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间欢喜〕〔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老祖宗她又美又飒〕〔都市医道圣手〕〔生而为王萧阳〕〔江北辰〕〔戚卿苒燕北溟〕〔战龙无双〕〔战龙无双小说陈宁〕〔逆袭1988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风水师请自重 第35章 情为何物
    我靠,太残暴了。

    人的欲望达到什么境界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无法理解。

    黄姨又继续说道。

    “之后我丈夫如同不受控制一般,天天的吹着自己的笛子,不过他非常不满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似乎也.......”

    “没有得到满足!”白鸿飞淡淡地说道。

    听到这,黄姨的眼泪子在一次的流淌了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黄姨却走到一旁,那一个柜子里面拿出一个洁白的笛子。

    白鸿飞惊讶的说道:“这个就是你丈夫的人骨笛?”

    黄姨点了点头。

    “这个你怎么可以留下来,应该马上焚烧。”

    白鸿飞站起身来,情绪非常激动的对着黄姨说道。

    不过黄姨此刻细细地用手抚摸着这个人骨笛,喊着眼泪的说道:“我想看见他,只有这样我才能看见他。”

    “但是你知道,这个东西,如果你用久了,会有什么后果。”

    “我知道,我知道,给你看这个。”

    黄姨急忙在脖子上拿下来一个黄符,说道:“当年那个道士可怜我,便送我一个这个,这样我就不会受到人骨笛的伤害了。”

    白鸿飞接过黄姨手中的黄符,细细的看了看。

    还眼熟啊!

    “是谁给你的?”

    “一个姓徐的道士?”

    “姓徐?是不是叫徐长卿?”

    白鸿飞忽然看出来了,这个黄符好像是自己师傅画的。

    黄姨想了想,“是,是他是叫徐长卿。”

    晕——

    世界真的很小,

    白鸿飞苦笑一声,“那个老不死......那个先生是我师傅。”

    啊——

    黄姨明显的非常的惊讶。

    想想也真是凑巧。

    白鸿飞又说道:“那你找我干什么呢?”

    黄姨看着白鸿飞,认真的说道:“我丈夫的鬼魂如今不在人骨笛中了。”

    听见黄姨这样说,白鸿飞不免有些纳闷。

    正常来说,人骨笛中的鬼狐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除非是有人特意的勾魂。

    不过看黄姨的这个状况,不应该啊!

    黄姨不知怎么了,急忙跪在白鸿飞的面前,说道:“我不能没有我丈夫,你是有本事的人,你看看这笛子怎么了,还请您把我丈夫找回来。”

    白鸿飞哪里见过这个场面,急忙扶起跪在地上的黄姨,说道:“哎,别这样啊,我看着办你就是了。”

    听见白鸿飞说帮他,黄姨马上面露喜色,急忙把手中的人骨笛放在了白鸿飞的面前。

    细细的看过这人骨笛后,白鸿飞认真的说道:“如果想知道这里面的事情,那可能就要在吹响一下这个笛子。”

    ......

    夜晚,学校的一个小树林内,黄姨带着白鸿飞坐在一处凉亭内。

    “就是这里,之前我都在这吹笛子和我丈夫见面的。”

    黄姨拿着笛子,坐在一旁的石头凳子上,似乎在想着什么。

    白鸿飞拿过笛子,在手里看了看。

    现在万事俱备,只剩下一个问题没解决。

    那就是,白鸿飞不会吹笛子。

    ......

    想想也真是无奈,没想到,如今这个事情,竟然,卡在这个地方了,哎。

    不过白鸿飞依旧拿着笛子,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试着吹响这个笛子。

    想想这个笛子竟然是用人的骨头做成的,想到这白鸿飞心中不免也觉得有些恶心。

    白鸿飞用力的吹着气。

    嗡的一声。

    虽然很难听,不过这个笛子总算是响了。

    就在这笛子响起的一瞬间,白鸿飞面前的景象开始慢慢的虚化,只见一个人影从里面慢慢的引了出来,

    不过那并不是一个男子的背影,看上去像是一个妙龄少女的背影,白鸿飞细细的看过去,发现这背影非常的眼熟,这,这,是自己的师妹?

    白鸿飞非常的惊讶,万万没想到自己吹响这人骨笛,竟然看到的是师妹!

    白鸿飞非常害怕的放下了笛子,不过面前的画面也慢慢的消失了。

    白鸿飞拿着笛子,愤怒的对着黄姨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黄姨也是满脸的惊讶,他不明白白鸿飞所说的意思,急忙摇了摇头。

    看见他的这个表情,白鸿飞也有些犹豫了,毕竟这个黄姨看来也不像什么坏人。

    说完后白鸿飞又乍着胆子的吹响了那人骨笛。

    不过这一次,白鸿飞眼前所呈现的画面和刚刚一样,依旧是师妹蹲在那里!

    白鸿飞试着呼喊面前的师妹,不过,只要当这笛声停止后,面前的景象就会消失。

    如今的白鸿飞也是一头雾水,他怎么也没想到,当自己吹响的时候,面前的人竟然会是她?

    这一切的一切都有些超出白鸿飞的想象,

    不过这个时候白鸿飞也想明白了,那人骨笛当中应该是有一个鬼魂的存在,不过这些年,这个鬼魂应该是成了一些气候,自己面前师妹的景象应该是那个鬼魂看透了白鸿飞的内心所变幻出来的假象,如今之际,只能把人骨笛中的鬼魂引出来才能知道个究竟。

    虽然白鸿飞如今没有带引魂境,不过白鸿飞也知道另一个简单粗暴的办法。

    只见白鸿飞急忙用指甲把自己的手掌划出一道口子,这伤口流出来的鲜血白鸿飞急忙地涂抹到这人骨笛上。

    果然不出白鸿飞所料,当人骨笛接触到鲜血的时候,那血迹竟然慢慢的渗透到了人骨笛当中。

    忽然这笛子不断的震动以至于白鸿飞都拿不稳这个笛子。

    人骨笛掉落在地上后依旧颤抖,只见从那里面慢慢的飘出一缕青烟,这青烟在慢慢的形成了一个男人的轮廓,不过这男人竟然只有一只腿。

    此时黄姨惊讶的问着白鸿飞:“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白鸿飞看着地上的一跳腿的鬼魂冷冷的说道:“你丈夫是不是用的自己的右腿做的这个人骨笛?”

    黄姨听见白鸿飞这样说急忙点了点头,白鸿飞冷笑了一声,来到笛子的鬼魂面前。

    不过白鸿飞感觉面前的这个鬼魂一点煞气也没有,那也就是没什么危险,这样就好办了,总比那些动不动就掐脖子的好多了。

    “你.....。”

    白鸿飞似乎要说着什么,不过地上的这个鬼魂却露出一副可怜的表情。

    看着他的样子,白鸿飞又说道:“你想说什么?”

    这鬼魂蹲在一旁,指了指一旁的黄姨。

    白鸿飞看了看一旁迷茫的黄姨,回过头来,说道:“你想和他说?”

    蹲在地上鬼魂点了点头。

    看着这鬼魂的表情在看了看如今黄姨的表情,无奈的白鸿飞点了点头。

    “你丈夫想见一见你。”

    白鸿飞对着黄姨说道。

    如今黄姨点头的看了看白鸿飞。

    这是倒是好弄,如今只要让黄姨看见面前的鬼魂就行了。

    正常人见鬼方法有很多,大家比较熟悉的就是牛眼泪见鬼法,

    其实还有很多办法,比如,杯仙法,阴柳盖火,黑猫引路,等等。

    而如今白鸿飞能用的,也就是阴柳盖火。

    所谓阴柳盖火,就是用柳树叶盖住人额头的阳火,这样能短暂的降低人的火气,这样就可以看见鬼魂。

    如今这学校院内,柳树到是很多,弄几片叶子肯定是很简单的。

    白鸿飞随便在地上捡了几片柳树叶,来到黄姨的面前,贴在她的额头。

    当白鸿飞清晰的看见黄姨头上的那盏阳火慢慢减弱的时候,对着黄姨说道:“好了。”

    如今黄姨却有惊讶的看着白鸿飞:“他在那?”

    白鸿飞指了指一旁。

    黄姨顺着白鸿飞的指的方向看去。

    看见蹲在地上的鬼魂,黄姨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只见黄姨急忙朴了上去,不过人鬼殊途,黄姨直接扑了个空。

    看见如今这个情况,白鸿飞也是时趣的人,急忙的走开了,但是也没有走太远。

    而是蹲在不远的树下,如果有紧急情况,白鸿飞在出去。

    靠在树下,透过树枝看这天空中的星星,果然,想在大城市中看见漫天的星辰,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还是家乡好。

    不知怎么了,白鸿飞有点想家了,其实也才从家出来没多久啊。

    夜晚的校园总是让白鸿飞想起一个人,上官燕!

    如今就连白鸿飞自己都不清楚上官燕的关系,恋人?算不上,朋友?还很亲密,情人?说不好,炮友?自己清白啊!

    想着想着,白鸿飞自己都微微的笑了出来。

    这些想法瞬间在白鸿飞脑海中闪过。

    而就在白鸿飞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旁的黄姨慢慢的走了过来。

    只见她手里拿着一个断了的笛子。

    白起身看见她这个样子,有些不解的问道:“你这是?”

    “他想走了,累了。”

    黄姨双眼含泪的说道。

    看见如今黄姨的表情,白鸿飞也不在想多问什么。

    只见黄姨拿着那断成两半的人骨笛,交给白鸿飞,说道:“你能帮我处理一下吗?”

    “哦,当然可以。”

    白鸿飞急忙收起这个人骨笛。

    回到寝室,黄姨依旧给白鸿飞倒了一杯水,可是如今黄姨的表情却放松了很多。

    当当当......。

    传来一阵敲门声音。

    黄姨打开房门,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端着一盘饺子走了进来,面带微笑的交到黄姨手中。

    这个中年男子是学校的一个老师。

    看到这,白鸿飞似乎明白了。

    真是,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看着黄姨对这个男子的表情就说明了一切。

    看着这个男子帮黄姨擦着眼泪,白鸿飞忽然感觉自己出现在这个房间有些多余了。

    电灯泡真的不好当。

    不过这男子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不过从黄姨的样子中不难发现,有那么一丝的不舍。

    这个时候白鸿飞起身,说道:“他挺好。”

    黄姨当然知道白鸿飞说的是什么意思。

    “嗯,他也怎么说。”

    黄姨口中的他当然就是他的死去的丈夫。

    听见黄姨这样说,白微微笑了笑,起身离开:“我该走了,晚了不好打车。”

    “那小伙,多少钱?”

    白鸿飞头也没回,直接摆了摆手的离开了。

    慢慢的走出寝室楼,感觉真爽。

    做好事的感觉真爽。

    白鸿飞心中莫名的高兴。

    不过没钱的感觉真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