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庭第一驻凡使 第四章 美好的一天
    小小的郝名有一个大梦想。

    要把学校面前这条街,所有的饭馆都吃一个遍。

    现在他已经吃到三分之二了。

    太阳慷慨地洒下它的温柔,但过度的热情让人不能消受,柏油路都要被晒化,行道树也有气无力,碧绿的叶变得卷曲,一阵风吹来,尽是哗啦啦的声响。

    郝名穿着宽大的白衬衣,尽量挑树荫多的地方走,以期避过炎热。

    他的目标是一个快餐店,听说今天有新式菜品,好歹也能算是吃货的他怎么能错过!

    快餐其实也有送餐服务,但他心里有自己的一套准则:寝室吃饭味道太大,而且食品在运输过程中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变质。因此不管刮风下雨,他都是亲身前往。

    快餐店其实不在这条街,要想去那,还要翻过一个阶梯,那里是十分恐怖的地方,没有树荫,光秃秃一片,水泥的台阶让热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仅如此,那台阶还很窄,只能够三人通行,人少还好,一旦人多,那就是地狱场。

    郝名拾阶而上。

    嘟——

    手机震动,有人发消息过来。

    郝名掏出手机,熟练地解锁,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白色的短衣,红色的裙,做工简单的皮鞋,同一时间闯入他视线。

    强大的冲撞力让郝名顿时失了平衡,他手机脱手飞出,人也倒下,顺台阶一滚到底。

    微风轻轻飞过。

    郝名惊恐地坐起,抬头间,微风吹起红色的短裙。

    白色!

    哗啦啦——

    身后的行道树鼓起了掌。

    风起之时,我与她相遇之日。

    那是一个耐看的女孩,中长发因为天气被扎成马尾,露出精致的脸蛋,温柔的眼睛,温润的鼻梁,适中的嘴,还有微微翘起的红唇。

    她的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穿着白色衬衣,脖子白而细,与锁骨接触的地方皮肤被拉直,显露出紧绷的娇柔。

    她的腿也是笔直的,红色的短裙刚好露出膝盖;脚上是简约风的皮鞋,稍微露出白色的短袜,整个人充满轻松的气息。

    她脸上趴着几滴汗珠,脸颊也染着潮红。她提着个布袋,袋子里有一把直尺冒出头。

    “对……对不起!”

    她伸出手来,手里是郝名的手机。

    郝名依旧保持着惊恐的模样伸手,直到接过手机后才反应过来,热情地笑道:“谢谢。”

    她打了个哆嗦,强颜欢笑:“你……没事吧?”

    郝名热情笑:“没事没事。”

    她缩了缩脖子,怯怯地说:“真的没事吗?”

    郝名:“没事没事,你走吧!”

    她慢慢从郝名身边走了过去,一连走了数十米,才松了口气。

    “这个人的眼神好可怕,笑起来更可怕!还好没有找我麻烦。”

    郝名坐在地上,脑子里全是风起之时,红裙之下的美景。

    他满意地站起来,拍拍身子:“嘿嘿嘿,她是撞在我身上了吧!好像是胳膊啊!”

    说着,一脸荡笑地抚摸肩膀。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摸够了,他才想起事来,捧起手机开机。

    黑屏。

    “嗯?”

    郝名严肃起来。

    开机键十连按。

    继续黑屏。

    开机键长按。

    还是黑屏。

    “她她她她她……她不是接住我的手机了吗?”

    郝名颤抖着把手机翻到背面,四分五裂的**嘲笑着他的无知。

    “她撞坏了我的手机。”

    郝名缓慢转身,女孩还没走远,白衣红裙于绿树中显眼异常。

    气沉丹田。

    郝名眼皮抬起,死鱼眼中迸射出摄人的光。

    “站住!”

    惊天霹雳一声喊,叫你魂也丢来魄也散。

    女孩惊恐地回头,看到郝名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后者身子微弓,双臂肌肉鼓起,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

    脚起,脚落。

    嘭——

    世界在颤抖,大地发出悲鸣。

    “休走!”

    “哇!!!”

    女孩抱住布袋,扭头就跑。

    哒哒哒……啪啪啪……

    两道离弦的箭飞出,一前一后,谁也不输谁。

    他们冲过山和大海,也冲过人山人海,闯过红灯,越过栏杆,最终谁也没奈何谁。

    骄阳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

    郝名半跪在地,看着白衣红裙消失在地平线上,不由得流出悔恨的泪水。

    他爱惜地捧起手机,抬头四顾,发现并无一人后,抱机哭泣。

    “我亲爱的手机,你怎么就舍得离我而去?

    “嘤嘤嘤!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郝名瘸着腿站起,极目远望,天地间唯他一人矣。

    不远处的地面闪过诡异的光。

    郝名瞳孔一缩,连忙瘸腿蹦了过去,只见那干干净净的地面,躺着一把透明的直尺。

    他弯腰拾起:“这定是那妖女之物吧!”

    他使出吃奶的劲都跑不过的女生还不是妖女?

    郝名仰天长笑:“哈哈哈哈,有此尺在手,她定会来寻我,届时就是她的死期——个鬼啊!”

    直尺被他摔在地上。

    “白痴才会来找啊!”

    他又上去踩了一脚。

    “等等哦……”郝名踩着直尺陷入沉思,“她如果不来找的话,我就可以把尺子眛下!

    “这么说的话,这尺子就是我的啦!”

    他赶紧移开脚,捧起直尺,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我怎么能对我的东西这样!宝贝儿,对不起啊对不起!”

    他把直尺紧抱怀中,瘸腿走回原路。这时一阵风吹来,树叶又哗啦啦地给他鼓掌,像是在祝福他苦海回头。

    有这件事的耽搁,郝名多花了足足半个小时才走到快餐点门口,他蹒跚进店,新菜却被卖空了。

    “怎么能这样对我?”

    郝名蹒跚着走出快餐店,深深地怀疑起自己的人生。

    没有新菜的快餐就跟没有盐的咸鱼一样,毫无意义!

    他要换一个口味!

    郝名走了几步,突然发现快餐店旁边新开了家文具店。

    他静静地凝望特别卡通的“小宝文具店”五个大字店名,又把目光下移,招牌的左下角系着一根绳,绳上玩偶文具体育用品窜成一个风铃。

    他目光向右移动,右下角又挂了个小牌子——“什么都有哦(≧▽≦)”。

    郝名不由得陷入沉思,他脑子里的念头爆炸,交织出无数形容词。

    这些形容词不断交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这个店的老板,脑子有坑吧!”

    就在这时,郝名瞳孔一缩,他感觉心跳都慢了半拍,旋即取出怀里的直尺,与那串风铃上的直尺对照。

    “一模一样!”

    这种三十厘米长度的尺子绝对罕见,因为尺子上有一个很大的浣熊图案,这个浣熊把用来测量的刻码都盖住了。

    也就是说,这个尺子,除了前半截,根本不能用!

    哪家店会卖这种尺子哦!怕不是石乐志。

    不过买了这个尺子的白衣红裙,怕也不是石乐志。

    郝名攥住尺子,一步步走向文具店。

    他的脚步很稳健,也很沉重。他觉得自己在做一件事关生死存亡的大事,为了民族,为了国家,他义无反顾!

    在命运的牵引下,他终于来到小宝文具店前,冥冥中的力量让他伸出手。

    他,推开了那扇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