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之彼端〕〔极道拳君〕〔祖宗聊天群〕〔无限绝境〕〔灵道通宝〕〔从今天开始捡属性〕〔元始魔域〕〔铸逍遥〕〔只会召唤术的魔法〕〔魔法科技大洪流〕〔玩家请自重〕〔都市超级天帝〕〔日日梦你〕〔我主宰了灵气复苏〕〔从流量到影帝〕〔娇妻归来:宝贝叫〕〔逆流纯金年代〕〔万界至尊〕〔刀风镇〕〔玄门妖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护花状元在现代 第八百四十六章 生死一线间
    “死去吧!”

    宇文轩晨彻底暴走了!

    眼眸的疯狂红光爆射出去,以自己尊贵无比的身份,强横的实力,竟然被一只蝼蚁般的存在屡次戏弄,这对宇文轩晨来讲,简直是毕生的耻辱!

    呼!

    宇文轩晨手中的巨斧显然不凡,这一刹在他的强大内气灌涌之下,巨斧呼地扩大了数倍,仿佛盘古开天般的闪电光芒划过。宇文轩晨目光杀气腾腾,手臂猛摆巨斧,朝着下方狠劈。

    势如雷霆,力若千钧。

    这一刻,仿佛一股风卷残云般的威势直接压向下方的乱石堆。

    宇文轩晨根本不管萧阳隐藏在哪一块巨石下面,他根本不需要知道。因为他这一击的范围,包括了所有的乱石堆。

    “裂天斧!鳌掷鲸呿!爆!”

    爆!

    宇文轩晨仿佛巨大战神般屹然站立,巨斧光芒夹带着狂暴的气势狠劈降落。

    无比强大的压力朝着萧阳轰压下来。

    萧阳处于其中一处乱石的下方,此刻感受到这股摄魂的威压,脸色骤然大变!

    “不好!”

    萧阳力劈悬崖,本就是放手一拼。殊不知,宇文轩晨竟然有着如此疯狂的举动,不惜一切地展开疯狂一击。

    如此巨大范围的攻势,萧阳根本避无可避。

    浑身内气遍布浑身,刹那间将眉心金斧收入丹田之内,这一刻,萧阳要心无旁骛地放手一拼了。

    这等关键时候把金斧收回去,因为萧阳还有一个担心,就是在自己真正生死一线的时候,里面的三位老前辈会不顾自己的心雷劫天雷而现身出来,那时候,纵使或许可以瞬息将宇文轩晨覆灭,仙神心状态下的前辈,也会在天雷的轰击下灰飞烟灭。

    萧阳不愿连累别人,自己拼!

    拼不过……就是死亡!

    “三位前辈,实在不行,我死后,你们哪个将就一下便夺舍了我吧,我这副皮囊承受能力还是不错的。”萧阳最后交代了一句。

    “萧阳!”金斧内,三位老前辈的惊呼声音响彻。

    呼!

    萧阳身影急促直坠,千斤坠施展出来,身影急剧降落。然而,此时此刻,萧阳头顶上方的乱石已经爆发出轰隆的巨响。偌大的巨石在短短刹那间化作了粉末。

    足以可见宇文轩晨这一击的恐怖。

    也幸好有上方的乱石抵挡,萧阳才避免了正面被击中,否则,萧阳的身子也会跟上面那些巨石那边粉身碎骨。

    饶是如此,短短的几个呼吸下降距离中,萧阳已经连续狂吐了好几口的鲜血,受到了无比沉重的内伤,身影降落的过程中,已经有几分飘飘然,似乎快要无法控制住……

    “难道真要死了吗?”萧阳努力地睁开眼睛,浑身的内气已经被他压榨了一次又一次,奋力地调集力量抗衡着。

    若非凰火护体,恐怕萧阳也早便一命呜呼。

    这一斧的威力,太过恐怖了。

    上方不少乱石还砸中了萧阳,此刻萧阳浑身已经是血迹斑斑。

    视线有些迷糊起来,看着下方,似乎……快着地了。

    上有强敌,此刻,萧阳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力。

    身受沉重的创伤,气若游丝般,此刻的这种状态,别说是宇文轩晨,就连一个普通人,也可以轻易夺取了萧阳的性命。

    “我萧状元郎的命,就绝于此了吗?”萧阳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脑海中闪晃过一幅幅的画面。

    仿佛命运捉弄般,自己从千年前的世界转眼出现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也是因为被人追杀纵身下落崖。

    如今,身处绝境的时候,还是处于一片悬崖中……

    “掉下去后,再睁开眼睛,会不会……回家了?”萧阳努力地睁开了一下眼睛,眼角有些湿热,不论如何,在他内心的深处,这个世界,他只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他的家,在宋朝。

    一个并不显赫的家庭,有欢笑,有温暖……

    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他们一眼自己高中状元后的喜悦表情……

    自己也再也看不到他们知道自己被打入死牢,坠崖失踪的绝望神态……

    自己更加不知道,得罪皇上,会不会连累了家人被诛连九族……

    “回家了……回家了……”

    萧阳的视线迷糊起来,上面的狂暴力量肆虐下来,萧阳口中不断地咳着鲜血,眼神越发的黯淡。

    “下面……是一个……洞?”

    目光模糊,萧阳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只看到自己落地的方向似乎是一个地洞。

    萧阳脑海不禁又胡思乱想起来。

    现代世界的电视上老是说,掉下悬崖时不是有个水潭就多数有个山洞,然后学成绝世武功,破关而出……

    萧阳还来不及yy下半段的时候,身影已经轰地一声不偏不倚砸落在那处地洞处,几乎同时,萧阳的上方,漫天乱石轰轰轰地砸落在地面上,其中一块较大的巨石,恰巧地轰地落在萧阳所跌落的洞口出!

    若这块石头再小一圈的话,恐怕也跟随着萧阳一块下洞,那么,萧阳则真正的是要被石头砸得粉身碎骨了。

    萧阳没有看错,下方确实有个洞,但是绝对不是他所yy的藏有绝世武功的山洞,看上去更像是深山猎人挖过来抓捕野兽的一个废洞,而且这洞也不深,恰巧容下萧阳的身体后,巨石砸下,一般的石身卡在洞口处,距离萧阳的鼻尖位置仅仅不到两厘米。

    身负重伤的萧阳没有被砸晕,这一刹被活生生地吓晕过去了。

    轰隆隆!

    上方的巨石不停地落下,除了萧阳的那一劈之外,宇文轩晨这一记狂暴无比的攻击几乎削落了半壁石块。

    悬崖的下方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不少参天大树的树枝都被巨石砸断,惊起不少受惊的鸟儿,展翅乱飞,一片狼藉。

    浓烟席卷遍布而起。

    树林仿佛瞬间成为了乱石堆般,散发出阵阵苍凉无比的气息。

    嗖!

    一道身影从上方急速降落,落在一块巨石上,手持巨斧,目光冷扫四周。

    这一刹,宇文轩晨瞳孔不由得急剧一缩。

    身影四周,没有半点动静了。

    宇文轩晨的目光缓缓地扫向一处处的乱石堆,神识笼罩下去,哪怕萧阳还有任何一丝的气息,此时此刻都逃脱不过宇文轩晨的感知。

    可惜,宇文轩晨找不出萧阳了。

    萧阳此刻的确是没有了任何气息,原本已经身负重伤,气若游丝,再被惊吓一下,直接晕死过去,处于一种假死的状态。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否则,宇文轩晨绝对可轻易察觉出萧阳的行踪。

    “没有气息,人已死绝?”宇文轩晨对自己的攻击威力还是颇为自信的,刚刚的那一击的威力,一般的心雷五劫都要粉身碎骨,更别提区区一个化象级别的家伙。宇文轩晨虽然没看到尸体,但是,周围洒落了不少的血迹。

    宇文轩晨眼帘闪过了一丝浓烈的后悔起来。

    刚刚自己彻底被那小子激怒,已经不顾一切的攻击。如今那小子粉身碎骨,金斧已经不可能还在他身上。

    通灵神兵,不寄存死物之中。

    “金斧在哪?”宇文轩晨胸口急促起伏了几分,眼眸仿佛尖刀般扫过丛林的每一处生物,每一棵植株。

    都有可能藏有通灵神兵金斧。

    可惜,最终都没有任何发现。

    “到头来,竟然一无所获!”宇文轩晨的脸庞狠狠地抽搐着,纵使杀了萧阳,也根本难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若不是剑宗这小子……”宇文轩晨文儒的脸庞露出狰狞的咆哮,拳头啪啪地响彻着,巨斧锐利光芒不停闪烁,“金斧,本该属于本公子的东西!”宇文轩晨快要气炸了,到手的金斧再次消失,这种憋屈感觉让宇文轩晨恨不得将萧阳从地狱中揪出来再碎尸万段!

    “剑尊一脉!”宇文轩晨眼眸通红而疯狂,“你们害本公子丢失了金斧,就拿全宗性命来偿还吧!”

    轰!

    宇文轩晨随手狠劈,前方的一块巨石瞬间被轰劈得粉碎。

    轰!

    轰!

    宣泄!

    通灵神兵离开了一个宿主后,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会出现在哪里,能否找到,全凭运气。

    轰隆……

    宇文轩晨手中巨斧一下一下地狠劈着,周围的巨石纷纷遭殃,被劈得粉碎。

    而他的攻击范围,也逐渐地要靠近萧阳所容身的那块巨石……

    …………

    昏暗的巨石下的空间,暗黑一片,巨石砸落封锁了整个洞口,没有留下半点的缝隙,甚至一点空气也没有。

    萧阳虽然处于假死的状态中,但是,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恐怕要不了多久,萧状元郎便会由假死直接变成死翘翘了。

    然而,此时此刻,萧阳却已经无法控制身体的状况,他的意识仿佛已经沉溺入茫茫的涛海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身体,全凭着一股淡淡青紫色的火焰流光,流动在五脏六腑的边缘,保护着萧阳体内的最后一片气息。

    凰火护体!

    萧阳觉醒了火属性后,虽然极少使用,但是,这团天地间最神秘的火焰,在这个时候,发挥出它护主的力量,轻缓地在萧阳的身体流转保护着。

    上方。

    宇文轩晨的神色狰狞无比,手中巨斧高高地举起,下一个目标,就是萧阳所容身的那处巨石……

    “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抵偿一切?痴心妄想!”宇文轩晨怒声咆哮,“本公子说过,一定要剑宗覆灭!三天,不!一天之内,剑宗,彻底灭亡!”

    巨斧高高举起,狠狠劈落!

    〖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楼主大人求放过〕〔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众神塔〕〔生命法典〕〔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