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庭第一驻凡使 第三十章 屈原
    6月17日,星期日,农历五月初四,距端午节只有一天。

    郝名起了个大早,继续跑树林里练拳。

    昨晚的事让他对铜皮铁骨有了充足的信心,也让他有了更大的热情,他甚至想连嗑两粒药,好让自己能多打几拳。

    只是,他昨天晚上,为什么要让那个男人揍他一顿呢?

    虽然最后因为头铁折服了男人,但还是掩盖不了自己被胖揍一顿的事实。

    “我真傻,真的。”

    郝名心里堵堵的。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但依旧遒劲的声音响起,声音铿锵有力,带有魔性。

    “拳,再上三分!”

    郝名心中一凛,身子仿佛失去了控制,按那个声音照做了。这一拳力、势与之前无异,但此拳挥出,郝名竟觉得自己整只手都被重物碾压了一番,肌肉筋骨都被凝实了。

    “脚要向下,身子在下,拳反时要带动胳膊。”

    啪——

    这一拳,郝名居然打出了风响。

    他觉得身体又凝实几分。

    那个声音在不断指点,郝名则是顺着声音不断改进自己的拳法,不过多时,一套拳法打完了。

    收拳的那一刹那,郝名又感觉身体以心脏为中心不断内缩,肌肉间恐怖的收缩力好像要把他捏成一个球。

    但这只是幻觉,肌肉未曾收缩过,他也不会变成球。

    郝名缓缓转身,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他有一头瀑布般顺滑的白色长发,还蓄了胡须,微风吹起时随风飘扬,仙气飘飘。

    不知为何,郝名想起了感受风的轨迹的寿星老。

    这不是寿星,但也不会简单。郝名的拳法是仙法铜皮铁骨的衍生物,凡人是指点不起的。

    郝名想起了电视里的武侠片子,便拱了拱手:“小子郝名,不知是哪位前辈?”

    他悄悄地给自己打了九十分,语气不卑不亢,说话动作到位,绝对能给这个前辈留下好印象。

    老者微微一笑,操一口湖南话:“老夫屈原,不知你是哪个驻凡使的高徒?”

    说着,他暗地腹诽:一定要知道他师傅是谁,这么大还中二,不好管呐。

    郝名心中一痛,这时他才想起刚才的指点似乎也是湖南口音,只是他拳打得太洒脱没注意而已。

    屈原是两千多年前的吧!那时候的发音和现在绝对不一样,那屈原为什么操一口流利的湖南话呢?

    屈原笑道:“老夫当年不是投了汨罗江嘛,成仙后就喜欢到那边溜达,溜达久了说的话就近了,这样算来,也是乡音。”

    郝名眼皮狂跳:怎么回事?他怎么知道我想的什么?读心术?

    “不是读心术,是他心通,跟比干学的捏。”屈原依旧笑着,“我看你脸色变过来变过去,跟开染房似的,就忍不住开了神通。”

    郝名心里戚戚然:怪不得多宝怕他,班主任会读心术给谁身上都受不了啊!

    “哦,你师傅是多宝那个小姑娘哇!”屈原依旧笑着,“我记得她没得引仙资格证呀,你为什么在修练仙法,这个可是犯了天条。”

    郝名心中顿时凉了半截,不知不觉他就把多宝卖了,还卖得很彻底。

    他颤颤巍巍地道:“老爷子您不知道尊重人权吗?”

    屈原笑:“人权?我们是仙,没有人权,只有仙权。”

    郝名一脸死样。

    屈原出声安慰:“没关系的,我是多宝的老师,她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而且只要她考上了引仙资格证,你的一切都好说的。”

    他看着郝名依旧死样,上前一步,迈到后者身边,苍老的手搭在后者肩上,强调着:“都好说。”

    郝名面无表情地点头:“前辈,我知道都好说,但您能不能把神通收了啊,我现在什么都不敢想。”

    屈原尴尬一笑:“没事啦没事啦!我现在关了的。”

    郝名斜视:瞧您说的,跟关电灯泡似的。

    屈原:“说电灯泡也差不多……”

    郝名泪流满面:“不是说关了吗?”

    屈原:“跳闸,跳闸。”

    郝名哭丧着脸转移话题:“前辈你是从哪儿来啊?”

    屈原:“我从天庭来,用了南天门传送阵,本来是定位到汨罗江的,结果偏到这儿来了。”

    郝名小心翼翼地询问:“那前辈您不是从师傅那来的?”

    “不是。”屈原一副老实人模样,“对了,你带我去看看多宝吧,她要考资格证,我也正好辅导她。”

    郝名心里有句四川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他怎么就多这嘴呢,真要把屈原带到多宝那,多宝能把他变出整一个世界进化史。

    郝名愁着脸,跟屈原出了小树林,他目光从附近的宿舍楼越过,落到远方的足球场,那里正被阳光晒着,观众席的位子像披了层金纱。

    他突然想起自己还没跑步,这是练拳之后的余兴节目,出发点纯粹是当初的药性未散,练拳又不够,现在他有屈原指导,一套拳下来几乎精疲力尽,想跑或许都跑不了了。

    他的眼睛变得很尖,尖到隔了几百米也能看清足球场的现状,金色的观众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屈原看着他的眼睛,又了然的笑了:“你在想女人?”

    郝名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吃屎,他颤颤巍巍地道:“前辈您不是关了神通吗?”

    屈原笑道:“你脸上写得明明白白的,我还用得着他心通?”

    郝名:学心理的心都脏。

    屈原又笑道:“他心通是比干创的神通,你可知比干?”

    郝名继续带头走路:“不知道。”

    “商周交替,封神演义,妲己惑纣王,将比干剖心。”屈原乐呵呵地解释道,“也就是说,比干其实是无心的。既然没有心,怎么脏得起来?”

    郝名扭头看着他:“不是说……”

    屈原解释道:“我这是学的别人的神通,无法完整掌握,总会无意识地窥他人心声。要是你上了升仙台,得了仙根,我这种无意识窥探就没有了。”

    郝名脸上笑嘻嘻,心里p:我要能上早上了,还用你说。

    屈原戳了戳郝名手臂上的肌肉:“放心,据我看来,你的天资举世罕见,拳法不标准也能练到这种程度,而且你练拳的时间,还不超过一个月吧?”

    郝名点头:“一周。”

    屈原脸上扬起意味深长的笑:“就算是有仙根的仙界弟子,在铜皮铁骨上的修练速度也不及你。”

    郝名愣了:“什么?”

    屈原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很适合这个仙法,好好练吧!”

    郝名愣住了,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没过多久,他反应过来,连忙赶上屈原。

    “嘿嘿嘿,前辈,多宝是您的弟子吧?”

    屈原点头,继续了然笑:“所以你想叫我师祖?”

    郝名满头黑线:读心术真的bug!

    屈原敲了敲他的头:“你说的也不是不行,只要多宝通过了考试,你就是我的徒孙。”

    郝名大感激动,敬了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郝名大侠!”

    一个女高音响起。

    郝名撤回手,一眼就看到不远处撒欢过来的娇小女生。

    被孟德斯吹为约会的女生。

    她小跑着赶了过来,临近郝名时一蹦:“上次的事,谢谢郝名大侠了!”

    郝名摸头长笑:“唉呀没什么,都是分内的事嘛!”

    郝名犀利的目光从她胸前掠过,那片平原上挂着张狗牌,标明了她的身份姓名加班级。

    金闪闪。

    郝名看清了她的名字,心里遭到了暴击。

    或许是郝名目光太过犀利,名为金闪闪的女生居然脸红了,还小退了半步。

    郝名下意识道:“英雄王,慎二呢?我要他带我摸大腿。”

    金闪闪屈原两脸懵逼:“哈?”

    郝名连忙挥手:“没什么没什么,口误!口误!”

    “哦!”

    金闪闪和屈原一齐点头,然后对视。

    再度两脸懵逼。

    郝名连忙跳到两人中间,笑嘻嘻地开始介绍,他先拉起金闪闪的手:“这是我学生会的同学,金闪闪。”

    金闪闪脸红再添一分:“郝名大侠,你怎么知道……”

    郝名没有让她说完,就拉起了屈原的手:“这是我的一个长辈,叫……”

    他卡词了。

    总不能真说屈原吧?金闪闪绝对会把他当傻子的,可要是不说屈原,那说什么,屈原可是他的长辈,是不能乱编排的。

    屈原脸上扬起洒脱的笑:“老夫芈原,湖南人,是郝名的师爷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