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高手〕〔宋辞霍慕沉〕〔都市狂神〕〔秦凡夏梦〕〔农家小福女〕〔南风过境乱我心曲〕〔都市医神〕〔帝少的甜妻〕〔此间朝暮不辞你〕〔天降横财〕〔我在绝地求生捡碎〕〔不如不遇倾城色苏〕〔刁蛮战王妃〕〔无心若为君怨唐暖〕〔农门小媳妇:随身〕〔权宠天下(元卿凌〕〔医妃驾到:邪王快〕〔空姐的神医保镖〕〔最强透视〕〔神级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妻 231、你的智商,堪忧啊
    “没有的,不会是二班的人。”孙美丽脸色变了变,然后着急的说道。“美丽,你怎么知道不是二班的?”“对了,二班的于菲菲之前不是和苏婉他们”“不会的,不是菲菲,菲菲她没有必要这样做。”话是这样说,但是孙美丽脸上的表情却不是这样的,那样子,好像也是在怀疑于菲菲但又忍不住的去给于菲菲辩解一样,“菲菲和咱们又不是在一个班级,而且和陈玉湖同学也没有什么冲突。”“那可不一定啊。”看到孙美丽这样,其他人的心里都是下意识的觉得就是于菲菲将陈玉湖的衣服给剪坏了,“陈玉湖和苏婉是好朋友,说不定她就是想给陈玉湖难堪,让苏婉也不高兴啊。”这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如果是他们的话,当对一个人没有任何办法的时候,他们也是会想着从对方身边的人入手,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孙美丽脸上一阵的慌张,“不是,菲菲不会不会这样做。”孙美丽连忙说道,“是我,对,就是我剪了陈同学的衣服的,不是菲菲,陈玉湖,对不起,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这副模样,在其他人看来俨然就是她为了不让苏婉他们找于菲菲麻烦,或者让老师去找于菲菲而承认下错误,一副和于菲菲很好的样子。也让人心中下意识的更加确定于菲菲就是那个做坏事的人,而孙美丽只不过是在替于菲菲背锅而已。“美丽,你怎么这样傻,这又不是你做的。”“就是说啊,既然是于菲菲做下的,那就该给陈玉湖他们道歉。”看着他们安慰孙美丽的样子,苏婉几个人都是有些无语,这些人都是被孙美丽给收服了的?不然对孙美丽怎么会这样好,都是向着孙美丽的,难怪能够被孙美丽挑到来出演话剧。而孙美丽也是挺不错的,一招以退为进,简直不要太简单的就让大家都认为是于菲菲剪坏了陈玉湖的衣服,就是她在搞破坏。但是,他们也不想想,于菲菲真的有必要这样做吗?先不说现在于菲菲和苏婉已经没有什么冲突了,因为是在两个班级,所以于菲菲和苏婉也没有太多的接触,再加上现在于菲菲也不是很讨厌苏婉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理由再来找苏婉的麻烦。至于说什么因为苏婉而去欺负陈玉湖,这个就更加的无从说起了,从一开始,于菲菲就从来没有欺负过陈玉湖,一直以来凡是碰到陈玉湖的时候,她都是会绕开。所以现在于菲菲就更加的没有道理要来招惹陈玉湖了。“各位同学。”叶晨光看到他们这样愚蠢的样子,还真的是有些不忍心,“于菲菲现在基本和陈玉湖他们没有什么接触了,她好像没有必要这样做,而且,你们都没有发现过吗?”“什么?”“以前我是不知道,但是我之前看到的,于菲菲好像对陈玉湖挺是忌惮的样子,你们认为她都一直忌惮陈玉湖了,现在会傻的来惹陈玉湖生气吗?”听到叶晨光的话众人都是有些愣怔,是这样的情况吗?他们不禁的面面相觑,但是,他们中间有的是中间转学过来的,其他的也没有一直和苏婉他们同一个班级,所以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倒是一直在一边看热闹的其他班级的同学举手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这个,我可以说说吗?”那位同学说道,“之前还真的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但是经过叶晨光这样一提醒,似乎好像是这样的,于菲菲好像都没有找过陈玉湖的麻烦,我初中的时候就是和苏婉陈玉湖一个班的,那个时候好像陈玉湖只要维护苏婉的话,于菲菲都好像会就此罢手。”“你这样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另外一个同学说道,他们都是一个班级的,是四班的同学,“我记得又一次于菲菲又找苏婉的麻烦,好像还是和苏秀一起的,但是后来陈玉湖给苏婉挡着了,当时于菲菲就放弃了只有苏秀还是不放过苏婉,现在想想,于菲菲应该是要避开陈玉湖。”仔细的去想想,好像有陈玉湖在的时候,于菲菲似乎都是变得很好说话一样,不过于菲菲都是表现的很是强势,所以他们就下意识的觉得于菲菲那不过是心情好所以就放过他们了。可经过叶晨光这样一挺行,当初于菲菲的举动实在是太奇怪了,陈玉湖和苏婉一样都是大家欺负的对象,于菲菲都欺负苏婉了还差一个陈玉湖吗?听见四班的同学这样说,三班的同学都是陷入了沉思,而孙美丽的脸上也是有些讶异,因为她也是想起来了,似乎于菲菲真的很是忌惮陈玉湖的样子。对了,她记得于菲菲似乎说过,说要不是陈玉湖不简单,她也不会放过陈玉湖的,只是那个时候她因为家里的事情不高兴,所以也没有听进去。想到这里,孙美丽的脸色又是一变。将孙美丽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苏婉眼中闪过一抹讽刺。这下有好戏看了,于菲菲那个人说到底也不是一个蠢的彻底的人,这件事要是让于菲菲知道了的话,恐怕她就会意识到这些年自己都被孙美丽利用了?那样的话,孙美丽还想和于菲菲交好?还想利用于菲菲?那简直就是做梦啊。“可是,这是为什么?”有人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好啊。”苏婉笑着说道,“我来给你们解惑。”“苏婉,陈玉湖该不会是什么大小姐?”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于菲菲为什么会忌惮陈玉湖,但是陈玉湖以前真的是一点都不像一个大小姐,就算是现在,她表现的也是很亲和的样子,没有像于菲菲那样老是显摆着。苏婉打了一个响指,“答对了。”她笑着,将手放在了陈玉湖的肩膀上,“外面坐在前排的人看到了吗?就是坐在张市长身边的人,那就是小玉玉的亲爸。你们说,于菲菲既然都知道了这件事了,她还会去招惹小玉玉吗?”什么?张市长旁边的人是陈玉湖的爸?张市长身边坐着的一边是他们的校长,另外一边则是市长秘书。校长是不可能的了,那么也就只有秘书了,所以说,陈玉湖的爸爸就是张市长的秘书?众人讶异的看着陈玉湖,没有想到回事这样的结果,陈玉湖的爸爸竟然是市长秘书,就算她不是大小姐,就凭着这点身份,于菲菲不过是一个商人千金而已,她肯定是不会轻易的去招惹陈玉湖的,毕竟,若是她欺负到了陈玉湖,陈玉湖回家一告状,她的爸爸一生气就可能捅到市长那边给于家穿小鞋,那于家就倒霉了。难怪了,难怪于菲菲总是会避开陈玉湖,原来她是早就知道了这一点。孙美丽也没有想到陈玉湖还有这样的身份,一时间脸色有些苍白了。“陈玉湖真的是陈秘书的女儿?”同学们表示很是诧异,还有有些接受无能。以前,他们学校也曾有过一个干部的儿子,但是那位同学因为自己是干部的儿子所以行事很是嚣张呢,就好比如苏秀,她会那样嚣张,其中一部分不也是因为她的叔叔是干部。可是陈玉湖从头到尾的表现都是十分的低调,以前是自卑的没有什么存在感,被人欺负也是闷不吭声,而现在,她已经恢复容貌了,但依旧是亲切的没有一点的架子,和他们是一样的,却没有想到,她是秘书的千金。“当然了。”苏婉说道,“货真价实。”“果然是深藏不露啊。”“难道是越有身份地位的人,就越低调?不然其他人和陈玉湖比起来,怎么会差那么多?”“真人不可貌相啊。”看他们都是一副诧异的样子,苏婉和叶晨光都是满意了,而陈玉湖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她真的没有想过要曝光这些,他们是学生,在学校一切也都是以成绩和为人看齐,比家世什么的,没有太多的必要啊。“孙同学,不然你再想想,你还有没有看到谁碰到过衣服?”苏婉见差不多了,才一脸笑意的看着孙美丽。孙美丽一听,脸色更加的不好看了,迎上苏婉的目光,她顿时觉得有些狼狈和忌惮,苏婉的眼神似乎是在告诉她,她已经将一切都看破了。抿抿唇,孙美丽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心中也还是有些后悔,早知道,她就不该想着让于菲菲来背锅,更是不该做出一副维护于菲菲的样子,现在好了,自己是骑虎难下了。“我,我刚才就说了,我没有看到谁碰到衣服了。”孙美丽说道,“后台这样乱,我们换好衣服就上台表演了,怎么可能有时间去注意到这些。”“可是你刚才不是承认是你剪了玉玉的衣服了吗?”张景说道,他的声音还是一样温和,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带着丝丝冷意。孙美丽一愣,看着张景的眼神,显得有些无措和受伤。“我,我那是以为,我那是以为是菲菲做的,所以才。”“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看到了于菲菲动手脚,所以刚才维护她的时候才会一脸心虚的样子呢。”苏婉深深的看着孙美丽,“原来你也是自己猜测的啊。”“我。”“孙同学,不是我说你,既然你自己也是猜测的,就不要表现的那样心虚,不然这样反而是会让人以为真的是于菲菲做的,那样才叫做害了于菲菲呢。”一句话,让大家看着孙美丽的眼神都变了,苏婉的话很是清楚,他们也是明白其中的意思,现在一回想起来,可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既然你自己都没有办法确定就是于菲菲做的,干嘛一副心虚的模样,这样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不是吗?还是说孙美丽就是想让他们误会,这样一来她就能够洗脱嫌疑了?情况急转直下,孙美丽顿时变得有些孤立无援的样子,她满心的焦急,想解释,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是在这个时候,于菲菲来了,和她一起的还有她班上的一个同学。于菲菲还真的不知道后台发生的事情,他们的节目就在陈玉湖的后面,所以刚才一直在台上表演呢,原本表演结束之后于菲菲是想直接回去的,她妈最近住院了,所以在表演结束之后,她就准备离开了,但是才刚离开礼堂,班上的同学就找到她,说是陈玉湖的衣服被人剪了,现在人家怀疑到她头上了,让她去解释一下。得知了这样的事情,于菲菲自然是得来解释一下的,是她做的就算了,但是她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她是傻了才会去得罪陈玉湖。“苏婉,陈玉湖的衣服可不是我做的。”于菲菲一来就对着苏婉如此说道,“我要是想动手脚,肯定不会用这种拙劣的手段的。”她是真的觉得这种手段很是拙劣,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只要时间来得及完全可以另外再换一身,再说了,陈玉湖表演的是唱歌,就算衣服破了,她直接不用换衣服穿着自己平时的衣服上台表演也是可以的,影响不了什么。“我直接让陈玉湖暂时开不了嗓子就可以了不是吗?”这样才是最整人的。听着于菲菲那理直气壮的话,苏婉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果然,最毒妇人心啊。”于菲菲闻言便很是不高兴的瞪着苏婉,“你也是女人。”“不不,我还是一个女孩子,不是女人,也不是妇人。”“你。”“行了。”苏婉说道,“我也没有怀疑是你啊,你这样着急的解释,是不是心虚了?”“我才没有呢,我只是想早点解决了,我可没有你们这样闲。”于菲菲说道,“反正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有证人。”“没错,菲菲并没有破坏陈玉湖的衣服。”和于菲菲一起来的同学说道,“我们在后台的时候,菲菲和我们一直都在一起。”“那你们换衣服的时候碰过这件衣服吗?”苏婉将陈玉湖手中的衣服拿了起来,那已经不算是一件衣服,就整一破布一样,不过大概的模样还是看得出来的。那是一件白色的裙子,做工精细,上面还点缀这一些珍珠,一看就很高级。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于菲菲打量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倒是她身边的同学却是很讶异。“这件就是陈玉湖的衣服?”“嗯,你碰到过?”“是碰到过,不过可不是我剪的啊,我之前就看到过一小部分而已,就是这些下摆,我以为这裙子是那种不规则的样式,虽然剪裁太不走心了,但想着应该是租来的就没有在意。”她说道,“原来是被剪破的啊。”“那么,你大概是在什么时候看到的?”“就是你们班换衣服的时候啊。”她说着,然后回过头看向于菲菲,“就是那个时候啊,菲菲和孙美丽说话的时候啊,我本来是挺好奇的想看看,不过因为被孙美丽挡着了,所以就算了。”闻言,众人都是不禁的将目光落在孙美丽的身上,孙美丽不是说之后没有碰到过裙子吗?可是之前不是有人说他换好衣服后,衣服还是好好的吗?“吴培,你换好衣服时候是什么时候?”吴培,就是那个说换好衣服出来后还看到衣服完好的。“额,那个时候好像还没有看到于菲菲他们。”“那你看到当时孙同学在做什么?”“这个,嗯,好像是在整理衣服,我还过去帮忙来着,那个时候看到裙子的时候,裙子还是好好的。”吴培说道,“之后不是轮到我们上场了嘛,我是最早上场的,准备上台的时候,正好二班的人也来了。”“那就是说,衣服被人剪破的时间,就是你准备离开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孙同学,你又在做什么?”张景看着孙美丽说道。孙美丽垂着眸,没有说话,但是这会真相已经是几乎大白了,衣服应该就是孙美丽箭的没错了。于菲菲却是有些意外,“不是,你们在怀疑美丽?”于菲菲说道,“美丽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和陈玉湖又没有什么恩怨,她没有必要做这些?”于菲菲的话音一落,现场的气氛顿时有些诡异了,这让她有些疑惑不解,这是怎么回事?“于同学,你的智商,堪忧啊。”苏婉感叹到。“苏婉,你什么意思?你不要以为我现在是怕了你了。”苏婉觉得她还是不要和没有智商的人说话好了,免得于菲菲受到刺激了。“于菲菲,你不知道,刚才孙美丽可是很维护你的,说裙子不是你剪的,还迫不及待的承认是自己做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某个同学好心的提醒道,然后还特地的加重了后面一句话的咬音。于菲菲是真的不傻,一下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顿时,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惊疑的看着孙美丽,又看看其他同学,而后脸色微沉,“美丽不过是怕你们误会而已。”话是这样说,但是她自己也一点都不信。“傻姑娘啊。”苏婉一副大人模样的感叹到。“你最后肯定是被坑死的。”“你。”“行了,行了,事情就这样算了。”苏婉说道,“小玉玉,你觉得怎么样?反正就是一件衣服而已,表演也很是成功,就这样算了。”陈玉湖看看低着头的孙美丽,而后明白了苏婉的意思,“也只能是这样了,大家都是同学。”这个时候说是同学了,刚才你在干什么呢?这个时候,大家顿时觉得陈玉湖也不是个善茬了,明显有腹黑的潜质。这会已经真相大白了不是吗?不管她追不追究,孙美丽就是那个伸出黑手的人,这点毋庸置疑,之后孙美丽的形象恐怕是无存了,和于菲菲的这段友情估计也是走到头了,最后告不告诉老师,有没有惩罚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果然小玉玉就是心软啊。”苏婉感叹到,但是这句话,大家却不敢苟同,“今天你们表现的相当的有默契,金童玉女果然不是白给的称号。”“小婉,你又打趣我。”“这是事实啊。走,晚会还有些时候,总不能一直呆在后台。”“嗯,好。”“大家也都散了。”苏婉说道,“于同学你也赶紧回家洗洗睡。”于菲菲没有说话,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苏婉也不在意,挽着陈玉湖的肩膀就离开了。当事人都离开了,其他人觉得无趣也是散开了,只有于菲菲和其同学还有孙美丽仍旧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多久,孙美丽终于抬起了头来,她双眼湿润,一脸的委屈和不知所措。“菲菲,我。”话没有说完,于菲菲却是转身离开了,让她的话直接梗在了喉咙间,脸色也是瞬间变得阴沉。她知道,她和于菲菲之间怕是和好不了了。握紧了双手,孙美丽眉宇间满是阴郁,这一切都是苏婉,都是他们的错。不过是秘书的女儿而已,不过是没有父母的孤儿而已,不过是有钱人家的女儿而已,等着,以后,她一定让她们后悔,让她们只能仰望自己。虽然陈玉湖他们都没有继续追究了,但是这件事也没有瞒住,在之后学校的人都知道孙美丽将陈玉湖的衣服给剪破了,才导致陈玉湖上台表演的时候穿的是平时的衣服,大家也知道孙美丽这人看着让人怜惜的样子,但是心里黑着呢,自己下黑手就算了,还想着要陷害自己的好朋友,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一个白莲花啊。之前还对孙美丽很有好感的人,周年庆晚会之后,便渐渐的疏离了孙美丽。这件事也是被陈广培知道了,虽然陈玉湖没有追究,但是陈广培还是将孙美丽叫去办公室口头教育了一番,虽然陈广培说的很是隐晦,没有太过严厉,但还是让孙美丽觉得没有脸面,觉得自己受到了屈辱,于是就更很苏婉和陈玉湖了。但是她恨她的,苏婉和陈玉湖可没有理会她,毕竟平时的课程就很多了,谁还有时间理会她啊。这件事也算是翻篇了。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天气也越来越冷了,在每天那样紧凑的课程下,时间似乎也是变得飞快,转眼,新的一年来临了。元旦学校放假三天,趁着这个时候,陈庚新和郑宝珠他们回到了京城,陈玉湖和张景自然也是一起的,然后苏婉在唐珏的怂恿下,也是让苏翰跟着陈庚新他们回去聂家了,虽然苏翰百般的不愿意,但是那边聂老念的紧,他也只能带着无限的怨念飞去京城了。于是,元旦三天的假期,唐珏都在苏婉这里,虽然唐老有打电话过来,但是唐珏随便几句话就应付了过去。“婉婉,咱们今天去打野味?”今天是元旦的第二天,虽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并不会说太腻歪了,就是在一起看书,一起练武,但是唐珏都是十分的享受。“行啊,不如直接就去山上过一天。”苏婉说道,“正好,我看看你震天诀练的怎么样了。”在家里,练功的时候也无法弄出太大的动静来了,不然得有麻烦,去山里的话,地方大,也可以随意发挥,最重要的是还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说到这个,唐珏皱了皱眉头,他每天都是有在修炼震天诀,但是之前他以为自己修炼的也是内力,可上次看到谢家主他们之后,他就发现了,自己和他们学的不一样,苏婉当时也说了,不过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多问就是了。“婉婉,我学的这个好像不是古武。”唐珏走到苏婉身边坐下,然后很是自然的拉过她的手把玩着,“和谢家主他们的不一样。”苏婉也没有避开他的动作,不过是握个手而已,亲都亲过了,“我还以为你没有发现呢。”“真的不一样?!那我学的这个是什么?”他知道自己身体里有一股不明的力量,之前以为是内力,现在却不这么觉得了,“不会是修仙什么的?”古武既然已经存在了,那么那些神话剧情如果存在的话,似乎也不是什么让人震惊的事情,可以说,唐珏的接受能力实在是太强了。苏婉挑眉笑道,“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神仙啊。”她说,“这也是修炼的一种,只是谢家主他们修的是内力,从而达到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目的,不过咱们这个,修炼的是灵力,嗯,你也可以这样理解,咱们修炼的是自然之力,不然我之前让你去感受自然之力做什么。”虽然能够理解,但是这听起来,还是有些玄幻了。唐珏沉思了一会,“婉婉,我会好好修炼的。”说着,他将苏婉给抱在了怀里,虽然还不是很能理解这个自然之力是什么,但是他明白的,自己的实力和苏婉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他不明白这样的差距到底最后意味的是什么,但是他隐约的感觉得到的,如果自己不赶紧的追上苏婉的话,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和苏婉的未来。你看,就当做他们修炼的是古武,古武能够延年益寿,那么更加厉害的话肯定是会活的更久,他如果不赶紧的追上苏婉的话,那之后可能会比苏婉少活几年,他可不想这样孤孤单单的让苏婉一个人活在世界上。靠在唐珏的怀里,苏婉不知道自己现在跟唐珏说这些到底是对是错,以后会不会后悔,唐珏会不会背叛自己,但是她只知道自己只需要顺心而为就是了。重活一世已经是她赚到了,既然是赚到的,她活在当下,顺心而过,就不算是对不起上天给她的这一次机会了。而且,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唐珏必定是不会让自己失望。就算,就算真的是有那么一天的话,大不了杀了唐珏呗,虽然归隐世外也会挺无聊的,但也不错啊。“你有这个觉悟就行了。”苏婉说道,“行了,去收拾一下,咱们现在就去山上,带上锅碗就成了。”“好,我去拿。”说着,他亲了亲苏婉的眉心,然后才起身进屋收拾东西。现在天气是越发的冷了,但是对两人来说都不算什么,唐珏还只是传了一件衬衫,外面就传了一件外套而已,一身休闲装扮的他看上去想的亲和了许多,但是在很多人看来,这都是没有什么差别的,因为唐珏看上去还是那样的冷漠,那到伤痕看上去还是十分的恐怖,让人都是忍不住的会对他退避三舍。不得不说,唐珏是真的感受到了这伤痕的好处,因为有道伤痕在,那些烦人的想要往他身边凑的人明显的少了很多,就算是有那么一两个壮着胆子来的,不用他说什么,只要一个眼神,对方就能被自己吓跑,果然是防桃花的好利器。拿上东西,将出租屋给锁好门窗,两人才一起离开了出租屋朝这大山进发。两人的脚步很快,半个小时之后就已经来到了山里,先是将锅碗瓢盆这些东西放在一边,免得等会被他们给打到了,然后苏婉才和唐珏开始练武。因为是在深山里,所以两人也没有什么顾忌,一开始唐珏还会顾忌着不去伤害苏婉,但是苏婉可没有那么客气了,招招凌厉,唐珏也只能是放开了来。震天诀的威力其实是很大的,现在唐珏还不懂得运用自己的灵力来增强震天诀的威力,但是经过苏婉一边的指导,他也是渐渐的去引导自己身体里的灵力。唐珏也只算是初学者而已,能够修炼出灵力已经是十分不错了,但是这些灵力还不能为他所用,试了许多次唐珏也无法使用灵力。对此,唐珏虽然有些挫败,但也不着急,按照苏婉说的,他是初学者能够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不错了,况且,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可不想搞砸了。倒是苏婉,她却是比唐珏还要急,也不是急,而是困扰,你说唐珏都能够引气入体了,而且她看了唐珏的身体之后也还是发现了唐珏身体里已经有了一定的灵力,但还是无法运用灵力,这一点苏婉表示很不理解。如果唐珏不能够使用灵力的话,那她之后也无法使用太多的灵力来和唐珏练武,那样的话,对自己而言似乎也就没有太多的意义了。苏婉琢磨了许久都是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感叹,就算是天才,那也不是什么都会的,唐珏学震天诀是很快,悟性也高,就算现在他已经修炼了灵力,但是如何运用灵力也是需要参悟的,这个也真的急不来。想通了这些,苏婉就不再纠结了,晚上的时候,唐珏去打野味,而苏婉则是负责烧火。坐在山林中,如果不是自己还穿着现代的衣服,眼前还放着铁锅什么的,还真的是让人有些恍惚,恍惚自己还是在灵云大陆。摇摇头将心中的情绪给甩开,苏婉仔细的又填了些柴火进去。而那边,唐珏很快的就猎到了一只兔子,拎着兔子到小溪边将其处理干净了,看到小溪里还有鱼,他便又抓了两条鱼,等将食材都给处理干净了之后才返回营地这边。“婉婉,我抓到了一只兔子和两条鱼。”唐珏淡笑着走了过来,老实说,在火光的映衬下,唐珏这张脸简直就像是魔鬼和天使的结合,但是在苏婉眼中嘛,这张脸怎么看怎么顺眼,“我们把兔子和鱼都给烤了,另外一条鱼做汤怎么样?”苏婉笑着点点头,“行啊,这鱼还挺大的,能吃的完吗?”兔子很是肥硕,这两条鱼也是肥美的很,看上去一条得有四五斤了,而他们就有两个人而已。“能的。”唐珏说道,然后走到苏婉身边坐下,“你煮鱼汤,我来烤。”说着,将一条鱼递给了她。苏婉也没有任何异议,不过是煮鱼汤而已,根本就不用费太多的力气。两人分工合作,一个煮鱼汤,一个烤兔子和烤鱼,没有多久,一阵阵香味就飘散了开来。鱼熟的快,兔子还只有六七分熟的时候,鱼已经烤好了,这还是在唐珏控制了两边的火候才能差不多,将烤鱼递给了苏婉,他继续翻动着兔子。苏婉也没有客气,不过在接过鱼之前,她还是先盛了一碗鱼汤给唐珏喝,然后才开始吃烤鱼,她也没有吃独食,偶尔还会将烤鱼举到唐珏嘴边,让他自个儿吃上一口。好,她是做不来那些小女人的动作,还得掰下来一块再喂给唐珏,与其费那个功夫,还不如让唐珏自己动口呢,嗯,这是她的理解。殊不知,在唐珏看来,这也算是苏婉亲自喂他吃东西了,他也觉得这样不错,用手掰的话,不小心烫到苏婉的手就坏了。所以说,这两人的思维,也不能用常人的来想。苏婉的胃口不算很大,吃了鱼再吃一些兔肉就已经有五六分饱了,再喝上一碗鱼汤,正好,至于剩下的,都是给唐珏解决了,他们也不是喜欢浪费食物的人,最后烤鱼和烤兔子都吃完了,鱼汤还有一些,留着明天吃也可以。吃过晚饭,两人就这样坐在一起,没有说话,就这样打坐着修炼着,但就算是这样,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是十分的和谐温馨的。元旦假期第三天早上,两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看到彼此,两人相互一笑,而后苏婉直接朝着唐珏出手,唐珏淡定的接招,很快的,两人一来一往的不过是几个分钟而已,就已经过了五六十招,但依旧是大的难舍难分。而在他们打的起劲的时候,苏翰和陈玉湖张景已经是在回永和镇的路上了,这次他们运气也好,遇到了李博然叔侄两个,于是就一起回来了,至于陈庚新和郑宝珠,他们得明天才回来。这一趟京城之行还算是顺利,虽然中间陈家又是找上门来了,但是影响不大。之前知道欧阳家要修理陈家,张家,聂家和柳家就直接停手了,虽然中间给陈家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是欧阳家也没有给他们多少时间,之后陈家面对的就是更加的疯狂的打击,这差点让陈家支撑不住直接倒了,好在后面欧阳家不知道怎么的就放过了陈家,这才没有让陈家直接玩完了,但是现在的陈家,顶多也只能算是三四流的豪门而已。还有方家,方家也一样被欧阳家报复了,现在也是一样,从一流豪门沦落成为二流豪门了,权势自然也是比不得以前了,如果不是方家还有一个来自韩家的少夫人,估计还不止如此。不过韩家帮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之前韩家少爷喜欢陈玉莲,那是因为陈玉莲装的一副好莲花,韩家少爷算不得是爱上陈玉莲了,不过是联姻而已,再说了,他既然已经动了人家,自然是要负责的。至于陈玉湖毁容的事情跟陈玉莲有关,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但陈玉湖太会说话给自己洗白了,他也就没有当一回事。现在欧阳家要给陈家给方家一个教训,当初的事情自然是都被翻出来了,陈家都陈玉湖母女的各种不公平,陈玉莲他们是如何欺负陈玉湖的事现在京城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韩家也是一样,既然知道陈玉莲的为人了,韩家少爷自然是不会在想着和陈玉莲结婚了,韩家也看不上现在的陈家了。再者,欧阳家的身份陈家不知道,方家的家主还是知道一点的,所以他们是傻了,脑子被驴踢了才会继续和陈家联姻,那不是在作死嘛。所以,也是因为韩家和陈家退婚了,再加上陈家和方家现在的凄惨后果,陈家才会找到陈庚新,陈老开始还是打着让安抚陈庚新,再利用陈庚新恢复陈家的荣光,但是奈何陈庚新和陈玉湖又不是傻子,自然是不会同意的,再加上陈玉莲因为退婚的事情恨陈玉湖恨的要死,又怎么可能去讨好陈玉湖。于是最后陈家又是拿出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一副陈庚新和陈玉湖就要被他们利用的样子来,他们命令着陈庚新和陈玉湖,让陈玉湖去和欧阳家说说,让欧阳家补偿陈家什么的。那无耻的模样,看的陈玉湖和陈庚新都是心累,最后直接将人给请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他是病娇灰姑娘〕〔穿越农家之妃惹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