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远古:野人老〕〔我在大唐开酒馆张〕〔摊牌了我是大唐天〕〔万相之王〕〔妃常嚣张:小小皇〕〔傅总的替嫁娇妻〕〔超能重工〕〔蜜爱百分百:校草〕〔人在港综漂到失联〕〔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第八十一章 去去就回*.
    !

    宋泽走出书房,一个人也没带,提着灯笼从侧门匆匆离开了府邸。

    他没有去衙门,也没去城外找厢军。

    前者是因为没什么用,那些衙役肯定不是武林高手的对手,而后者则是因为调动麻烦,他一个主薄一没这个职权,二也没合适的理由。

    说他侄子被高手追杀?这种事情是可不是由地方军队来解决的。

    所以留给宋泽的选择也就不多了。

    好在他还有一张底牌。

    陈朝官场之中,无论文武大部分在武林中都是有靠山的,那些朝廷大员背后基本就是各名门大派,地方官背后则多是本地的中小帮派。

    但宋泽却是其中的异类,他属于少有的并没有和城中任何一方武林势力有太深关系的官。

    然而这些年来他的位置却依旧坐的很稳。

    除了他本身能力强,政治手腕出色等原因外,也离不开宋仲文这个侄儿提供的银子还有养的那群江湖中人的协助。

    这也是他要保宋仲文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这些不入流的小角色只能为宋泽解决一些日常的小问题,遇到真正棘手的麻烦,他就只能另请高明了。

    而这位高明就住在他面前这栋不起眼的民宅中。

    宋泽先是看了眼四周,这会儿天色未亮,街道上也没什么行人,自然也就没人注意到这位主薄大人如今只披着一件单衣站在这里。

    于是随后宋泽按照约定叩了五下门,三长两短。

    片刻后那门向后打开了一条缝隙,一只眼睛透过缝隙望向门外的宋泽,紧接着那只眼睛的主人还用令人不适的尖酸声音道,“宋大人又来了?而且还是在深夜……看来这次的事情一定很棘手,咯咯咯咯。”

    宋泽却是早已见怪不怪,只是拱手道,“宋某的确遇到了一件急事,要请六梅先生出手相助。”

    而他话音刚落就听屋内又传出了一个声音,“阿韵莫要再戏弄宋大人了,快放宋大人进来吧。”

    和名叫阿韵的少女不同,这个男子的声音听起来温雅和煦,令人如沐春风,每个毛孔里都透着舒坦。

    名叫阿韵的少女闻言又咯咯笑了几声,后退了一步,打开屋门。

    “有劳阿韵姑娘了。”宋泽虽是主薄,但在这座宅院前却是一点也不敢摆什么官威。

    “师父在寝房。”阿韵也没再为难他,提醒了一句就自顾自的走开了。

    而宋泽也是等门开后才发现那少女的身上居然什么也没有穿,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站在月色下。

    宋泽没敢再多看,连忙低头快步走入寝房之中。

    只见一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正敞着胸襟,穿着亵裤卧于榻上,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宋大人,因何慌张啊?”

    “六梅先生。”宋泽先行一礼,又接着道,“我有一侄儿,唤作宋仲文。”

    “我知道他,”六梅先生点头,“是个不错的孩子。”

    “唉,就在今夜他闯出了一桩大祸来,为了一个女人给一位武林高手下毒。”宋泽叹道。

    “冲冠一怒为红颜,本就是少年郎们的最爱,这也算是一桩雅事,”六梅先生莞尔,“宋大人又何必苛责呢。”

    “关键是他这计策被人家给识破了,现在人家正在追杀他,他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只能来找我哭诉,求我保住他。”

    “哦,这就有意思了。”六梅先生脸上的笑容不改。

    “宋某……恳请六梅先生出手相助。”宋泽咬牙道,“事后愿意奉上白银七千两。”

    “宋大人倒是大方,七千两银子买我一次出手,”六梅先生啧啧道,但紧接着话锋却是忽然一转,“可惜,这活儿我接不了。”

    “六梅先生……”宋泽着急了。

    “我不是针对你或是你那侄儿,只是我的身份有多敏感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六梅先生望着宋泽的眼睛。

    “一旦曝露就会被皇城司还有正道那些家伙给盯上,之前你求我出手,留的时间都很充裕,长则三四月,短也有个一二周。

    “我可以先派阿韵去调查清楚,自己这边也能做好充足的准备,收尾也能做的干干净净,但是这一次……你却求我立刻便要出手。”六梅先生摇头,“太仓促了。”

    “先生曾说过一流之下无敌手,那姓陆的还不到二十岁,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一流境界,必然不是先生的对手,而此时天色未亮,先生动手杀他,也不会被旁人看见,至于后续一应事情,宋某自会为先生处理。”宋泽再劝道。

    然而六梅先生依旧不为所动,甚至打起了哈欠,明显是起了送客之意,宋泽见状不得不用出了最后的手段。

    “先生之前托我查的事情,如今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哦?”六梅先生闻言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盯着宋泽,“与我说来。”

    “我派人去祁州找到了那人下葬的地方,然而棺内……空无一物。”

    “墓内可有被盗痕迹?”

    “四周并未见盗洞。”

    “所以……他当真是诈死了,”六梅先生喃喃道,“我就说以他的武功,这天下又有几人能杀他。”

    “除此之外,我还查到一些别的东西。”

    “什么?”

    “司天监……或与此事有关。”

    “司天监?你确定不是皇城司吗?”六梅先生皱眉,“司天监不就是个观测天象,制定历法的官署吗?为什么会卷入江湖纷争。”

    宋泽这一次却并没有回答,而是罕见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六梅先生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杀机,片刻后又渐渐隐去,“罢了,我便出手助你们叔侄度过这一劫,只希望你的答案不要令我失望。”

    “谢六梅先生仗义出手。”宋泽大喜,刚刚不过短短一瞬,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若拖的时间再长一点,就算以他的城府和意志怕是也要撑不住了。

    而另一边的六梅先生既然答应了宋泽,也不再耽搁,喊进阿韵为他穿好衣裳,又从墙上取下了一只玉箫。

    交代了一句,“替我温壶酒,为师去去就回。”

    说完后他的身影便从院落中消失不见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