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法之眼〕〔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奥特曼之成为光后〕〔林阳〕〔从我的团长开始抗〕〔重生狂妻A爆了!〕〔重生开始当首富〕〔叶新〕〔人在大唐已被退学〕〔我有一盏不省油的〕〔希腊的罗马之路〕〔战神王爷乖乖受宠〕〔重生长白山下〕〔史上最强炼气期〕〔猛虎教师〕〔天地龙魂〕〔极品暧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八十章 反……反了!&.
    !

    陆景用绳子捆了地上五人交给顾采薇看管,之后又用驴子驮着折了腿的小乙,自己直接踩起了惊涛怒浪,大张旗鼓的向着宋仲文的住处杀去。

    没办法,主要是这轻功动静太大,陆景就算想低调点都做不到。

    至于阿木,则踩着一旁的屋顶,晃晃悠悠的跟在后面。

    毛驴上小乙的后背已经被冷汗给浸湿了,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陆景真相,毕竟现在距离天亮已经不远了。

    然而他又担心自己一旦交出药方就被陆景给直接宰了,另外别忘了他刚才还睁着眼睛说了一通瞎话,也不知道陆景意识到被骗后该有多恼羞成怒。

    于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咬紧牙关,没有开口,寄希望于宋仲文还在宅子那边留了什么后手。

    尤其在“意识”到陆景的内功境界其实已经大跌,只比他强不了太多的时候,小乙觉得己方这边未必就没有翻盘的可能。

    而且这段时间他虽然趴在驴上呻吟不断,但其实依旧在暗中观察着陆景,越是观察小乙就越是肯定陆景的实力已经不复往昔了。

    毕竟是万毒谷的坠入凡尘,怎么可能一点效果也没有?

    而且刚刚又经历了一场大战,看陆景现在脚下的步伐明显有些滞涩,这对于绝世高手来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再次证明了现在的陆景已经是强弩之末!

    然而悲哀的是其他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只会觉得陆景还没有失去内力,依旧把他当成绝世高手看待。

    于是只要一照面就会立刻抱头鼠窜。

    这么下去,又怎么可能打得赢陆景?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把这条价值千金的重要情报给想办法传出去。

    小乙在驴背上焦急的想着。

    一刻钟后两人终于赶到了宋仲文的宅子外。

    陆景这一路上都在苦思该怎么应对有可能会遇上的阻碍,甚至为了防备有人动用弓弩,他临走前还拆了扇门板背着。

    打架打到一半掏出扇门来,这行为是多啦a梦了一点。

    但是至少比被人给直接突突了强。

    然而到了门外后陆景和小乙却都有些傻眼。

    只见宋仲文的豪宅大门敞开着,地上居然还有血迹和一些散落的铜币、绸缎甚至是银器。

    什么情况,宋仲文那边还在琢磨着怎么对付陆景,转头自己这边就被人先给偷家了吗?

    看这样子,他的住处分明是被强盗给洗劫了。

    不,不是强盗!小乙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变得很是难看,之后用哆嗦的声音道,“反……反了!”

    “什么反了?”陆景皱眉。

    “宋……宋公子笼络的那些江湖人士反了!”小乙整个人被惊得直接从驴子上栽倒了地上,还压到了断腿,可他居然都忘了疼,只呆呆的望着大门的方向。

    “他们本来就不太愿意和陆少侠您为敌,今晚动手之前宋公子向他们保证,说会想办法先药翻了你,又许以重诺,他们才勉强同意听从指挥。

    “结果事与愿违,啊不……是不出所料,陆少侠你大发神威,痛揍了进去的我们,把外面那些人也给吓到了,尤其冯四郎都已经爬到了墙上,露出头去,又被您天外飞仙般的一锏给砸了下来,估计是将外面的人都骇破了胆。

    “他们担心您之后会来找他们寻仇,所以便存了逃跑的念头,而既然要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宋公子的宅子也给洗劫了。”

    小乙的声音满是苦涩,他本就是这些江湖中人中的一员,所以对这些人在想什么自然比谁都清楚。

    这些人的身份和背景都很复杂,但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愿意跟着宋仲文混的当然也都不是什么善类。

    很多人身上还背着案子,只是不想再东躲西藏,看中了宋仲文这个主薄侄子的身份,再加上宋仲文的出手足够阔绰,所以便投靠于他。

    而宋仲文招揽这些江湖中人,则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或明或暗的打击竞争对手,让自己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同时也为叔父做些不方便自己亲自动手的事情。

    双方算是各取所需。

    因此除了小乙这种把柄被宋仲文捏在手上的,其他人其实也没有被宋仲文吃的太死,不过因为臭味相投,平日里倒也相处的还算融洽。

    只是等到了大难临头之时,宋公子也指望不住这些人为他效死。

    甚至有可能被反咬一口,就好像现在这样。

    但是乱到这种程度,又杀人又劫财的未免也太过了一些……陆景旋即想到了某种可能,神色一动,莫非宋仲文本人并没有逃回来?所以才约束不成这些手下。

    …………

    城南。宋主薄的书房里。

    披头散发的宋仲文正双膝跪地,边痛哭边哀求道,“叔父,叔父救我啊!”

    “你个混账东西!”

    原本已经睡下的宋泽半夜被自己这个侄儿给惊醒,匆匆披了件衣服就来见他,然后便从后者口中听到了一个噩耗。

    他指着宋仲文的鼻子大骂道,“你是想气死老夫吗,为了个狗屁寡妇,你去招惹个武林高手!”

    “侄儿知错了,叔父!”宋仲文把脑袋都快磕红了,“侄儿今后都不会再干这种蠢事了,只求叔父能救侄儿一命,而且我对他动手,也不是为了女人,您不是想要顾采薇那个炭窑吗,用它来给徐公公烧红罗炭。

    “侄儿一时心切,这才铸下大错。”

    宋泽见宋仲文磕的鼻青脸肿,又哭的声泪俱下,想起他是自己那哥哥唯一的儿子,哥哥过世的时候还拉着他的手,托他照顾这可怜的孩子,而自己又几乎是亲眼看着这孩子长大。

    直到如今成长为自己的左膀右臂,真让他眼睁睁看着宋仲文去死,他的确是狠不下这个心来,最终只能一声长叹。

    “罢了,你自去客房歇息吧。”

    宋仲文闻言一愣,“叔父,那陆景……”

    “我既让你去歇息,自然会替你解决这个麻烦了,至于怎么解决的,”宋泽冷哼了一声,“你跟了我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吗?”

    “是,叔父。”宋仲文大喜。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纵意人生秦浩〕〔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在斩妖司除魔三〕〔求婚〕〔封晏唐柒柒的〕〔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泛人类联盟〕〔穿梭在轮回乐园〕〔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真没针对法爷〕〔我家娘子不是妖〕〔我无敌强者被系统〕〔万千世界许愿系统〕〔余烬之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