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极为神秘的犯〕〔天王殿〕〔白卿言萧容衍〕〔替嫁新娘:总裁的〕〔替嫁新娘:钱妻要〕〔替嫁新娘:总裁小〕〔贺少的闪婚暖妻〕〔胎楼〕〔神魔至尊〕〔你是我的遥不可及〕〔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风水师请自重 第61章 夏花的悲剧
    那宋守财请来的两个人一个姓徐,一个姓佟。

    说到这白鸿飞和聂猛不免有些惊讶,因为这两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这姓徐的这个人手里总是拿着一个酒壶,没事的时候总是和上两口,而且脾气还很大,那姓佟的人看上去好很多,说话也客气,而且一套套的。

    此时的炕上的王大壮已然是变了一副嘴脸,而且说话的声音的也变了。

    那夏花的母亲那里见过这个,顿时就没了主意。

    不过此时的村长宋守财却看明白了,知道二人是有本事的,不是那些欺世盗名之辈。

    宋守财急忙把夏花的母亲劝到隔壁的屋子,其一,是为了不妨碍两位先生办事,其二,这请先生的钱!!!!!

    “村长,这要多少钱?”

    这宋守财小声的说道:“人家二人一共要五千!”

    “五千!”

    听见这个钱数,夏花的妈顿时脑袋一晕,因为这些钱在当时的农村可不是小数目了,那个年代,你能是万元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过如今人命关天,什么钱不钱的也就无所谓了,只要能让自己的丈夫好起来就行。

    最后也就是这样,夏花的妈才和这个宋守财签了一个息滚子。

    不过就当夏花妈盲目签完这个息滚子后,那姓徐的先生就走了进来,对着夏花妈说道:“你们是不是收什么恩惠。”

    听见这话夏花妈一脸蒙圈,不过这李若水想了想说道:“昨天晚上的时候,大壮奇怪的拿回来一个兔子,能不能是这个事情?”

    听见这话,这姓佟的先生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哦,明白了,就是这个事,没错了,你俩进来吧,没事。”

    说完,所有人都进到了里屋。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将一报还一报,天理循环,比如你想要吃粮食,那你就要种粮食,人生在世,不管什么,都要有原因,要不然就逃不过天道的惩罚。

    世界上没有白鸿飞的午餐,妖怪也是,如果妖怪要害人,要是没有理由的话,那么最后也会因为天道的存在而落不下任何的好下场。

    这样,那些成立气候的妖怪就会想各种各样的办法来逃避天道的惩罚。

    而如今这个事情,就是这个野路子的妖怪利用你这一只兔子来逃避天道的惩罚。

    如今房间呢,那王大壮坐在炕上,表情非常的自信,对着那个姓徐的和姓佟的两位先生说道:“你们是跳大神的!”

    “算不上,我们只是跟着师傅学了一些道家的本事。”那个姓佟的人说道。

    听见这话,那被上了身的王大壮直切且了一声:“不是跳大神的,你们就无权管这个事情,赶紧滚犊子!”

    哎呀,我去,真是给你脸了......

    那个姓徐的人,喝了一口酒,急忙就要上前。

    不过还是被那个姓佟的人给拦了下来,他微微的笑了笑,点了一根烟,在嘴里吧唧唧了,然后说道:“有点过分了,给你个台阶你就下来被,你管我们是不是跳大神的呢,在说了,就你们这些野路子跟跳大神的也没有约定,怎么?你能听他们的?”

    为什么这个姓佟的这样说呢,因为上五路的野仙,狐黄白柳灰,这五家都跟跳大神的祖先签过契约,无论什么情况,一定要听从命令,当然了,必须是正统的跳大神人员,那些唱二人转的不算。

    书归正传,这姓佟的人说完后,有子啊裤兜能掏出一张黄符,只见他随后一甩,这黄符竟然自己燃烧起来,急忙又点燃了一根香烟,给王大壮递了过去。

    看见有人给自己点烟,这被上了身的王大壮便眯眯个眼,凑了上去,用力的吸上了几口。

    不过一旁那个姓徐的先生趁着王大壮吸烟的时候,猛然起身,直接用右手抓起他的下巴,一用力,那嘴里的咽就掉了出来,说道:“我他妈的看你有点道行,想给你一条出路,你他妈的还真是不要脸,根本没把我们哥们当回事啊,你信不信,就现在,我就能让你魂飞魄散。”

    这王大壮看了看这个姓徐的这个先生的表情,顿时也有点害怕了,表情放缓,点了点头。

    此时那佟先生接着说道:“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就说你附在这个人身上是为了什么?”

    只见此时的王大壮看了看二人,说道:“你别当我是野路子,我是胡家的人,今天上这人身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因为这人的爷爷当年请了我胡家做保家仙,但是又砸了我们的排位,就着口气,我们能不出吗?”

    听见这话,姓徐的和姓胡的两个人也不免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还真不是什么野路子,是胡家的人。

    这个时候一旁的村长宋守财却说话了:“那个,这个事我知道,但是这也不愿老王头啊!是上一辈的事情?”

    姓佟的先生听见村长这样说,便明白了,急忙说道:“冤有头债有主,这都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你正常,你应该去找上一辈的人?”

    “他妈,我要是能去......哎,你费什么话啊,我凭什么听你的,你算老几啊?赶紧的,想要有好日子过,马上把我胡家的排位请回来,在准备牛,羊,猪,个一头,迎接我们。”

    他以为他说出自己是胡家的人后,这面前的两个人能有所顾忌,可是他想错了,如今面前的这两个人,虽然年纪小,但可都是有本事的人,尤其是那个喝酒那小子,脾气很不好。

    听见他这样说,那姓徐的人急忙酒壶一扔,指着被上身的王大壮大骂道:“我草,你赶紧给我滚犊子,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呢是吧?”

    “你......”还没等这东西说话,那姓徐的先生又喝了一口酒,指着王大壮的鼻子骂道:“你个小瘪三,别说是你,就当年的那个些事,就是你爷爷胡七灯都不好使呢,别说是你了,就他妈的会欺负小老百姓,我跟你说,今天我在这肯定不好使,还他妈,牛,羊,猪,你瞎啊,你看这家像有这些东西的样子吗?就这一根烟,爱要不要,麻溜给我滚,要不然我不客气了。“

    听见这话,那王大壮但是就傻了,万万没想到,遇见个骂人怎么厉害的!喝点酒,那嘴就跟机关枪似的,突突滴。

    果然,这被狐妖上身的王大壮瞬间大怒,说什么也不好使,一定要弄死这个王大壮,说话间竟然慢慢的变身,已经是尖嘴猴腮的面容了。

    看见这个情况,一旁的夏花妈吓坏了,急忙对那姓徐的和姓佟的说道:“二位,我丈夫没事吧,这可怎么办?”

    “妈的,没事,没事,你俩先出去,不叫你,千万别进来,放下,我保证你先生没事。”

    说完,这姓徐的男子又喝了一口酒,便对着那个姓佟的男子点了点头。

    来到院子中的李若水和宋守财如今只能听见屋子里的动静,没过多久,里面便传来一阵的打斗声,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如今李若水除了等着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打斗声没过多久就停止了,只听见里面的王大壮喊道:“媳妇,快来就我,这两个人要杀我。”

    听见这话,李若水大脑一晕,好像是被什么控制一样,猛的抬头,站起身子就要往屋内冲,可是她刚到门口,就听见了屋内那个姓徐的人喊了一声:“别进来,他在迷惑你,快点走远一点!”

    李若水听见这喊话,猛的醒了过来,惊慌之中像一旁跑去。

    没过多久,这自家的们就推开了,那姓徐的和姓佟的两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没等李若水开口问,那姓佟的人就说道:“完事了,进屋吧。”

    李若水听见这话,急忙跑进屋,发现自己的老公如今果然安静了下来,现在躺在炕上,像是睡着了一样。

    李若水急忙叫醒自己的丈夫,可是之诶王大壮醒来后却不记得刚刚发生事情了。

    后来李若水还想请那两位有本事的人吃饭,结果那二人说是着急去一个叫黑山的地方,所以就离开了。

    夏花的父亲最后好了,不过这平安的代价就是五千块钱的滚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