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护花状元在现代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的老婆是卿城!【求月票】
    萧阳如实开口。

    自己想来想去,白素心相比自己来讲最占优势的一点……

    不,应该是有两点。

    就是自己手指正指,视线斜瞥的焦点位置。

    一身红色的教师正装,里面是白色衬衫,两粒纽扣将耸起的两边衣衫强行地扯紧,白色灯光渗透进去,这一刹,萧阳甚至内心有种呼之欲出的念头……

    爆!爆!爆!

    可惜还没如愿爆开纽扣,白素心身影已经移开了几步了,横了一眼萧阳,嗔怒道,“没点正经,什么什么……你没我大!”

    白素心简直是既羞又怒,一跺脚,“我还没你……”

    嘴巴张开,话音戛然而止,白素心立即扭头便走回了病房。

    萧阳呆滞站在了原地,脑海中不停地掠过了白素心刚刚说的那一口型……

    最终,幽幽地得出了一个结论……

    “长?”

    萧阳目光愤愤地瞥了眼紧闭的房门,忍不住仰天感叹。

    “女流氓啊!”

    在几名医生的热心操办下,很快,旁边的病房已经腾了出来,同时,两边的床榻上分别都放着两张崭新的被子。

    “今晚我就在隔壁,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们可以大喊,我马上可以赶过来。”

    萧阳非常体贴地给二女铺了被单后,含笑地转身离开。

    房门轻缓闭了起来。

    安静了半会。

    “铁缨,明天一早谁来接你?”白素心刚从君铁缨的口中得到了这一消息。

    君铁缨的眸子轻微一黯,沉吟半会,轻出声,“是良伯吧。”

    整个君家,肯真心来接自己回去的,或许便只有这个着自己从小长大的良伯了。

    白素心轻声一叹,轻抚了下君铁缨的柔顺发丝,“如果……真的待不下去的话,姐这里随时都欢迎你永远住进来。”

    君铁缨轻咬了下朱红色的薄唇。

    在自己人生低潮黑暗的时候,也幸好有白家两位表姐对自己非常好,所以,至少明面上,自己还能保留君家三小姐的称呼。

    “我妈明天一早应该便到了,铁缨,要不你也可以随她一起回去呀。”白素心建议道。

    君铁缨勉强淡笑了一下,随即摇头,“让岚姨在这陪大姐几天吧,现在大姐这样,她也不会安心回去。”

    白素心着君铁缨,半响,还是叹了口气,“铁缨,你这人真是,永远都只会替别人着想。其实,我和姐真的可以用白家的力量来帮你……”

    “素心姐,”君铁缨轻声说道,“因为我,你和大姐都离开白家那么久了,我真不想让你们再添麻烦。再说……现在更加不用了。”君铁缨眸子闪过了一阵流盼神采。

    白素心知道君铁缨所指什么。

    沉寂半会,忍不住开口,“铁缨,萧阳的个人实力再强,但是,要与君家正面对碰……”

    “我不会答应让他这么做。”君铁缨声音平静,语气眼神却是非常的坚定,“我本没有任何争夺之心,但是,眼下的君家,却成为了一片乌烟瘴气的争权夺利之地。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争!要么,被彻底扫出君家。”

    君铁缨的内心,比任何人都想得明白,得透彻。

    白素心不知道君铁缨会怎么选择,也没出声去问。有时候,或许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这些年君铁缨是怎么过来的白素心亲眼目睹,触目心怆。

    “铁缨,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比以前更坚强了。”

    君铁缨神色轻怔。

    白素心继而说道,“以前的你也很坚强,但是,那种坚强是带着被动的忍受,似乎在石缝中生存的种子,只能为了下一秒的生存而必须选择坚强。而现在的你,是发自由内而外的主动坚强,甚至,我相信,你已经在考虑要承担起一些你要扛起的担子了!”

    “这种潜移默化的改变,原因也很容易找。”白素心道,“你和那个有暴力倾向的家伙朝夕相处,必然会受他的影响了。”

    在白素心来,萧阳便是那种随时都会主动出击的人!

    他从来不会愿意吃亏!

    “那家伙,就像一条伪装在草坪丛中的青草蛇,让人防不胜防就受到他的攻击。”

    听到白素心这么描述萧阳,君铁缨不由地抿嘴一笑。

    夜深了。

    灯光调到了较暗的程度,姐妹两人睡在一起,左一句右一句地闲聊着。

    只不过,或许两人都没有意识到,交谈的内容,总是隔上几句话便出现一个关键字眼……萧阳。

    这,或许也是潜移默化的原因了。

    一夜无事。

    翌日清晨,天刚亮,萧阳起床走过来一眼还在熟睡的二女,轻步进来给白卿城把脉少刻后,脸庞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站起来跨步往楼下走去。

    早晨的医院,除了来往走动的护士外,便只剩下依稀被家属用轮椅推着出去外面透透气,呼吸新鲜空气的病人。

    萧阳前步刚刚迈出了医院的门口,脚步立即是戛然而止。

    视线朝着前方瞥了过去……

    瞳孔瞬间紧缩,神色也轻微一变!

    正前方,医院前面的广场侧旁公路上,一排吉普军车如流星一般地奔驰过来,来势汹涌,气势磅礴!刹那间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车队直接冲上了广场,直奔医院大门。

    嘎!!!!

    连续的刺耳刹车声音响彻而起,似乎轮胎都快要爆炸般。

    啪!啪!啪!

    车门同时打开,一道道身穿着军装的健壮身影从车内一跃而出,并且一个个都是弹枪实荷,双手扛着枪支,跃下的瞬间,第一时间团团地将医院正门围住,周围的人见此阵势,顿时的神色大变地连连躲避。

    萧阳恰好站在了医院的正门口,此刻身影停下来,周围无人,正前方便是这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萧阳的存在显得非常的刺眼了。

    “竟然还敢来?”萧阳的眉头一皱,视线冰冷眯了起来。

    啪!

    最前面的那辆车门打开,首先走出来的是一名年俊的青年,神色上去还有几分稚嫩,同样身穿着一身的军装,一米七的身高,腰杆挺直笔立,目光炯炯有神,隐隐间却带上几分焦急。

    青年人出来后,最后的一道身影出现。

    依然一身军装!

    英姿飒爽!

    从脸庞的轮廓上,是一名已经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妇人,不过,面容上丝毫不显老,冷艳的双眸让萧阳的内心忍不住产生几分熟悉感。

    军装军帽,一阵浑然冰冷的气息从其身上蔓延出来,颇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

    下车后没有半点的迟疑,立即一摆手,同时和身旁的年青人并肩疾步迈向医院……

    正门口,一道挺拔的身躯挡住了这些人的去路。

    “让开!”青年人一声大喝。

    “站住!”萧阳更加没有示弱,声音比青年人还大上数倍,直接如惊雷炸响!

    青年人顿时间一下子懵住当场,耳边似乎嗡地响起了一阵声音。

    萧阳脸庞忍不住得瑟笑了笑。

    比起大嗓门,本大爷可不会输给你!

    喊啊!有本事再大声点喊!

    嗖嗖嗖!

    此刻,没有喊声,但是,周围所有的枪孔全部都指向了萧阳!

    萧阳面不改色,见此阵状,嘴角不禁溢出了几分微笑,指了下自己的脑袋,“各位,麻烦对准点,脑袋在这呢。”

    话音一落,正前方的妇人眼帘不禁掠过了几分惊诧神色。

    她倒见过不少在枪口对准之下仍然面不改色的人,只不过,却没想到会在这医院门口会这么巧地碰上。

    萧阳神色平静,内心已经在暗骂蓝震寰了!

    这个老家伙,竟然忽悠本大爷!

    还拍板说问题解决了,结果呢,一大早医院又被一大批的军人围堵!

    萧阳不可能轻易让他们闯进里面惊扰了三女。

    “年轻人,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目光惊诧过后,妇女的眼眸恢复了一片冰冷,皱着眉头道。

    萧阳轻微一笑,摆手说道,“不好意思,医院是清静之地,你们这么大张旗鼓地进去,会吓到病人和医生护士的。”

    妇女神色怔了下,一摆手,沉声开口,“你们在门口守着。”说罢,与一旁的青年人准备往前走,不过,却再次被萧阳拦下了。

    “年轻人,我的脾气可不太好!”妇女寒声开口,若不是刚刚的一瞬间对这个青年人内心产生一丝的欣赏,恐怕自己已经下令让人将他打断腿扔出去了。

    “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一旁的青年人怒喝了一声。

    萧阳神色漠然地瞥了一眼两人,冷笑道,“你们不必多费功夫了,回去告诉你们那姓阎的头,如果他不后悔活着这个世上的话,就尽管再继续派人过来!”

    闻言,一旁的青年人已经是勃然大怒了!

    “你这个神经病的家伙!滚开!”

    在青年人来,眼前这家伙肯定是发神经无疑了,他说的话自己半句话没听懂。

    砰!

    青年人的来势确实强悍,如同一头初生牛犊不般凶猛攻击过来……

    然而……

    一记轰响。

    青年人踉跄退后两百,左眼眼圈发黑肿了起来。

    “你敢打我!”青年人没想到自己一上来就吃了这么一个暗亏,当即怒发冲冠,再次冲上前……

    砰!

    两边的眼眶非常对称了!

    发肿辣痛起来。

    萧阳冷笑瞥着前方,似乎根本无视周围持枪的人,冷声说道,“自不量力!”

    “你……”青年人还准备冲上,不过,立即被妇女喝住了。

    妇女了一眼青年人两边的眼眶,神色低沉着盯上了萧阳,“你刚才说阎家?你是什么人!”

    明知故问。

    萧阳眉宇轻挑,淡声回答,“在医院里面的,除了医者和病人外,自然便只有病人家属。”

    妇女视线冰寒地眯了起来,“你跟阎家有仇?那你知不知道……”

    话音还没落下,萧阳已经不耐烦了,不好气地撇撇嘴,沉声开口。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回去告诉你们姓阎的。”萧阳神色森寒阴冷地笑了起来,“卿城是我的老婆!从这一刻开始,他还敢派人过来骚扰,本大爷就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萧阳没有注意到,他这句话落下的瞬间,前面两人都同时傻眼了!

    “你的老婆?”青年人书要凸了出来。

    “对,我的老婆是卿城。”萧阳的神色非常认真。

    “那你知道我是谁不?”妇女冷瞥着萧阳。

    萧阳不嗤一顾,“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总而言之……”

    “我是卿城她妈。”

    “我管你是谁的妈……妈!!!”萧阳突兀地心头猛蹬,目光瞪大得滚圆地着前面的两人,声音一哆嗦,“妈呀……”

    ……

    ps:弱求月票。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楼主大人求放过〕〔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都市之仙武全球〕〔生命法典〕〔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