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庭第一驻凡使 第二十章 祸不单行
    剧烈的运动让郝名几乎燃烧起来,外面的火勾起心里的火,它们烧得旺盛,可烧得猛了,柴也就没了,再烈的火也得熄了。

    他回到寝室,又冲了个澡,疲劳与汗液一同被冲刷干净,连带着还有被火烧完留的渣滓。

    班长今天给他请假了,明天周末,直到周一又是端午,他现在拥有足足四天假期,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分配时间才好。

    有时候太闲也是一种罪过。

    不过多宝那永远是打发无聊的好去处。

    在别人都缩在教室里咸鱼的时候,他顶着太阳出了门,一连暴走十多分钟,走得洗的澡又成了无用功后,才算修成正果。

    多宝还在埋头复习,这个皮得惊天动地的小仙女下定了决心就要做好,她为了毕方神将可以不管不顾。

    只是……

    郝名开玩笑地去抽她捧在手里的手,居然轻松得手!

    书后的多宝脸扁地趴在桌上,一副满足的睡相。

    最主要的是她的口水从嘴角淌出,晶莹剔透。

    郝名合上书,挥其击之。

    啪——

    魂淡还我的感动啊!

    多宝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清郝名后一乐:“徒儿又来女装啦!”

    郝名挥书又击之。

    多宝终于清醒过来。

    郝名面无表情:“说好的努力复习去考资格证呢,你就是这样努力的?”

    多宝挥舞着小拳头,夺回书来:“那当然,我都看书看睡着了!”

    郝名眉头一挑:“你确定?”

    多宝小鸡啄米:“嗯嗯!确定!”

    “算了,”郝名有点心累,“你是我师傅,你胸大你说什么都对!”

    多宝打起警惕:“你刚才说什么?”

    郝名心一紧,想起了被变化术支配的恐惧,当即摇头:“我什么都没说!”

    多宝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盯了好久,才一撅嘴:“算了,我继续学习了。女装在后屋,你自己换上,不要打扰我!”

    郝名:待我神功大成,定要给你套上女装!

    好像有什么不对。

    不过……

    郝名乖乖地推开了后屋的门,那件可堪无缝的仙女衣裳挂在衣架上,看上去光彩夺目。

    没有监督,傻子才会乖乖女装咧!

    郝名在凉椅上一躺,摸出手机就开始水群。

    他的群里依旧不正常,群友们一个赛一个的皮,水了一会他就退了出去,整个人好像一条咸鱼瘫在椅子上。

    好无聊啊!

    难道真的要女装?

    不行不行!我是男人!

    玩把农药吧!

    他点开游戏,开始匹配,进场秒选了把李白。

    郝名的技术不是盖的,当然也有之前一败涂地的战绩的原因,他带着队友大杀四方,把对面的塔拆得一干二净。

    “无敌真寂寞啊!”

    对面团灭,我放超级兵已经压上阵来。

    稳赢!

    大乔先传送回家,然后在家里开大,队友们站在对面泉水边回了家,嘲讽完美。

    但郝名觉得这并不能代表他的技术,他用对方兵线刷了个大,然后一技能二连入对方泉水。

    泉水的红线来了,可以直接秒掉李白。

    郝名不慌不忙,放了个大。

    无法命中!

    好爽好爽!

    第二条红线接踵而至。

    二技能画圈圈!

    无法命中!

    傻眼了吧!

    一技能瞬间闪回泉水外。

    传送!

    郝名瞥了眼战绩:10——0——3。

    无死亡,就是这么秀!

    等等,这个红线是怎么回事?

    刚才……似乎……二技能放早了?

    红线没有被规避掉!

    超级兵在打水晶,只差最后一哆嗦。

    就看谁快了!

    郝名身体紧绷着。

    对面水晶下突然冒出一大波小兵,挡住了超级兵的最后一击。

    郝名:“……”

    男默女泪。

    防御塔击杀李白。

    对面水晶爆了。

    当那个硕大的胜利弹出的时候,郝名感觉到了浓浓的讽刺。

    退出游戏。

    “啊啊啊啊辣鸡游戏!”

    郝名放声惨叫。

    他又回到qq,点开好友寻花问柳。

    这个id与林震十分相似,但他们的确是两个人,而且是两个私底下玩得很好的男人。至于id为什么相似,是因为他们都没有女朋友,就想取个相近的名字套个情头装作有女朋友的样子。

    不过郝名横插一脚,一口一个媳妇完美地把两人收入后宫。

    小哥哥网恋吗我嘤嘤嘤!

    林震是高二党,正在努力学习中;寻花问柳也是高二党,但他比较皮,此时应该和自己一样葛优瘫。

    他开始大力描述自己的遭遇,一个简单的飞越泉水事故硬生生被他讲成了孟姜女哭长城。

    寻花问柳:“那你还真是皮!”

    郝名:“不是我的错啊!本来不会死的!”

    寻花问柳:“有件事……算了!”

    郝名:“什么事?”

    “那个……”

    寻花问柳发出这简单的两个字后就没有声息,郝名等了数分钟也没看见回信,强忍不住点了戳一戳。

    寻花问柳这才回信:“那个,已经高考过了你知道的吧!”

    郝名了然:“哦!你要高三了!”

    “对!”寻花问柳回答,“以前怎么浪都没问题,不过最后一年了,我觉得还是该认真了!”

    郝名心情低落下来:“那就是说你以后很少上线了?”

    寻花问柳回道:“差不多吧!”

    郝名顺手回道:“那欢欢也是这样?”

    林震id寻欢作乐,在网上郝名喜欢叫他欢欢。

    寻花问柳又沉默了。

    郝名又戳了戳。

    他才回道:“我们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

    寻花问柳:“他移民美国了,不参加高考。”

    郝名愣住了。

    良久他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他移民美国了啊!”寻花问柳回答,“这学期很早的时候他就停课了,就是因为要准备移民事宜,我们上周都为他举行欢送会了!”

    郝名那颗平静的心又燥热起来,他坐直了身体,拼命打字:“胡说!上周他还来找我,我们还吃过串呢!”

    寻花问柳不慌不忙地回答:“周五晚上是吧?我们开的欢送会是在周六。”

    郝名继续反驳:“胡说!他最近都说了自己在学习!”

    寻花问柳:“是啊!他学习成绩很烂的,最近都在上英语补习班,恶补英语,不然去了那很麻烦的。”

    郝名根本不接受:“他都没跟我说过他要移民!”

    寻花问柳:“说了又怎么样?你还能移过去陪他?”

    “那至少也得说一声吧?”

    “说不定是烦了你呢!”

    郝名突然沉默了。

    “你很烦的知不知道?”寻花问柳继续道,“每天都媳妇长媳妇短的!我是男人,他也是男人,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丢人的?一天到晚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跑来哭丧,你是女人吗?

    “不要摆出一副死了爹娘的模样,也不要发什么qaq,你是一个男人,就算在网上也是一个男人!你这样没有什么萌点,只有恶心,而且你还是一个傻逼你知道吗?

    “实话告诉你!我早就烦了你啦!不仅我烦你,林震也烦,他早就跟我说了你有多么多么粘人,一个大男人,还像个小姑娘一样!但你特么实际上就是一个抠脚楞货!

    “恶心!

    “再见!

    “不对,是永别!”

    寻花问柳删了他的好友。

    啪嗒——

    手机摔在地上。

    他没有去捡,只是呆呆地看着手机背面,那个四分五裂的**。

    **上的裂纹慢慢地模糊起来,它们有的挤成眯成缝的眼睛,有的变作咧开的嘴唇,最后变成了一个笑脸。

    嘲笑着郝名。

    然后,一滴泪水盖住了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