哭的不成样子,中午的时候阿姨喊她下去吃饭,她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下去把阿姨吓了一跳,还以为她不舒服要给左琛打电话。

    被宋清然拦下了,拿着冰块敷了敷。

    她随便扒拉了几口饭就上楼,然后倒头继续睡。

    她即期盼着父母能入她梦,又害怕在看见那些血腥的场面。

    一连几天噩梦,宋清然浑浑噩噩的。

    左琛去陪着宋清然,让她不用担心,一切有他在。

    宋清然听了这句话安心不少,再加上这几天心力交瘁,不一会就睡着了。

    左琛看着宋清然睡着了,便出去吩咐贺州让他去s市调查宋清然父母当年那场车祸的真相。

    宋清然这几天睡眠一直不好,接连做噩梦,导致她白天上课都没精神。

    勉勉强强撑住没睡觉,上完了一天的课程,想着回去要美美的睡一觉。

    刚出校门就被一个衣着破烂的男子拦下,宋清然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男人看着宋清然的脸说道:“在下看小女子印堂发黑,双目无神,怕是遇到了什么脏东西了......”

    宋清然心想这是遇到流浪的道士了?

    男人继续说:“不过看姑娘眼里并没有红血丝,倒更像是被人给诅咒了。”

    宋清然并不相信,给他100块钱就想离开,男子并没有接下,递给宋清然一张卡片,上面是他的联系方式。

    “你以后会用得到的。”

    男子说完便离开了。

    宋清然一头雾水,低头看卡片上写着两个字“程序”,下面是他的电话号码。

    她也没多想,随手塞进了包包里。

    后来几天程序没再出现,宋清然也忘了这件事。

    有一天晚上,宋清然又梦见了那场车祸。

    梦里,父母两人高高兴兴下了飞机,还在说着女儿终于长大了,不用他们操心了。

    突然一辆卡车横冲过来,宋父宋母来不及躲避,直直的撞了上去。

    一番电光火石之后,夫妻二人被卡车压在了底下,血流了一地。

    左琛看着宋清然脸色不对劲,脸上也都是汗,急忙叫她,可是怎么也叫不醒。

    左琛急忙叫了医生过来,可是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听见有人敲门,左琛去开,门外站着一个衣衫破烂的男人,男人说自己可以帮到他们。

    左琛觉得这是个疯子,正想叫保安把他赶走,男人却比他先一步开口。

    “你是.jsshcxx.左家当家人,华阳国际集团的总裁,宋清然的法定丈夫。”

    “宋小姐现在是不是经常做噩梦而且叫不醒,叫医生也没有用?”

    “她那不是生病了,那是被人给诅咒了……”

    诅咒……

    左琛半信半疑。

    男人还在说:“我有办法可以叫醒宋小姐,我之前跟宋小姐见过的,等她醒了你可以问问她。”

    左琛还是不太相信但还是同意让他试一试。

    男人进了屋子,让左琛在外面等一会。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男人出来了,说:“宋小姐已经醒了,并无大碍,只是受了点惊吓,需要静养一阵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治愈系游戏〕〔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