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红珊韩大壮〕〔将军,夫人又跑了〕〔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农门相公追妻忙〕〔仙尊归来〕〔黄荆〕〔农女致富:山里汉〕〔龙婿陆凡〕〔种仙记〕〔农女致富:山里汉〕〔顶级强者〕〔女神的上门豪婿(又〕〔90后风水师李十一〕〔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天门帝国〕〔我在大唐开酒馆〕〔摊牌了我是大唐天〕〔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七十二章 诱饵
    第七十二章诱饵

    宋清然一脸无语,“你是坏人吗?”

    “......不是啊。”

    “那不就得了。”宋清然无所畏惧,“我家里没什么好偷的,看中什么随便拿,只要你能拿走。”

    “......”程序看了一眼这一屋子的家具,默默地别开了头,“拿不走,算你狠。”

    “所以啊,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程序在她身边坐下,犹豫了一会,反问:“你的父母,你了解她们吗?”

    “哪一方面呢?”宋清然眼神慢慢失去了焦距,思绪飘远了,“妈妈她很爱漂亮,也很爱工作,但最后她走的时候……连本来面目都看不出来了,爸爸他一点都不凶,比妈妈还温柔,我很爱看他笑,但最后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程序看懂了她眼里的悲伤,猛地别开了脑袋,眼睛有些酸,“他们很善良,也很优秀,可就是这份优秀,害了她们……”

    “……什么意思?”宋清然看他。

    程序摸了把将要流出来的眼泪,瓮声瓮气地说:“你的父母,做出了一款非常优秀的珠宝,引发了许多灾祸……”

    宋清然睁大了眼睛,这件事她好像有点印象,那时候她还很小,母亲也是设计师,事业上成就很大,大概是她六七岁的时候,那一阵子她总能在电视上看到母亲的身影,但那时候她还太贪玩,基本上不大关注电视上的事。

    只是后来听说母亲设计了一款珠宝,获得了不小的名气。

    后来她也学了设计专业,母亲的名字在业界也颇受赞誉,但她没有说出那是她的母亲。

    现在被程序提起,她突然意识到,难道父母的死亡,和那个珠宝有关吗?

    她问了程序这个问题,程序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我只是怀疑罢了……”

    “……”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程序说不清楚,她竟然就以为这是真的了……

    “呐,这个给你。”程序突然递给她一个信封。

    宋清然疑惑的看他,程序扬了扬下巴,“你打开看吧,我也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就是这个人让我来找你的。”

    于是宋清然打开了那封信,内容还没有看清楚,那熟悉的字体已经让她眼眶一热,差点哭了出来。

    是江淮南的字没错,信的内容很简单,大意就是让她别担心,一切都有他在。

    宋清然一双手大力抓着信纸,差点把纸撕烂了,她红着一双眼睛,声音沙哑的问,“他在哪?他还好吗?”

    “谁?给你送这封信的人吗?”程序最见不得女人哭了,他又不会哄,“我不知道他在哪,我跟他真的不熟……”

    程序手忙脚乱的给她找纸擦眼泪。

    宋清然意识到自己情绪有些激动,慢慢稳定下来之后才问,“那我之前遇到点事情也是他救的我吗?”

    “额……我真的不知道。”

    程序有点一问三不知的情况。

    宋清然默默的擦干眼泪,在老房子里待了一会,让程序自己回去,她去华阳找了左琛,把刚刚程序说的话挑出重点和左琛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左琛点了点头,然后给贺州复述了一遍,为他的调察指明了一个方向。

    傍晚贺州就传来了消息,程序说的是实话,他确实是收到的消息才来找宋清然的,而且,宋家父母以前确实帮过他。

    更重要的是,宋清然父母的死并非意外。

    这个在左琛的意料之内,但贺州接下来的话就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贺州说,对宋清然父母动手脚的是m国的k组织的黄金三角。

    关于k组织,左琛有所耳闻,是m国最大的杀手组织,佣金高的吓人,但只要钱到位,就没有他们不敢接的任务,在m国几乎是横着走,无人敢惹。

    贺州查到这个结果已经是没有后了,当初盯上那批珠宝的有钱人估计不少,谁都有理由有资本买新沙人。

    他现在只能嘱咐贺州继续查当年都有哪几方的势力。

    左琛太阳穴突突直跳,匆匆关了电脑,从书房离开。

    程序赖在她家不走了,美其名曰,下次宋清然再陷入梦魇,他就能立马救人了。

    左琛差点拿起手边的书砸他,乌鸦嘴,会不会说话!

    不过还是让他继续留下来了。

    宋清然学校的几起自杀案件引发了社会关注,程序也知道了,一边看小道流出来的视频,一边摸着下吧说:“宋小姐,我怎么觉得,这事这么怪呢?”

    “哪里怪.xgchotel.了?”宋清然也觉得怪,但说不上来。

    程序盯着视频看,上边自杀的人正是宋清然班里的那个女同学,事发当时有胆大的同学给拍下来了,后来发到了网上,虽然被人勒令删除了,但程序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高清版,还不带马赛克的那种。

    让宋清然仿佛又回到了那天早上,亲眼见证了一场鲜血淋淋的画面。

    程序那有好几个,一个接着一个翻看,说:“这些人好像都在游离状态,跟被人操控了一样!”

    宋清然这才发现,自杀的人都面色苍白,眼神呆滞,一幅没睡醒的样子。

    左琛一直在旁边听着,眉头越皱越深。

    “程序,你要住在这我不反对,但你不能像猪一样不干一点人事!”左琛冷冷地说。

    程序,“……”

    说话就说话,好好的咋还人身攻击了呢?!

    他有些憋屈的问:“我咋就不干人事了?”

    “天天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你干的就是人事?”

    “我……”程序词穷,只好妥协的说,“那你说吧,想让我干什么?”

    左琛说让他去上学,还要去宋清然的班里,手续什么的都不用管,他找人办好,他只管拎包入学。

    程序大叫,“你他妈直接说让我给你媳妇当保镖不就行了吗?绕那么大弯子干啥!”

    左琛挑眉看他,“不同意?不同意你现在就可以继续去大街流浪。”

    程序,“……”这他妈有选择的余地吗?

    他气的想要骂娘,但一转头看到宋清然笑的眼睛都没了,突然就觉得,上学就上学吧,在体验一把青春时光也不错。

    浴室第二天程序就以交换生的身份出现在宋清然的班里。

    学校里连日都“血光弥漫”,好不容易进来了一个新生,还是一个长得帅的小哥哥,一下子又引起了广大女同胞的关注。

    下课的时候,宋清然的班里就多了许多“偷窥者”。

    宋清然哭笑不得,没想到当初穿的破破烂烂的,像个乞丐一样的程序,有一天也会这么受女孩子欢迎。

    好不容易摆脱的那一群女生,程序搭上宋清然的肩膀,“你们学校的女生怎么那么疯狂啊?我以为这种为了看帅哥到处乱窜班级的人只有高中才会出现,没想到大学也会啊!”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不分年龄的。”

    程序一挑眉,撩了撩自己额前的碎发,“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帅,勉勉强强对你说一声谢谢!”

    宋清然,“……”忍不住笑的肚子都疼了。

    因为程序之前和左琛交谈幕后黑手的时候,曾怀疑操控学校学生自杀的人就是那个给宋清然下了诅咒的人,左琛不放心她上下学的安全,就给她派了司机和保镖,一出校门就跟上,寸步不离的那种。

    明面上有一批保镖,但暗地里还有一批。

    想要害宋欣然的那批人也在暗地里,他怕这样下去会打草惊蛇,而且也觉得左琛这样,实在是太杯弓蛇影了。

    经过她苦口婆心的劝说,左琛终于撤掉了保镖,但还是对程序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保护好她。

    程序这个帅哥稀罕了两三天,学校里又开始了自杀事件,这下不仅引起了社会关注,还引起了学生恐慌,都纷纷闹起了罢课停学,学校校领导出面压制都无济于事。

    警察办案的时候也要求全部公开,但很显然都是无疾而终,都被定义为自杀。

    正经方法走不了,学校甚至还找来了巫师做法除祟,但一样的无济于事。

    程序知道警察靠不住,就凭借着一张脸不断的在同学之间询问,终于得到一个重要的消息——自杀的同学都曾去过学校的许愿池许愿,并且愿望也都实现了。

    但他们就是在实现愿望之后自杀的。

    程序一个激动,就把了解到的情况全部和宋清然说了。

    宋清然摸了摸下巴,和程序商量着,以自身为诱饵,来一个引蛇出洞。

    程序吓了一跳,磕磕绊绊地说:jsshcxx.“虽然说我不反对你这样做,但是我建议你还是和你家左先生商量一下吧,不然我怕你出事之后他会把我打死。”

    宋清然皮笑肉不笑,想反驳他,只要她这么做了,不管出没出事,左琛都不会放过他的。

    但宋清然还是为了他的“生命安全”照想,回家后还是和左琛商量了一下拿自己当诱饵的事。

    左琛冷着一张脸,“不行。”

    两个字干净利落,毫不犹豫。

    程序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

    宋清然,“……”

    她没办法,只好扯着左琛的袖子撒娇,“琛哥,我们商量一下嘛!”

    左琛丝毫不为所动,“这件事没得商量,不行就是不行。”

    宋清然和程序两人对视一眼,宋清然先把他赶了出去,然后回到左琛身边,愣了一会儿,继续道:“琛哥,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危,可是如果我一直这么逃避着,那么就有人不断的代替我死去,这样我会良心不安的,更何whhryl.况我父母的死不是意外,那我身为女儿总要为他们查出凶手的责任,不管怎么样我都注定了,不能袖手旁观,所以,让我去吧,好不好?”

    一番话堵得左琛哑口无言,他伸出手反握住她,紧了紧,说:“就不能换别人去吗?”

    “不能。”宋清然语气坚定,“这些人是不是冲着我来的尚未可知,如果这次我去了,他们就此收手,那么就等于把自己暴露了出来,如果我去了这件事情还继续发生,至少说明他和我没关系,不是冲着我来的,你也不用那么紧张了,不是吗?”

    左琛无法反驳,甚至觉得这样说法很对,几乎找不出比这个更有效的办法了。

    他烦躁的差点爆粗口,但碍于宋清然在这,只好忍下了,被逼无奈的点了点头,同意了。

    宋清然抱了抱他,“你放心,我会安全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