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长水阔知何处王妃寻夫走错路 第5章 捉奸在床
    再醒来已经是在岸上,身上敷了件男子的外袍,睁眼有全是人脸,多了几张陌生的面孔。

    耳边只听得些小声的嘀嘀咕咕,

    “这脸还是那张脸呀,这会子怎么看起来如此美……”

    “小蝶说的是呢……我看也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可明明还是长平郡主呀呀……”

    黎青栀盯着那张虽狼狈,却美极的脸,眼底的漩涡愈发深邃。

    顾思君听着众人的议论,心想易容丹应该是过了时辰,幽幽睁开眼睛

    只听祁少菡道:“顾思君,你终于醒啦!幸亏我哥哥及时赶到!要不然你就死啦!”

    祁少菡这一说让顾思君注意到她旁边一个未着外袍的男子,剑眉星目,气宇轩昂,潇洒的少年气,问道:“长平郡主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撑着胳膊坐起来:“这位想必就是祁少爷吧,多谢了。”

    “郡主无事就好。”祁少南浅笑,眼神不离顾思君的脸。

    顾思君被他看的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鼻翼盈盈绕绕的一丝香气,忽而小腹一紧,一股灼热直入心脏,脑中有一种奇怪的渴求,此时祁少南的脸在顾思君的脑中变得极欲。

    祁少南也注意到了顾思君脸上不自然的潮红,淡淡道:“郡主,少南得罪了。”

    说完,打横抱起顾思君大步离开。出了百花园,是蓬莱居的客栈,祁少南心想先将顾思君放置在客房,然后用内功助她驱散体内的药力,少菡也主持了此次宴会,断不能让顾思君出事牵连少菡,至于为何中毒,就等安王府事后慢慢盘查了……

    顾思君极力忍耐自己的燥热,但抑制不住神思混沌,喘息声越来越粗重,伸手敷向祁少南的脖颈,想要拉开他的内衫。

    祁少南只得快步向客房走去,将顾思君放在床上,顾思君此时仿若一头苏醒的欲兽,反身将祁少南压在身下。

    顾思君内力修行差,但拳脚功夫修习的甚好,且在现代练过擒拿术,将祁少南紧紧的束缚在床上,加之祁少南不敢对顾思君用功夫,此时的情形倒像是只待顾思君吃拆入腹的绵羊。

    顾思君本就清丽的脸此刻染上淡淡绯红,湿热的口气吐在祁少南耳边,祁少南顿觉此刻心神一荡,忽然反客为主将顾思君欺在身下,心中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他想要这个女人。

    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顾思君上下其手想要扒掉祁少南的内袍,祁少南吻向她的脖颈。

    唇还未落下,只听门哐的被踹开!慕容澈眼色深沉,嚇道:“这便是大将军府的家教吗?趁人之危,轻薄准王妃?”

    祁少南一听声音,脑子顿时清明,大意了,自己也着了道了。

    赶忙起身,单膝下跪,双手拱起道:“王爷!郡主…哦不,是王妃身中……身中…身中那淫乱之毒,少南本欲祝王妃驱散毒气,不料那毒甚烈,我撷王妃归来途中也吸入些许,竟意乱情迷,还望王爷责罚。”

    “退下。”慕容澈眼中的黑雾渐浓。

    “王爷……”祁少南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想活命就立刻滚!”慕容澈语气沉静。

    祁少南深知慕容澈语气越平缓,证明他此刻情绪越怒,更了解这位外人眼中无权无势无所长的王爷怒极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起身就没了身影。

    顾思君此时只觉得躁热,浑身酥软,见到走过来的慕容澈仿佛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像一尾鲤环在他的身侧,待煮待烹。慕容澈挑起她的脸,当真绝色啊,随即双手按住她的太阳穴,顾思君只觉得一阵清凉,燥热顿退。

    睁开眼,眼前也不知如何就来了这,只觉得浑身酸疼。

    “可还有异样?”慕容澈声音似潺潺清泉一般好听。

    顾思君抬头看着眼前的人,一袭白衣,外一层薄的近乎透明的天蓝色罩衫,白色宽丝绦束在腰间,规洁整齐。

    墨发如瀑,犀颅玉颊?,剑眉飞拔,目若朗星,鼻梁挺傲,丹唇外朗,皓齿内鲜,这男子五官仿佛被造物主精心雕刻过一般,多一分则溢,少一分便亏,周身的气度如美玉一般,令人脑海中只一句:眉目风云朗日月,皎如玉树临风前!

    顾思君一时间看的有些痴然,似乎没听见慕容澈的话一样,慕容澈被她盯得有些莫名其妙,问道:“我脸上可是开了花?”

    顾思君猛地回过神“失仪失仪,抱歉抱歉,你长得……可真好看(*?e?*).。.:*?。”

    “看来没有事了。”慕容澈起身道。

    “敢问阁下尊名!他日必报救命之恩!”顾思君喊道。

    “慕容澈。”慕容澈起身走到窗边负手而立。

    “慕容~你是皇家的人,等会儿?!慕慕慕慕容澈?你是慕容澈?”

    “怎么,要我拿出澈王令牌自证身份吗?”

    “不不不!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安王顾淮益的女儿,长平郡主顾思君!”顾思君赶忙介绍自己。

    暗自欢欣雀跃,上天待我不薄,本来听着众人的议论觉得一个不受待见的皇子定是一副穷形极相,但因安稳一生的信念,想着和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结个普普通通的社会主义小康婚姻便罢了,但这个这长相,这气度,这比天上掉馅饼还令人不可思议,长得这么好看!放在家里就开心!又是个皇子,嗯家境想必也不错!且不受宠,肯定没人争着抢着嫁进来添堵!完美男人,顾思君啊顾思君,你真是天选之人!

    “哦?长平郡主吗?”慕容澈假意疑惑,又道:“那澈与郡主当真是有缘。”

    这是门外一阵骚乱,门被挤开,刚刚宴会上的女子哗啦一下涌了进来,为首的正是秦晴,祁少菡,黎青栀。

    众人见屋子里一男一女,男子对窗背影,看得出来并不是带走顾思君的祁少南,但看不见脸,不能断出是何人。

    顾思君则卧坐在床上,除了衣衫有些潮湿褶皱外并无其他异样。

    “我哥哥抱着你我们竟追他也这么费力!刚打听掌柜的说你在这间房,就赶过来了,哎,我哥哥呢?窗边的公子是?”祁少菡问道。

    慕容澈闻声转过身来,众人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个什么神仙啊,天人之姿不过如此!

    黎青栀见那人的脸一惊,双手交叠在身侧,屈膝行礼:“臣女见过澈王爷,王爷长乐安康。”

    众人一听又是一惊!

    什么?这竟是东临皇朝最不受宠最没存在感的六皇子?哦不!现在是澈王爷。人人都道澈王爷无权无势无所长,今日一见,方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众人想是被点醒一般,纷纷道:“臣女等给澈王爷请安?”

    这时不免对床上的顾思君有些嫉恨,刚开始知道原来澈王爷是这般潋滟荣华,美如冠玉,却已经被皇上指给了顾思君。凭什么这个山里长大的乡野女子可以得到这个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