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庭第一驻凡使 第四十一章 仙女登场
    楚云湘的手机差点都捏不住,还是郝名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他那摇摆不定的手。

    “死……死……”

    楚云湘瑟瑟发抖。

    郝名出声安慰:“应该是特地找的演员吧,说不定待会就爬起来跟我们问好呢!”

    楚云湘看着屏幕,那滩血肉已经成了马赛克,四肢都扭曲了,脖子更是只有一条皮连着。

    郝名强颜欢笑:“假人。”

    好气呀,不仅要安慰自己的心灵还要安慰别人。

    “可是……”

    楚云湘瞳孔缩得跟针眼似的,他指着屏幕里的死亡现场,“那个人在动啊!”

    “哪里……”

    郝名随口一答,但话未说完,他就看到了屏幕上的情况,脸上笑容渐渐消失:“卧槽!”

    那个倒在血泊里身体都摔得不成样子的人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

    屏幕突然变花,血腥场面变成了黑白雪点,片刻,直播被强制关闭。

    郝名意识到了不对,他好歹也是学过仙法的男人,虽然不会看阵观鬼,但至少心底的悸动不是做假的。

    天庭都出现了,再来个孤魂野鬼也没有什么吧!

    想到此处,他推开楚云湘,拔腿就跑。

    他在这里乱想什么呢,多宝就在上面啊!而且还有屈原,那可是修练的两千年的超级大仙。

    楚云湘呆呆地看着他渐远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捏着手机拔腿就追。

    “大哥!大哥!衣服!”

    他看起来弱不禁风,其实跑得贼快,那双白皙的长腿迈起来像是转动的风车,居然还能跟上郝名的脚步。

    当然,这也有郝名不敢惊世骇俗而没用全力的缘由。

    郝名很快就跑到了五楼,找到了屈原说的房间,刚抬起手正准备敲门,门就毫无征兆地拉开了。

    开门的是屈原,他脸上带着几乎不变的微笑:“不用这么着急赶来的。”

    楚云湘终于抓住机会追上了郝名,但他跑得太快,以至于刹不住脚步,就从郝名身边华丽丽地滑过去了。

    嘭——

    摔了个王八翻身。

    屈原郝名两脸懵逼。

    楚云湘挥着手机:“大哥……衣服……”

    继续两脸懵逼。

    楚云湘扯了扯上衣:“衣服……换……”

    屈原明白了,郝名也明白了,前者慢慢扶起楚云湘,后者把衣服一剥,递给楚云湘:“对不起。”

    楚云湘哭兮兮地:“大哥,摔好痛的说……”

    郝名把楚云湘抓好,剥下后者的衣服,然后把戴帽的衣服给他重新套上。

    他赤着上身,露出一个极具威胁的笑:“乖,不痛的。”

    楚云湘还是哭兮兮地:“疼……”

    郝名第一次觉得心里受到了打击,平时他很友善地面对别人,别人都会以为他不怀好意,现在他真的不怀好意的笑了,居然还吓不到人了。

    屈原过来打圆场:“好啦好啦,小伙子进来休息休息?”

    楚云湘听话地点头。

    郝名心中一紧:你是傻子吗?

    但楚云湘不是屈原,听不到郝名的心声,而屈原也尽力克制着自己不要使用他心通,不然走大街上一堆心声淹过来烦都烦死他。

    然后楚云湘就进了屋。

    屋里的熊出没声音极大,也盖不过房间里多宝的惨叫,当郝名面无表情地把门关上时,楚云湘那张俊俏的小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他看着郝名二人阴晴不定,眼睛里满是害怕的神情。

    嘤嘤嘤,不会吧……

    他脑补了许多恐怖电影鬼故事,什么变态杀人狂、地缚灵、养鬼人……

    这个时候,多宝的惨叫停下了。

    他看着郝名两人,发现他们的目光都变了。

    杀完了一个,接下来就该我了么?

    楚云湘好怕好怕,他现在特别后悔,当时自己为什么要进这个屋。

    屈原递来了粽子,慈祥地笑着:“吃吗?”

    楚云湘瞳孔一缩,他知道,这里面绝对有迷药,只要他吃了就会晕过去,然后……

    他不敢再想,连忙拒绝:“不……不用了……”

    屈原放下粽子,倒了杯茶,笑眯眯地递过去:“我看你这么累,喝口茶吧!”

    楚云湘头摇得像一个拨浪鼓。

    郝名正觉屈原动作奇怪,正要询问,屈原不动声色地给了他一个传音,然后……

    郝名就笑了起来。

    郝名专属邪魅笑,不怀好意感1。

    “嘿嘿嘿,你这也不吃,那也不喝,是想干什么呀?”

    楚云湘终于承受不住,整个人缩进沙发角瑟瑟发抖:“嘤嘤嘤,不要杀我……”

    郝名继续笑着,走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头:“嘿嘿嘿,你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楚云湘嘤嘤嘤:“不要杀我,我还小,我还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郝名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狂拍楚云湘后背:“哈哈哈哈……没人杀你!”

    屈原的他心通经常跳闸,刚才就不小心听到了楚云湘的心声,再传音给郝名,才有了这一出。

    可楚云湘完全不信,他把头埋进腿里:“你们骗人,刚才我都听见惨叫了,你们一定想趁我不注意,然后把我绑起来杀掉。”

    郝名手上移,按在楚云湘露出的后颈上,嘴里带笑:“杀你还用得着绑?”

    楚云湘一哆嗦,才发现自己已然落入郝名手中,后者的力气大得惊人,脖子根本不属于自己。

    郝名看他这惨样,得意地松开手:“开玩笑的!”

    楚云湘缩着脖子,看向郝名。后者刚才的举动让他确定了自己的无力,不管绑不绑,郝名都有收拾他的实力。

    他怯怯地道:“真的吗?”

    郝名点头如啄米:“真的真的。”

    楚云湘再道:“那刚才的声音怎么回事?”

    郝名很果断地看向屈原:“对啊,师祖,怎么回事?师傅叫得丧心病狂的。”

    屈原叹了口气:“她被天洞子捉住了。”

    郝名心中一惊,他对这个名字是有印象的,多宝说要向他求助时不仅自己一副死了妈的神情,就连西翦之流也一副死了妈的样子。

    他大急:“那师祖您怎么不去帮忙!”

    屈原继续叹气:“我为人师表,不能败坏师德!”

    郝名心里顿时闪过无数念头,其中最闪耀的就是多宝不纯洁了。

    他急上加急:“师祖您就看着多宝她被欺负,您应该知道她喜欢毕方神将的呀!”

    屈原眉一挑:“这和毕方有什么关系?”

    郝名一愣:“她不是被欺负了吗?”

    屈原:“对啊,被天洞子扒光了衣服。”

    郝名:“那你还不去帮忙!”

    屈原:“我不好去,有伤师德。”

    郝名就差把身子贴上屈原了:“可男女授受不亲啊!”

    屈原恍然大悟,他虚着眼:“话说,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郝名慷慨激昂:“她不是被侵犯了吗?”

    屈原都不笑了,继续虚眼:“谁告诉你天洞子是男性啦?”

    郝名心里咯噔一下:“那……”

    屈原:“你说呢?”

    郝名猛地转身,慷慨激昂:“就算这样,我也要救师傅于水火之中!”

    “回来吧你!”

    屈原伸手一招,郝名径直倒飞回来,在沙发靠背上撞了个趔趄,摔在楚云湘身边。

    楚云湘已经看呆了。

    不是因为他们谈话的内容,而是屈原刚才露的那一手。

    他说话都结巴了:“刚……刚才……”

    屈原这才想起楚云湘是个凡人。

    郝名一个翻身站起,对楚云湘邪魅一笑:“怎么样?我的功夫如何?”

    说着,他对屈原使了个眼神,大抵是快点用他心通读我心声然后配合我糊弄过去啊。

    屈原非常聪明,这么复杂的眼神他一下就理解了:“怎么了?你有眼屎?”

    郝名跪服。

    他心通跳个闸呀!

    可屈原就是不跳。

    楚云湘眨巴着眼:“功夫?什么功夫?”

    突然,一阵隆重的的bg响起。

    这个bg十分罕见,而且很多人一生也只能亲身经历一次,它是那么的不听寻常,始伊出场就吸引了三个大男人的注意力。

    房间们缓缓打开,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的bg,多宝穿一袭纯白仙裳踏着小碎步走出。

    屈原点头,像是老父亲看见漂亮女儿那般得意。

    郝名长大了嘴,纯粹是因为他从未想过多宝会变得这么唯美。

    在他印象中,他是哈士奇,多宝应该就是那个牵着哈士奇满世界疯跑的女人。

    至于楚云湘,则是睁大了眼睛,里面满是惊艳之色。

    “当当当当!仙女登场!”

    多宝提起裙子在门口漂漂亮亮地转了一圈,然后果断地踩在裙角,栽倒在地。

    郝名脸上露出满意的笑:这才对嘛,这才是我的师傅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