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庭第一驻凡使 第二十八章 这就是天庭
    郝名伸手去捧那个小小的粽子,可小小的它质量那么大,就算郝名经过铜皮铁骨的熬打,也觉得手里的东西像个秤砣。

    郝名故作姿态呲牙咧嘴:“这东西是粽子?这都可以当凶器了吧!”

    多宝沉重的点头:“就在刚才,我回来的路上,就已经见证了它凶名的存在。”

    郝名连忙丢下粽子,小小的它把桌子撞得闷响,桌上的大书都颤了三颤。

    他一脸兴奋:“天庭吗?是天庭吗?发生什么事啦!”

    多宝:“你知道肉包子打狗吗?”

    郝名立即回答:“有去无回!”

    多宝点点头:“我回来的时候经过南天门,杨戬正在那遛狗。因为最近哮天犬犯浑,他换了条小京巴,本来一仙一狗是很自在的,但这个时候,三坛海会大神来了!”

    她睁大眼睛,一脸惊恐:“我永远也忘不了这场惨案。大神手里拿着端午节礼物,他的是香喷喷的肉粽子,我听说他前段时间东坡肉吃腻了,决定吃素一月,所以在看到京巴的时候,他就把粽子抛了过去。”

    多宝捂住了脸:“大神的乾坤圈丢得很准,投壶比赛也总是甲上之名,他把粽子丢在了京巴头上,然后……然后那只可爱的小京巴就嗝屁了。”

    虽然郝名从一开始心里就有了底,但真的直面多宝口中的天庭时,仍旧觉得肝疼。

    哮天犬犯浑,杨戬遛京巴,哪吒要吃素,凶器是粽子,这就是天庭。

    郝名第一次觉得神凡间隙是有必要的,不然放任这群神仙大爷,不知道会把他亲爱的地球母亲搞成什么样。

    多宝继续道:“杨戬和大神搏斗起来,他们交战数十回合,谁也不输谁,最终一致决定把京巴拖去烤了吃。”

    郝名捂紧小胸口:“不是说哪吒要吃素吗……”

    多宝哭丧着脸:“因为东坡肉是猪肉,他只戒猪肉。而杨戬是因为家里有哮天犬,从来不敢吃狗肉……他们烤得那么香,都不分我……”

    郝名看她哭得梨花带雨的,仍然心直口快:“你也是想去蹭口肉吧?”

    多宝瘪着嘴:“是他们太过分啦!自己吃就自己吃嘛,干嘛要把路过的嫦娥拉过去,拉了嫦娥又不拉我……明明都是我先,是我先看到的,也是我先录像的,为什么就不给我吃……”

    郝名刚想说颜值,但瞟到多宝那上佳美颜又不自主地闭上嘴。

    天庭美女果真很多,多宝这样都只能算路人,那美冠天庭的嫦娥仙子得长什么样子啊!

    想到这里,郝名又后悔了。

    就算变成哈士奇又怎么样,只要能上天……

    等等,录像……

    郝名瞪大了眼睛。

    “师傅,录像!你有天庭的录像!”

    多宝看着他激动的样子,突然想起自己是天庭的仙子,什么东西没吃过,怎么能因为一只烤京巴失态呢?

    而且,虽然自己没吃到烤狗肉,但眼前的这位,可是连天庭都没上过的凡人啊!

    两相对比,她顿时觉得自己很高大上。

    她变得严肃起来,捋了捋头发,正襟危坐:“为师的确是有。”

    郝名全然不管她的变化,哈士奇般扑了上去:“给我看看嘛!”

    多宝保持着矜持:“你说给就给……”

    她目光下移,对上郝名撒欢的眼神。

    然后她立马就笑得像个滑稽,把手机递出:“嘿嘿嘿,我录得不是很好。”

    手机上是两团光影,你来我往,不断碰撞。多宝说了实话,她确实录得不好。

    不!这已经不是录得不好的地步了!

    郝名咬牙翻白眼,强忍住摔手机的冲动。

    多宝毫不在意,她的照相技术早在当初的毕方照片就显露无疑了。

    “来来来,这里还有。”

    她跟着郝名蹲在椅子边,把录像翻过,显摆出后面的照片。

    这是一张极清晰的照片。

    里面是一个角斗场,观众席坐满了人,场内唯有一牛一老叟。老叟挽起袖子做深蹲状,青牛则是低下头,牛角对准老叟。

    郝名有点好奇:“这是……”

    多宝抬起骄傲的头:“这是我让毕方神将帮我拍的,怎么样?不错吧!”

    郝名瞪大了眼:“你在天庭和毕方神将在一起?”

    多宝点头:“嗯!”

    郝名突然觉得自己没去天庭真是明智之举,他要去了岂不是个大灯泡?而且天庭好危险,哪吒杨戬和嫦娥都爱吃狗肉,而多宝的变化之术……

    现在能看照片也不错嘛!

    郝名满足地点头:“这是在哪拍的呀?”

    多宝:“太上老君开的兜率宫斗牛场,是联系其他神系的游戏场,里面经常有西方的神灵。”

    “不是,我是说里面是怎么个情况?”

    “老君在和他的牛对打呀!”

    郝名再度捂住胸口:“就是说,老君在斗牛……”

    多宝点头肯定。

    郝名突然想起自己做的梦来:杨戬在遛狗、老君在斗牛……

    那仙子摔跤呢?

    郝名脸上扬起贱笑。

    多宝一脸鄙视:“感觉你在想什么过分的事。”

    郝名擦了擦嘴,手背湿润:“没有,什么都没有。”

    多宝继续翻相册,老君斗牛之后是两张凑近屏幕的大脸,但郝名还没看清,两张大脸就被翻过去了。

    郝名贱笑加贱:“嘿嘿嘿,师傅~”

    多宝虚着眼:“滚!”

    郝名偏头吹起口哨:“不就一个天庭美男子嘛,谁稀罕啊!”

    多宝嘟起嘴:“看不看……”

    郝名立即回头:“看看看!”

    可是手机里的照片并不是两张大脸,而是一棵古松,古松上系了根绳,一个头角峥嵘的老叟正挂在绳子上,随风飘荡。

    寿星上吊!

    郝名睁大眼睛,一个念头从他心里悄然浮现。

    我……我这是神通,梦成现实的神通!

    哈哈哈哈我天赋异禀!

    多宝耐心解释:“寿星又在感受风的轨迹了。”

    郝名强忍心中得意,他脸上毫无表情可心里特想笑:“这次是因为什么?”

    多宝继续解释:“早在十年前寿星就说自己一天瘫到晚实在不像话,他想要做个风一样的男子,然后……”

    两人看着照片中随风飞舞糊了寿星一脸的白胡子陷入了沉思。

    良久,郝名才感叹着总结了一句:“原来,不是所有的长胡子,都是仙风道骨,仙气飘飘。”

    多宝看着照片中闭眼迎风的寿星,沉重地翻开下一张照片。

    这是一张风景照,照的是祥云中气势巍峨的凌霄宝殿。

    郝名再次感叹:“这么雄伟的大殿,很难想象它会被魂淡神将炸了一半。”

    多宝纠正他的发言:“是混沌!”

    突然,她眼睛一亮,伸手再度插进肚里,取出一份报纸。

    “嘿嘿嘿,你再看这个。”

    郝名摊开报纸,上面是现在的简易汉字,排版也与现在书籍一样,看来天庭受凡界影响不止半点。

    《天庭日报》。

    头条是一张照片,威武的朝堂上神仙并立,中间的高位有个高大的人,正趴在桌上睡觉,冕旒都斜斜地落了一半。

    震惊!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竟在朝堂之上公然睡觉,这是神德的沦丧,还是仙性的泯灭……

    郝名觉得刚才应该喝一口水,然后再喷出来,这样才符合现在的意境。

    这份所谓的天庭日报槽点满满,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了。

    于是他可怜巴巴地望向多宝。

    多宝会意,收回报纸,掠过这张照片。

    下一张是数人趴在一大圆桌边,里面还有几个熟面孔,包括多宝在内的西翦、龙卿两人。

    郝名好奇道:“这是什么?”

    “驻凡使交谊会!”多宝看着照片上的某人一脸不爽,“哦不对!是我们为应对上面政策的非法集会。”

    郝名翻起白眼看她。

    多宝好像是沉入照片之中,对郝名眼神浑然不觉:“垃圾天洞子,下次一定要把你衣服撕个稀碎!”

    郝名默默地站起,去端了杯水,准备继续看。

    他刚坐下,多宝就一拳挥下,还好他眼疾手快,把头缩了回去,那本对着他头的拳头打在水杯上,只听得“咔嚓”一声,水杯破裂,水洒一裆。

    犯下如此罪孽的多宝反而率先惨叫:“啊啊啊!和毕方逛得久了我都忘记正事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