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长水阔知何处王妃寻夫走错路 第7章 北齐来访
    皇宫,朝殿。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卜岳一声传。

    “启奏陛下,东临与北齐交战数月,祁大将军大败北齐,北齐王于上月递上降书,定在这个月携贡来访。”秦相爷双手持笏弓身回禀。

    “哈哈哈,祁大将军乃是国之栋梁!待大将军班师回朝!朕重重有赏!”慕容极语气十分愉悦。又道:“这北齐来访的事宜,太子,宸王,睿王,老九,你们几个怎么看?”

    慕容洵道:“启禀父皇,北齐乃是游牧民族,喜好的定然不是诗词歌赋,丝竹管弦。我东临向来有秋日里去西山围场狩猎的习俗,儿臣以为,将这接待事宜全部安排在西山围场进行即可。”

    “嗯,太子所言甚是,那这事便交由你去办了!”慕容极道。

    “父皇,儿臣怕是要让父皇失望了,母后近年来潜心在峨眉山礼佛,儿臣不能时时常伴母亲左右,心中十分愧疚,每年夏天一过,秋风吹来的时候,儿臣都会亲自为母亲送去些衣裳棉被以表孝道,故此望父皇另觅贤能。”慕容洵推脱。

    “那哪位爱卿愿意负责这件事?”慕容极问道。

    慕容洵不经意的向后转一瞥,左相柳章会意。

    “启奏陛下,臣以为,宸王殿下素来个性稳妥,心思缜密,可堪此大任!”柳章道。

    “柳卿言之有理,宸王,你可有异议?”慕容极问道。

    “儿臣无异议。”慕容澈回禀。

    安王府。

    “圣旨到~”宣旨太监道。

    “小姐,王爷王妃和世子都不在府上,您的去接旨。”顾筠道。

    顾思君携着安王府一众人哗啦啦的跪了一地:“臣女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惟治世以文,戡乱以武!而今东临文韬盛世,朕心甚慰,

    为训勉我东临应通文善武,于七月十五西山围场狩猎,因安王,安王妃,安王世子均不在京都,且长平郡主一介女流,特着随行宸王,钦此~。”

    “谢主隆恩!吾皇长乐安康!”

    顾思君手里攥着圣旨,今日是七月初十,离出行还有五日时间……

    “顾筠哥哥,这宸王府距咱们安王府多远?”顾思君问道。

    “不远,过了门前这条街,绕过琴瑟阁,再沿着霖珏河一直走就是宸王府啦。”顾筠答。

    “知道了,谢谢顾筠哥哥~”

    “大小姐,你要去宸王府干嘛?”

    “哦,不是说西山之行我要随着人家去吗,问问怎么和随行法,是人家来咱们府里接还是咱们去候着,对了要准备些什么你知道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了,往年圣旨来了王爷王妃都不去,世子偶尔去也是在林府走,所以我还真没准备过,您去宸王府一并问了吧。”

    “那我能不去吗?”

    “可是这圣旨明明白白携着让您去,不去就是抗旨了吧……”

    “那算了,我还是去吧。”

    说完,回听雨苑拿了绣花挎包便出了门。

    一路上溜溜达达的就到了宸王府。

    宸王府门口

    “何人?可曾下过拜帖?”门口守卫道。

    顾思君低头掏出府牌:“安王府顾思君。”

    “原来是长平郡主,快快请进。”守卫道。

    顾思君收起府牌,进到院内,见一墨色圆领袍的男子,问道:“这位大哥!请问宸王在府中何处啊,我是安王府的顾思君,有事拜见一下。”

    那人乃是慕容澈随行何川,何川问道:“敢问长平郡主寻王爷所为何事?”

    “哦,刚刚宫里头来圣旨说这次西山狩猎要我随你家王爷去,我来问问我都需要准备什么?”顾思君答

    “原来如此,那郡主且随我来吧。”何川语气柔和,因顾思君毫无架子的性格对她添了几分好感。

    慕容澈书房。

    “祁少南,你对这次以前围猎有什么看法?”慕容澈坐在主位上。

    “王爷,我觉得太子应该是想搞事情啊,平时这种事他不是巴巴的上赶着在皇上面前表现,这回干嘛让他老丈人推给你?”祁少南摆弄着慕容澈剑架上的剑穗。

    “我是说怎么安排,你总是答非所问。”慕容澈提着毛笔不知在写些什么。

    “既然地方已经定在了西山围场,狩猎规则无非就是老几样,麻烦就麻烦在接待北齐,我爹写信说,这次北齐王,公主皇子也来了七八个,虽然他们是咱们的手下败将,但总归不能少了礼数,要不传出去咱们东临名声不好听,可是偏偏又在围场接待,荒郊野外的,除了秃了吧唧的山就是秃了吧唧的山,猎食野味北齐人肯定比我们行家……怎么着都是愁死个人喽……”祁少南瘫在椅子上。

    “以往接待外宾那些原封不动搬到围场去就是,礼数自然周全,但终归只差一个有亮点的东西。”流云淡淡道。

    “你们玩过击鼓传花吗?”顾思君猛地一插嘴。“不好意思哈,打扰了~我是来找慕容澈的~不小心听到了你们讨论这件事。

    ”

    “王爷,长平郡主说来问一下您围猎的事宜,何川就将她带进来了。”何川拱手道。

    “坐吧郡主,菱芷,看茶。”慕容澈淡淡道。

    “是.”只听门外柔声一答。

    不多时,一个约么十七八岁的女子走了进来,见顾思君愣了一下,随即把茶端到顾思君跟前:“请用。”

    顾思君刚好和她的眼神对上,嘴角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往后的日子怕就是家有梧桐树,凤凰麻雀都要栖了。

    “敢问郡主何为击鼓传花?”流云问道。

    顾思君闻声看向流云,这人好眼熟,道:“这位公子看起来好生面熟……”

    流云和慕容澈不可捉摸的互看了一眼,笑道:“想来是我哪次去安王府被郡主瞧见了,有幸记下了。郡主还未回答小人的问题,何为击鼓传花?”

    “哦,击鼓传花呢,就是数人或几十人围成圆圈坐下,其中一人拿花球;另有一人背着大家或蒙眼击鼓,鼓响时众人开始依次传花,至鼓停止为止。此时花在谁手中,谁就上台表演节目,唱歌、跳舞、或抽纸条规定行事;偶然如果花在两人手中,则两人可通过猜拳或其它方式决定负者,这样人人都能参与,花传到谁手中又是随机的,不会抬举了谁,也不会冷落了谁。”顾思君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