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三十八章 稳如老狗 //
    !

    巩楼距离魏子羡所住的客店并不远。

    因此三人直到戌时六刻才出门,而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然而邬江城中的热闹却并不比白天时逊色多少,和宋朝一样,陈朝同样没有宵禁,酒楼、茶坊到了晚间依旧营业,灯明如昼,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

    那些白天沿街叫卖的小贩们或许已经归家,但夜市之中又有新的商贩扎起灯棚,摆上水果、野食等百货叫卖,衣店、首饰铺子则在门外挂上灯笼,引夜游之客进出。

    至于金明河畔边的那些个秦楼楚馆,更是如同进入了晚间黄金档一般,楼上莺莺燕燕,嬉笑嫣然。

    若是囊中足够有钱,在此时租一艘画舫,携三五美人,泛舟河上,陆景觉得倒也不是不能放弃wifi、可乐跟没追完的那些小说漫画。

    夏槐这会儿瞧得眼花缭乱,拉着陆景一路问东问西。

    而陆景基本也都有问必答,直到夏槐指着一家酒楼前的红栀子灯笼,兴致勃勃的问陆景,“这灯挺好看的,一路走来瞧见好几家都挂着,有什么寓意吗?”

    作为本地人的陆景这一次终于哑然,同时脸上浮现出了尴尬之色。

    反倒是魏子羡还是那副谁都不甩的样子,用他那冷酷的声音淡淡道,“挂这灯的酒楼,代表着里面可以招娼。”

    “…………”

    少女闹了个大红脸,顿时安静了不少。

    好在三人这时候也走到了巩楼前。

    今晚的巩楼,整个一武林人士专场,这会儿门前站着的几乎都是打扮各异的武林人士。

    据说解连铖为了这场夜宴花了大价钱把巩楼给包了下来,不过陆景觉得他这钱花的有点冤枉。

    因为就算他不包场,这么多身怀利刃,满脸凶相的人往这儿一站,基本其他宾客也都自动绕路了。

    不过这些普通人眼中凶神恶煞的家伙一看到魏子羡,却都不由自主的夹起了尾巴,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让三人通过。

    而魏子羡也没客气,径直穿过人群走到了酒楼前。

    欢门下站着两个迎客的人,却居然并不是店中原本的伙计,而是青竹帮的两位小头。

    陆景认出了他们来,但因为不在一个码头的缘故,那两人却是对陆景这个帮中的普通脚夫毫无印象。

    以两人的层次,同样也不认识魏子羡,但是大概之前得到过交待,看见最嚣张的就是洗剑阁的那位大师兄,因此其中一人拱手恭敬道,“可是魏少侠?”

    魏子羡冷冷的看着他,片刻后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道,“解连铖在想什么,摆两个不入流的蠢货在门外给自己丢脸吗?”

    那两个小头闻言脸色顿时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别看他们武功不怎么样,但是平日里和脚夫、棍子们在一起,在码头基本都是土皇帝一样的角色,被人吹着捧着,哪曾受过这种气啊,只觉得从灵魂到肉体都被人侮辱了个遍。

    然而偏偏除了就这么站在那里生受着两人也没有其他法子。

    双方无论身份还是武功都差的太远,无论动手还是动嘴,到最后都只是再给对方继续侮辱他们的机会而已,而且搞不好还会小命不保。

    所以两人现在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了,尤其当前拱手那人,就连姿势都不敢变,继续道,“请魏少侠和您的两位朋友……”

    结果魏子羡不等他说完就已经抬脚从他的身边经过了,就仿佛在对待一只聒噪的夏蝉,却是就连再骂一句的兴致都没有了。

    陆景在心中暗暗伸出了一根大拇指。

    瞧瞧,什么叫顶级的t啊!这仇恨拉的,那叫一个稳如老狗。

    陆景此刻已经彻底放下心来,他很确定自己只要跟魏子羡站一起,魏子羡不死,对面的攻击绝对一点也不会落到他的身上来。

    因为即便是从队友的角度来看,这位洗剑阁的大师兄也很欠抽了,如果说陆景是自带荆棘光环,那魏子羡就是自带嘲讽光环,这家伙不转职圣骑士真的可惜了。

    说起来陆景虽然在邬江城待了这么久,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走进这座号称邬江第一楼的酒楼,之前都只是在外面远远看着。

    按照前世的标准,如果每个城市都选个标志性建筑的话,那巩楼绝对是邬江城的地标。

    不谈外面的那些飞檐花架,单只说三层的楼高,城中就再无建筑可超过。

    别小看这时候的三层,陆景刚听说的时候也觉得蛮好笑的,但是等真的站在下面他的脑袋里就只剩一句话了,这是三层?你在逗我。

    主要是每一层的高度实在是有点太惊人了,差不多相当于前世公寓楼的三层,加在一起就是九层楼,放在这个时代的确是鹤立鸡群了。

    更别说巩楼还是个建筑群,五楼相向,各有飞桥栏槛,明暗相通,而青竹帮今晚所包的严格来说只是其中一栋侧楼。

    陆景三人在一个小头的带领下穿过一条笔直的主廊。

    主廊下是一片金鱼池,里面有各色锦鲤,只是不知是否也察觉到了今晚这里将有事发生,那些锦鲤却是显得异常的安静,都躲在了木桥下,只剩粼粼水光倒影在三人的头顶。

    夏槐微有些紧张,好在又行了一段,三人耳边的吵杂之声再起,却是之前先到的那些江湖人士已经各自落座,开始嚷嚷着让解连铖出来。

    “三位的位置在顶楼。”领路的小头早就被魏子羡给怼怕了,本已打定主意不再招惹这尊瘟神,只是见魏子羡又停下脚步,不得不出声无奈提醒道。

    魏子羡却道,“没必要,今晚来不了那么多人。因为我已经放话出去,二流境界以下的不用来赴宴,所以一层楼就够了。”

    说完他直接向着大厅正中那张桌子走了过去,原本坐在桌前的几人见状纷纷色变,结果除了一个画师模样的男子、一个看起来像是老板娘的女人和一个正在专心对付面前葡萄的少年,其他人都起身让出了座位来,改坐到旁边桌去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地龙魂〕〔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极品暧昧〕〔穿梭在轮回乐园〕〔重生长白山下〕〔纵意人生秦浩〕〔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逆玄典〕〔超级走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