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摊牌了我是大唐天〕〔天门帝国〕〔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重生之再铸青春〕〔1985香江枭雄〕〔赵旭李晴晴〕〔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我的冰冷大小姐〕〔海贼之苟到大将〕〔绝世盛宠,黑帝的〕〔龙婿陆凡〕〔焚天绝神〕〔盖世医圣〕〔盖也医圣〕〔医鸣惊人:残王独〕〔沈梦玉〕〔时莜萱盛翰钰〕〔文明之万界领主〕〔爱到深处无怨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七十三章 纸条
    搞定左琛之后,宋清然出去让程序收拾一下,待会制定个计划,今晚就行动。

    程序以为自己幻听了:“啥啥啥啥玩意儿?左琛同意了??!诶哟喂我的小姑奶奶啊,你是怎么说动那个大冰块的?美人计么?”

    宋清然满脸黑线,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程序还在自言自语:“啧啧......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唉,英雄难逃美人关啊,我还以为那个大冰......”

    “你是不是嫌自己有个嘴巴太碍事了不想要了。”左琛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程序嘴角一抽,那个“块”字连同后面的话生生被憋了回去。

    稍稍一侧身,某个大冰块正站在自己身后,脸黑的能滴出水来。

    程序:妈的,咋有种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的感觉......

    我呸,我是光明正大说的......

    额......怎么还是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咳,那啥,左......左先生我去收拾一下东西方便下一步计划我先走了。”

    “......”

    秒怂。

    当晚,宋清然程序和左琛一起来到学校门口。

    按照计划,宋清然独自一人前往许愿池,而左琛和程序则是从小路绕到了许愿池后面的树林里,那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宋清然的一举一动。

    宋清然站在许愿池前,丢了个硬币进去,闭上眼睛轻声说道:“希望我可以顺顺利利完成学业,不要挂科,不要扣分......”

    待她再睁开眼时,池子里出现一张纸条。

    薄薄的一张纸慢慢地飘向宋清然,她弯下腰,从水上捞起这这张纸片。

    这张纸是打印的,白纸黑字,上边印着让.jsshcxx.宋清然明天晚上,还是这个时间点,再来这里,就可以实现她的愿望。

    宋清然扫了一眼这里,平静的湖面没有一丝涟漪,她拿上纸条便离开了。

    左琛见她离开,自己沿原路退了出去,跟本没有通知程序。

    刚刚他和左琛分别在许愿池的两侧,而他的角度刚好能看见那张纸条,好像是通过什么媒介传物过来的。

    程序眉头紧皱,想上前去看看又害怕打草惊蛇。

    转身想和左琛商量一下,一扭头才发现人没了。

    靠,这个狗男人,走了也不知道叫我一下。

    程序在心里把左琛骂了八百遍,无奈走了。

    没办法,人家不要自己,自己还是要回家的。

    额......这咋听着那么像自己在骂自己是狗呢??

    靠。

    回到浅湾,程序还没推门就听见二人在屋里说话的声音。

    “......”他妈的,原本以为左琛是担心宋清然安全才跟上去的,想着两人应该不会那么不顾伴把他一的人丢那,还想俩人应该在校门口等自己,害怕刚刚自己想太久他们等着急了,一路小跑往校门口去。

    一分钟之后,空荡荡的校门口出现一身份不明的男子,愣了三秒钟之后原地抓狂,脸啪啪地响。

    妈的,两个不是人的东西!

    程序捂住心口:这里痛......

    程序幽怨地推开门,俩人还在说话,没人发现门开了,某男子站在门前原地吐血:合着我的存在感呢?就是给你们照明的是吧......

    程序看到宋清然只投了个眼神过去,左琛直接闭着眼睛冷酷的拒绝:“不行,太危险了,我不同意。”

    宋清然不依不饶:“没事的琛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你看我这次不是没事么。”

    “这次只是开始,明天才是重头戏,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明天我和程序去就可以了”

    程序,“......”为啥好事就没自己的份,送命总是带上自己呢?偏偏他还不能拒绝。

    好气哦!

    宋清然不同意,“琛哥,这次你也看见了,他们就是冲着我来的,如果明天我去了说不定还能有收获,你们去了,就是打草惊蛇,颗粒无收!”

    “......”左琛无法反驳,但还是语气坚决的不答应。

    “那你不让我去的话我趁你不注意自己偷偷去。”宋清然一改刚刚撒娇的语气,有些赌气地说道。

    左琛:......

    程序:......

    左琛叹了一口气:“好吧。”

    把这丫头逼急了真自己去就麻烦了,一起行动至少还能有份保障。

    程序:???

    什么鬼,这就同意了?

    难道是一次宋清然就是用这种方法让左琛妥协的么??

    “你你你你同意明晚让清然去?那么危险你是不是疯了???”

    两人这才注意到家里不知道啥时候多出来了个人

    宋清然一脸疑惑:“咦?程序?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清然也是你叫的?”

    “我他......”程序差点没忍住爆粗口,不想理会左琛,“咳,我来了有一会了。”

    “怎么回来这么晚,还没跟我们一起。”

    程序:......

    他幽怨地看向左琛,心想还不是因为你家那位左先生,偏偏后者还眯着眼睛,嫌他刚刚叫他老婆叫的太亲昵。

    程序嘴角一抽,这人咋越看越觉得欠揍呢......

    “我......我有点事情,耽搁了。”

    “好吧。”丝毫没有起疑。

    左琛也转了过去,根本没觉着是因为自己。

    程序觉得自己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让左琛在别处给他找个地方,孩子不想吃狗粮了,还是完完全全被遗忘的那种。

    “咳......言归正传,明晚的计划,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左琛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里面卧着两只小巧的黑色耳钉,在灯光下闪着彩色的光泽。

    “这个耳钉你带着,我可以随时和你联系。”左琛晃了晃他另一只手里的一只蓝牙,也是黑色的,和这个耳钉应该是配套的。

    宋清然眼睛一亮:“就像电影里.xgchotel.的黑客间谍执行任务时一样吗?交接暗号?”

    左琛:......

    程序:......

    两人嘴角同时一抽,果然每个孩子心中都曾幻想过当大英雄。

    左琛勉强点点头,“是的。”

    宋清然开开心心的把东西收下。

    程序清了清嗓子,说:“那明晚还是这个时间,和今晚一样,宋小姐一个人去许愿池,我和左先生和今天一样,在暗处保护你。”

    宋清然和左琛都没有异议。

    宋清然捧着盒子当个宝贝,左琛让他们先回去休息,自己工作上还有些事需要处理。

    宋清然和程序一起出去,下楼的时候,程序突然看着宋清然说:“你和你父母真的很像。”

    她一愣,抬头看向他,轻声问:“哪里像了?”

    “样貌,脾气,都很像。”程序轻笑,“和你父母一样倔,一样的不怕死。当年那些珠宝,如果你母亲不那么倔,愿意交给他们,也许就不会出事了......”

    宋清然沉默了,头顶的白炽灯照的人眼晕,她点了点头,沉默的回了房间。

    第二日晚,入夜之后。

    “主子,鱼儿上钩了。”空旷的房间里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

    那人一身黑色宽大的袍子遮住了全身,连根头发丝都看不见,只有袖口有一双白皙的手露了出来。

    屋里光线昏暗,高台之上的人穿着一身中山装,脸上银白色的面具在窗外月光的映衬下泛出银白色的冷光。

    被称为“主子”的男人坐在高台之上,身下一把黄金座椅。

    这个房子大而空洞,里面家具少得可怜,只有那一把黄金椅最值钱,他摸着身下的椅子,道:“很好。”

    黑袍面向男人,慢慢抬起头,奈何屋里光线不足,看不清面上表情。

    “主子,一切都正在按计划行jxpx.事,您不用担心。”

    “好,另外,找人去和慕容易交涉一下,让他成为我们的人。”

    黑袍愣了一会,然后弯下身子,道:“好,我这就派人去。”

    ——

    宋清然晚上准时来到学校的许愿池旁边,程序和左琛在暗处各自捏了一把汗。

    宋清然无意识往他们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后露出一个微笑,她知道左琛一定能看见。

    初夏的夜晚还很凉快,宋清然站在池边,偶尔有一阵凉风吹过,宋清然打了个哆嗦。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紧张,她身上起了一层薄汗,风吹过时就越来越冷,她抱紧双臂站在那里,突然一阵强烈的风刮过之后开始起了雾。

    那雾在宋清然的视线之内越来越大,最后直接在她的视线之内一片白茫茫的,宋清然在一片白雾之中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差点失声大喊。

    可就在她张嘴的一瞬,白雾好像弱了,她的视线一点一点恢复清明,池水也在她的视线内泛起粼粼水光。

    她眨了眨眼,好像看见大雾之后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左琛黑色的西装裤,白色衬衫,额前垂下几缕头发,黑曜石一样纯黑的眼珠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琛哥,你怎么来了?”

    宋清然刚刚受了惊吓,现在见到了熟人,只问了一句就不管不顾的扑了过去。

    结果刚走到半路就看见左琛突然跪了下去,脸色惨白,黑色的眼睛逐渐变得猩红,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滑落,英俊的面孔一点一点的变得扭曲。

    宋清然顿了一下,然后加快了速度冲上前想要扶住她。

    “扑通”一声,池水泛起阵阵涟漪,水上的波纹一圈一圈的扩大又最终归于平静。

    白雾彻底散去。

    程序和左琛在暗处回过神来的时候,池边已经没有了宋清然的身影。

    程序一脸惨色:“完了,我们中计了。”

    左琛脸色更不好,他怎么也没想到,宋清然能在他眼皮底下消失遇害。

    他快步走到池边,空气中好像还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左琛四处张望了一番,好几声“清然”出口都没有人应。

    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白天给宋清然那枚小巧的耳钉此刻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脚下。

    “程序,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左琛握着耳钉低吼。

    程序动了动鼻子闻了闻,道:“我们都中计了,刚刚的白雾应该是一种致幻药物,宋小姐在药物中心自然逃脱不了被致幻的命运,而我们刚刚也是。”

    左琛手上的力道紧了紧,眉头打了个死结。

    “左先生,你别冲动,我们先回去好好商议。”程序有些心虚的开口。

    左琛不甘心的盯着许愿池看了好久,那池水其实很浅,成年人就算不会游泳也根本不会淹死或者出事,甚至那池水很干净,一眼就能望到池底。

    宋清然不会再许愿池出事,但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人了,宋清然也一定被人带走了。

    程序提出的回去虽然不太人道,但总比站在这里傻愣着强,左琛就算不情愿也只好先回去了。

    而且,耳钉,只找到一个,另一个说不定还在她身上。

    ——

    宋清然再次清醒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巨大的豪华房间,这比她在浅湾的房间大多了,室内灯光明亮,墙壁和一些家具上都是钻石和黄金,加上灯光,整个房间亮的人睁不开眼。

    她身下是柔软的大床,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不远处树立着一面高大的镜子,宋清然赤着脚下地,走过去一看,镜面连着的竟然是学校的许愿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