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风水师请自重 第62章 出发救人
    当王大壮知道这五千块钱滚息子的事情后,便抱头痛哭,因为他明白,这些钱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能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不过王大壮并灭有气馁,依旧安慰着自己的妻子,说道:“没事,等过完年的,我狠点干,一定能还上钱。”

    李若水含着泪点了点头,但是她自己的心理明白,这钱,恐怕一辈子也还不上。

    讲到这,夏花依旧是流泪满面,而一旁的白鸿飞和聂猛却静静地听着,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心理想,这个两个有本事的人怎么会这样?

    不过事已至此,想那些也没用,如今聂猛把夏花抱在怀里,又问道:“那你父亲死后,有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宋守财和这个宋金龙又是怎么回事?”

    说道这里,那夏花已经哭得不行,此时哭泣着说道:“从父亲去世后,我和我母亲的生活简直就无法想象,苦的很。”

    这话不假,自从夏花父亲去世后,家中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消失了,本来这个家就负债累累,如今这更是雪上加霜了,不那时候夏花年纪还小,根本就不明白这些事情,虽然从小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是夏花依旧能每天乐呵呵的。

    俗话说的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话一点也不假。就在别人家的小孩子过年都有新衣服穿的时候,夏花只能在一旁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家看动画片的时候,夏花只能在扒在窗边偷看。

    不过这一切夏花从小都不成怨恨任何人,可是每当看见自己女儿这个样子的时候,李若水不免有些伤心,自己也偷偷的擦了很多回眼泪,确实,自己亏欠孩子的太多太多。

    但是的夏花倒是没觉得怎么,只是想着快点长大,然后离开山里,来都大城市看一看,之后就在也不回去了,在也不回到那个地方。

    说到这,聂猛和白鸿飞都已经皱了皱眉毛。

    夏花如今缓了缓,又苦笑的说道:“可是这个愿望等我长大了以后,发现,那么的遥不可及。”

    从小的时候夏花就为人非常随和,善良,可是夏花最烦的就是宋金龙父子了。

    因为当年的宋守财父亲去世后,那滚息子最后几落到了他儿子宋守财和孙子宋金龙手中。

    夏花小的时候就很烦这个守财,这个宋守财不管什么时候,总是踹门就进来,然后就是冷嘲热讽自己的母亲,每次这个宋守财离开自己的家,母亲都会偷偷的抹眼泪。

    直到夏花长大以后,才明白的这些事情,可是当地的教育资源有限,在加上夏花家实在是没钱让她念书,最后初中毕业后,夏花就辍学了。

    当夏花讲完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那马睿走了过来,把夏花叫到了一旁说了些什么,没想到这夏花听见马睿说的话后便苦笑了几声。

    想着这些事情的白鸿飞和聂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不过聂猛想好了,无论怎么样,也要帮夏花。

    晚上的时候,白鸿飞也只能是通过和上官燕电话沟通,来了解一些事情,电话中上官燕说什么,夏花好像一切都无所谓了!

    其实这滚息子的钱对上官燕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她也打算帮助夏花。

    可是当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上官燕发现,夏花留下一张纸条然后人就不见了。

    得到消息的聂猛急忙跑了过来,原来这小子是去借钱去了,东借西借的一共也没借两万块钱。

    可是现在就是有钱也没用了,因为夏花留下的纸条已经很清楚了,如下:

    大家好,认识大家很高兴,想做梦一样,不过该面对的要是面对,我绝对还是要面对我的人生,我结婚了,也许我也能幸福,可是现在的这个梦,我必须醒了。

    看见这个纸条聂猛直接就怒了,说什么也要去找夏花。

    就在聂猛闹得的时候,马睿走了进来,直接丢给聂猛一张银行卡。

    看着这一张银行卡,一旁的聂猛顿时楞了楞:“你这是......”

    “傻小子,你还不明白吗?你怎么去?空手去?倒是后人家把欠条一亮,你怎么办?耍横啊?”

    那马睿双手背后,又说道:“卡里有20万,就是这些了,不行,就看你们自己的了。”马睿淡淡的走出了房间。

    不过因为上官燕家中有事,所以这一趟只能白鸿飞和马睿一起过去。

    但是这马睿的举动确实让白鸿飞和聂猛很感动。

    而且李神棍这次也很够意思,直接给白鸿飞和聂猛方放假,让他们一定要把夏花带回来。

    就这样,白鸿飞和聂猛带着钱,来到了火车站,直奔夏花的家。

    ......

    火车只能到凤凰市,没办法,坐了一宿的火车。

    火车慢慢的行驶在铁轨上,轰隆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即便二人买的是卧铺,但是白鸿飞和聂猛依旧睡不着。

    现在的社会也是的,火车票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紧张,二人能买的卧铺简直就是上天眷顾一般,有些时候也真的想不明白,没事大家不好好在家呆着,出来干什么!

    车上,白鸿飞一直劝着聂猛,希望可以开导一下他。

    可是——

    完全是白鸿飞想多了,这聂猛此时已经在下铺睡着了!而且咬牙放屁,还打呼噜。

    哎!

    这白鸿飞也能忍,只是这个季节着车里也太热了,说是空调车,为什么不开空调呢!

    不过一会儿乘务员推着五块一根的冰棍过来卖的时候,白鸿飞一切都明白了。

    如今白鸿飞躺在上铺,聂猛躺在下铺而白鸿飞郁闷的是,这上铺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顶棚也就十几公分的距离,如果稍不小心的话就会撞到脑带,

    真是一群白痴的设计师。

    实在是睡不着觉,白鸿飞就悄悄的爬下了床,走到了卧铺的洗手间,用凉水冲了把脸站在车厢的连接处,看了看外面。

    如今窗外事漆黑一片,只能零星的看见一些星星点点,而且在这么热的夏天,而且还是怎么炎热的车厢内,看着外面凉爽的天空真的有一种想跳出去的冲动。

    一夜没睡,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聂猛,那呼噜声实在是太大了,没有办法,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口后,白才有了睡意。

    不过为时已晚,如今车厢内人流涌动,你就是想睡也睡不着了。

    火车还是常规性的,晚了点,白鸿飞听着广播内发出的抱歉声音不由的想骂街。

    尤其是那一句,各位旅客抱歉。

    哎!接着说的那些话,无非都是一些不负责任或者推卸责任的,反正大概意思就是,火车晚点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跌跌撞撞,火车终于到了凤凰是。

    二人又做上了大客车。

    客车慢慢的行驶在盘山道上面,不过这盘山道也太高了,高的实是离谱,看的白鸿飞心惊胆战。

    不过此时的聂猛心情却很复杂,这毕竟是自己是女朋友的事情。

    虽然平时聂猛看上去有点二,但是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挺有责任心的,其实这个事情聂猛可以不管,毕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是如今聂猛的做法,不免也让白鸿飞有些佩服。

    可是那大客车没开了多久,便从大东头飘过来一块乌云,开车的司机看见那乌云后就开始骂娘。

    起初白鸿飞和聂猛还没看明白那司机的意思,不过等着瓢泼大雨下来后,白鸿飞终于明白了。

    好吗!毕竟这是土道,平时还好一些,一旦下了雨就完了,泥泞的很,不过看样子也很倒霉,这雨下的越来越大,司机师傅没有办法,只能将车停到了一边,自己抽抽烟。

    聂猛和白鸿飞心中这个着急啊,心想这破雨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难道这就是天意?

    但是也没办法,等着吧,不过还好,这雨来得快走得也快,那师傅大概抽了半盒烟后雨就停了,可是这一切并没有那么顺利,雨虽然停了,但是这路却走不了了。

    大客车在泥泞的土道上说什么也开不动了,最后挣扎了大概半个小时,实在没办法白鸿飞和聂猛跟着一车的客人徒步向宋沟镇走去。

    要知道现在的聂猛可是在赶时间啊,遇到这种事情还能不郁闷吗?说实在的要不是白鸿飞拦着他的话,这聂猛可能都要抢车了。

    而就在白鸿飞和聂猛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路上的时候。山的那一边,此时正热闹得很。

    夏花的村子属于佟沟镇下数的一个小村子,叫做湖鹏沟。据说当年这个地方聚集了一伙胡子,也就是土匪,所以这名字就打着上来的。

    今天这湖鹏沟中很是热闹,老少爷们都聚集在一起,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这村子的首富,宋家要办喜事了。

    村子中的宋家,如今张灯结彩,院子内架起了两口大锅,锅旁还摆了十几张桌子,此时已经坐了不少的人,虽然这刚下完雨,但是热情不减,这些人有说有笑不时的,一旁还有几个孩童在打闹。

    在夏花家这边有一个传统,结婚之前一定要有一个隆重的订婚仪式,如今这仪式就是宋家特意准备的订婚仪式,哎!说着好听,其实无非就是想多收一次份子钱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