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妻 207、太辛苦你了
    “小姐?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的?”苏婉坐在咖啡厅里,今天她就打电话将何敬亭和叶良喊了过来。两人接到电话的时候还真的是很意外呢,这会看到苏婉了,还是惊讶的。“有两天了。”苏婉让他们坐下,说道,“来这里办点事。”“有两天了?小姐怎么不早说,我们好去接你啊。”“这京城我又不是第一次来,有人接机的。”苏婉笑着说,“怎么样,你们店面找的如何了?”“是有看了几个店面。”叶良说道,“不过并不是都很满意,主要的是很多人都认识我,所以有些忌惮。”说道这里,叶良也是有些愧疚和挫败。这样的情况苏婉早就心里有数了,“没有关系,这才刚开始呢,这京城还没有人能够一手遮天。”“小姐说的是。”“我这次来京城还会停留上一两天,明天咱们一起去潘家园看看,听说那边古玩挺多的,叶叔,那边你应该很熟悉?”叶良点点头,“自然是熟悉的。”他们家的拍卖行,以前就在潘家园附近,他仇人的拍卖行,自然也是在那边的,因为那边古玩多,但真品又怎么可能随便捡到的呢,所以除了古玩店之外,也有拍卖行,拍卖行不定时会进行拍卖,所拍卖的古玩也基本都是真品,喜好收藏的又有钱的,就喜欢去拍卖行。“那边有没有赌石场?”何敬亭说道。“这个当然也是有的。”叶良说,“比较出名的就有好几家,到时候咱们也可以去看看。”“必须去啊,到时候让小姐买些极品毛料回来当噱头。”何敬亭说。“这店面都还没有找到呢。”苏婉失笑,“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早晚得开的,就算找不到合适的店面,其他的只要能够开店也是可以的,酒深不怕巷子深。店面我没有太多的要求,当然了,能够找到好一点的店面的话,是最好的了。”说着话呢,忽然的,有人喊了一声叶良的名字,正在说话的三人不禁抬头看去,看到来人,苏婉不禁扬眉,那个被男人搂着的女人,苏婉是不认识,但是那个男人,苏婉是记得的。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她来京城给张景治病,后来和柳绍元在商场里遇见的,就是这个男人,这男人,好像是孙家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认为叶秀就是聂秀了,所以苏婉这会看到孙家人的时候,心里是特别的不舒服,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原来真的是叶先生啊。”孙胜源搂着自己的新女朋友走了过来,瞧他一脸得意的样子,真真让人喜欢不起来。“原来是孙少。”叶良声音不冷不热,就算是之前他被孙家,被那个公子哥给弄垮了,但面对他们的时候,他也都不曾害怕过。“叶先生,我还以为你现在应该是很落魄了才对,没有想到,还能够穿的这么人模狗样的,这就是你的新老板?”孙胜源一脸不屑的看向叶良的对面,只是这一看,不禁有些愣住了,这个人?似乎就是之前柳绍元说过的妹子啊。“哟,这位不是柳少的女朋友嘛。”孙胜源是真的不会认为苏婉是柳绍元的妹子,毕竟柳家的人他还是知道的,绝对没有苏婉这号人物,所以,在他看来,柳绍元这妹子,就是他找的女朋友,不过这柳绍元的眼光真的是不好,怎么就找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做女朋友?不过想想也是,不过是玩一玩而已,苏婉还是看的过去的,只要能够将柳绍元给哄高兴了,自然就不成为题了。孙胜源这话一出,苏婉就能知道他满脑子的都是那种龌龊的想法,不然的话,怎么之前柳绍元介绍自己的时候说是他的妹子,可是孙胜源这会却说是他的女朋友?而且,这种女朋友,还是那种玩票性质的。所以说啊,只有龌龊的人才会有这样龌龊的心思。“叶叔,这位是?”苏婉明知故问。“小姐,这是孙家的二少爷,孙胜源。”叶良看的出来苏婉是认识孙胜源的,这会,不过是在配合苏婉而已。孙胜源的脸色一下就不好看了,看着苏婉的眼神也是充满了不善,“这位小姐还真的是很健忘啊,我是孙家的二少,不知道小姐如何称呼呢。”孙胜源说道,“对了,怎么这次小姐怎么没有和柳少一起?”“首先,孙二少可能误会了,我是柳大哥的妹子,不是女朋友,这样的话孙二少还是不要说了,免得让柳大哥不高兴,我也不会高兴。”苏婉淡淡的说道,“第二,我柳大哥没有和我一起,不是很正常的吗?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柳大哥可不像孙二少这样清闲啊。”“臭丫头,你别给脸不要脸,别以为柳绍元看上你了,你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其实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玩弄的贱人而已。”孙胜源这个人一向嚣张,也可以说是恃强凌弱,面对比他弱的人,他就可以无限嚣张,所以,他也是一个不知道怎么收敛的人,“我知道了,你是被柳绍元给甩了?也难怪了,就你这样的货色,就算是送给我也不屑要啊。哈哈。”“孙少,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叶良气的都站了起来,恨不得上去给孙胜源一顿胖揍,就是何敬亭也是一样,不过他们到底是稳重的,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不然,真的是会忍不住的上去揍死孙胜源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货色。反倒是苏婉,仍旧是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面对孙胜源的侮辱好似无动于衷一样,“瞧孙二少说的,先不说我和柳大哥是什么关系,但是我却可以告诉孙二少的,就孙二少你这样的,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看都不会看一眼,啧啧,外强中干。”苏婉说着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孙胜源,然后看向孙胜源旁边的女人,那女人打扮的很是妖娆,现在已经临近夏天,天气热所以这女人穿的也是过分清凉了,她正一脸得意的看着苏婉,好似她有多了不起一样,但其实,也不会在孙胜源身边待太久的时间,“这位小姐,我也是有些佩服你,晚上你们上床的时候你肯定很辛苦?就好比如分明是喝着热水却要大喊爽快,啧啧,真的是太辛苦你了。”叶良他们几个都愣住了,孙胜源还有那个女人也是愣住了,就是旁边几桌的人听见苏婉这话,一时间也是没有反应过来。苏婉这话,好有深意啊?什么意思呢?上床?辛苦?喝着热水却要大喊爽快?这些串并起来会是什么梗呢?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在孙胜源两人身上流转着,忽然的,有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噗嗤一声笑开了,这一笑,似乎想是被打开的开关一样,很多人也反应过来了,纷纷忍俊不禁。再看孙胜源还有他的女朋友,脸色也是一言难尽,特别是那个女人,十分的尴尬,脸色都涨红的可以了,但是却又有一种被看穿的恼怒在里面。孙胜源别看他身强体壮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纵欲过度还是什么,反正在亲热这件事上,真的是不尽人意,但是为了巴住这个金主,哪个女人是不去配合的?此刻的孙胜源脸色已经黑如锅底了,他真没有觉得自己在哪方面有什么问题,但是被苏婉这样一说,不管是不是有,这都是对他身为男人的能力的质疑,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不会高兴的,会高兴才怪呢。“你这个贱人竟然敢胡说八道。”孙胜源恼怒之下,竟然是直接一个箭步冲向了苏婉,明显就是要对苏婉动手啊,见状叶良和何敬亭怎么可能让孙胜源得逞,连忙就想去拦着孙胜源,不过他们动作快,苏婉的动作更快啊,在孙胜源靠近的时候,她就以一种十分漫不经心的动作轻轻一伸手,抓住了孙胜源挥过来的拳头,然后一甩,孙胜源整个人就被苏婉给甩到了一边,而苏婉,仍旧是坐在那里,看上去好不慵懒。叶良和何敬亭的嘴巴已经呈o型状,其他看客同样是瞪大了眼睛,这姑娘,好彪悍的手段啊,她是怎么做到的?看上去根本就没有费一点的力气的样子。还有,这个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哦,竟然连孙胜源都敢打?她是知不知道孙胜源的背景?那可是孙家的二少啊,惹到他通产只有倒霉的份儿了。“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打我。”孙胜源被甩到一边的地上,摔的不轻,看他脸上表现出来的痛苦就知道了。苏婉嗤笑一声,“孙二少,我这都打了,哪里还有敢不敢的?”苏婉说道,“再说了,如果不是孙二少你先动手,我也不会为了自保出手不是?难不成我还得坐在这里任你打骂?那真的对不起,我不是受虐狂啊。”“你这个。”“孙二少,我不是很喜欢贱人这个称呼,所以孙二少开口之前还是先掂量一下。”苏婉淡笑着说道,“而且啊,我也是要提醒一下孙二少,这人啊如果有病的话就得赶紧去看看,我这是为你好,孙二少平日里还是节制一下的好,不然到时候影响到下一代的话,那可就惨了。”“你,你这个臭丫头,我不会放过你的。”孙胜源从地上站了起来,想到之前苏婉说的话,他恼怒的甩开了扶着自己的女人,然后放下狠话走了,而那女人瞪了苏婉一下,连忙追了上去。不是孙胜源不想直接起来和苏婉打,而是他看出来了苏婉的身手很好,不然自己怎么可能被这样甩开了,而且,他现在也是很在意苏婉说的他的能力的问题,虽然他以前是没有感觉自己的能力有什么问题,但是看到女人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想想也是糟心和让人抓狂的,他一向自认为勇猛无比,谁能想到现在,却有可能是这些女人在配合他呢。糟心,简直太糟心了。“啧啧,这就走了?我都还没有跟他仔细说明情况呢。”苏婉看着孙胜源那狼狈的背影,摇摇头略微有些可惜的说道。见状,何敬亭和叶良下意识的抽抽嘴角,而其他人也是一脸无语的样子,这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战斗力简直惊人啊。“小姐,你刚才说的,是真的那个意思吗?”叶良想了想,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叶良,小姐会医术的。”“所以当然是看出来的,这孙二少看着就是纵欲过度,身体被掏空了,这样的人还能勇猛的起来,估计也就是服用药物之类的。”苏婉摊摊手说道,也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倒是叶良有些吃惊,看客们也觉得略微有些尴尬,毕竟,这样的话题从一个小姑娘嘴里说出来,怎么都是有些别扭的。“小姐会医术?”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会那么一点。”苏婉说道,“不过他这样就算不会医术,也能够看得出来。”“不过,小姐这样没事吗?”叶良还是有些担心,虽然苏婉展现出来的他看到的,是十分强大的样子。苏婉摆摆手,“放心,没事,不过是一个孙家而已。”不过是一个孙家而已?那些看客们闻言都是一脸惊疑,这得是有多大的口气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啊?“放心,小姐既然这样说,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何敬亭倒是十分的相信苏婉。叶良欲言又止,最后也只能是点点头。这边苏婉毫不在意,那边的孙胜源却是气的半死,回去之后把家里很多东西都给砸了,然后又是去医院走了一番,等从医院走出来之后,孙胜源整个人都是阴沉的可以。而这件事,很快也是被传开了,毕竟京城这地方,说小不小,说大不大,而且那家餐厅原本就比较有名,那天在那里的也有很多有钱人,这点事请想要瞒下来根本就不可能。于是,关于孙胜源不行的流言在一夜之间闹得很多人都是知道了,虽然有很多人不信,毕竟孙胜源每一段时间就得换一个女朋友,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他都得自卑的在家里不去沾花惹草了,免得不小心将这件事给传了出去,可是,当有人说看到孙胜源去医院检查,并且回去的时候浑身阴沉的可以之后,想不相信也是有些困难了。这件事有人听了只是嘲讽的一笑而过,有些人则是幸灾乐祸,毕竟孙家再好,那品德什么的都是不尽人意。也有人说这是报应,毕竟让孙胜源祸害的姑娘也不是没有,只是因为孙家有钱,有势,出事了直接动用手中的权势压一压,给点钱就算了。外面因为孙胜源不行的事情闹的可以,而孙家这边也因为这件事而恼怒的可以,孙胜源是孙浩天大哥的儿子,孙家现在是由孙浩天掌管,他大哥就是一个纨绔的,不然也不会养出这么一个纨绔的儿子,虽然孙胜源的哥哥却是个有些能力的。孙家孙老爷子听到这件事之后,就立刻将孙胜源给喊到跟前,然后也没有顾忌到自己孙子的自尊,直接询问他这是不是真的,孙胜源是害怕这个爷爷的,虽然觉得十分的受伤但还是老实交代了,他就是因为纵yu过度导致现在能力有些下降了,但如果之后好好的修养的话,还是能够回到当初的勇猛的。听见孙子这样说,孙老的脸色才好看一点,但也还是好看不到哪里去,先是斥责了他一顿,让他在没有好之前最好收敛一点,不然他会打断他的腿的。孙胜源被骂的心里受伤又憋屈,虽然是自己的爷爷,但是这样直接的问他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孙老的语气并不是很好,所以他是受伤的,但也是憋屈的很,也是恼怒的很,想起之前苏婉说过的话,想起现在自己的情况,估计现在京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不行了,而偏偏他自己却自认为很是勇猛,可哪里想到,那全是那些女人配合出来的,而他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这简直比他不行还要丢脸。只要想到外面那些人对自己的嘲笑,孙胜源整个人就更加的不好了,人更加的阴沉,对苏婉也更加的怨恨,如果不是苏婉的话,今天他面临的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孙胜源对苏婉恨极,孙家也是一样的,这次,他们孙家又是丢了一个大脸,这样的事情,让他们因为聂老病危而产生的兴奋都是冷却了几分。“你这几天给我好好的待在家里,至于那个臭丫头的事情,我会让你二叔处理的。”孙老冷冷的说道,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要给自己这个孙子留点颜面,但实在是这个孙子太给他丢脸了,不上进就算了,家里就他最能够折腾,如果不是因为他正好入了严家少爷的眼,他真想直接将这个孙子丢到外面去,免得放在眼前看着心烦。孙胜源低着头站在那里,听见孙老的话只是闷闷的应了一声,反正他是知道的,自己的爷爷不怎么喜欢自己,这次只是让他待在家里已经是很好了,以前动不动就会打他。“行了,上去。”“是的,爷爷。”孙胜源应了一声之后,转身就朝着楼上走去,只是,虽然嘴上答应了孙老,但是孙胜源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他肯定也是要亲自教训那个臭丫头的,所以在上楼回到房间之后,他立刻就拿起手机拨打出去了一个电话,那个臭丫头,他一定要整死她,还有叶良,他也别想好过。苏婉可不知道孙胜源找人要对付自己,她正在和叶良他们一起逛潘家园呢。潘家园也是一个很有历史的地方了。苏婉和叶良还有何敬亭外面走到里面,一路上走走停停,因为有外挂,苏婉捡漏起来简直不要太简单了,只是经过几个摊子,她就已经入手了好几件古玩,其中肯定也是会掺杂着一两件仿品,不然的话自己这样捡漏简直太逆天了,难免惹来麻烦,而叶良也是有买了一两件古玩,苏婉看了一下,上面也是散发着些灵气的,不是很多,年代不是很久远,但也是古董了,到时候转手卖出去也能够赚钱。边走,叶良也是边给苏婉介绍着,比如在潘家园这里那家古玩店最出名,店里的古玩真假比率多少,又比如哪一家店基本都是坑人的比较多,他对这一代十分的熟悉,而这里的人对叶良也是熟悉的,看到他的出现都是十分的讶异,有些人会打招呼,有些人则是视而不见,更是有些人像是躲着什么瘟神一样直接多来了他,但是这些叶良似乎都是不怎么在意。他要在意什么呢?这些年来的世态炎凉他早就看的一清二楚,又岂会去在意。“小姐,宋老板这里是潘家园最有名的赌石场子了。”叶良带着苏婉何敬亭走进了一个院子,院子里面摆放着形状各异的毛料,一些人游走其中,在院子角落中还有解石的机器声响着,苏婉环顾了一下,发现这里和风华园其实也是差不多,只不过这里没有像风华园那样有个古玩店作掩护。“哟,这不是叶良吗?”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脸上带着很是和善的笑容,“我听说你之前离开京城了,以为你会去别的地方寻找机会呢。”叶良笑着和来人握了握手,“宋老板,我只是去面试而已。”“面试?”宋老板有些惊讶,然后很是真诚的给叶良贺喜“你找到工作了?终于是熬出头了,恭喜你。”叶良的事情在这一带没有几个人是不知道的,唏嘘之余也只能是感叹,却无法做更多,有心人想要帮助叶良但最后也还是忌惮这孙家还有孙家背后的人,所以这几年叶良过的又多困难,谁都是知道的。也不是没有人劝他出去外面打拼,但是叶良很是固执,之前还以为叶良是想开了,没有想到是去面试,但是他又回来了,也不知道面试的结果如何。”“谢谢宋老板,对了,这就是我的老板,苏小姐。”叶良说道,然后介绍了起来,“小姐,这位是宋伟明宋老板。”“苏小姐,你好。”宋伟明收敛起自己的惊讶,然后很是礼貌的和苏婉握了握手,“苏小姐似乎不是京城人。”“我是f省的。”“f省?那离京城有些远了,不过环境很不错。”宋伟明点头说道,“不过苏小姐好眼光啊,叶良这个人的能力可是相当的好。”“我也是这样觉得。”“苏小姐也喜欢赌石吗?我记得f省有一个天一阁,天一阁虽然不是大的珠宝公司,但是现在在玉石界也是十分有名了。”“宋先生也知道天一阁?”“当然知道,之前f省那边的赌石会上,天一阁开出极品料子的事情都传开了。”宋伟明说道。“是吗?那宋老板就应该认识认识一下我身边的这位何叔了。”苏婉笑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何敬亭说道,“我何叔,可是天一阁的的掌事。”“天一阁的掌事?”宋伟明吃惊的看着何敬亭。叶良也是说道,“没错,这位就是天一阁的掌事,何敬亭。”“你好,我是何敬亭。”“我是宋伟明,何先生,幸会了。”“哪里。”“何先生这次来京城,不会是想进军京城?”何敬亭点点头,“是有这个意思,不过京城这里竞争有些大,我还真的有些没有信心。”何敬亭说道。听见他这样说,宋伟明可不会真的相信他是没有信心,何敬亭看上去哪里是没有信心,而是信心满满,雄心勃勃啊,所以,这话听听就好了,“哈哈,以何先生还有天一阁的实力,何先生想在京城立足又是什么难事?”“宋老板过奖了,不过还是借宋老板吉言了。”“哈哈,好,到时候我肯定给天一阁送几个大花篮过去。”“那就先谢过宋老板了。”“不必这么客气,我那边还有客人,叶良很熟悉这里,苏小姐,何先生,你们慢慢逛,我先失陪了。”“宋老板请便。”等宋老板一走,苏婉才继续和叶良他们逛着,“这个宋老板倒是不错。”叶良点点头,“宋老板确实为人不错,之前也帮过我一些忙,不过到底我那个仇人势力太大了。”叶良说道,“不过宋老板的背景也不一般,人脉也十分的不错,一般人也多少会给宋老板一些面子。”闻言,苏婉想到了什么,然后看了看何敬亭,“何叔,你说,叶叔这样的遭遇是不是和你有些像?”何敬亭愣了一下,然后也是笑开了,见叶良很是疑惑不解的样子,何敬亭解释到,“叶良,其实我一开始也是十分落魄的,被人算计破产,如果不是有一个程老板帮着我,我怕也不会遇到小姐,就更不会有今天了。”听了这话,叶良恍然,笑笑,他说道,“原来如此,看来,咱们真的是挺有缘分的,也运气好,都是遇上了小姐。”“可不是。”已经看中了一块毛料,正蹲下来打量着的苏婉闻言说道,“就算没有我,我相信叶叔何叔都有自己的能力能偶站到最高点。”“这可就不一定了。”何敬亭说道,没有遇到苏婉之前,他的人生可以说真的是充满着绝望,但是现在,一切光明,他现在还有了孩子。苏婉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专心的看着眼前的毛料,这毛料散发着白光,不算太弱,里面玉石等级应该不会很差,而且体积也还可以,她当即将让何敬亭将这块毛料给买下来了。只有她又是买了好几块毛料,有大有小,大的得有半人高,小的,也只有人的手掌大小,这些,总共花了苏婉将近五十万,将灵气比较浓郁强烈的体积小的给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其他的,则是带到解石区进行解石。这个时候还有人正在解石呢,他们就直接站在一边看着,也是在这里,苏婉碰上熟人了,这熟人不是别人,就是姜容川和徐晏两人,而宋老板就陪在两人身边,此刻正在进行解石的毛料就是姜容川挑选的。两人看到苏婉不免有些惊讶,和宋老板说了一声之后就来到苏婉这里。“苏婉妹子,你怎么也在这里。”姜容川表现的很是热情,“之前徐晏说你来京城了,我还想说到时候约你出来一起吃个饭呢。”“姜大哥,徐大哥。我就是来这里凑凑热闹的,然后顺便玩一玩,看能不能赚到钱。”“苏婉妹子,你还需要赚钱吗?你之前都已经赚了那么多了。”姜容川一副受打击的样子,苏婉在赌场赢的钱最后徐晏的大哥可没有去动半分,而是全部让苏婉给带走了,而苏婉本来就有一张黑卡,这就是一个有钱人啊。苏婉见状不禁失笑,“姜大哥,虽然我有钱,但是我也是要花钱的啊,不能因为我有钱一直吃喝玩乐,再说了,我也有家人要养活的。”姜容川只觉得这话更扎心,“苏婉妹子,你太打击人了,你都那样有钱了,这都是借口啊。”“我也觉得这是借口,苏婉,你这样很拉仇恨值的。”徐宴一本正经的说道。“姜大哥,徐大哥,你们这样,我才会觉得压力呢,你们不要告诉我你们就不赚钱。”苏婉哼哼的说道,“那上面的毛料不就是姜大哥的吗?现在都出绿了。”闻言,两人回头一看,果然,他们说话间那块毛料已经被开出了一个窗口,窗口颜色为苹果绿,看上去水头很足,介于冰种和糯种之间,是冰糯种,这毛料体积不错,涨了。旁边已经有人开始喊价,最后三百万的价格被人拍了去,按照苏婉的了解,这毛料入手不过十五万,转手却是卖了三百万,赚了两百八十多万,大涨啊这。“啧啧,虽然知道这一行很是暴利,但每次都是让人眼红的可以。”徐晏感叹到,所以他不是很喜欢跟着姜容川来赌石市场,因为他不会赌石,没有眼光,所以每次来也只有眼红的份了。姜容川却很是高兴,赌石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输赢全凭运气他倒是不在意,反正他也不赌大的,不过他运气向来不错,算起来还是赢的多,赚的钱也是多的很,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本事,而且自己比较喜欢律师这个行业,他还真的是想开个玉石店算了,毕竟,这一行真的很暴利。“谁让你运气不好的。”姜容川笑着说道,“我也是门外汉,同样是随便挑,你的手气就跟占了晦气一样差,没有一次赢的。”被拆台了的徐晏表示很想揍人,至于这样得瑟吗?“苏婉,你也懂赌石吗?不会是玩玩的?”徐晏不想理会自己的发小,看向苏婉。苏婉耸耸肩,“我对这个还是有些研究的。”说着,指了指地上放着的毛料,“喏,这些就是我刚才挑的。”“这么多?”地上放着的毛料有五六块呢,而何敬亭叶良手上还拿着几块。“大部分是何叔帮我挑的,这位是何叔,何叔,这是我徐大哥,姜大哥。”苏婉介绍到,“叶叔应该认识他们。”“是认识的,徐少好,姜少好。”“叶良?!”“没有想到你还在京城呢。”姜容川很是意外。叶良闻言只能苦笑了。“等会咱们再好好的说道说道,徐大哥姜大哥不要耽误我赚钱啊。”苏婉说着,让何敬亭将地上最大的那块毛料给搬到解石台上。这里的解石机器是的,一样的可以自己动手或者让解石师傅动手,这次何敬亭让解石师傅来了,将毛料放置在机器上面固定好,然后何敬亭划了一下线才走到了一边,这一看就是经验老道的。姜容川和徐晏将何敬亭的动作都是看在了眼里,然后也不再继续讨论叶良的事情,而是说起了其他,比如苏婉全国竞赛上的表现,还有关于苏婉和唐珏认识的这件事。“所以说,苏婉你是和三少先认识的?”姜容川这就更加的意外了,唐三少那个人想来高冷淡漠的很,从来都是难以相处的,男人之间的话还好点,但是如果是女人的话,真的很少能够入了唐三少的眼,甚至可以说,唐三少不怎么喜欢女人,很不喜欢,可能是以为女人基本都是那种柔柔弱弱的,而唐三少这种强大的人就很不喜欢。再者说,唐三少这人,高冷的让人都是不怎么敢靠近了,所以这些年来,也没有多少异性能够入了唐三少的眼的。苏婉点点头,“有必要这样惊讶吗?”姜容川和徐晏点点头,“是很惊讶。”“不过想想,又不怎么惊讶了。”徐晏说道,“一看你就和别的女生不一样,所以你和三少是朋友的话,也就不是很意外的事情了。”朋友?好,苏婉没有去解释说她现在和唐珏的关系,而是符合的点点头,“我其实也是很普通的。”“呵呵,苏婉妹子,这话你说这不会觉得心虚吗?”姜容川一脸的无语。“我为什么要觉得心虚?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没错啊。”真的不想和她说话了怎么办?姜容川和徐晏感觉真的是有些无语啊,苏婉这么得瑟真的好吗?是的,在他们看来,苏婉这就是得瑟啊,得瑟她和唐珏是朋友,就这一点,再加上柳家那边的关系,恐怕之后就没有几个人敢得罪苏婉了,苏婉的身份不会普通,或者还会比京城那些千金大小姐来的更让人看重。他们一时间无话可说,那边放在台子上的毛料也是被开出来一个窗口了,是糯种的黄秧绿,旁边很快的就有人开始喊价,这么一块黄秧绿拍下来回去打磨收拾的话,转手就能够再赚上许多,苏婉朝着何敬亭示意了一下,那边何敬亭点点头,然后示意解石师傅继续将整块玉石解出来,这毛料出去外面的包浆被开出来的黄秧绿体积也是十分的可观,等到师傅将整块玉石解出来之后才发现,这块玉石不一般啊。整块玉石呈圆形,之前开出来的窗口为黄秧绿,但是随着解石继续,他们就发现了,在黄秧绿之后,玉石又呈现出了两种颜色出来,一种是草绿色,一种则是蓝绿色,三种颜色并不是混在一起的,而是一层一个颜色,看上去像是一颗渐变的彩色糖果一般,这样的情况,着实是少见。“这,这是三色翡翠?”“应该算三色翡翠,糯种的,但是这种渐变的情况不常见,价格来说应该会更高一点。”三色翡翠很是少见,通常来说三色翡翠的颜色都是混搭的,红黄绿,红绿紫或者是其他颜色的混搭,但是像这种情况的还真的是头一次见到,因为都是绿色,可这绿色又是渐变为三个颜色,看上去真的是有些神奇了。“不管是什么,总之能够拍下这块的话,那都是赚了,五百万。”“六百万。”之前才喊道了三百五十万,这会一下就上涨到了五六百万,不过这块玉石苏婉可不想卖掉了,所以那边何敬亭已经是表示不卖,并且趁机宣传了一下天一阁,将天一阁要进军京城的消息给说了出去。闻言,就算是他们再怎么想得到这块玉石,那也只能是遗憾作罢,不过到时候如果天一阁开业了,他们倒是可以去捧场一下,这么大一块玉石,也能够打磨出很多首饰了,就是中间部位能够打磨出来的三色的首饰不会很多,所以,到时候他们还真的得趁早去,免得错过这么一块稀奇的玉石了。------题外话------作者君是头痛的要死啊,从前天一直痛到昨天,加上大姨妈,作者君生无可恋了都!ps:推荐好友文文书名:军门重生:老公,早上好作者:潇清清简介:为了得到薄亦寒,她——扮猪吃老虎!装头晕、装摔倒、装腿软?某人跟雕塑似的僵站着!她郁闷装手疼,逼得让你喂我!装脚疼,逼得让你抱我!追夫道路漫漫长啊!有人问:“温亦暖,为什么你会这么的爱薄亦寒?”她娇笑了声,“大概是他长得太可口了,我看见他就想把他吃掉!”欢迎大家入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