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军婚:首长,〕〔深宫娇宠〕〔狐色生香〕〔快穿之虐渣计划〕〔倘若地球能修仙〕〔假婚真爱:总裁爱〕〔豪门危情:老公好〕〔豪门危情:冷爷女〕〔星河霸血〕〔神庭大佬重生记〕〔我的小人国〕〔千古英雄志〕〔万界仙王〕〔她是阴间阳间至纯〕〔凰归之神医魔后〕〔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三十章 仁义小人与计较君子 //
    !

    忙完了夏槐那边的事情,贾郎中让细辛搬了把椅子,坐在草庐前眯眼晒着太阳。

    而稍晚一些陆景叫醒夏槐,喂她喝过药,看她再次睡下后也从厅堂里走了出来,来到贾郎中身边。

    “我还以为以你的性格会先管我们收钱才肯看病的。”

    贾郎中没睁眼,只是淡淡道,“你付的起药钱和诊金吗?

    “付不起。“陆景诚实道,他之前那次背货赚到的钱这些天已经被他花的七七八八了,现在身上就剩三个铜子儿,原本打算今天研究下内力,最迟明天就要进城找活干了。

    而另一边的夏槐却是比他还惨,带着的银两跟师门疗伤药还有其他什么东西都被人一股脑的给收缴走了。

    所以两人现在是一个比一个穷。

    “那不就完了,”贾郎中叹了口气,“反正人老夫左右都要救的,你有钱之后肯定会给我,没钱我提早问了,除了心里早难受有什么用吗?”

    陆景闻言惊奇,“这话听着可不像会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啊。”

    考虑到这货先前的恶习,他原本已经做好打算,实在不行就把身上那件金丝肚兜先拿出来做个抵押,没想到贾郎中这次却是难得的对得起他那一副隐世高人的长相。

    “放屁!在你眼里老夫难道是那种见死不救之人吗?”贾郎中也怒了,从椅子上睁开了眼。

    陆景很是无辜,“可你这先收诊费再看病的规矩不是十里八乡都知道吗?我前些日子打村口过,还听见那些孩童编了歌谣在唱你,什么贾郎中,贾郎中,有钱才是真郎中。”

    “你小子懂什么,”贾郎中余怒未消,“乡人粗鄙,本身为财米油盐所苦,故而养成了爱占小便宜的习惯。”

    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这也怪不得他们,精打细算本就是他们的生存之道,我若不把这先收钱再看病的规矩给立下来,摆出一副斤斤计较的姿态,那总有人看完病后向我哭诉家中穷苦,即便他们手中有钱也不愿付给我,若家家如此,让老夫和细辛去喝西北风吗?

    “而我虽立下这规矩,却并非不懂变通之辈,若真遇上家里的确拿不出钱,又生死攸关的要紧时候,老夫难道不会破例一回,就这么傻看着病人死在我面前吗?”

    陆景闻言一怔,之后却是收起了脸上的轻浮之色,拱手道,“受教了,今儿个见到了几个满口大义的小人,没曾想却又碰上了一个斤斤计较的君子……诶,等等,不对,这还是解释不了你之前为什么多收我一倍的钱啊?”

    贾郎中咳嗽,“有钱不赚是傻子……老夫不是看你那会儿人生地不熟,又没什么朋友嘛。”

    “…………”

    “算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陆景也没再计较这事儿,两世为人,他自然也很清楚人都是很复杂的,世间大部分人都是既有闪光点也有恶习的矛盾体。

    不过之后陆景倒是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说起赚钱来您老这医术,应该已经可以在城里开医馆了吧,不比你在这儿做乡村郎中挣得多吗?”

    “哼,你小子倒是有点眼力见,不过不该打听的事情还是别打听的好。”贾郎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但过了会儿他自己却是又憋不住了,“罢了,就说与你听,我祖上曾经做过御医,后来据说是因为宫里有妖物作祟害死了位贵人,要抓人顶缸,我祖上不幸被挑中,虽然最后侥幸保住了性命,但也家破人亡。

    “他孤身一人离开京城这个伤心地,一路南下挑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归隐山林。之后又娶妻,生子,倒是把他的医术给传了下来,但为了避免先前发生在他身上的悲剧重演,他跟后人约定,不许我们再与那些达官贵人们有什么往来纠葛,不过他倒是也没说不能进城生活,但相比于城中繁华,老夫的确更喜欢这乡情野趣。”贾郎中捋着胡子神气道。

    陆景对此却是一笑而过,心想老贾你也忒能吹了,御医什么的也就算了,妖物作祟都出来了,难不成自己穿的不是个武侠世界,而是仙侠世界?

    不过这时代科技水平不高,太多事情解释不了,归咎到鬼神身上倒也是人之常情,陆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反正他在这儿九个多月了,除了画本小说里,也没见着什么剑仙妖鬼,自然不会因为一个乡村郎中的祖传故事就改变自己的世界观。

    但陆景也没揭穿贾郎中的牛皮,一个故事而已,让老头偶尔自我膨胀下乐呵乐呵也挺好,毕竟人家刚救了人的。

    夏槐是下午醒过来的,穴位已经自然解开了,老渔翁毕竟只是三流高手,他点的穴时间基本不可能超过半天,不过夏槐刚一睡醒就喊饿。

    恰逢贾郎中今天心情不错,就让细辛又给夏槐和陆景煮了两碗粥,蒸了四个炊饼。

    结果夏女侠也不客气,哐哐就干完了属于自己的两个炊饼和一碗粥,一边舔碗一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去看陆景手里还剩下的一个炊饼。

    “没吃饱?”陆景试探着问道。

    夏槐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跑了太远,中间没怎么休息过,还打好几架,饿的时间有点长。”

    于是陆景把手里剩下的那个炊饼也递给她了,“那你吃吧。”

    夏槐连忙摆手,“不了不了,师父说君子不夺人所好。”

    “可我也没多爱吃这东西。”陆景把炊饼塞进了夏槐手里,“你先吃,我没你饿,而且住处还有吃的。”

    夏槐这才接过了那个炊饼,但想了想又从中掰开,和陆景一人一半。

    “也成。”陆景没推辞,就和夏槐分食了那个炊饼。

    吃完后夏槐却是又压低声音,悄悄问起陆景,“那老伯跟你说诊金药费多少钱了吗,要不等下你别说话,让我来跟他讲,之前在阁里虽然大家都不怎么把我的话给放在心上,但我求人也几乎没人能忍心拒绝的,只要能求这老伯赊个四五日,等我去邬江城找大师兄借了钱,便可以双倍付给他。”

    陆景有些意外,“你大师兄也在邬江城吗?”

    “嗯,没记错的话好象是叫青竹帮吧,大家都是冲着它去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地龙魂〕〔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极品暧昧〕〔穿梭在轮回乐园〕〔重生长白山下〕〔纵意人生秦浩〕〔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逆玄典〕〔超级走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