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远古:野人老〕〔我在大唐开酒馆张〕〔摊牌了我是大唐天〕〔万相之王〕〔妃常嚣张:小小皇〕〔傅总的替嫁娇妻〕〔超能重工〕〔蜜爱百分百:校草〕〔人在港综漂到失联〕〔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六章 鹤手&.
    !

    陆景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沉迷于搬砖,甚至找到点当初通宵玩文明5时的感觉,大脑就仿佛被某种神秘力量所支配,一趟跑完之后几乎条件反射般的就又开始了下一趟,根本感受不到疲劳。

    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就这么一直扛到天黑,甚至到第二天也不是不可能,然而一个半时辰后陆景却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倒不是他终于没力气了,而是那二十四只飞蓬船已经全都被搬空了。

    望着空荡荡的船舱陆景只感到一阵怅然若失,而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去清点了一下手上的签筹,却是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已经攒下了十根长签,八根短签,这也意味着他一共跑了九个来回。

    其他脚夫这会儿都在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打量着他,这是因为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只跑了四五趟罢了,而且每趟也只扛了两三袋粟米,可即便如此也已经累的不轻了,很多人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身上的褙子,这会儿或坐或卧,舀着凉井水大口大口往嘴里送。

    牛九同样是其中的一员,而且他还在揉着自己的肩膀,身材壮硕的牛九天生神力,一直以来都是脚夫中力气最大的人,是以当他看到陆景扛着六袋粟米从他的面前飘然而过时心中也颇有不服。

    于是第二趟的时候尝试着往自己的肩上又加了一袋粟米,结果勉强倒是也能站起身来,却几乎寸步难行,不信邪的牛九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很快就被其他脚夫纷纷超过,最终不得不将新加的那袋粟米又放回船舱里。

    这会儿牛九瞪着铜铃一般的大眼死死盯着陆景,似乎是想看明白眼前这个少年究竟怎么能把他给比下去的。

    然而陆景却并没什么心思和牛九争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他的注意力现在全在自己的身体上,到了这种时候陆景哪还不知道自己是摊上事儿了,但问题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摊上的是什么事儿,他身上的变化显然并非他以往所学到的那些科学能够解释的。

    此刻的码头依旧有商船在卸货,然而陆景他们这一班脚夫却是差不多要一直歇到下午才能再有活干,陆景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不再等了。

    身体要紧,刚才搬运粟米已经比他之前两天赚的还要多了,既然这几天的口粮有了下落,那他还是先解决丹田的问题再说吧。

    既然做出了决定,陆景就先去兑换了手上的签筹,按照一根签筹一文钱的兑换比例,他一共兑到了一百零八文,陆景将这笔钱小心收好,随后又去码头边的俞六郎茶坊里找秦小头告假,他也没隐瞒,就直说自己是为了看病。

    结果就见秦小头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古怪神色,“你有病?几时生的。”

    “呃……今晨。”

    “那怎么还来码头上工?”

    “为了挣钱治病?”

    “可我听说你刚刚一人扛了六袋粟米,而且步履矫健。”秦小头继续道。

    陆景却是没想到这事儿居然还传到了秦小头的耳朵里,一般来说秦小头上午去码头巡视一圈后就会在码头旁的俞六郎茶坊二楼喝茶,完了下午还会在隔壁的邱员外澡堂里泡个澡,并不会一直盯着码头上的脚夫们干活。

    这么看来八成是有人告诉他的,陆景想到了之前非要逞强去抓米袋的那个褐衣先生,顿了顿道,“我可能是练功出了岔子,正打算去请教师父。”

    秦小头闻言却似乎来了兴趣,“你也练功?师父是谁,哦,我想起来了,章供奉据说最近打算收个徒弟,就是你吧。”

    “是我。”陆景点头。

    “这么看来你练得挺不错啊,当脚夫可惜了。”秦小头的眼珠在陆景身上转了一圈,“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我手下做棍子?”

    “承蒙小头看重,但我刚习武不到一日,而且师父说了我没什么天分的。”

    陆景之前看过不少网络小说,里面的主角都喜欢故弄玄虚,明明和普通人无异或者只比普通人强一点,却偏要扮作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就好像网络上的小姑娘们如今拍照都一定要开美颜瘦脸一样。

    可这样好吗,陆景觉得这样不好,人还是应该踏踏实实的,有多大的能力吃多少碗饭,须知骗一时容易骗一世难,你不可能一辈子都只和人在网上玩儿qq绝恋,总有一日要线下见面的,既然如此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坦诚一些,以诚待人。

    然而秦小头不知为何闻言却是脸色微沉,“可是有其他码头的小头先找过你了?”

    “没有啊。”陆景不大明白秦小头为什么要这么问,他就是一个普通脚夫而已,在青竹帮这大半年也一直不声不响,就算刚刚扛粟米表现的比较突出,传到秦小头耳朵里也就算了,其他小头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难道是因为拜了师父的缘故?陆景想了想,大概也只有这个可能了,章三丰在青竹帮内虽然从不管事,但身为供奉地位超然,又是上一任帮主的好友,如果有人愿意卖个面子给章老爷子,提拔一下他的弟子倒也说得过去。

    不过陆景却不想占这种便宜,他才拜师不久,还没开始刷师门贡献就先薅师父一把羊毛可还行?况且他本身也不打算在青竹帮久待,做脚夫想走就走,但成为棍子就算是勉强迈入了青竹帮的核心,比如他眼前这位秦小头,据说在成为小头前也做了很长一段时间棍子,而到了那时想退出青竹帮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于是陆景斟酌了下又补充道,“我入门的时候师父就和我有过约定,只教我习武不管其他的事情,至于棍子……我是真的做不了也没法做,小头要是身边缺人,不妨试试一个叫牛九的脚夫。”

    陆景觉得自己这一番话说得挺得体的,前半句委婉暗示了就算提拔他当了棍子,也搭不上他师父章三丰这条线,后半句又给秦小头推荐了一个合适的人选,既解决了问题又举荐了同僚,也算结个善缘。

    是谁说他情商不高来着的,他只是平日里懒得费心去想这种事情,更喜欢搞技术罢了,再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真到了需要的时候陆景也不是不能顶一下的,然而他却没曾想自己这番高情商发言换来的只是一阵冷笑。

    “呵呵,你觉得我像是个傻子吗?”秦小头的神色这次却是直接一沉到底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

    陆景满脸问号,他甚至专门又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之前的对话选项,完全不晓得眼下这剧情是怎么展开的。

    “我之前也是看走了眼了,没想到你小子藏得还挺深,来张家码头也有八九个月了吧,一直隐藏着自己会武功的事情,既然如此怎么不继续藏下去了呢,哦,是因为日子快到了,开始得意忘形了吗?”秦小头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陆景。

    武功?日子?这句话的槽点太多,陆景一时竟不知道该从哪儿先问起了,而且秦小头也没再给他开口的机会,放下了手中的茶碗,随后左手啪的一拍桌子,突然提高了三分音量,“我看咱们也别等半个月后了,秦某人今天就来领教下阁下的高招吧。”

    他话音未落,右手已然挥出!

    秦小头所练的这路拳法唤作鹤手,传闻是某位高人观摩仙鹤各种姿态有感而发所创出的一路拳法,原本的招式突出一个灵动飘逸,但落在秦小头手中,却是少了一丝仙气,多了几分奇诡。

    只见他食指与中指前伸,其余三指微曲,恰好形成鹤嘴状,随后手腕一抖,闪电啄出,直取陆景的胸口,临到中途却忽又变招,虚晃一枪改攻陆景的小腹,同时收回中指,变开口鹤为闭口鹤!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