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军婚:首长,〕〔深宫娇宠〕〔狐色生香〕〔快穿之虐渣计划〕〔倘若地球能修仙〕〔假婚真爱:总裁爱〕〔豪门危情:老公好〕〔豪门危情:冷爷女〕〔星河霸血〕〔神庭大佬重生记〕〔我的小人国〕〔千古英雄志〕〔万界仙王〕〔她是阴间阳间至纯〕〔凰归之神医魔后〕〔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三十六章 山高水长【2021年快乐~】
    随着魏子羡抬脚客店内再一次变得鸦雀无声。

    妙真师太那边既然只是去打招呼,那就说明魏子羡之前所说的心怀侥幸,鱼目混珠之辈另有其人。

    老员外和中年书生看到魏子羡向着他们这边走来都不由自主的绷紧了身子,暗自握住了武器,然而魏子羡根本就没有看他们,就这么从他们的面前径直走了过去。

    他一路走到了那个吃盘游饭的刀客面前。

    这才停下了脚步,再次开口道,“好吃吗?”

    简单一句话就让刀客手中的筷子僵在了半空中,下一刻汗如雨下,再没有先前的淡定与从容,一张脸涨得通红,因为太过害怕居然张开嘴,把刚才吃下肚的盘游饭又给吐了出来。

    魏子羡叹了口气,“何必呢,不过你今天运气不错,我刚答应了妙真师太,不动杀念。”

    刀客努力止住了胸中那股呕吐欲,双手抱拳,惨然道,“多……多谢魏少侠不杀之恩。”

    “先别忙着道谢,”魏子羡闻言却又摇头,“我这人最讨厌明明没什么实力,却还要装腔作势的家伙,况且你还想骗过我,不知道你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

    “我……”此时的刀客根本说不出话来。

    下一刻就见到眼前似有一道寒芒闪过,等他眯起眼想要细看,魏子羡的剑却是已经又收回到了鞘中,“既然脑袋要不了,要你一只握刀的手不算过分吧。”

    刀客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右手的手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被斩断了。

    这也意味着他从今往后都再也不可能用这只手握刀了。

    然而遭此重创,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抱怨,反而再一次勉强抱拳,之后捂着自己的伤手,低头匆匆离开了住店。

    而魏子羡这时候也重新回到了自己那把椅子上,就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问夏槐道,“夏师妹,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

    夏槐咽了口口水,“哦,我之前被人追杀,身上的东西都被搜走了,就连之后治伤的钱都是赊的。”

    魏子羡闻言从身上摸出了一包碎银,大概有十几两的样子,丢给了夏槐,“拿去花吧。”

    “谢谢大师兄。”夏槐开心的接过钱来,然而脚步却没动。

    “还有别的事情?”魏子羡问道。

    “是。”夏槐低头,看着脚尖,“我,我还想从师兄这里要两本武功秘籍,一本轻功,一本招式的。”

    魏子羡皱眉,“你想要练什么武功,直接去找萧师伯……”

    说到这里他却是忽然恍然,神色变得有些古怪,“你想要外面的武功?”

    “师父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武学之道,切忌固步自封。”

    “呵呵,我看是这位陆少侠想要吧。”魏子羡却是一语便点破了夏槐那点小心思,让夏槐和陆景都有些尴尬。

    魏子羡的目光则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随后又淡淡道,“说说吧,你们要武功秘籍干什么?”

    他这话问的是两人,但实际上眼睛却望着陆景。

    陆景知道这时候自己也不能再装死了,只能硬着头皮道,“我有点武学上的问题没想明白,想看看能不能从那些武学秘籍中找到答案。”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陆景是不想曝露自己只有内力没有武功的事情的,更何况魏子羡之前那句我这人最讨厌没什么实力,偏偏还要装腔作势的人让某人也心下一惊,有种无辜躺枪的感觉。

    因此陆景也只能含糊道,结果魏子羡听完什么话都没说。

    他倒是没对陆景的身手起什么疑心,因为陆景说得这种情况其实在武林中人中还是挺常见的。

    瓶颈嘛,每个人都会遇到,而各人突破瓶颈的方法也不尽相同,有人是靠着四处游历,一朝顿悟,豁然开朗,有人是靠继续苦练,水滴石穿,自然也有人是从别的武学中寻找答案,触类旁通。

    不过魏子羡之前从酒肉和尚身上看出陆景武功不凡,下意识的以为他师父也很厉害,如今却是有些不理解陆景想要其他武功参考,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的师父,故而才一言不发。

    陆景有些忐忑,不知道魏子羡究竟在沉默什么,一旁的夏槐却是瞧出了一些端倪来,又主动开口道,“大师兄,陆少侠的师父最近出了远门,还没回来。”

    魏子羡这才总算是又点了点头,对陆景道,“你救了我师妹,按理说有什么要求我也应该尽量满足,只是身为洗剑阁的弟子,门派外的武学魏某却是一向不怎么能看得上眼,这些年得到的武功秘籍,那些普通的我多半随手就丢了,而一些稍微有价值些的,则扔到了多宝阁换成银票或者丹药。

    “正巧一周之前我又往多宝阁扔了三本武功秘籍,其中既有招式,也有轻功的,想来还没有卖出去,这样吧,你们也别乱跑了,就待在我身边吧,等此间事了,我便带你们去取秘籍,或者你们想要解连铖身上那门武功,我也可以给你们。”

    “真的吗?”夏槐大喜,“师兄那秘籍原本打算换多少银两,我补给你……”

    “不必了。”魏子羡却是直接打断了夏槐的话,“师妹你之后只要老实跟我回阁里,那两本秘籍我便当是送给陆少侠了。”

    夏槐知道自己背着师父偷跑到邬江城的事情多半已经被大师兄给看出来了,而半路遇险,差点丢掉性命也让她意识到自己这行为的确有些莽撞,再加上魏子羡身为大师兄,积威已久,因此她也没敢反驳对方的决定。

    只是看了眼身旁的陆景,颇有些不舍。

    陆景算是夏女侠闯荡江湖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而且两人之间相处的时间虽短,却是实打实的过命交情,彼此都救过对方的性命。

    夏槐只是没想到分别居然来的这么快,等今晚一过拿到秘籍,两人再见却又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陆景同样感到有些遗憾,但他也知道这或许对两人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他拿到急需的武功秘籍,找到解决自己身上bug的手段,而夏槐回到洗剑阁也会更安全。

    至于离别,或许本就是人生的常态。

    这一路山高水长,能有幸并肩同行一程,本已是意外之喜,又如何能再奢求更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地龙魂〕〔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极品暧昧〕〔穿梭在轮回乐园〕〔重生长白山下〕〔纵意人生秦浩〕〔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逆玄典〕〔超级走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