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军婚:首长,〕〔深宫娇宠〕〔狐色生香〕〔快穿之虐渣计划〕〔倘若地球能修仙〕〔假婚真爱:总裁爱〕〔豪门危情:老公好〕〔豪门危情:冷爷女〕〔星河霸血〕〔神庭大佬重生记〕〔我的小人国〕〔千古英雄志〕〔万界仙王〕〔她是阴间阳间至纯〕〔凰归之神医魔后〕〔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二十二章 最累的差事 //
    !

    陆景发现果然还是挨打消耗内力的速度最快。

    他刚才瞎琢磨了半天,又是长跑又是打拳的,完了丹田里的内力却基本没怎么少,还不如卖花的小姑娘这一环来的给力。

    当然他的胸口现在也是真的痛,金环可是比拳头坚硬的多了,而且别看卖花的小姑娘生的白白净净,细胳膊细腿,这一砸却是又快又狠,直接抡圆了拍下,金环带起的气浪甚至将地上的落叶都吹飞了出去。

    如果不是陆景体内的内力及时赶到,他估计这一下自己怕不是就要和那枚金环成功合体了。

    实际上陆景甚至怀疑如果放在十天之前,他丹田里那些内力究竟能否挡下这一击,因为眼前这个卖花小姑娘的实力显然远超秦小头和方子京,妥妥的是个三流高手。

    可惜她今天遇上的是2.0版本的陆景。

    十天时间,对于一般的武林人士来说内力的增长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陆景,却是已经可以直接让他脱胎换骨了。

    而今这招胸口接重击的威力自然也更上一层楼。

    卖花的小姑娘的脑袋在这一刻也短路了,我被击中了?什么时候,不对,明明是我击中了那家伙啊!但是从结果来看似乎的确又是我被击中了。

    她一边吐血一边却是已经深深陷入到了哲学思考中去。

    而生死关头的陆景却是前所未有的果决,他很清楚这次的反击未必能让卖花的小姑娘失去全部战斗力,而且他这一招也就第一次管用,一旦卖花的小姑娘反应过来,用刚才那宛若鬼魅的身法围着他游斗,那他除了等死外就真的没第二条路可选了。

    因此陆景不顾胸口的疼痛,将内力再次灌注到双腿中,随后迈开大步就追上了飞出去的卖花小姑娘。

    不等对方从地上起来,陆景直接一个恶狗扑食,坐在了卖花小姑娘的腰肢上,随后两只手,一只掐住了卖花小姑娘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按住了她的胸口,将她牢牢按在地上。

    卖花小姑娘也傻眼了。

    这是什么打架方法?没有武功招式像是村妇厮打也就算了,问题是陆景也没先缴去她手中的武器,另一只手就直奔她的胸口而去。

    难道说自己看走眼了,这家伙其实是个色中饿鬼?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只是想在临死前占她的便宜?

    一边想着卖花小姑娘一边已经下意识的开始反击了,然而当她挥出手中的金环,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俏脸上一片煞白。

    可惜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迟了,金环再次击中了陆景的身体,随后卖花小姑娘就感受到又有一股内力钻进了她的身体里,让她的内伤变得更重了!

    而她这时候才彻底慌了神,随着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她明知道去打陆景只会让自己的伤势加重,然而在求生欲望的刺激下她还是本能的用手中的金环,还有自己的拳头去一遍遍捶打陆景。

    就好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拼命想要抓住身边所有东西,可没想到那些东西只会让她更快的下沉……

    菩萨庙里,算卦的道士却是已经从怀中摸出了一枚银针,刺入到红裙女子的百会穴,轻轻转动了两圈,再次拔出银针。

    红裙女子的眼皮先是跳动了一下,随后便睁开了眼睛。

    而最先映入她眼帘的便是捏糖人小贩那张阴沉的脸,“夏女侠,咱们又见面了。”

    夏姓女子闻言张开嘴,似乎想要啐捏糖人的小贩一脸口水,却被后者提前一步伸手卸掉了她的下巴。

    “胡某人和我那七弟不同,可一直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捏糖人的小贩淡淡道,“夏女侠落到我们手上,想必也清楚自己是没有活路了,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说完他冲那卖猪肉的屠夫使了个眼色,后者嘿嘿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杀猪刀,伸出了蒲扇般的大手撕下了夏姓女子的一片裙摆。

    夏姓女子的眼中不由又惊又怒。

    捏糖人的小贩伸手,却是又合上了她的下巴,“所以我还是希望夏女侠能好好配合我们,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们问完要问题后就会马上杀了你,绝不会再做其他事情。”

    “枉你们还被称作什么风尘七侠,原来都只是人面兽心的败类人渣,”夏姓女子恨恨道,“可恨世人都还被你们给蒙在鼓里。”

    捏糖人的小贩摇头,“夏女侠这话就错了,请问你做过好事吗,我说得不是那种刚出师门的年轻弟子心血来潮的行侠仗义,而是那种十年如一日的把侠字顶在头上,所有人都称赞你侠肝义胆的那种好事。”

    说到这里他忽然叹了口气,“这可真他妈不是人该干的,想一想吧,无论你走到哪里大家都知道你是大侠,所以都会以看待大侠的目光来看待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会受人敬仰?”

    “不,”一旁的道士忽然苦笑道,“这意味着你这一辈子就毁了,一点错都不能犯,要永远保持着最高的道德水准,意味着所有人都会死死的盯着你,看你有没有哪里做的不对,这绝对是全天下最累人的差事。”

    这时候那个扛着鱼竿的老渔翁也开口道,“村子里有两个财主,王财主乐善好施,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张财主为人吝啬,一毛不拔,有天一个饿的皮包骨头的人从他们两人的门前经过,结果王财主没有开门,而张财主则让管家给了那人一个炊饼。

    “等第二天一早,村里都炸开锅了,村民们纷纷怒斥王财主只是个好名的伪君子,根本就不是真的想帮助别人,而张财主虽然吝啬,其实冷面之下却是有着一颗菩萨心肠,你说这事儿找谁说理去。”

    夏姓女子闻言沉默,但片刻还是道,“这不是你们作恶的理由。”

    “你说的没错,”捏糖人的小贩却是又把话接了过去,“可我们也是人,活生生的人。虽然平日里我们一直向世人展现着光明的一面,但并不代表着我们的心底就没有黑暗的角落,尤其当你站在阳光下久了,那片被压抑的黑暗就越是蠢蠢欲动,需要你每隔一段时间就去释放一次。”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地龙魂〕〔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极品暧昧〕〔穿梭在轮回乐园〕〔重生长白山下〕〔纵意人生秦浩〕〔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逆玄典〕〔超级走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