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庭第一驻凡使 第二十六章 一路顺风
    “我也不想啊……”

    林震声音低落。

    郝名好像没听清:“不想什么?”

    “没什么。”林震接过这一罐中国土,珍而重之地抱在怀里,“谢谢你的礼物。”

    郝名傻笑起来。

    林震没好气道:“你还笑!要是没这场雨,我现在都走了,哪轮得到你来送我!”

    郝名一脸神秘:“我早就知道会有雨啊,不然就不会赶来了。”

    林震道:“你怎么不说这雨是你下的呢?”

    “这雨就是我下的呀!”

    郝名敞开怀抱,慢慢后退。

    林震看他这副认真的模样,一个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对不起,你这样真的搞笑!”

    郝名一挑眉:“你不信?”

    林震:“不信。”

    郝名退回风雨,抬手指天:“雷来!”

    轰隆——

    黑色的夜空出现了裂纹,那是疯狂的闪电,无法无天。

    林震睁大了眼。

    郝名抬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住我心!我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我要那诸天神佛,都烟消云散!”

    电闪雷鸣!

    夜空突变,它不再安静,闪电银蛇般乱舞,福州在它身下瑟瑟发抖,像个任人采撷的小姑娘。

    阴云消散,露出空中的月牙。

    林震一哆嗦,视线中的一切都发生变化。

    头顶是粉白的天花板,嵌着富丽堂皇的壁灯,但它并未打开,光是从窗户透过来的,除了亮,还有属于阳光的温暖。

    窗户不知被谁打开了,风吹起窗帘,屋子里满是雨后清新的味道。

    林震从床上坐起,他拿出手机,里面显现出标准的北京时间。

    6月16日,星期六,农历五月初三,距端午节还有两天。

    是梦?

    那样还不是梦吗?

    林震自嘲一笑,或许他真的想能有人会越过千山万水为他送行,可这只是幻想,死宅有纸片人就可以了,现实朋友?不存在的!

    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床。

    兀的,他呆住了。

    床头柜上多了一个玻璃**,**身有点脏,**里更只是一捧土,与这个房间格格不入。

    但他知道,那是最珍贵的礼物,在大雨滂沱的福州里,唯一的一捧干燥的中国土。

    这份礼物,是一个跟文青半竿子都打不着的哈士奇投胎送的。

    他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机,点开qq,封顶的是郝名,已经发了好多条消息。

    从昨天下午一直到今天早上,翻阅起来足足上百条。

    可他昨天打开又关上好多次手机,根本没看到郝名发过哪怕半分消息,正如梦里一样,他昨天也不无死心地想着郝名能越过千山万水来找他,只是……

    他现在有点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了。

    中午是消息的开始。

    “你真的移民了吗?”

    “为什么不告诉我?”

    “回个话呀!为什么不理我?”

    然后到了下午,几乎是每五分钟一条消息。

    “对不起。”

    “可以理我一下吗?”

    “我以后不烦你了。”

    “真的!”

    又到了晚上。

    “福州雨好大,你走没走啊?”

    “这么大雨我想来找你,可是你半天不回我。”

    “你是不是不在了啊?”

    “我知道的,寻花问柳是你的小号,你一定没走的,为什么不回我?”

    消息一直到了深夜,可他还是没回郝名。

    或许说,他根本不知道郝名给他发过这么多消息。

    消息从23点断了,直到今早6点,又弹了出来。

    “我昨天做梦了,梦见我变成了神仙,缩地成寸呼风唤雨,先跑到福州,再让大雨倾盆,你走都走不了。然后我挖了一堆土,当做礼物,为你送行。”

    “嘿嘿嘿,梦还真是怪啊,哪里有什么神仙。”

    “我特别中二,还吼《悟空传》的台词,吼得惊天动地。”

    “然后我就醒了,还是那个屋顶,还是那个寝室,没有神仙,没有风雨,我只少了个装着蛐蛐的玻璃**。”

    林震看着这大段大段的消息,手点开输入框,慢慢打字。

    “我昨天也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变成了神仙,缩地成寸呼风唤雨,好不威风,就是中二了点,还学《悟空传》里的台词。你还送了我一**子土,中国的土!可是我也醒了,雨不在了,风也小了,还是那个酒店,那个房间,但是我多了**土。”

    郝名秒回:“你相信神仙吗?”

    林震也快速打字:“以前不信,现在信了。”

    郝名:“我丢了个玻璃**。”

    林震:“我多了**中国土。”

    郝名嘿嘿嘿地笑了,他甚至不知道回什么,只是狂点着表情包,发出一张张包括滑稽的笑脸。

    林震也笑了:“你是不是傻?”

    郝名却问道:“我是不是烦?”

    林震:“以前觉得烦,现在要走了,突然觉得多个烦点的朋友也好,这样我回想起祖国也会觉得更有生机。”

    郝名:“朋友吗?”

    林震:“嗯!朋友。”

    郝名:“不是老公?”

    林震:“我打你哦!”

    “嘿嘿嘿,”郝名又笑了,“朋友也不错,我还没有真正的朋友呢!”

    林震看着这与梦中如出一辙的回答,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他嘴翘起很淡但很得意的笑:“我也没有真正的朋友呢!”

    他又飞快打字:“谢谢你的土。”

    郝名:“不客气!”

    咚咚咚——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随后他妈妈的声音响起:“林震,起来没有?抓紧点,要准备走了。”

    林震笑了笑,这一刻终究是来了,从此他就要远离生他养他的国土,去另一个陌生的地方了。

    他埋头飞速打字:“世上无不散的宴席,我要走了。”

    郝名早就有了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他咬着唇,敲下最蠢的问题:“可以不走吗?”

    林震回复:“如果可以,我也想不走,也不想离开这片土地。但如果和现实是有差距的,人总是要屈服于现实,就算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那……”郝名想说些祝福的话,他输入了一大段文字,又觉得不满意,删了后又输了一大段,可还是觉得突兀,最后他没办法,只有哆嗦着打出四个字,“一路顺风。”

    林震没有回,他应该是走了,手机也关了,以后应该还会换个手机,然后qq不见了。

    郝名蹲在角落里,这是西翦的房子,很小,但收拾得很干净,只是书桌上、书架上满满都是漫画和手办,床上有几本书,也是轻小说。

    他有点想抹眼泪,好不容易有个朋友,或许就要在非抵抗力之下被磨灭了。

    手机震动起来,林震回了消息。

    “我一定顺利到美国,毕竟我们都是神仙护佑的男人嘛!不过你要等我几天,到了美国后换了手机再下载qq有点麻烦,国际网也不算畅通,以后我可能就发不了图片啦!”

    郝名傻笑起来:“嗯!”

    “再见啦!”

    “再见!”

    一本书砸在郝名头上,书的封面是粉红色的,耻度也有点大,而且应该还颇受西翦喜爱。

    毕竟正在吸溜泡面的他立即放下叉子飞速扑来,成功在书落地之前接住了它:“我的姑奶奶,这是限量版!限量版啊!”

    多宝却没有理他,而是瞪着郝名:“办完啦?”

    郝名紧握手机,向天蹦三尺:“办完啦!”

    正在专研鬼父的龙卿面无表情地转回头,他的脸色苍白,但眼泛桃花,一看便知学了诸多经验。

    他站起身来:“既然如此,我就走啦!”

    西翦笑得像个滑稽:“不喝点水?”

    龙卿脸色突变,捂着嘴一副呕吐模样。

    西翦更得意了。

    郝名抽了抽嘴角,他看向笑得前俯后仰的多宝,后者正是拿书丢他的罪魁祸首:“师傅,你去拉一下啊,这次活动好歹是龙卿大哥出力最大。”

    多宝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不用在意,这就是男人的友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