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致富:山里汉〕〔龙婿陆凡〕〔种仙记〕〔农女致富:山里汉〕〔顶级强者〕〔女神的上门豪婿(又〕〔90后风水师李十一〕〔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天门帝国〕〔我在大唐开酒馆〕〔摊牌了我是大唐天〕〔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重生之再铸青春〕〔1985香江枭雄〕〔赵旭李晴晴〕〔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我的冰冷大小姐〕〔海贼之苟到大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七十四章 命运
    宋清然还没惊讶完,紧闭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进来的人一身黑色宽大的袍子把自己裹得严实,宋清然什么也看不见,只觉得来人十分诡异惊悚,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别害怕,小姑娘。”

    那声音有些苍老,袖口的手却像个年轻人一样白。

    宋清然并没有被这声安慰弥.whhryl.补多少,站在镜子前,声音都有些发抖。

    “你是什么人?”

    “黑巫师。”那人言简意赅,没有多过的解释。

    宋清然皱了皱眉,“你为什么抓我来这?”

    黑巫师从帽子下溢出一声冷笑,“小姑娘,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说完,他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一只针管。

    宋清然瞳孔一瞬间放大,“你想干什么?”

    “别怕,我只是抽一点血,你最好别试图反抗,会很疼。”

    宋清然腿软了一下,刚好跌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她看着尖锐的针尖,心里虽然害怕,但真的没有躲。

    那针管很小,她如果不反抗被抽了一点血也没事,反抗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于是宋清然坐在那里没有动,黑巫师把她的袖子挽上去,在细白的胳膊上找到血管扎了上午。

    宋清然别开眼,等到黑巫师抽完离开她才看过去,已经没事了。

    宋清然去了门边拉了拉门,被人锁上了。

    她有些颓然的返回床边人,茫然地盯着窗外。

    ——

    黑巫师拿着刚抽出来的血液去了自己的实验室,在里面呆了近半个小时,拿着化验单兴奋的跑了出去。

    “主子!我找到了!找到了!”

    “这个小姑娘的血果然与常人不同!”黑屋是一首是化验单,另一只手上是宋清然的血。

    那个男人接过那张化验单看了一眼,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你要小心行事,别轻举妄动,那个左琛可不是好惹的,等过几天他回过神来遭殃的就是我们了。”男人出声提醒。

    黑巫师收起化验单,点了点头,“放心,我会小心行事的。”

    ——

    宋清然一个人在房间里无事可做,她向窗外看了一眼,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

    “滴滴——”

    耳朵上突然传来两个响声,宋清然一惊,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左琛给她的耳钉,顿时有了一些欣喜,她伸手摸了摸两只耳朵,结果发现少了一个,不过还好,另一只还在。

    “清然,能听到吗?听到的话回答一声。”耳朵里传来程序的声音。

    宋清然赶忙回答:“能听到。”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程序大xgchotel.喘气,“你是不知道,你突然消失,你家左先生差点把我打死……”

    接着突然传来一阵电流声,嘶嘶拉拉的,差点把宋清然的耳朵给弄聋了。

    宋清然被他的话弄的哭笑不得,同时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涌出来。

    左琛.jsshcxx.一定吓坏了,也肯定会怪她不听话的。

    “清然,你那边信号不太好。你没事吧?”程序关心的声音再次传来。

    宋清然也知道她这边信号不太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断绝信号,只能趁现在还有一些信号,赶紧把该说的都说了。

    “序哥,我没事。我发现了许愿池和这里是靠一面镜子联通的,至于传送媒介,我也不清楚是什么,而且这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空间,还有一个自称是黑巫师的人,其他的我暂时还不清楚,你别担心我。”

    许久不见程序回答,宋清然轻声问:“序哥,你听到了吗?”

    “嗯,听见了。”

    “……”宋清然一愣,是左琛的声音。

    什么时候耳机交到他的手上了?

    左琛喉咙有些干涩,“你那边信号不太好,我暂时还定不到你的位置,答应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撑到我去找你,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听到这句话宋清然就满足了,“好,我等你。”

    话音刚落,耳机里又是一阵电流声传来,之后就彻底没了动静。

    宋清然在这里日子过得实在是无聊,除了那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每天会来抽血并且不允许她出这个屋子之外,其实她在这里过得也挺不错。

    每天都有人过来给她送饭,并且饭菜味道也不错。

    但给她送饭的人应该是被下了某种禁令,没有一个人和她说话愿意搭理她的。

    宋清然连着被抽了五天的血,虽然每天抽的都不多,但是积少成多,第五天的时候她都已经开始发晕了,走路的时候都仿佛踩在棉花上一样。

    房门被打开,今天已经见过一次面的黑巫师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宋清然有些意外,这人一般一天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两次的!

    “宋小姐,主人有请。”黑巫师语气恭敬。

    宋清然挑了挑眉,虽然知道他有可能不会回答,但还是问了一句,“你说的主人是谁?”

    “宋小姐跟我来就知道了。”

    “……”宋清然无法,只好跟他去了。

    穿过一道长长的漆黑的走廊,宋清然进入一个宽阔的大厅,这个房间灯光昏暗,黑巫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退下了,高台上一个人影背对着她。

    停了许久之后,那人慢慢转身,宋清然只看见他的脸上带了一个半截的银色面具,嘴角似乎有一抹笑容。

    宋清然愣了愣,没想到这人的警惕性那么高,竟然还带有面具。

    “你是谁?”

    “哈。”那人轻笑一声,抬脚朝她走过来,最终站在她面前,目光在她身上扫过,突然咧嘴一笑,“宋小姐和你母亲长得还挺像的。”

    宋清然被惊了一下,“你认识我的母亲?”

    “对,我认识她,你和你母亲真的很像。”

    宋清然有些好奇的询问他是怎么和母亲认识的,那人却不愿意再多说了。

    男人双手背在身后,突然道:“你和左琛结婚了,是吗?”

    宋清然再次被惊到了,“你怎么知道的?”她们俩就是简单的领了个证,谁都没有通知,这个人从未谋面是怎么知道的。

    那人轻笑一声,“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是有些话想要告诉你。”

    宋清然直觉那不是什么好话,不过她还是好奇的问:“什么话?您说。”

    “离他远一点。”男人语气低沉醇厚,突然转身,双眼直视着宋清然。

    她被吓了一跳,后退几步,一颗心差点跳出胸膛。

    她定了定神,冷声问“你什么意思?”

    “小姑娘,我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左琛身上有病,但你知道他这病的具体情况吗?”

    “……”这话问到点上了,宋清然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左琛这病是被人下了诅咒,但如何下的,为什么下,甚至如何解她都不清楚,左琛也一直没有说过,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宋清然眨了眨眼,眼神渐渐没了焦距。

    她问:“那……你知道?”

    “哈哈。小姑娘,别试图套我的话,该告诉你的我会告诉你。左琛的病是被人下了诅咒,高级黑巫师以自己生命为代价所下的诅咒,他注定的活不过三十岁,就算侥幸过了,人也差不多废了,我让你离开他,是为了你后半辈子考虑。”

    宋清然哑然,喉咙有些干涩,眼泪特别不争气的想往外跳,她用力憋了回去,咬牙道:“那我岂不是还要谢谢你?我才不要,连我一个女人都不会轻易认命,我相信左琛更不会,不管他能不能活过,我都不会轻易离开他的……”

    最后一句仿佛是为了说服安慰自己,她重复了好几遍。

    男人盯着她看了一会,无奈的摇头叹息,“算了,你不听话,日后不要后悔才好。”

    宋清然倔强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绝不后悔,而后开始头晕眼花。

    她这才想起自己今天抽完血之后就有这样的状况,时不时的眼前发黑,双腿发软。

    “我看你今天不太舒服,先回去休息吧。”说完,男人换了个方向离开。

    宋清然捂着头,按照原路返回自己的房间。

    尽管脑袋发涨,疼痛越来越剧烈,她还是忍不住想起那人说的那句话。

    ——他活不过三十岁的,就算侥幸过了,人也差不多废了。

    宋清然想象不到,废了的左琛是什么样的。

    那么优秀的人,明明应该站在人生的舞台上闪闪发光,为什么会在中途陨落,那是……何等的遗憾。

    宋清然确定自己这几天有点失血过多,在接触到大床的那一刻,再也忍不住倒了下去,眼睛一闭,彻底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左琛那边在宋清然刚刚离开自己房间的一瞬,信号值达到满格,程序抓紧时间定位,确定好具体位置之后开始行动。

    左琛一脚踹开宋清然的房门时,只有她脸色苍白的倒在床上,脸上有一层薄汗。

    左琛让程序带人把这座城堡仔细翻找一遍,不能有任何遗漏的地方,自己抱着宋清然去医院。

    宋清然再次醒来,鼻间萦绕着消毒水的味道,她明白自己在医院。

    眼睛睁开时,左琛的一张俊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不知道为什么,宋清然突然觉得有些委屈,不顾自己正打着吊针的手,直接向他伸手要抱抱。

    左琛惊了一下,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宋清然,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只是依寻本能反应回应了她。

    怕她扎着针的手出事,他把那只手按下去,没让她动。

    “左太太,吓着了?你看,我早说了不让你去的,你不听话。”左琛嗓音温柔,没有半分责怪的样子,倒像是家长在安慰因为调皮而伤到自己的孩子。

    宋清然鼻子一酸,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又差点流出来。

    她吸了吸鼻子,“才不是,我胆子大着呢!”

    “那是怎么了?”

    “你找到我的时候,还有别人吗?”宋清然不答反问。

    左琛摇了摇头,“没有,我们可能去晚一步,到的时候就只剩下你了。”

    宋清然又委屈,“那个黑不溜秋的人,他抽了我好多血。”她撸起自己的袖子,纤细的胳膊上有好几处青紫的痕迹,细看还有些小针眼。

    左琛眼睛眯了眯,有些危险的气息透露出来,“难怪医生说你是失血过多才晕倒的。”

    宋清然放下袖子,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有点过了。

    她摸了摸鼻子,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她把和那个“主人”的对话告诉了左琛,没有任何隐瞒。

    后者听完之后并没有多大反应,只是摸了摸宋清然的头,问,“你信吗?”

    宋清然咬着唇,摇了摇头,“我不想信。”

    是不想信,而不是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