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致富:山里汉〕〔龙婿陆凡〕〔种仙记〕〔农女致富:山里汉〕〔顶级强者〕〔女神的上门豪婿(又〕〔90后风水师李十一〕〔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天门帝国〕〔我在大唐开酒馆〕〔摊牌了我是大唐天〕〔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重生之再铸青春〕〔1985香江枭雄〕〔赵旭李晴晴〕〔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我的冰冷大小姐〕〔海贼之苟到大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七十八章 书信
    慕容易不敢不答应,他想起之前慕容家的公司在左琛的打压之下濒临倒闭,那个男人突然找上门说能帮他起死回生,起初他还不信,结果那人刚一出手就让慕容易的公司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他知道这人不会轻易的就帮自己的,一定有什么交换条件。

    果不其然,那人一张口就让他去宋清然家里寻找一条项链,长什么样子也没有说清楚,说是看着形状有些古怪。

    只要他能找到慕容家的公司,会越来越好,甚至很可能超越左琛的公司。

    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他被左琛打压了半年之久,左琛跟逗猫玩儿一样,就让他在公司半死不活的吊在那儿,偶zyxta.尔给一个甜头转头就又给他一巴掌。

    偏偏他还不能彻底把人得罪了,简直是受尽了委屈。

    如今有一个人告诉他,未来的某一天,他可以把左琛踩在脚下,他怎么可能不心动?

    不过就是找一条项链,慕容易当即就应下了。

    作为和他合作的礼物,他的公司也暂时逃过了一劫。

    之后不久他就在大街上碰到了正在逃跑的宫芯,那时候她的形容十分狼狈,慕容易要把她带回来,她的警惕性还很高。

    最后走投无路自己送上门了。

    慕容易不知道她干了什么,又在躲什么,只好出声询问。

    宫芯不肯说,只说如果他不愿意就算了。

    慕容易被气笑了,“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别的去处吗?如果有的话你也不会在这跟我扯这么多了吧!”

    宫芯脸色一下青一下白,险些被气晕过去。

    不过慕容易说的是实话,她确实没地方去,但又不能跟他实话实说,万一慕容易不想得罪宫家呢,毕竟最初慕容易看上的就是她的背景,而并非她这个人。

    宫芯只说了自己不想出国,在躲她哥哥,慕容易没有多想,暂时收留了她,作为条件,宫芯必须成为他的女人。

    宫芯咬着下嘴唇,“你别太过分了!这是趁火打劫你知道吗?!”

    “你可以选择不答应,”慕容易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含笑望着她,“当然,我也不会收留你。”

    卑鄙无耻的话.jxpx.得亏他能说得出口,要不是宫芯真的无路可退,怎么都不会同意他的无理要求的。

    于是宫芯无奈成为他的人,在慕容易的庇护下活到现在。

    宫芯是从骨子里瞧不起这种男人,之前和他合作的时候她就调查过他,女朋女换了无数个,还是慕容家的私生子。

    除了一个经商头脑有一点优势,其他简直一无是处。

    所以当那个自称是巫师的人找上门来,说能帮她实现愿望的时侯,她很痛快的答应了。

    她想要的实在太多了,可她现在的能力什么都做不到,只好借助别的力量。

    那个巫师总是穿着一身藏蓝色衣衫,面容清秀,来无影去无踪的,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就言明了自己的目的,宫芯说出自己的目的,巫师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宫芯古怪的看他一眼,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

    巫师仿佛看懂了她的意思,笑了笑,说:“小姑娘,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想要有收获,就必须要同等的付出,是不是?”

    宫芯被他的笑弄得毛骨悚然,颤抖着问:“你......你想要什么?”

    巫师笑了笑,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一股冰凉的触感传来,宫芯下意识的抖了抖。

    “别怕,”巫师温柔的说,“我只是想要一点血而已。”

    听到这里,宫芯慢慢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一点血而已。

    当天晚上宫芯去了两人约定好的酒店给他提供血液,巫师早早的就在那里等她,抽完一针管的血之后,宫芯捂着胳膊准备离开,没想到被他用力一拉给甩到了床上。

    “你干什么?”宫芯瞪着他。

    巫师把充满血的针管封闭好装到一个袋子里,然后转过头温柔的看着她,问:“疼吗?”

    宫芯倒在床上向里面缩了缩,“你想干什么?”

    “想......干你啊。”他嘴角的笑容扩大。

    宫芯浑身一颤,下意识地就像跑,她也确实就这么做了,然后刚站直了身子就又被拽了回来,一头撞进了男人的怀里。

    那人一只手按在她的后脑勺上,语气温柔但又不容抗拒地在她耳边说:“你别跑啊,不然,我可不保证你能活着出酒店。”

    宫芯不敢再动了,接下来的一切都顺利成章,宫芯痛并快乐着。

    宫芯以为就这一次,自己忍忍也就过去了,没想到是她想多了。

    这种事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宫芯迈出了第一步就没有她的退路了,此后无数个夜里,她被逼着去酒店抽血并且干一些特殊服务。

    ——

    宋清然回到房间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她跟慕容易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这次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次被她无意间撞见从她房子里出来的,宋清然很难不怀疑他有什么阴谋。

    更何况一旁还有一个宫芯。

    这两人单独一个出现就已经够慎的慌了,结果两个一起出现,一定没什么好事。

    宋清然坐在窗边琢磨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后她就在房间里处理件,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她才下楼,程序刚好回来蹭饭,这人不知道去干什么了,面色都很凝重,吓得宋清然都不敢开玩笑了。

    两个人人吃完晚饭之后,左琛还没回来,宋清然支支吾吾的说:“我总觉得,今天早上遇见慕容易他们不是个意外……”

    程序听完之后眉头紧皱,然后问:“你真的确定,你母亲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东西吗?”

    宋清然被他问的一愣,平日里有些玩世不恭的脸上此刻尽是严肃的表情,宋清然也不由得跟着严肃起来。

    她仔细想了想,脑中灵感一闪,突然道:“项链!”

    “什么?说仔细点!”程序比她还激动。

    “我想起来了,妈妈平日里带的项链,她出事的时候我没有找到,那就说明那条项链还在家里。”

    程序大喜,随之又有些无奈,“你怎么没有早点想起来这么重要的事情!”

    宋清然也很无奈,“那条项链妈妈几乎从来不离身的,而她出事之后,她身上的东西我也来不及检查也没有收走,所以我一直以为就跟着母亲一起入葬了。”

    家里关于父母的东西,有时候她怕看多了触景伤情,反而悲痛不已,所以很多东西都被她收了起来。

    那条项链她以前一直见妈妈带着,但出事之后她就没见过了,她一直以为项链陪着妈妈入墓了,可在程序的再三追问下.xgchotel.,她才想起来,那条项链似乎在妈妈出事前就没见她带过了。

    “现在先不管这些了,走吧我们再去你家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程序说走就走。

    宋清然也只好赶紧跟上。

    慕容易和宫芯八成也就是冲着项链去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了。

    宋清然有些担心,到家后就去了父母的房间,在母亲的梳妆台上翻找,看到那个首饰盒,她拿过来看了一眼,细看之下也发现了盒子有暗格,她打开看了一眼,已经空了。

    程序在一旁也看见了,一时有些泄气。

    项链丢失这件事让宋清然心神不宁的回家,回到家之后,左琛还没有回来,她便先上了楼。

    程序回了自己的家——前不久为了不吃狗粮刚刚搬出去,就在浅湾这里租的房子,钱宋清然不知道从哪来来的。

    她也没问,关键是程序不怎么愿意告诉她。

    洗漱了一番之后下楼坐在客厅愣神,慕容易和宫芯去过别墅,那项链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两个人中的一个人拿走的,只是现在项链到底是在谁手里,宋清然有些摸不准。

    事情像一团乱麻一样解不开的时候,房门传来了声响,抬眼看去,左琛已经开门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宋清然眼睛一亮,赶忙起身向左琛走去。

    左琛迈步走了过去,握上宋清然的手,原本冷峻的眉眼也随之柔和了下来,捏了捏宋清然的手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没一会儿。”结果左琛脱下的外套放在一边,两人拉着往楼上走去。

    两人随便说了几句,左琛便去了浴室洗漱,换好衣服出来便看见宋清然坐在床上发呆,秀眉微蹙,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左琛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到宋清然身边坐下问。

    宋清然被左琛的忽然出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随后又顿住,咬了咬唇瓣才开口:“有件事和你说。”

    “嗯,什么事?”左琛应了一声问。

    宋清然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房门被敲响,晚饭好了。

    “边吃饭边说吧。”宋清然起身看向左琛。

    左琛点了点头,两人相携着出去宵夜。

    宋清然已经吃过了,左琛回来得晚,阿姨重新准备了一份。

    宵夜营养均衡,色香味俱全,但是宋清然却看着不太有胃口,左琛给宋清然盛了一碗汤放到手边说:“先喝口汤,慢慢说。”

    用汤匙搅拌着冒着热气儿的菌汤,宋清然抿了抿唇,将项链的事情和左琛一一说了,接着又说:“现在项链不见了,我该怎么办?”

    “不见了?”左琛问。

    “嗯。”宋清然看向左琛点头,随后接着说:“我那天去别墅的时候,正好撞见慕容易和宫芯,项链很有可能在他们两个人手里,但是具体在谁手里,我并不清楚,现在我该怎么办?那条项链很重要。”

    饭桌上静的出奇,左琛将筷子放到桌上,托着下巴想办法,宋清然也有些慌,想着左琛能给自己出一些有用的主意。

    半晌,左琛抬眼看向了宋清然,正好对上宋清然希冀的目光,顿时心里一软,抬手摸了摸宋清然的头发,低声说:“这个简单,既然确定项链在他们其中一个人的手里,那你明天去见慕容易,先探探他的口风,看看项链在不在他手里。”

    “嗯。”宋清然点点头。

    左琛的话很有说服力,让她好像找到了主心骨。

    “不要慌张,不让慕容易知道项链的重要性就不好了。”左琛看着宋清然又细心嘱咐。

    宋清然点点头说:“嗯,我明白。”

    “嗯,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和我说,放心,有我在。”左琛说。

    “嗯,谢谢你。”宋清然心里一阵感动。

    知道事情怎么解决了,宋清然也就舒了一口气,现在再着急也没什么用,只能耐心等着了,拿起筷子给左琛夹了一筷子菜道:“快吃饭吧,你累了一天,应该饿坏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