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长水阔知何处王妃寻夫走错路 第14章 腰酸背痛
    慕容澈平躺在床上,听着顾思君清浅的呼吸声,脑子越来越清醒。

    啪嗒,胸前搭上了一条手臂,不一会儿,顾思君的腿也骑了上来。

    慕容澈长舒了一口气,这人是以后的妻子,同塌而眠是日常的,要习惯,要习惯。

    而且……娇娇软软的,似乎不是那么……讨厌。

    pia!

    慕容澈脸一阵火辣辣的疼,打走了脑子里所有的温软想法。

    “顾思君!”慕容澈咬牙切齿的喊出声。

    “啊?师傅,容师兄又抢我果子!”顾思君还在梦中没被叫醒。手上动作还没停,腿又弹了起来:“容杨!你在追我我就要掉下去了!”

    话刚落地,抱着慕容澈的腰:“妈呀这个树好高呀,容杨你给我等着!”

    闹腾了好久,终于安静下来。

    慕容澈就着不算明亮的灯火盯着顾思君熟睡的脸,不过几寸的距离,

    心里不禁想到:“这世上竟有像这样可以睡得如疯猪一般的女人!”

    心下开始有些怀疑当初没有拒绝父皇赐婚的决定是否正确。

    “容杨,你是不是想偷亲我?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安静了没多大一会的顾思君又嘟囔出声。“,你长得还挺俊的,为什么想不开来这山上修行啊?像你这个年纪该在家里娶一房好媳妇啊~何苦在这青山野寺跟我耗着@$¥&#+*%c”

    容杨,又是何人。

    “哎呦,你干嘛?”顾思君被慕容澈一个脑崩弹醒。

    “你讲梦话,吵的我睡不着。”慕容澈双手抱膀。

    “呃……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一劳累睡相就差……明日,明日我安顿好,定不再叨扰了哈。”顾思君被他说的一脸窘迫。

    “容杨是什么人?”慕容澈问道。

    这么一折腾顾思君睡意也去了大半,答:“你知道他?”

    “若是知道我何必问你,蠢钝如猪。”慕容澈嫌弃道,随即又温声说:“你梦中一直喊着那人的名字。”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

    “容杨啊,他是我师兄!我们打小一起在云雾山长大。他总是欺负我,但又待我极好。”顾思君回忆道,言语间尽是温暖。

    “你喜欢他?”慕容澈还是白水一样的语气。

    “当然喜欢了,我们可是一起九年的情分,每次下山去村子里采买,村里的小孩欺负我,他都帮我把他们扁的落花流水!”顾思君开心到,说到容杨扁人除,她还手舞足蹈比划了一下。

    “那你为何还要答应与我成婚?”慕容澈忽然转过身来侧躺着,眼睛直直的盯着顾思君的眼睛。

    “我……”顾思君被问的一时语塞。随即道:“不是那种喜欢,我也喜欢清婉,喜欢我爹我娘,喜欢顾思成呀。而且皇亲贵胄成婚,真的那么看重感情吗?不都是家世门楣的事儿~”

    慕容澈:“是你说但求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如今又搬出这套说辞,不是自相矛盾?”

    顾思君听着话陡然坐起来,嘴角噙着玩味的笑:“慕容澈,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莫不是想做我的一心人?你不会喜欢我吧?”

    慕容澈:“自作多情。”

    说完翻身转向床外一侧躺着,怎么会问出那种话,看到她提起容杨那股子雀跃劲儿心里竟然如此不舒坦,她日后是自己的妻,心里有别的男人就是红杏出墙,所以,自己生气一定是因为男人的尊严不允许正妻心里有别人,嗯,是这样。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我说中了?”顾思君问道。

    慕容澈也坐起来:“顾思君,你是父皇三道圣旨赐予我的正妃,于公于私,你心里都不该装有别的男人,正常男子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妻子有红杏出墙的想法。”

    顾思君瘪瘪嘴:“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说完又自顾自躺在那里,慕容澈也躺下,两人沉默着,不知几时有双双进入了梦乡。

    再醒来已经是次日早上,被菱芷掉在地上的脸盆吓醒。

    顾思君睁眼见菱芷嘴巴张得老大,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正疑惑菱芷为何在自己的房间,

    又发现自己胳膊腿全慕容澈身上,像是抱着一个大熊,赶忙撤下来。慕容澈此时似乎也才迷迷蒙蒙的睡醒,昨晚上闹腾的没睡好,他肯定也是累极了。

    现下这场面到是有种俩人被菱芷捉奸在床的感觉………

    “公子……哦不王爷,你们……”菱芷有些不可置信,他们已经到了这一步。

    流云闻声进来,看到这一幕,努力掩饰嘴角的笑,冷声道:“菱芷,你怎么越来越毛毛躁躁了?还不快去换一盆水来?”

    慕容澈见流云进来,撤了被子盖到顾思君身上。

    起身下床,腰间一阵酸痛,定是顾思君昨夜又踹了自己,伸手揉着腰站起来道:“把早膳也端进来吧。”

    “是。”菱芷蔫蔫的出去。

    流云见慕容澈这样子,嘴越咧越大,更是坚定了心中的想法,王爷,我就等着你的赏啦。

    “你笑什么?”慕容澈不解。

    “没什么,没什么,流云先退下了。”说完小跑出去。

    顾思君起身穿上衣服,道:“找人给我再送帐子也来吧。”

    “这山上山下一来一回要两天,而且围猎本就每个人各司其职,谁都走不开两天。”慕容澈整理衣袖。

    “那能搞来一张床吗?”顾思君疑问。

    慕容澈:“不能。”

    顾思君心下想,如果再做要求就确实是麻烦人了,只能自己想想办法了。

    菱芷又端了盆水进来:“公子,奴婢伺候你洗漱吧。”

    “不必了,你和菱沫去把我的铠甲拿过来吧。”慕容澈挽起袖子洗脸。

    “是。”菱芷退下去。

    顾思君:“慕容澈,我的衣服都在哪?”

    慕容澈:“你和我的行礼都安顿在我们后面的帐里。”

    顾思君:“你们打猎都穿铠甲的嘛?”

    慕容澈:“出猎时围场刀剑无眼,自然是要做好万全准备。”

    顾思君若有所思:“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

    慕容澈喊来流云,附在耳边低语了几句,流云先是一惊,随即又是了然于胸的笑意,看的顾思君云里雾里,不知两人在说什么。

    流云听完吩咐开心的走出去,开窍了,王爷彻底开窍了,这水风软甲可是王爷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珍宝,自己都不曾舍得穿过,如今却想不都想就给自己的小王妃了,王爷,您真是让我放心了~

    顾思君道:“那我先去把衣服换了,一会儿过来找你。”

    慕容澈:“好。”

    顾思君叫来清婉,叫她在门口守着,自己进去帐子里在慕容澈众多的行李中一眼瞧见自己那朴素的黑箱子,翻出自己的骑马装换上。

    回到慕容澈帐里的时候慕容澈也穿好了铠甲,一身银色铠甲,银色的头盔上高高的白色盔缨恰好衬的他出尘的气质。

    慕容澈见顾思君也是一惊艳,见到顾思君的几面,都是蓝绿色的淡雅装扮,配她那张脸已经是般般入画。

    今日见她,长发用红色发带高高竖起,身上的衣服也不似东临女子围猎衣着有过的样式。不再着女子广袖罗裙,上身是黑色的斜襟上衣,领子处是红色的刺绣,腰间束着紧紧的腰带,衣长不到膝盖,下身着垮裤,登着长筒皂靴,明艳夺目,英姿飒爽。

    慕容澈惊艳于她这一面,道:“你这样,很好看。”

    顾思君也甚是满意自己这套行头,道:“多谢夸奖。”

    说完,两人也就收拾着去了猎场的中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