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长水阔知何处王妃寻夫走错路 第17章 二女一夫
    众人用过午膳后,转眼到了下午。

    七队人马来到皇帝面前拜见,皇帝一番鼓舞,纷纷上马。

    霎时间都进了林子里。

    顾思君和慕容洋并排骑着马,那样子不像是来打猎的,倒像是郊游。

    “听说这次慕容澈把奖品设置的极为诱人呢~”顾思君道。

    “你想要吗?”慕容洋问。

    “好东西谁不想要?”顾思君白了他一眼。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贪财,那哥哥就给你拿个第一。”慕容洋笑道。

    咻!

    顾思君还未接话,慕容洋一箭就射了出去,不远处一只兔子已经没了气息,随行的人把兔子收到筐里。

    “哇!你这箭法日益精进了!”顾思君惊讶道。

    慕容洋骄傲的切了一声,道:“从前从云雾山,哪次你想开荤不是我给你打的,箭法自然是精准的!”

    顾思君冲他做了个鬼脸,道:“你真是一点儿没变。”

    “臭丫头,你到底想赢吗?”慕容洋眼神难得的认真。

    “想听实话吗?”顾思君问道。

    “嗯。”慕容洋答。

    “我不想让你赢。”顾思君道。

    “为什么?我可是你亲师兄!”慕容洋委屈巴巴。

    “我回来这么多天,京中传闻最多的皇子莫不过身有大才的太子,相貌动京都的睿王,就连慕容澈这个“后起之秀”如今也名声大燥,却独独没人议论你这个九王爷,从前在云雾山,咱们师兄妹三个,师父可是独独觉得你文武双全,堪称栋梁。如今回了京都却“泯然众人”了?可见你无心争权,枪打出头鸟,我不想让你成了别人上位的炮灰。”顾思君道。

    慕容洋眼中闪过一抹温暖,随即又恢复了痞气,道:“臭丫头,就随便打个猎你看你想这么多!那便罢了,你不想让我赢,我不赢就是了。不过小师妹,你这般心疼叫哥哥我着实觉得暖心。”说完,还把顾思君揽过来,顺势靠在顾思君的肩膀上。

    两人骑着马并排走着,距离虽说很近,但被慕容洋这么一抱,顾思君险些跌下马。

    “容杨!你想摔死我!”说完,把慕容洋推开,坐好。

    “没情趣。”慕容洋坐好。抬头看看前面,道:“丫头,过了这片树林,前面有一大片平原,广阔无比,我们去赛马呀?”

    “赛马?好啊!”顾思君眼睛发亮。

    两人一前一后奔出去,穿过树林后,豁然开朗!

    虽说已经入秋,后面的树叶也都一片金黄,但这里似世外桃源一般,平原上还翻涌着绿浪,一颗颗小野花点缀其间,顾思君一下觉得整个人都轻快明朗了起来。

    “容杨,我们下来走走吧!别让马蹄踩坏了这里。”顾思君见到美景,语气都温柔了许多。

    看顾思君眼角眉梢都是喜悦,慕容洋自然是开心的,朗声道“好。”

    “慕容澈,我到底哪里不好!”北越心骑在马上。

    慕容澈答:“公主哪里都好,只不过慕容澈早已经有了父皇的赐婚。”

    慕容洋和顾思君溜溜达达见听见北越心和慕容澈的对话。两人没有再往前走,默默坐在草丛中听八卦。

    “赐婚?是谁?”北越心一抬腿下了马。

    慕容澈道:“长平郡主顾思君。”

    北越心在脑袋里想了一圈,没想到顾思君是谁,道:“不认识,不过是个郡主罢了,我是北齐最受宠爱的公主,自然不会比她差了去!”

    慕容澈忽然想到顾思君那如疯猪般的睡姿,看着公主野蛮比之顾思君只多不少,一个进府是有意思,进去两个就是麻烦了。

    面上还是温润如玉,道:“公主自然是不比他差,只不过父皇的赐婚,澈为人臣,且为人子,于公于私,都不应当忤逆。”

    “那让她做小便好了!我不介意二女侍一夫。”北越心一副大度的样子。

    “那也要问过长平郡主的意见。”慕容澈摸着马鬃,淡淡道。

    “和我嫁给同一个人是她的荣幸,她有什么意见?你只管说你的意见就是。”北越心道。

    “本王已经明确告诉公主,已有婚约在身,东临有的是好男儿,公主大可不必吊死在我这一棵树上。”慕容澈道。

    北越心:“婚约婚约,我到要看看这长平郡主是个什么人!叫你为了她要拒绝我的婚事。”

    慕容澈瞥了一眼旁边的草丛,道:“出来吧,长平郡主。”

    顾思君和慕容洋面面相觑。

    顾思君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我们怎么被发现的。”

    慕容洋摊摊手,率先站了起来:“六哥,好巧。”

    顾思君摔着手臂,显然对自己偷听这件事有点尴尬,也干笑着附和道:“是啊,好巧,好巧……”

    “你就是长平郡主?”北越心道。

    顾思君直面她:“有何指教?”

    北越心:“你,和慕容澈有婚约?”

    顾思君:“是。”

    北越心:“那你刚刚在那里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顾思君:“是。”

    北越心:“你可有什么意见,如果没有,我回过父王以后,下个月便举行我和慕容澈的大婚,你可以不必做侍妾,做个侧室也可以。”

    顾思君轻笑了一声,她顾思君是认皇权之下无自由,也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可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插手她的生活,逼脸儿今天还就打了。

    “哦?北齐公主这就定下了?您这是问我意见呢还是下命令呢?我东临大度,战争以后就与北齐建交,说好听点尊你一声公主,说不好听点你北齐不过是我东临的手下败将而已,谁给你的胆子在这儿跟我发号施令。”顾思君语气不善。

    “你!我们可是东临皇帝亲自邀请来的,选驸马也是我父王和东临皇帝的默契,战胜战败我们如今都是东临的贵客!至于婚事,皇帝定然会以两国邦交为先,你一个小小的郡主妄想干预?我看在慕容澈的面子上询问你的意见,如今你自己不受礼数,那我便直接回了皇帝,我北齐的驸马选好了!你到时候,就是个被退婚的破落郡主!”北越心反击。

    慕容洋把顾思君揽进怀里,痞笑道“公主好大的口气,我和长平郡主两情相悦多年,奈何一纸婚约将她指给了我六哥,我都无可奈何,我求求你快去回禀父皇,好成全我们这对苦命鸳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