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DOTA2之翻盘〕〔亏出个二次元帝国〕〔狂武斗尊〕〔逆武通天〕〔男主的钱都给我花〕〔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陛下,妾身不嫁!〕〔强势重生:傅少的〕〔叱咤风云林云免费〕〔顶级神豪林云〕〔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圣墟〕〔神之七分〕〔双龙异世游〕〔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顶级弃少〕〔顶级神豪〕〔林云〕〔妖孽高手〕〔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妻 204、就会忍不住
    “叶先生,你就不怕这一趟白来了?”“我总得试试,但是最后证明我没有白来不是吗?”叶良说,“谢谢苏小姐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叶先生这句谢谢还是放在以后,你的仇人什么的我也没有办法管太多,我只看叶先生的能力。”苏婉说道,“只要叶先生有那个能力,之后想要结交权贵也是小意思,如果有机会的话,想要报仇也不是问题,一切都是看叶先生的能力。”“苏小姐真的不怕我的仇人来对付你?”“我要是害怕的话,就不会收下你了,所以叶先生放心。”苏婉说道,“若是可以的话,到时候先让你收点利息应该也是可以的。”“利息?”“嗯,孙家不是也在其中嘛,到时候总是需要对上的。”苏婉说道,“孙家就是你仇人的爪子,不是很锋利的爪子,随便一下就能够砍掉了。”闻言,叶良瞳孔微缩,苏婉知不知道她这话真的是有些夸大了,如果被人听了去恐怕是要说她不知所谓或者是太狂妄了,就好比如初生牛犊,她到底是知不知道孙家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她都知道孙家背后有靠山了,而且那靠山还得靠着孙家收敛资金,孙家如果出事的话对于那后台也是一个损失,所以不到必要的时候孙家是不会出事的,他们若是要对付孙家,那靠山能够坐视不管?但是苏婉又是说的太理所当然,仿佛这只是一件很是容易的事情一样。叶良心中心惊之余又是莫名的想去相信苏婉的话。“希望。”叶良说道,“那么,现在,苏小姐咱们是不是该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了?”“嗯,我想开一家古玩店,手续什么的你不用担心,就只管帮我管理好古玩店,嗯,若是可以到话,你想重操旧业也是可以的。”“苏小姐的意思是?”“就是拍卖行,这个你应该才是最熟悉的,不过在我看来古玩店和拍卖行也不是很冲突,都是卖东西的,不过这样的话,就看你能不能兼顾到了。”苏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觉得拍卖行也不错,不然你的仇人也不会想说利用孙家也开拍卖行了。”而且她知道这一行相当的暴利,可以说和玉石店差不多了,毕竟拍卖行规矩就是价高者得,到时候一件商品可能就是在几个瞬息间价值就会翻上几番,虽然说拍卖行赚的只是中间费用,但是如果有自己的商品出去拍卖,那利益就更加的可观了。叶良想了想,点点头,“确实,拍卖行如果经营的好,有信誉和足够的噱头的话,确实很好。”他们的叶家拍卖行就是这样,当初在鼎盛时期可是赚的满钵本,豪宅豪车不在话下。“不过,叶先生,我也想请问你,你有信心重新站起来吗?”苏婉淡笑着看着他,“重新站起来,面对当初的仇人,面对一切可能面临的问题和打压。”“当然有。”叶良很是坚定的回答到,但凡有任何机会他都是会紧紧的把握住,他的仇,他的恨是他的动力。苏婉摇摇头,说,“叶先生,你可能还没有明白我的话,我的意思是,我这家古玩店,是想直接在京城开业,还有拍卖行也是一样。”开在京城?叶良怔住了,呆呆的看着苏婉,叶良忽然就有些看不透苏婉了,苏婉明知道自己的仇人就在京城,而且只要自己在京城开店的话,就会面临那个仇家,还有孙家等同一个派系的人的打压,但是她还是想将古玩店开在京城。“苏小姐,你不是开玩笑的?”叶良扯了扯嘴角。“我这可不是在开玩笑,虽然说从其他地方开始的话,到时候这古玩店就可以站稳脚跟,到时候去京城就算是面临到了诸多困难或者是开不下去了也没有太多的损失,但是我的最终目标可是在京城,与其到时候再去谋京城那边的生意,倒不如一开始就直接将京城那边给拿下来,这样一来,之后的路也就顺利多了,毕竟,如果是叶先生的话,我们最大的麻烦就是在京城。”苏婉将自己的意思给说了出来,“再说了,虽然是在京城开始,但叶先生也不必一开始就站到人前,有时候保持一些神秘感也是一种生意手段。”定定的看着苏婉,叶良眼中闪过沉思,苏婉说的也没有错,与其到时候再去谋划进入京城,倒不如一开始就在京城站稳脚跟了,而且,如果等到以后的话,能不能去京城都是一个问题,但是,他是非得再回去京城不可的,一定要。“我知道了苏小姐。”“那么,现在我再问叶先生,你准备好了吗?”“嗯,我一直都是在准备着,早点在京城站稳脚跟更好。”这样一来,就可以看到那些人想干掉他却有干不掉他的抓狂懊恼了。闻言,苏婉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合同给拿了出来,她是一开始就打算用叶良的,毕竟是唐珏找来的,她很相信唐珏的眼光,如果不是真的有那个能力的话他不会找叶良来。至于叶良之前说的他的仇人,唐珏都敢找叶良了,那边如果还敢来的话,那就是唐珏能力或者是威信的问题了,所以她并不是很担心就是了。“好,这是咱们的合作合同,平时我不会太插手店里的事情,所以你有绝对的权利,但是你得保证店里的所有古玩来路光明,我不接受来历不正的古玩,就连拍卖会也是一样,寄卖的商品必须有齐全的手续证明,这也是为了保证未来不会出现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苏婉将合同拿了起来,递给他,“另外除了你基本的工资之外,每出去一件古玩你可以拿到百分五的点,拍卖会的话是十分二的点,我也实话跟叶先生说,这是一开始的合同而已,若是叶先生在京城站稳了,之后我是打算给叶先生股份的,所以,叶先生可得加油啊。”叶良将合同拿了过来,听着苏婉的话,再看合同里的内容,越听,他就越意外和受宠若惊,这样的条件其实已经是相当的好了,他们才一开始合作而已,他是给苏婉打工的,可是苏婉开出来的条件却是优渥的,甚至,还承诺之后会给股份,这是叶良来之前想都没有想到的,这条件,太好了。“苏小姐,你就不怕我没有这个能力拿这样的工资福利?”话是这样说着,但是他却是已经拿起放在一边的笔起来,然后在合同最后的签名栏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样的条件,不管是对谁来说都是不可抗拒的。“这个嘛,用人不疑,如果叶先生真的没有这个实力的话,也就当做是我看走眼了。”苏婉说道,“不过我相信叶先生不会让我失望的。”叶良抿抿唇,“苏小姐,不,现在您是我老板了,老板,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叶先生还是喊我苏婉或者是小,既然是合作关系,也不用将关系弄得这样疏离,我就喊你叶叔了。”“这,也好,我还是喊您小姐。”“行,那现在我跟叶叔介绍一下。”苏婉说道,然后朝着坐在他们后面一桌的人说道,“何叔。”没错,坐在他们后面一桌的人就是何敬亭,他是昨天才赶过来永和镇的,一方面是谈谈关于分店的事情,一方面也是帮忙苏婉看看叶良这人如何,但是从头到尾,苏婉就已经是将叶良给谈下来了。何敬亭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他们这一桌,“小姐。”“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何叔,何敬亭,他是天一阁的掌事,也是叶叔的同事了,何叔,这是叶叔,叶良。”叶良看着何敬亭多少有些意外的,再听到苏婉说何敬亭是天一阁的掌事,就更加的意外,他意外的不是知道天一阁现在在f省有多火,而是意外苏婉还有其他的店面。不过就算是意外,他面上也是不显的,他站了起来和何敬亭握了握手,“你好,我是叶良。”“我是何敬亭,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请多关照指教了。”“彼此,彼此。”等他们两个彼此认识了之后,苏婉才让他们都坐下来,然后说起了关于天一阁的事情,她这次会将何敬亭喊过来就是想将分店开到京城去,天一阁在f省已经是站稳脚跟了,生意好也有一定的名气,隔壁省份的都有些认会特地的来f省购买天一阁的首饰。她会想到直接入主京城,主要的也是为了以后做铺垫,她的主要目标就是京城,只要在京城有名气了,将生意越做越大,是开到国际去了,还是发展成为全国有名的集团企业这些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让人看到她的实力,让人没有办法看轻她。最后,这些都会是苏翰的,成为苏翰的依仗,他们现在不是豪门,那就自己做豪门,做第一代,这样一来腰板才会更加的挺直,别人在享用长辈们打下的江山,他们却是靠着自己的手发家致富,这才是最为光荣的,最为需要自豪的。所以,与其说这些是为了她,倒不如说是为了苏翰,她这人啊有能力,就算后来和唐珏在一起被唐家人反对了,她同样是可以用自己的手段自己的能力让他们信服。而苏翰自然也是可以用自己的能力让人心服口服,但是她就是想给苏翰一个更好的未来。“到时候古玩店若是需要资金流动就可以从天一阁这边调取。”苏婉说道,“当然了,为了避免账目混乱,这种情况还是少发生的好。”“小姐说的是。”何敬亭赞同道,账目如果混乱的话,就容易让人钻空子做手脚,不是他们要去怀疑下面的人,而是难免有人会受不了诱惑。“何叔回去之后筹集一下资金,到时候先和叶叔去京城找店面,至于拍卖行,等古玩店开了之后再成立拍卖行,资金的话,这里面有五千万。”苏婉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张一行卡,“古玩店的资金从这里面拿,不够的话在跟我说。”五千万?叶良很是吃惊,倒是何敬亭没有一点的意外,他也是经历过叶良的这种情况的,当时不也是吃惊的不行,所以现在他表示很淡定,至于为什么苏婉是拿出自己的钱而不是拿天一阁赚到的钱来,何敬亭想,大概是因为苏婉钱多。毕竟苏婉的背景不一般,而她本身就很会赚钱了,随便开一块毛料就可以赚到十几乃至上百倍的钱,这样的来钱速度简直不要太快了。“小姐不怕我拿了这些钱跑路吗?”叶良咽了咽口水,好一会才接过银行卡,然后说道。听到这句话,苏婉和何敬亭都是笑了。“叶良,这句话之前我也是说过。”何敬亭说道,“虽然当初拿的钱没有这么多,但也是差不多了。”闻言,叶良也是有些懵,不过倒是知道他们是笑什么了,“小姐好魄力。”最后,他也只能是得出这个结论了。苏婉耸耸肩,“我一直都是很相信自己的眼光的。”她说道,然后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是中午的时间了,“好了,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咱们现在先去吃饭。”“好。”跟何敬亭还有叶良吃了午饭之后,苏婉也没有继续留着他们两个了,等送他们离开永和镇之后苏婉你才回去出租屋,眼下高考中考的时间越发的临近,苏婉他们到不是很紧张,只不过是高考中考的临近代表着暑假就要来临了,她得好好的规划一下暑假的安排。她是有想过趁着暑假的时候去一趟神农山,据说神农氏就是在那里辨识五谷,尝百草的地方,这些是真的还是神话传说苏婉不知道,不过她知道神农山那是一个圣地,哪里地域广阔,植被茂密,最主要的是那边有着最为原始的深林,尽管现在开放出来很多景区供人游玩,但是更多的还是没有被开发出来的,人烟罕至的,而这样的地方,对于那些珍贵的植物草药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堂。所以苏婉想要去神龙山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珍贵的草药,然后顺便的再给她空间里的草药的品种再增加一些。不过她去神龙山也是不能将苏翰给带上,所以到时候苏婉想着要不要让苏翰和陈玉湖他们一起去京城一段时间,然后到时候她再去京城找他们,最后再一起回来。苏婉也是有问过苏翰,看他高中想不想去l市读,毕竟那边的师资力量都是很好的,之前苏翰就是想去l市,不过苏翰却是说想就在永和镇读,反正不管去哪里他的成绩都是会很好,所以没有必要,苏翰也说了,等到时候她考上大学了之后,他再跟着她去京城。苏翰都这样说了,苏婉自然是没有去反对,苏翰想做什么,她都是支持的。“姐,李先生他们来了。”苏婉才刚走到出租屋门口就遇到苏翰了,他手里还提着袋子,应该是旁边的超市了。“李叔叔?”“嗯。”苏翰点点头,“他们还带了好些礼物过来,说是来感谢你的。”苏翰知道苏婉给李宗赫治好了双腿,所以也没有太过好奇。两人走进出租屋,苏翰拿着袋子去了厨房,等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两个水杯,而苏婉则是和李博然他们打了招呼。今天李博然是和两位老人家还有李宗赫一起过来的,一行人都是穿的很是正式。“苏婉,你回来啦。”一看到苏婉,李博然就站了起来。“李叔,老爷子,老太太。”“苏婉啊,我们今天过来就是想再次好好的感谢你一下。”李老也是站了起来,“谢谢你治好了小赫的双腿,谢谢。”老爷子很是郑重的说道,李宗赫和李博然他们也是一起朝着苏婉弯下了腰。见状,苏婉连忙侧了侧身子,躲开了老爷子。“老爷子,你们真的不需要这样,之前不是都已经感谢过了嘛。”苏婉说道,“快请坐。”“那不一样的。”老爷子笑着罢罢手说道,上次他们来感谢苏婉的时候是在过年的时候,那时候与其说是感谢,不如说是正常的人情往来,所以不算正式,“而且,除了来感谢苏婉你,另外一个我们也还是来祝贺你们在国际竞赛上赢了比赛。”“苏婉,你都不知道看到直播的时候,我们都替你捏了一把汗,特别是最后一场比赛。”李博然说道,“当时我们还以为你和e国的选手联手就会将一切交给他了,没有想到你才是最厉害的那个。”苏婉笑了笑,“我以为我会武功的事情应该不是什么秘密的,毕竟我在之前就有露过一手了。”“我猜他们都以为你只是腿脚比较利索而已。”老爷子呵呵笑着,因为他之前也是那样想的,想着苏婉是来自乡下,下河摸鱼,上树掏鸟窝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自然的手脚自然就灵活利索。“可能,不过也多亏他们没有想过我会武功,不然我可就得多忙活一会儿了,其实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想直接让别人去忙活的。”闻言,几个人都是笑了起来,苏婉的话他们不怎么相信,但是想想之前苏婉都是在旁边看着的,又觉得苏婉不是说的假话,但他们想的是,如果苏婉早点动手的话,那么最后一场的比赛应该会在一开始就结束了。“不过为什么最后你弃权了?”李宗赫好奇的问道。苏婉解释道,“我和人家合作,自然是得让人家得到最大的好处咯,反正最后不管是第一名还是第二名,最后的我们的排名也没有什么影响。”闻言李宗翰点点头,“这倒也是。”“再说了,这e国和在咱们华国向来关系就是好,之前e国的裁判和带队老师虽然也是跟着起哄,可到底还是帮我说了几句话的,既然如此,让他们得到第一名又怎么样?”“说起这个,那些人的做法真的是让人不敢苟同。”老爷子一脸的不赞同。“他们啊,就是觉得输给苏婉了所以没有面子了。”老太太说道,“不过苏婉,你当时的速度真的是太让人惊讶了。”“那有什么,我和苏翰平时都有在锻炼,当时如果换成是苏翰的话,同样也可以反败为胜。”苏婉说道。这话说的,李博然他们也没有怀疑,苏翰作为苏婉的弟弟,肯定也是有跟着苏婉学上几招的,现在如果苏婉更他们说苏翰也可以去跟人家比武比赢了,他们也是会相信的。几个人坐在客厅里说着话,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李博然他们才起身告辞了。送走李博然他们一家人,苏婉将李博然他们带过来的礼物给收拾起来,然后才带着苏翰一起离开了出租屋。他们今天是要去山里修炼的,到明天早上才回来。再说回京城这边。从聂家老爷子忽然晕倒到最后被医院判了死刑,聂家将聂老爷子接回家中,这过程只用了两三天而已,现在聂老还是住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是房间里放着医疗机器,他们还是不放弃,护士,医生,呼吸机等医疗机器一应具备,就算是医院放弃了,说聂老只剩下没有几天的时间了,但是聂家依旧不相信。分明之前还是硬朗的很的人,却忽然的病危到无法挽救,这样的结果真的是让人接受不了。看着躺在床上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几乎没有了生命气息的聂老,聂家人都是满心的沉重,医生说老爷子现在的器官都已经开始衰弱,失去功能,就算是勉强的维持着生命体征,但也支持不了多久了,让他们得做好准备。“爸,我不信爷爷会这样无缘无故的病重。”聂辰阳紧握着双手,他是真的不相信这一切,可是老爷子从晕倒到现在都是没有清醒过来一次,他们就算是想询问老爷子一些问题,都是没有办法,他们只能从老陈那边听说老爷子是忽然的晕倒的,没有任何预兆,而在这之前老爷子没有受到什么刺激。他们一直都是和老爷子住在一起,如果是有什么事情他们都会知道,可这一段时间里确实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但就算是这样,聂辰阳还是有着怀疑的。聂城沉默着,这样的事情他又怎么会相信,但事实拜访在眼前不是吗?“爸,一定还有办法的,爷爷肯定不会死的,一定不会的。”聂辰君咬着牙,“我们去找张家,之前张景被那个神医给救了回来,那个神医既然能够将张景给救回来,还治好了他的心脏病,那爷爷,神医也一定能够治好的。”“没错,爸,大伯,我们去找张家,请张家帮忙联系一下那位神医。”聂城和聂荣听见他们说起神医,也是心中一动,两兄弟相互看了看,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希望。“大哥,我们一起去张家。”聂荣说道,“或许那个神医真的能够救回爸。”聂城也点点头,“嗯。”既然是已经做了决定想要尝试一下,两人也不想再耽搁下去了,吩咐好聂凤瑶和聂辰君照顾要老爷子之后,聂城他们带着两个儿子一起离开了聂家前往张家,聂家和张家来往不深,基本没有什么交情在里面,原本他们是该带着厚礼上门请求帮忙的,但是时间紧迫,他们也是顾不上这么多了。在一行人离开聂家前往张家的时候,唐静笙也是来到了聂家,看到平时很是健朗和慈祥的老人家此刻毫无生机的躺在床上,唐静笙也是心情沉重和难过,唐静笙喜欢聂辰君,两人就差捅破最后一张纸了,所以唐静笙也经常来聂家做客,并且和聂家人的关系很是不错,而聂家老爷子也是十分的喜欢她,每次她来这里老爷子总是高兴的。“辰君哥,你放心,爷爷会没事的。”唐静笙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聂辰君,最后也只能是这样的说道。聂辰君扯了扯嘴角却是扯不出一抹笑来,“谢谢你,小静。”看到喜欢的人这样难过,唐静笙心中也是难过的,看看床上的老人家,再看看喜欢的人,唐静笙咬咬牙,暂时离开了房间来到外面给自己的小叔打了电话。不管苏婉是不是神医,反正自己的小叔肯定是认识小神医的,所以,她一定要试试,让小叔帮忙请神医来京城一趟。这个时候唐珏是在部队里面训练新兵们的,竞赛结束,但是对于那个新成立的队伍队员的选拔却是还没有结束,之前他们借着竞赛的时候也是挑选出来了五百名新兵和老兵,不过具体选拔却是在竞赛之后。听到手机铃声响,唐珏下意识的就以为是苏婉打过来的,因为平时家里人或者是那些朋友如果不是有事的话不会在他忙的时候打电话过来,所以看到来电显示之后,他是有些惊讶的,让柳绍元好好的看着那些正在泥潭中挣扎的人,唐珏走到了一边。“喂。”“小叔吗?”“嗯。”面对这个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唐珏还是挺疼爱的,态度自然是缓和了几分,但基本也没有太大的差别。“有事?”“小叔,我,我想请你帮忙。”那边的唐静笙说道,唐家的孩子面对唐珏的时候,都是有些怂的。“什么事情?”唐珏没有拒绝,这些侄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很怕他,然后如果有事的话也不常找自己帮忙,除非是他们自己摆不平的事情。知道唐珏这是答应了,唐静笙连忙的将聂家这几天的事情给唐珏简单的说了一下,唐珏一直都是在部队,对于京城最近发生的事情还真的不怎么了解,听见唐静笙说聂家老爷子昏倒生命垂危的时候也是讶异的,聂家老爷子他知道的,身体还是很好的啊,怎么会突然的倒下来了?“你是想让我找小神医?”“,嗯,是的,小叔,可以请你帮忙请小神医来给聂爷爷看看吗?”“行,我给她打个电话,如果她答应了我再跟你说。”那边的唐静笙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就十分的兴奋,“谢谢小叔,谢谢小叔。”听见电话那边满是兴奋的声音,唐珏也是有些无奈,弄得好像他很难沟通的一样,但其实之前他们有事还不都是他出面摆平的,但这一个个的还是很怕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唐珏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不再想了,回头就一个电话打到苏婉那边,电话响了挺久才被接通的,那边苏婉和苏翰正在山里呢,能够接通已经是很好了,毕竟山里也没有什么信号。“婉婉,你在做什么呢?”唐珏的声音比之前和唐静笙说话的时候,声音不知道温柔了多少,他之前还在想说为什么唐静笙他们怕他,这估计也就是其中一个缘由了。苏婉将手中的树枝给丢掉,然后让苏翰自己去耍几招,“在修炼来着,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了,这会不是该在训练吗?”唐珏笑了笑,“是在训练。”他说道,“你和小翰在山里修炼?”“嗯,这段时间都是来山里修炼,在山里修炼比较好。”苏婉说,“现在苏翰的武功又是高了一点了。”“是吗?这样很好。”这样的话,苏翰以后就能够让苏婉少操点心,那苏婉就有更多的心思放在自己的身上了,这样想着,他还真的是恨不得苏翰能够马上成为绝顶高手呢。“好了,先说说有什么事情。”“好,其实是静笙想请你来趟京城,你还记得静笙吗?她是我侄女儿。”唐珏才记起来之前没有跟苏婉说过和唐静笙的关系。侄女儿?苏婉表示很意外,之前她就想过唐静笙和唐珏应该是亲属关系,比如兄妹这种关系的,可真的没有想到唐珏的辈分竟然是叔字辈的,那唐三少也就是唐家上一辈的三少了?她以为是这一辈的。“那我是不是也该喊你叔叔?”苏婉有些恶趣味的开玩笑到。但是这个玩笑唐珏可一点都不觉得好笑,他是满头的黑线,“婉婉,不要调皮,你和我是一样的辈分,将来你会是静笙的小婶婶。”唐珏很是认真的说道。这会,换苏婉一脸的黑线了,她和唐静笙相比还小上一两岁呢,还什么小婶婶,简直了,“赶紧的说正事。”那边的唐珏都能够看到苏婉一脸黑线的模样了,在苏婉看不见的地方笑了笑,他才收敛了心绪,说道,“婉婉你知道聂家吗?”“聂家?知道啊,聂家怎么了?”“聂家老爷子前几天忽然晕倒了,没有两天的时间就被判了死刑,只是聂家不想放弃。”“所以就像让我过去帮忙给聂老看看?”苏婉说道,“不过怎么就找到你来说了?”“嗯,静笙和聂家的三少关系很好。”唐珏很是委婉的说道。闻言,苏婉恍然的哦了一声,原来如此啊,“不过如果是真的阳寿已尽,那我也没有办法了,顶多就是给老人家一颗送命丹,让他有时间交代一下后事。”送命丹,唐珏再次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还真的是有差不多一秒的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禁抽抽嘴角,他记起来了,这送命丹就是青露丹。“我知道,那婉婉什么时候来,到时候我去接你。”“我总得去订一下机票,不过今天是不可能的了,这会都已经要吃完饭的时间了。”而她再赶去l市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了,所以时间来不及。“没有关系,你明天在动身去l市,机票我这边准备。”唐珏立马说道。“那可以。”“那好,婉婉,我先去跟静笙说一下,晚点再打电话给你。”“嗯。”将电话挂断,才看向早就已经来到身边偷听她将电话的苏翰,总觉得苏翰似乎很是关心聂家的事情。被苏婉这么一看,苏翰嘿嘿的笑了笑。“姐,聂家怎么了啊?”没有说他什么,苏婉说道,“聂家的老爷子病倒了,想请我过去帮忙看看。”闻言,“那那位老爷子病的重吗,姐要去京城吗?”苏翰的声音不禁的都是带上了一些急切,可能他自己都是没有注意到。苏婉好奇的看着他,“苏翰啊,你对聂家好像很关心关注啊。”苏翰愣了一下,“有吗?”“是有一点。”“姐,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听到聂家的事情就会忍不住。”苏翰挠挠头,也是有些苦恼的说道,“姐,我说的是真的。”那就是下意识的动作了,苏婉沉默了一下,然后摸着下巴说道,“这样啊,说不定就是一种心灵感应,亲人之间似乎会与这样的感应,苏翰,你说之前妈的亲人,会不会和聂家有关系啊?之前你不是一直在找妈的亲人,这下,估计会有些线索哦。”“姐,不是的,你在开玩笑,我现在已经不不找妈的亲人了,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我不找了。”苏翰慌忙的说道,眼睛里甚至是带着一些恐惧。见状苏婉愣了一下,不明白苏翰怎么会反应这样大,她其实也就是在开玩笑而已,“苏翰,你之前不是还说着想找妈的亲人的吗?怎么这会反应这么大?”“我不找了,不要找了,姐不要离开我,我就只有姐一个亲人,我不找了。”“你说什么傻话呢,你找不找妈的亲人和我离不离开你就是两码事。”苏婉无奈的笑着,这会也是有些明白苏翰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了,估计,是以为她是想离开他了,“就算你找到了妈的亲人,那我也还是你姐啊,这点是改变不了的。”“我不管,我的亲人只有姐一个。”苏翰一脸的坚定,仿佛如果她再说什么的话,他就会再跟她急。这是钻牛角尖了,苏婉心中叹了口气,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和他开玩笑了。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不过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还钻牛角尖了。”苏婉轻斥到,“你啊,永远是我弟弟,这一点不管怎么样都是不会改变的,知道吗?”苏翰紧紧抿着唇,只是点了点头,不说话。“啧,瞧你这样,行了,去好好的给我练武去,绷着个脸难看死了。”苏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姐,你不会离开我的对?我们永远都不分开。”“你要是想摆脱我的话,也得等你成家立业了,不,就算你成家立业了,我还是你姐,还是有权利管你的。”不是正面的回答,但是苏翰却是放心了。重重的点了点头,苏翰说道,“嗯,我一辈子都归姐管。”说罢,他就转身练武去了。虽然有这么一个乖巧懂事又招人疼的弟弟很是不错,但是这个弟弟这样恋姐,不独立也是有些让人麻烦啊。苏婉又是叹了口气,想着以后还是早点让苏翰去找女朋友,不然苏翰不能早点独立,闯出一番事业,就是她的罪过了。这边苏婉正在想着以后如何的拾掇苏翰早恋,那边唐珏已经是将神医会来京城的结果告诉了唐静笙,这让唐静笙激动不已,并且,为了自己这个侄女更高兴一点,唐珏也是跟唐静笙说了,让她去找家里老爷子要一颗青露丹,青露丹是珍贵,但是除了送出去的两颗还有当初拿出来给张景的一颗,现在老爷子手中还有三颗青露丹呢,所以再拿出一颗,老爷子肉疼是肉疼,也还是拿得出来的。大不了到时候他再找苏婉要一颗给老爷子补上。如果被唐老知道了唐珏的想法的话,一定会揍他一顿,那还是一颗能够解决的了的吗?既然能够要到青露丹,那怎么说也得要上十颗八颗的才行啊。唐静笙不知道青露丹是什么丹药,但是既然她小叔都这么说了,那么就说明这青露丹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丹药,唐静笙当即就应了是,然后对着电话猛的说谢谢,弄得唐珏又再次的不得不反省一下自己,自己真的对这些侄子不够好吗?为什么要这么见外?其实,他问的话,那些侄子会给他答案的,他不是不够好,而是太高大上,太有距离感,如果他拿对苏婉的态度来对他们的话,他们肯定就不会这样客气了,分分钟什么事情都来烦他。但可惜,他对他们的态度真的只是比外人好上一点点而已,他们还怂他的。得到了明确的答案,在聂城他们刚到张家说明来意的时候,唐静笙就已经将请到神医的事情跟聂辰君说了,聂辰君和聂凤瑶对此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唐静笙竟然能够请到神医,喜的,自然也是唐静笙将神医给请到了,神医答应明天就过来京城看他们的爷爷,这样一来,他们就多了分希望了。聂辰君是惊喜感动的,只是他还来不及好好的谢谢唐静笙,唐静笙就说要回去唐家,原因也不说,就急匆匆的走了,让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虽然疑惑唐静笙到底是为什么这样急匆匆的离开了,但是聂辰君也来不及多问什么,赶紧的就给聂城他们打了电话。聂城这边接到电话的时候,张老也是已经表示会帮忙联系神医了。虽然如此,聂城他们还是对张老感谢了一番,也说明了那边是联系好了神医,打扰了他老人家的休息,他们也是万分抱歉。张老闻言也没有任何的不满和不悦,其实在聂城他们找到自己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的来意,但是他觉得聂家直接找到唐家的话或许会更好,聂辰君和唐静笙的事情京城也没有几个不知道的了,而苏婉和唐家,和唐珏之间又是那样的关系。这会聂家那边说找到神医了,他也是立刻想到应该是唐家那边帮忙了,所以他不会有任何的不悦,也没有必要。------题外话------二更奉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