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军婚:首长,〕〔深宫娇宠〕〔狐色生香〕〔快穿之虐渣计划〕〔倘若地球能修仙〕〔假婚真爱:总裁爱〕〔豪门危情:老公好〕〔豪门危情:冷爷女〕〔星河霸血〕〔神庭大佬重生记〕〔我的小人国〕〔千古英雄志〕〔万界仙王〕〔她是阴间阳间至纯〕〔凰归之神医魔后〕〔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八章 师父去哪儿 //
    !

    陆景急匆匆赶到四合院,却没看到师父,只撞见了一个身着襦裙在低头扫地的女人。

    陆景认出那是章三丰的儿媳妇儿何氏,何氏虽是小户人家出身的女子,不甚貌美,但胜在恬静贤惠,勤俭持家,且对长辈颇多孝敬。

    章三丰对自己的儿子不怎么看得上眼,可对这个儿媳妇儿却很满意,常常感慨能娶到这样的媳妇儿是自己儿子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云云。

    虽然心急,但陆景还是客气的和何氏打了招呼,可紧接着却是从何氏的嘴里得到了一个噩耗。

    何氏告诉陆景今早章三丰收到了一封书信,似乎是他的一位旧友那边有什么急事,章三丰看完信后就匆匆雇车出了城了,只交待如果陆景来了就让他继续站桩,顺便消化之前学到的东西。

    但陆景现在哪儿还有心思站桩啊,他身体里的问题一日没搞清楚,就一日没法静下心来练功,虽然托秦小头那七连啄的福,陆景的丹田胀痛感几乎不怎么明显了,可也不能稀里糊涂地就把这事儿给揭过吧。

    他丹田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能让他的力气变大,又能挡住秦小头的鹤手?还有之前游荡在经脉里的那股暖意,虽然感觉是挺舒服,但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章三丰教他辨认穴位的时候可是说得很清楚,人身体上的穴窍很多都是非常脆弱的,经不起乱折腾。

    陆景如今攒了一肚子的问题却找不到能解答的人,只能再问何氏,“师父可说了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何氏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为难之色,显然也不清楚公公这一去究竟会去多久,只是道,“家翁并未言明何日而归,不过往日里出门快则三两日,慢则一二月总是能回来的。”

    三两日倒是还行,一二月的话这时间未免也太久了些,陆景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但他现在也没辙了,这年头没电话也没网络,基本人一出家门,就约等于失联。

    对陆景来说,可能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根据何氏的说法,章老爷子是骑驴出门的,没乘船,兴许去的地方不算太远,然而这时节路上风光正好,陆景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留恋美景,以致于正事儿办完后依旧乐不思蜀。

    但不管章三丰什么时候回来陆景都没什么资格抱怨就是了,谁让他三个月了气感还没站出来,老头该教的都教了,也不可能一直窝在家里等着他,要怪也只能怪他这病来的不是时候,眼下看来也只能另想办法了。

    陆景一脸失望的向何氏告辞,正打算出门,没想到迎面却是又撞上了一群人,陆景眼睛一亮,还在盼着是不是章三丰去而复返,忘带什么要紧的东西回来拿了。

    结果他的目光在进门那八个人脸上扫了一圈却只认出其中一人是章三丰的儿子章金明,剩下七个他都不认识,而且看起来来者不善的样子,七人将脸色有些苍白的章金明夹在中间,似是有几分挟持的意味。

    何氏见状发出一声惊呼,“官人!”扔掉了手中的扫帚,就要上前去,但中途见到那七个凶神恶煞的陌生男人后又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随后就见领头一人抱拳道,“这里可是翻天鹞子章三丰章老爷子的住处?”

    说话之人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魁梧,穿着一件无袖褙子,胸前敞开,露出一身不输牛九的精壮肌肉还有一团乱蓬蓬的胸毛,左右手臂上则各套着九只铁环,一望便知是个武林中人。

    他的语气倒是还算客气,然而这副阵仗却显然并不是来喝茶做客的,陆景看了眼人群中被夹的像是只小鸡仔的章金明,后者却只是低着头闭着嘴,一言不发,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酒味,看样子似乎是宿醉刚醒不久。

    而等陆景收回了目光,却发现那伙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全都在盯着他。

    好吧,这也挺正常的,毕竟院子里就俩人,何氏只是一介女流,这伙人不盯着他也没人可盯了。

    “没错,这儿是章老爷子的住处,不过他人不在。”陆景不得不开口答道。

    没办法,人家既然能找过来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只是出于礼貌问上一嘴,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也没什么意义,何况章金明也在对方手上。

    “是吗,那请问章老爷子什么时候能回来?”手臂上套着铁环的壮汉闻言皱了皱眉,继续道。

    “好问题,我也想知道。”陆景摊了摊手,示意自己爱莫能助。

    “…………”

    陆景说完话后院子里也陷入到了一片诡异的沉默之中。众人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着小眼,尴尬的气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蔓延,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主要是因为有人不上道。

    一般情况下,看到这么一群来势汹汹的武林中人闯进自己家中都会先问问对方来干什么,尤其这伙人手上还握有人质。

    看何氏的样子就很符合大家伙的正常预期,她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官人,神色又惊又怕,只是身为妇道人家这会儿不太方便开口。

    而唯一方便开口的人,却是也偏偏不再说话了。

    陆景倒不是对章金明有什么意见,毕竟章金明再怎么不成器也是章三丰唯一的儿子,陆景见到也得喊一声世兄,当然也不希望看到他有什么闪失意外,但不希望又能怎样,这事儿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他一个气感都没站出来的普通人,显然不可能是眼前这伙练家子的对手,单就领头那人的胳膊就比陆景的大腿还粗了。至于破财消灾,陆景虽然刚领了钱,可区区一百多枚铜币显然也满足不了眼前这伙人的胃口,既然横竖都没得谈,陆景也就没问对面的来意。

    另外他也充分吸取了之前去见秦小头时的教训,尽量减少发言和对话。鬼知道他哪句话没说对又引出什么离谱的剧情展开来,所以陆景现在就是非常配合,对面问什么他就老实答什么,其他不该说的话一句不说。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地龙魂〕〔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极品暧昧〕〔穿梭在轮回乐园〕〔重生长白山下〕〔纵意人生秦浩〕〔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逆玄典〕〔超级走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