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三十七章 总之就是安全
    不管怎样,陆景一直惦记着的武功秘籍总算是有了下落,而且魏子羡还放出狠话来,天涯海角也要追杀七侠中剩下的二侠。

    连带着陆景也不用再担心被二侠上门报复的事情了,不得不说这位洗剑阁的大师兄行事虽然霸道,但是当你和他同处一个阵营,心情还是挺舒畅的。

    特别是陆景往他身边一站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是站在了安全区里。

    按照夏槐之前的说法,魏子羡的内功境界已经达到了二流巅峰,而且作为洗剑阁的大师兄,他所修炼的剑法、轻功也无一不是最顶尖的。

    一般的一流高手遇上他也很难讨到什么好,况且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本就有数,同时大都家大业大,也很少愿意和洗剑阁这种名门大派结仇。

    是以魏子羡虽然目中无人,但他行走江湖这些年,倒也真的很少碰上什么危险。

    陆景本人其实是不太想去参加晚上那场夜宴的。

    抢秘籍嘛,这事儿听起来就不是如今的他能掺合的,但是跟着洗剑阁大师兄的话倒是又另当别论了,况且魏子羡都说了,抢到了秘籍后可以给他。

    陆景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那你去抢,我在客店里等着这样的话来。

    既然如此,便也只能跟着同去了。

    好在万事有魏子羡在前面顶着,安全方面应该还是有保障的。

    夏槐为即将到来的分别惆怅了一会儿,然而毕竟是少女心性,很快又被晚上的热闹给吸引去了注意力,问魏子羡道。

    “大师兄,江湖传言,入城的武林中人都会收到青竹帮的请帖,而且是在半夜熟睡之际送到的,却无人见到过送帖之人的真容,你是何时入城的,可有收到请帖?”

    魏子羡闻言冷哼了一声,“我也听说了这事儿,原本打算今日入城的,为此还特意提前了一晚,可惜一觉醒来,枕边却并没有什么请帖,想来不过是轻功高手装神弄鬼的小伎俩,被没什么见识的江湖中人越传越玄乎。”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又接着道,“不过送帖那人倒是也有几分自知之明,昨晚他若敢来,我自会叫他有来无回。”

    而他话音刚落,却听到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怪笑。

    之后有什么东西从外面飞了进来。

    陆景定睛一看,发现那半空中的东西赫然是一张红色请帖,只是请贴这种轻飘飘的东西原本应该极难被掷出太远的,但如今那张请帖不但从外面飞了进来,而且居然不疾不徐,且一路都没有任何下坠之势。

    就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下面拖着它一样。

    而等陆景再扭头,却发现魏子羡已经从那张椅子上消失了。

    一同不见的还有他的那把剑。

    这就是顶级轻功的威力吗?陆景心下羡慕,之前风尘七侠的动作在他看来就已经很快了,和他们相比陆景觉得自己就像掉帧了一样,而等魏子羡出手,他才知道什么是顶级显卡的恐怖刷新率。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魏子羡却是又从门外回来,脸色微有些阴沉。

    “街上无关人等太多,被他给跑了。”

    “那师兄有看到……来人的样子吗?”夏槐好奇道。

    “那人蒙了脸,一见我出来便往桥上跑,上桥后又直接跳入河中,我不想随他入水,便落在了一只路过的小舟上,却再没见他从水里浮出来,想来应该是已经游远了。”魏子羡说到这里眉头却是又皱了起来。

    “怎么,还有其他什么事情吗?”

    “他从桥上往下跳的霎那中了我一剑,但入水后我却并未见到血水,北冥上也没血迹。”魏子羡有些疑惑,但很快又道,“想来应该是身上穿了什么甲胄吧。”

    北冥是魏子羡的佩剑,他提着这把剑出去又提着这把剑回来,剑锋上果然很是干净。

    随后魏子羡的目光便又移动到了那张请帖上。

    这玩意儿从外面飘进来,不知底细,无论是陆景还是夏槐都没太敢碰,所以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它落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夏槐比陆景识货,瞧出了送请帖的人内功修为不错,这才能让这张请帖稳稳的被送到这里,境界有多高不好说,但这份对内力的控制力的确有些门道。

    而等魏子羡进来,却是毫不在意的直接拿起了那张请帖,翻开,只见里面用小楷写着

    ——今夜亥时,巩楼夜宴,群雄共聚,齐参绝学,把酒对月,何其快哉!

    洗剑阁为天下武林之首,君又为洗剑阁诸弟子之首,青云榜上逍遥客,若肯赏光,必令此宴增色万分。而今夜之宴,亦绝不令君失望。

    最后的落款是青竹帮解连铖。

    魏子羡看完后冷笑,“不让我失望?好大的口气,我只希望这位解帮主今晚能真的拿出点精神头来,别让这场筵席太快结束。”

    …………

    之后的一下午却是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陆景先陪着夏槐去城里的铁匠铺,花五两银子又买了一把长剑临时应急,之后两人又拐去陆景师父的小院看了眼,结果章三丰还是没有回来。

    不过好消息是这几天也再没有什么武林人士过来滋事。

    而且根据何氏的说法,就在大概一个时辰前还有奇怪的人送来了一份重礼,说什么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前些日子惊扰了老前辈的家眷,故此特意上门赔礼。

    陆景听了以后也挺莫名其妙的,方子京那伙人受人指使他早就看出来了,但是如今道歉如此干脆却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好在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儿,他也就没再多想。

    陆景这会儿的心思,全放在了青竹帮和解连铖身上。

    他之前在青竹帮做了九个月的脚夫,虽然一直在底层,但自认对于青竹帮还算比较了解,就像他之前跟夏槐所说,青竹帮本质上就是个脚行,一群苦哈哈凑在一起用一膀子力气换口饭吃。

    虽然随着规模的壮大,后来一部分人脱了产,有了些江湖帮派的样子,但是即便是在邬江城本地,青竹帮也算不上什么大势力。

    光陆景知道的,城里比青竹帮厉害的门派组织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实际上一直到解连铖这个武痴接任帮主位置之前,青竹帮也都没啥高手,连章三丰都能做到供奉,可想而知青竹帮在武力方面有多羸弱。

    而且就算是解连铖,他的资质和武功出色也是相对之前几任帮主而言的,同夏槐这样的大派弟子根本比不了,就更不要说魏子羡这种天纵奇才了。

    陆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解连铖这么大张旗鼓的把城里的武林中人都凑在一起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他也听说过鹤蚌相争的典故,打算效仿?但即便这伙武林中人真的如他所愿打了起来,以解连铖的实力也做不了最后的渔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