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奥特曼之成为光后〕〔林阳〕〔从我的团长开始抗〕〔重生狂妻A爆了!〕〔重生开始当首富〕〔叶新〕〔人在大唐已被退学〕〔我有一盏不省油的〕〔希腊的罗马之路〕〔重生长白山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二十九章 杏林规矩*.
    !

    陆景抱着夏槐风风火火的冲进草庐,还没进门就大喊道,“贾郎中何在?!”

    贾郎中这会儿却是正在厅堂里考校那小药童,后者昨日贪玩,又没用功,十次辨药辨错了九次,把贾郎中气的鞋都脱了,正准备抽人。

    若不是陆景正巧上门,那小药童今天怕是就要屁股不保了。

    好在贾郎中听到生意来了心情总算稍好一些,也没空管他了,一边穿鞋一边应道,“老夫在这儿,客人请……”

    结果他话还没说完,陆景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怎么又是你小子,这才几天没见难道又挨揍了?”贾郎中奇道。

    “这次挨揍的不是我,是她。”陆景把怀里的夏槐给放到了一旁的榻上。

    贾郎中定睛一看,先赞了句,“这是哪家的小娘子,好生俊俏。”随后却是又注意到了夏槐身上的伤,脸色一变,顿足道,“造孽啊,哪个混蛋下手这么狠?”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还有些狐疑的偷瞄了眼一旁的陆景。

    “别瞎看了,跟我没关系。”陆景摇头,“赶紧救人吧。”

    不用陆景提醒,贾郎中已经动了起来,呼喝着还在抹眼泪的小药童去烧热水,而他自己则去柜子里拿了调好的金疮药,之后又从医箱里取出金针和桑皮线。

    待热水烧好,他先让小药童去接了两盆温水,在其中一个盆子里洗了洗手。

    陆景之前其实不大瞧得起这年代的医学水平,尤其是外科,毕竟这时候还没什么微生物和细菌的概念,但是亲身接触过后发现也没想象中那么糟糕。

    受限于科学技术水平,陈朝的郎中大夫的确对很多东西一知半解,甚至不乏一些让人笑掉大牙的谬解,但是一代代传承下来,慢慢也积累下了不少经验,虽不一定知其然,但也算逐渐有了一些应对之法。

    只是这一行的水平高低起伏相差极大,而且和武林一样,流派繁多,彼此又互相隔阂,少有交流,遇到庸医还是圣手很多时候只能看患者自己的造化。

    比如陆景以前就觉得贾郎中医术不错,基本上应该算是乡村郎中的天花板了,可直到这次看他治疗夏槐,陆景才发现自己好像还是有些低估了他,看他对消毒的重视程度显然已经领先了时代。

    于是陆景也没什么可提醒的地方了,毕竟穿越前他并不是学医的,医学知识也很有限,除了洗手外就是酒精消毒还有高温消毒,前者以这个时代的酒精浓度和自杀无异,后者的话他看到贾郎中已经点了蜡烛。

    专业的事情果然还是要教给专业的人来处理,陆景看自己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打算出门去等,结果却被贾郎中给拦下了,“别走。”

    “为什么?”陆景一愣。

    “你以为只有你们青竹帮有帮规吗?杏林也是有杏林的规矩的,”贾郎中没好气道,“若患者为女子,非年过半百者,医者不可与之独处一室,女医除外。”

    “可我也不是她的家眷啊,我们今天才认识。”陆景皱眉道,他之所以准备离开,也是因为接下来贾郎中就要给夏槐处理伤口了,不想留在这儿平白占人家便宜。

    虽说夏槐身上的几处伤都不算是在太隐秘的位置,但这不是后世,世俗礼法还是在强调男女授受不亲的,况且即便后世,你在街上走,不小心碰到异性了也可能会惹上麻烦。

    “你不还有个小药童的吗,让他在这儿陪着你不就行了?”顿了顿,陆景又道。

    “细辛是我的人,留下也没用。”贾郎中闻言却摇头,“老夫不管你和她什么关系,人是你送来的,你就得留下作证,之后如果她的家眷有什么问题也自会去寻你,和老夫无干。”

    说完贾郎中又指了指一旁另一盆温水,“快去洗手,她已经失了不少血,不能再拖了,清理你来做,之后用麻布挡住其他地方,只露出伤口,老夫自会为她缝合,细辛,等姓陆的小子洗过手你再换两盆水来,之后去煎药,是补血的方子,三日前你才刚煎过,要是抓错药当心我打折你的腿。”

    陆景和一旁可怜巴巴的细辛对望了一眼,一个比一个无奈。

    好嘛,贾郎中这风险转嫁的,看来陈朝的医患关系也不怎么和谐,否则想来杏林的前辈们也不会定下这样一条规矩。

    按夏槐自己的说法,她属于半路溜号,亲戚家人都不在身边,因此事到如今陆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洗手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情像是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一样紧张。

    陆景深吸了两口气,又看了眼在塌上沉睡的夏槐,少女这会儿睡得并不安稳,一对儿柳眉蹙在一起,脸颊微红,呼吸亦有些急促。

    陆景见状不敢耽搁,说了声得罪了,便伸手去掀夏槐的罗裙,露出了下面半截受伤的小腿,随后用手帕沾水小心擦拭起上面的尘土和血迹。

    另一边的贾郎中则在烛火上烤了金针,又穿上桑皮线,待陆景清理完毕,在下方覆上麻布,便开始为夏槐施针缝合,只见他运指如飞,金针穿过皮肉,很快少女腿上那绽开的伤口便被重新缝合在了起来。

    期间大概是感受到了疼痛,夏槐醒来了一次,看到陌生面孔很是警惕,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拔剑,结果动不了,才想起自己还在点穴状态。

    待看到一旁的陆景,似乎又稍稍安心了一些,等发现两人是在帮她处理伤口后,她也彻底放松了下来,还冲陆景挤出了一个有些虚弱的笑容,“你之前说文王庙那边有小吃,什么最好吃啊?”

    结果陆景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又倒头睡了过去。

    一刻后,贾郎指挥着陆景在夏槐的腰肢上敷上金疮药,又包扎了伤口,总算是告一段落了,之后就等细辛煎好补血药,让夏槐喝下去就行了。

    按照贾郎中的说法,情况还是挺乐观的,因为夏槐的是习武之人,身子骨比普通人好很多,而且有内力也可以加快她的伤口愈合。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纵意人生秦浩〕〔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我真没针对法爷〕〔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求婚〕〔赘婿当道〕〔重生长白山下〕〔万千世界许愿系统〕〔神国之上〕〔泛人类联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