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庭第一驻凡使 第三十八章 晕死之后
    “唉?”

    正把头埋进衣服里的白影女子抬起头,向多宝这边望了过来。

    多宝瞳孔一缩,她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多宝!”

    白衣女子高兴大叫。

    多宝看见了她,俏脸一黑:“天洞子……”

    屈原看了看两女,便捏起胡子,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老师我们走!”

    多宝避之如蛇蝎。

    屈原指着地上翻白眼的郝名:“那你徒弟怎么办?”

    多宝衡量了一下女子与她的距离,又看了一下郝名的模样,小手一挥:“反正他也不会死,我们走!”

    说罢,拉着屈原就跑了。

    天洞子眼中精光暴涨,也追了出去,还大声喊叫:

    “休走!”

    根据郝名原理,多宝果然跑得更快了。

    那提着购物袋的女孩跟在后面苦苦追寻:“师傅等等我!”

    一群乱入的就这样走了。

    留下店里一群人一脸懵逼。

    刘严看着昏死的郝名,顿时回想起被红绿灯支配的恐惧。他心里暗恨,严肃起来:“这个人可能是真的练武的,我们都不是对手,要不我们趁机把他绑住,等他醒了再做计较。”

    大长腿银牙紧咬,郝名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事,她早就想报复了。

    一边的壮汉恢复过来,他扎进来询问:“你们是要收拾这个流氓?”

    大长腿点头道:“对!”

    壮汉拧起眉:“我来帮你们!”

    他的姐姐连忙大喊:“叶三顺,滚回来!别去瞎掺和!”

    “姐,这人公然耍流氓,还这么得意,不好好惩治他一下,我心头怒火难消!”名为叶三顺的壮汉头也不回,他捏了捏拳头,骨头里响起清脆的爆鸣。

    他两手抄住郝名的背,一个公主抱抱起了后者,小小的眼中是坚定的光芒:“说吧,你们想怎么干?”

    凹凸有致的女生道:“这种人,应该让他游街示众!”

    一字肩女生有些不忍:“玲玲,这样是不是太过了吧?”

    黄发挤了进来,点头连连:“对对,小宁说得对,虽然他做的事很过分,但是游街示众也太过了。”

    衬衫和眼镜目光交汇,他们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坚定。

    郝名这个人,可是我们的阔落兄弟呀!性命攸关各自飞,但现在的情况,还是能保一保的。

    他们同时请命:“对对对,如果游街示众,体力先不说,这容易扰乱社会治安,是犯法的。”

    刘严看着三咸鱼都在为郝名说话,他脑海红绿灯和阔落不断切换,最终他叹了口气。

    我是一个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郝名能玩脏的,我不能!

    他也上前道:“小燕,你仔细想一下我们游街是怎么个场景?”

    众人眼睛微眯,然后脑子里同时浮现出一个场景。

    他们借来三轮车,拉着晕死的郝名,后者被五花大绑,剥了上衣,脸上画花,身上贴满了流氓、变态的字眼,然后四阔落交换拉车,大长腿趾高气昂地带着两闺蜜走在车前……

    然后众人陷入了沉思。

    大长腿打破了沉默:“还是算了吧?”

    这时售货员姐姐怯怯地走了过来:“其实我觉得他当时不是在耍流氓,他只是脑子有点问题,不会用语言表达。”

    叶三顺回忆起刚才的场景:这人确实是长得凶恶了点,而且好像真的脑子有问题。

    殊不知刚才那一老一少根本都不在意他,就直接走了吗?

    都被家人讨厌了啊!

    好惨啊!

    他这样想着,居然生出股同情心来。

    四咸鱼对视,都点了点头:“小燕,我们也觉得这人脑子确实有问题。”

    一字肩女生拉了拉大长腿的衣摆:“算了吧小燕,就不要跟这种人计较了。”

    大长腿狠狠瞪了地上的郝名一眼,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那就算了。”

    叶三顺同情心泛滥:“可我们也不能对他不管啊,就算他家里人不理他,可作为红旗下生长的我们,在看到他人遇见困难不应该帮一下吗?”

    大长腿斜斜地退开,和他拉开距离:“你说怎么帮?”

    售货员姐姐热心地拿出手机:“既然他家里人不理他,那我们打电话给医院吧!”

    众人目光交汇,一同点头。

    然后售货员姐姐愉快地拨打了当地的精神病院电话。

    很快,医护人员就愉快地决定出兵了。

    “我们就这样等着医院的人来吧!”叶三顺坚定道。

    “呆会他醒了,怎么办?”刘严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家伙力气非常,可不是我们能按住的。”

    大长腿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既然如此,那我们把他绑上吧!”

    叶三顺皱眉:“可我们没有绳子啊?”

    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郝名睁开眼睛。

    没有了那熟悉的美景,但多了一圈脑袋。

    他惊得一缩脖子:“你们干嘛?”

    黄毛颤巍巍地看向叶三顺:“他醒了,怎么办?”

    叶三顺活动了一下身上的肌肉,蓄势待发:“让我来!”

    他现在明白了,不是自己的拳头没有给郝名造成伤害,而是郝名太傻,硬扛着拳头不做声,以至于后来一个小姑娘的爆栗都能让他晕过去。

    他其实没有表现出的那样强。

    而我,天天健身房三小时,还练过散打,强大得一比。

    他高高跃起,一个猛虎落地式就向郝名扑来,郝名大惊,一脚踢出,刚好踢到叶三顺小腹,把他踢飞出去。

    但他没有显露败绩,翻身站起,捏紧拳头。

    他只是力气大点,只要我小心,绝对手到擒来!

    “看拳!”

    他飞袭过去。

    郝名翻身站起,一见此景,大惊失色:“还来?”

    他斜斜一跃,躲开这一拳。叶三顺生怕误伤,急忙收拳,吃空的拳头让他很不舒服,连晃三步才稳住身子。

    他扎个马步,扭头对郝名喊道:“别走!我们要送你去医院,这是为你好!”

    郝名一脸懵逼:“我去医院干嘛?”

    叶三顺喊话极其顺溜:“神经有病,这得治!”

    郝名顿时明白了,这群人打就打呗,骂就骂呗,就算泼脏水我也认了,可为什么要送我去精神病院?

    一群玩战术的,心真脏。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郝名毫不犹豫地回骂一句,头也不回,冲出女装店。

    叶三顺急忙追赶,还说出了那句在本书中的黄金桥段。

    “休走!”

    郝名毫不犹豫,翻过栏杆,直接从三楼跳下。

    叶三顺停在栏杆边,痴傻地愣住了。

    一群人急忙赶进,趴在栏杆上,伸长脖子向下望。

    不会出什么事吧?要真是出事了,他们可都得负间接责任。

    四咸鱼冷汗狂流,大长腿也心有戚戚,叶三顺更是直接呆在原地。

    然后他们就看见郝名那特别醒目的大光头从楼底晃悠悠地走了出来,对楼上众人做了个鬼脸,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在楼上众人的眼里,那颗锃亮的大光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良久,叶三顺缓缓开口:“那个……精神病院怎么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