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庭第一驻凡使 第二十九章 男人就该拳拳到肉
    郝名连忙起身,狂抖裤子,幸好他倒的是矿泉水不是开水,不然今天就废在多宝手里了。

    他又蹦又跳,兼职大叫:“师傅你干嘛?”

    多宝抬起头,上佳美颜一脸愁容:“我居然忘了正事!”

    郝名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听到这个回答毫不在意挥挥手:“没事没事,按师傅你的尿性这很正常。”

    多宝虚着眼。

    郝名顿时认怂:“对不起,我错了。”

    多宝收回目光,遥望远方,可前面只有扇玻璃门,最多加门上吊着的一串文具。

    或许她不是想遥望远方,只是做一个姿态,然后就能把肚里的话吐露干净。

    多宝道:“我们去集会,是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

    郝名决定做一个优秀的倾听者:“什么大事?”

    多宝道:“神凡间隙是众神共同打造,以前是没有的,尤其是秦汉之前。那时候甚至有凡人越过寰宇跑上天庭,还有诸多凡人升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商周交替封神之战。

    “而且天庭以前是不过端午的,因为早在两千年前,屈原就因受万人崇敬,信仰加身,从黄泉脱离,飞升天庭,成了天庭众仙的一员。我们尊崇仙性,秉承仙道主义精神,怎么能过端午呢?”

    多宝调转目光,直视郝名,她的语调慷慨激昂,无异于五四运动中那些演讲的学士:“你们的屈原已经死了,可我们的屈原还活着,过端午就相当于在他的伤口撒盐,在他的祭日高歌,在他的坟头蹦迪!”

    郝名目光慢慢瞥向桌子上的压缩粽子:“天庭现在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难道屈原仙逝了,你们终于可以坟头蹦迪了?”

    多宝赏给他一个爱之爆栗,在后者泪眼朦胧的目光下清了清嗓子:“本来是没过的,可几年前韩国凑不要脸把端午申遗了,还说屈原是他们那的。我们把这件事报上天后,气得屈原仙心不稳,眼睛一翻,差点就当场嗝屁。”

    郝名:“师傅,咱们作为一个优秀的小仙女,可以积点口德吗?”

    多宝秀眉微蹙,指尖闪烁着名为变化之术的仙光:“我说话不好听吗?”

    郝名继续认怂:“好听。”

    多宝头一扬,像个骄傲的小天鹅:“然后屈原就说了,这是我们民族的传统节日,不用为了我故意避过,这样让那东洋鬼子得了利,比在我坟头蹦迪还让我气。”

    郝名:“师傅最后一句是你自己加的吧?”

    多宝斜着眼妄图转移注意:“原话记不住了嘛!”

    郝名鄙视地看了她一眼,谁知多宝根本不为所动,最后他也只能无奈道:“然后就过端午了吗?”

    多宝点头:“不仅如此,他还申请了下凡,想到凡界来看看我们民族的发展,看看凡界的端午。”

    郝名:“那就来呗,你干嘛要哭丧个脸。”

    不提还好,一提多宝都要哭出来:“我在天庭学堂里的班主任就是他,他还知道了我要考引仙资格证,然后对我说,到凡界后要指导我复习……哇——”

    郝名头一低:“节哀。”

    多宝瘪着嘴:“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郝名决定开导她:“这样你就可以不受游戏吸引,专心复习了。”

    多宝大闹:“我不要学习!”

    郝名连忙安抚:“师傅你不学习怎么考证,不考证怎么顺利把我带上天庭……”

    多宝打断了他的话:“有西翦当备胎啊!”

    郝名利索地闭上了嘴巴。

    最终郝名也没成功安抚下多宝,有了西翦当备胎,她已经完全没了学习的动力。

    又是夜晚。

    端午已经快了,回校的路上已经能看出节日的气氛,行道树挂上了灯,四周的店铺也纷纷推出端午的商品:粽子、艾叶荷包、印上龙舟的包装,甚至还有印满《离骚》的折扇,看得郝名一阵肝疼。

    随着时间的流逝,经济的发展,人的观念的变化,节日已经不再是节了。它只是一个法定假日,它只意味着能让劳累数天的人能有个偷闲的时机,再没有那种专属节日的气氛。

    不知何时,端午只是成了粽子节,仿佛吃个粽子,就算缅怀投进汨罗江的屈原了。

    其实更多的人连屈原都不知道,他们只是觉得节日应该吃节日的专属食品,玩节日专属的玩意,把自己紧绷的弦放松点,堕落一整天,第二天再继续把弦绷紧。然后节日剩下了什么呢?只有一地的垃圾,连回忆都没有。

    郝名突然觉得屈原可能要失望了,韩国能把端午抢走,不仅有其他国家的落井下石,可能中国本身,对传统节日也丢了那份珍惜。

    没了珍惜,就失去了捍卫的底气。

    郝名一路乱想着,回到寝室,寝室里三人都回来了。恒政经和孟德斯在聊天,药新诚则是在翻看手机。

    孟德斯眼尖,瞥见郝名后吹起口哨:“昨晚去哪儿了啊?”

    郝名头一甩:“不告诉你!”

    恒政经推了推眼镜:“我已经查出来了,那个女生叫肖小言,是17英语7班的。”

    郝名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了昨天早上,因为林震的事,他居然把那个女生忘得一干二净。

    但他鸭子死了嘴壳子硬:“然后呢?”

    孟德斯一脸贱笑:“嘿嘿嘿,她昨晚也没回校。”

    恒政经点头:“看不出来啊!”

    郝名突然觉得自己拔高了,变成了巨人,可以俯视他们两人。虽然到底是误会,但就是比他们高一级。

    我也是有绯闻的男人啦!

    郝名摸了摸下巴,咂嘴道:“也不行,累。”

    末了,他突然想起孟德斯所谓的约妹子,旋即邪魅一笑:“嘿嘿嘿,老孟你约的妹子怎么样了?”

    孟德斯脸一黑,想起了小女生对郝名两眼冒星对自己颐指气使,心肝微微颤抖。

    我居然还比不过郝名这个大傻子。

    他捏住肚子上的层层肥肉,黛玉葬花般低垂眼眸:明明是我先,明明我长这么帅,凭什么啊!

    郝名成功地把恒政经的注意力转移到孟德斯身上,他挥一挥衣袖,了却功与名,嗑了药就下楼打拳去了。

    一套打完,神清气爽!

    皮肤上泛起金属的光泽。

    他看着自己强壮的身体,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仰天长啸:“待我神功大成日,就是飞升上天时!”

    “尼玛!”

    不远处的草从传出一声喝骂,郝名定睛一看,只见一个白花花的屁股从中跃出,但很快就被裤子套上。

    随地大小便?

    不对!

    郝名耳朵微颤,细小呻吟被他捕捉。

    原来是野战军。

    穿好裤子的男人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他长得又高又壮,露出的手臂是古铜色的,肌肉扎结,只要用力,就爆出一根根青筋。

    那边的草从还在动,应该是那个女人还在穿衣。

    郝名贱贱地想:为什么不是女上位呢?

    “你看什么!”

    男人见郝名视线在那草从游走,顿时气上加气。

    他来了很久了,也做了很久的准备,甚至他也发现了郝名,但他没有停下!他喜欢刺激,喜欢挑战,甚至就喜欢被人偷偷看见。

    郝名打拳也没有影响他,他甚至配合拳脚舞动一次次进攻,这种节奏他很爽,他女朋友也很爽。

    然后郝名就嚎了一嗓子。

    毫无征兆。

    这一嗓子惊天地泣鬼神,直接把男人嚎软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男人提起沙包大小的拳头,一拳攻去。

    郝名嘴角上扬,他练了这么久的拳,早已今非昔比。但他没有机会施展他的武艺,现在,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郝名提拳迎上。

    啪——

    他被男人一拳准确的糊在脸上,而他的拳头则是停在男人脸前。

    手不够长……

    但是……

    郝名眼睛微眯:“根本不痛!”

    男人双目怒睁,提拳又上。

    啪——

    又是一拳。

    郝名收手抱胸,一脸鄙视:“毫无作用。”

    这就是铜皮铁骨的厉害了,丢掉高攻的时候他得到了高防,就算连小cd不到,他也能无视男人的拳头。

    男人瞪大了眼:“怎么可能!”

    他并不服输,疯兽大叫,拳头雨点般打在郝名脸上。

    郝名毫无波动,抬脸让他击打。

    男人一分钟输出了百次拳头,他爆发惊人,但郝名更强,被打了这么多拳,只是发型乱了些。

    最后,男人不行了。

    他气喘如牛,拼尽全力,打出最后一拳。

    这一拳,力大势沉,还带着他必胜的信念。

    “给我破!”

    这一拳,郝名也动容了。

    他的头,第一次被打得后仰。

    郝名仰着头,平视着他:“你,很不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振臂大笑:“我赢了!我赢了!”

    郝名后退,甩了甩头,用鼓励的语气道:“记住,拳头要带着必胜的信念,男人就应该拳拳到肉。”

    男人看着他,伸手要挽留:“你是谁?”

    郝名转身,只留给他一个背影:“隐踪于市的一个普通练拳人而已!”

    男人踉跄地向前几步,想要追上郝名。但他太累了,只是两步就重心不稳,跪在地上。

    他捏紧拳头,指甲都要嵌入肉里。

    但郝名脚步不停。

    男人双手高举,随头磕下:“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他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在这片小树林,回荡了很久很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