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长水阔知何处王妃寻夫走错路 第1章 楔子
    “小姐,今日送来的饭又是馊的!清婉去找王爷!”清婉一脸不愤。

    “你去找他有何用?新婚之夜后他可曾来过听雨苑一次?我现在武功尽失,只盼咕咕早日将我的信送到云雾山,师傅送来易容丹,早日离开这死人墓。”顾思君脸上无一丝波澜。

    “小姐!怎么说你也是皇上亲封的长平郡主!就算……就算咱们王爷没了这慕容澈这般也实在过分!”清婉依旧一脸怨气。

    顾思君没有再接清婉的话,望着院子内的一地枯叶,只想在这异世平静安稳一辈子,却总不能如愿。

    “哎!蝴蝶!不想这秋天了居然还有蝴蝶!你好漂亮啊蝴蝶!”顾思君伸出手去。

    清婉摇摇头,如此这般境地,小姐竟也笑的出来。

    顾思君起身“从前,我最喜欢落叶了~,清婉,你陪我去花园走走吧。”

    清婉给她披了件大袖,主仆二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我已经很久没有出听雨苑了吧!你也随着我在院子里待了许久,你那欢脱的性子竟也待的住。”顾思君打趣道。

    清婉笑嘻嘻的讲:“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我跟您跟久了,自然就染上了您的习性!”

    顾思君脸忽的一沉:“别这样讲!你不是奴,你是我最亲近的,这世上,真心待我,只你一人了。”

    清婉抱住顾思君:“清婉会永远陪在小姐身边的。”

    啪啪啪啪

    莲心拍着手对旁边的黎青栀说道:“王妃,快看,好一出主仆情深的戏码呀!哈哈哈哈”

    “你!”清婉伸出手指着莲心,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显然气的不轻。

    “清婉,我们走。”顾思君转身就要离开,不想与他们多做纠缠。

    “慢着!顾侧妃!你见了王妃娘娘为何不行礼?果然这就是顾家破败王府的规矩吗?”莲心趾高气扬。

    顾思君拳头攥的紧紧,面向黎青栀,一字一顿,从牙缝中挤出:“参见正妃娘娘!”

    黎青栀缓缓走到顾思君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俯下身去的顾思君:“起来吧。”

    “谢娘娘。”顾思君起身。

    “顾侧妃~本宫听闻王爷得了天山进贡的几株四时莲,秋日娇美最甚,不如陪本宫一同去赏一赏。”黎青栀语气柔和。

    “我家小姐自幼畏水,不便去湖边,还望王妃娘娘体谅。”清婉话虽恭敬,语气却不善。

    啪!

    措不及防一个巴掌落在脸上:“放肆!王妃娘娘说话岂容你一个奴婢插嘴!”莲心一脸阴狠。

    啪!

    顾思君甩手给了莲心一个巴掌:“谁在放肆!我的人还轮不到你一个下贱坯子来教训!”

    “你!”莲心捂着脸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什么我?我再怎么样也是皇上封的正七品长平郡主!慕容澈八抬大轿抬回来的侧妃,轮不到你在我跟前狐假虎威!”顾思君杏目瞪的溜圆。随即转身笑道:“王妃娘娘,思君向来没规没矩惯了,今日只出手教训了下奴才,您想来也不会介意吧?”

    黎青栀脸上的笑尽显风仪:“主子是主子,奴才是奴才,今日妹妹出手教训奴才,我这厢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只怕妹妹不要失了身份才好。”

    “谢王妃教诲。”顾思君盈盈一拜。

    “妹妹那便随我去看看那莲花吧,也算是秋日胜景,不赏玩一番未免可惜。”黎青栀前头走着。

    “小姐……”清婉似乎还想再说什么。

    “走吧。”顾思君按下她的手。

    一行四人转眼到了园内的湖边,那莲花竟是通身雪白,似乎能折出光来,琉璃一般。

    “妹妹觉得这花如何?”黎青栀道

    “甚美,听闻王爷极爱惜这一池白莲,眼光甚佳。”顾思君语气淡淡。

    “妹妹也知。那妹妹说若是有人落入了这湖中,压坏了王爷的花儿王爷会怎么样?”黎青栀依旧端的是正妃威仪,声音虽小,话却极是阴狠。

    说着便拉住顾思君得手,顾思君身影一晃,直觉自己要落入水中,下意识一拽黎青栀,不料黎青栀将顾思君推上岸,大叫一声便落了水。

    “王妃!”慕容澈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门口距湖100多米,两人说什么做什么都看不真切,远远的只见顾思君将黎青栀推下了水。

    慕容澈足尖轻点,瞬间落到了湖边,刹那救起了落水的黎青栀。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黎青栀并未受什么伤,只是衣服却打湿了。

    “王爷!你要替王妃做主啊,王妃好意邀侧妃娘娘来湖边赏莲,不料侧妃娘娘竟要致王妃娘娘于死地呀!”莲心跪下哭天喊地。

    “莲心!”黎青栀出声喝住,随即依在慕容澈的身上,柔声道:“王爷,不怪妹妹,都是青栀不好,不该提起从前妹妹刚回京都时我们为她办那场洗尘宴,怕是妹妹想起了那日险些被祁将军……这才让妹妹恼了,将臣妾推下了水,原是我说错了话。”

    “王妃说的可都是实情?”慕容澈看向顾思君,周身还是温润如玉的气度,只不过此时眼神冷的骇人。

    “她们血口喷人!诬陷我家小姐!”清婉因愤怒脸涨得通红。

    “哦?如何诬陷,难道王妃落水是假?还是本王所见是假?”慕容澈语气依旧淡漠。

    顾思君看着慕容澈寒冷的双眸,心都绞在了一起,一个人的心不在你这,任凭你说什么,都是枉然:“都如王爷所见,如何处置,悉听尊便。”

    “那便禁足听雨苑,本王没下旨让你出来。你便永远禁足吧!”说完,抱起黎青栀阔步走向踏雪阁。

    慕容澈转身的瞬间,眼见顾思君眼中由炙热到疏离,眼角的泪似乎有了思想般倔强,就是不肯落下,心中不知什么滋味,怎么可能因为她的眼泪心痛呢?明明娶回她只是为了向父皇证明自己没有夺位之心!正在慕容澈纠结之际,脑中忽然有一个声音:“对顾思君只是利用!”刚刚的心中各种感觉瞬间消散,像是短暂的梦魇般瞬间醒来,黎青栀把慕容澈脸上的变化看在眼里,眸中噙满阴鸷。

    慕容澈远去的背影,恰似那日映月湖,将她身上的炽情散驱散后,撂下句:“你是我慕容澈的女人,这辈子唯一女人!”后转身离开的背影。

    不过数时光景,但却物是人非。

    秋风吹来,湖面泛起层层涟漪,顾思君打了个冷颤,慕容澈,这十几年来我最悔的事,就是爱上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