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远古:野人老〕〔我在大唐开酒馆张〕〔摊牌了我是大唐天〕〔万相之王〕〔妃常嚣张:小小皇〕〔傅总的替嫁娇妻〕〔超能重工〕〔蜜爱百分百:校草〕〔人在港综漂到失联〕〔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二十七章 你真厉害.
    !

    陆景被老渔翁点穴的瞬间,另一边一直被撵的满地乱跑的赶趁人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同时手中的飞刀也蠢蠢欲动。

    他已经发现眼前这个高手,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原本的畏惧减轻了不少,心思自然也活络了起来。

    就在赶趁人将内力灌注在双指,准备将飞刀掷向陆景的眉心时,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催促道,“别再玩了,他们老大已经跑了,赶紧收拾了眼前这个俩家伙,去追人吧!”

    耍杂艺的赶趁人听出了说话的人是那个夏姓女子,于是他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却是立刻也魂飞魄散,因为捏糖人的那个小贩竟然真的如那女子所说一般不见了踪影。

    赶趁人也是直到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家老大在喊完那句一起上后好像就再没有了动静,莫非是那时就已经存了用他们来拖住陆景,自己逃跑的念头?

    就在赶趁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却是又见老渔翁吐血飞出,而被点穴的陆景根本丝毫不受影响,依旧生龙活虎。

    再加上夏姓女子那句别玩了,终于成为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是了,这么厉害的高手又怎么可能会真的奈何不了身上有伤的他?不过是猫戏耗子罢了!可笑的是他自己之前还天真的觉得自己有机会,当真蠢得可怕。

    自觉已经发现真相的赶趁人此时已经彻底被吓破了胆,手足冰凉,面如土色,身子如筛糠般颤抖不止,哪还再敢出手,也顾不得一旁三个还在疗伤的同伴,转身就翻过了庙墙,没命似的撒足狂奔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庙内五人的脸色也各不相同,夏姓女子松了口气,陆景有种死里逃生的不真实感,另一边屠夫面色愤然,双目怒睁,似乎是不相信同伴会把他们抛弃的这么干脆,老渔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而道士则是一声长叹。

    他似乎是知道自己再难幸免,也不再行功疗伤,开口道,“阁下神功盖世,我们输的不冤,老道只是想在临死前弄清楚一件事,阁下究竟与我等有何仇怨,早早在这山中相候?”

    “没仇怨,”陆景扔掉金环,改捡起了地上屠夫丢下的那把杀猪刀,说出了一句让在场四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话来,“你说你们做任务就任务,闲着没事儿非砍旁边的npc干嘛?”

    说完他便用力挥动手中的杀猪刀,劈在了道士的脖子上。

    陆景很清楚这三人不能留,如果不趁着他们身受重伤难以行动之际趁热杀掉,等三人恢复过来,再仔细琢磨琢磨,怕不是要死的就是他和那个洗剑阁的女弟子了。

    而有了卖花小姑娘的第一次,陆景如今动手也没先前那么紧张了,虽然这一刀下去还是砍偏了一些,导致道士没能立刻死去,又嗬嗬嗬了一会儿,陆景见状连忙又补了一刀,这才帮他结束了痛苦,不过等到屠夫和老渔翁,就熟练了很多。

    陆景杀完人,稍微平缓了一下跳的有些快的心脏,又听那个洗剑阁的女弟子再次开口道,“多谢少侠相救。”

    “没,我其实主要还是为了自保来着……”陆景挠头,“而且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刚才把那家伙给吓走,这会儿倒下的就是我了。”

    说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快步向那个夏姓女子走去,“你被点了穴,动不了吗?”

    夏姓女子轻轻嗯了一声。

    之前她头上戴的那顶有面纱的斗笠,在她落地的时候便已经掉下,随她一前一后滚进草丛里,不过那时候陆景只是惊鸿一瞥,也没怎么瞧清楚她的样子,直到这时面对面,才发现这位行侠仗义的洗剑阁女弟子居然长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单说长相根本不像是个行走江湖的女侠,反倒更像是个整日只知扑蝶荡秋千的邻家小妹,难怪她要用斗笠遮着脸,否则陆景估计她就算再怎么严肃认真,旁人也不会把她的话给放在心上。

    “这地方不能久待,刚刚跑掉的人指不定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就会回来,咱们得赶紧下山。”陆景很清楚两人现在还不算脱离了危险,因此他连打完怪例行摸尸体的冲动都忍住了,就怕晚走一步被堵住,到时候想再混过去可就难了。

    说完陆景便弯腰从地上抱起了那个洗剑阁的女子。

    而后者这一次却没有吱声,陆景能感觉她的身体有些僵硬,也不知道是因为被点了穴还是别的什么缘故,陆景也没空多想,他这会儿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逃命上,逆运小金刚劲,将内力再次灌注进双腿,接着就迈开大步向山下跑去。

    陆景摸不准捏糖人的小贩和那个耍杂艺的赶趟人什么时候会回来,他也不敢再从原路下山,找了背面一条不只是人还是动物踩出的小径,一路跌跌撞撞往下跑,结果脚下的草鞋都跑掉了一只,中间还险些迷了路。

    直到快到山脚下,他怀里那个一直在沉默的洗剑阁女弟子却是终于又开了口,“少侠。”

    “嗯?”陆景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随口应了声。

    “你……为什么一直不给我解开穴位啊?”

    夏姓女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显得有些紧张,望着陆景的眼睛,生怕这双眼睛也会在霎那间被黑暗所包裹。

    结果她就听陆景道,“解穴?我不会啊。”

    “你不会解穴?”夏姓女子的脸色变得很是古怪,然而在得到这个让人有些啼笑皆非的答案后她悬着的心却是轻松了不少。

    “嗯,师父还没教到那儿。”陆景诚实道。

    这次轮到夏姓女子想挠头了,心想你内功都练到这种程度了,你师父连解穴都不教的吗,这也太误人子弟了吧。

    但想到之前陆景在庙里的表现,她又觉得这答案好像……也挺合情合理的,片刻后却是恍然,“你跟我一样只练自己喜欢的对不对?我师父师伯也说过我练剑的时间花的太长,导致我内功修为一直跟不上,这么下去不行,因为很多剑招的威力是随着内功的增加而增加的。

    “所以阁里大家虽然都爱剑,但实际上每天花时间最多的还是吐纳,就是吐纳实在太枯燥了点,而且费了半天力气内力多出来的也不明显,你真厉害,如果不是见到你,我真不相信有人竟然能耐得住寂寞专练内功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