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第三百五十二章救下雪狐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第三百五十二章救下雪狐

    狐王今日正要祭拜冰雪神山。

    这冰雪神山立于九尾狐界的北端,常年冰封,山上不生一草一木,甚是险峻。

    冰雪神山上供奉着冰雪山的山神,位于山巅,但是山下却是白骨堆满,都是这些年祭拜的献祭。

    雪狐也被关于神山下,只等洗去一身罪孽,再献祭。

    而所谓的洗去罪孽,是在狐王每年献祭的时候,她都必须三跪九叩从她禁锢的地方,一直跪到冰雪神山的巅峰。

    因此,她每年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跪拜上山,每年一次,每一次磕完,她都会遍体鳞伤,好久才能恢复,恢复没多久,又得再一次上山。

    周而复始,已经过了许多年了。

    她的夫君狐狸郡王丘每年都会参与祭拜,因为一年只有一次他能见到自己所爱。

    只是这一次见面,实在太残酷,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受尽折磨。

    他不忍心,却不愿意放过这一年唯一能见她一次的机会。

    这对丘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他是郡王,因此不能提前便去冰雪神山,必须陪伴在王的身边,和王一同上山。

    今日,是祭拜之日。

    早早,狐王便率着各地封王去冰雪神山了。

    这才刚抵达神山之巅,便顿觉一阵地动山摇。

    这么多年拜祭神山,从未曾试过这样。

    狐王大惊,命底下的狐狸去查探。

    查探报了回来,说是今年跪叩的雪狐没有如期抵达神山之巅,怕是神山大怒。

    狐王闻言,怒道:“她竟敢抗旨不遵?马上带她来。”

    丘陪在王的身侧,闻言大惊,连忙跪下求情,“王,许是她身子疲乏,未能及时赶到,请王息怒!”

    “息怒?”狐王看了丘一眼,眼底尽然是失望之色,“丘,你实在让我失望,这多年你还惦记着这罪狐,看来,今日得把她献祭给神山,你才会死心了。”

    丘如闻噩耗,当场呆立。

    他直挺挺地跪下,“王,求您开恩!”

    “这恩还真开不了,”狐王摇摇头,既是愠怒也甚是惋惜,“自从你娶雪狐为妾,便再没了昔日的雄风英姿,每日只琢磨如何营救她,沉浸女儿私情全然不顾我九尾狐族大事,与其如此,还不如断了你的念想,兴许,你还能如年轻时候那般,壮我族盛威。”

    丘面容死寂,伴王多年,他最为知晓王的性情,但凡决定的事情,便绝没更改的可能。

    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

    他磕头,沉声道:“王,若她死了,我也绝不苟且偷活。”

    “你这是威胁我吗?”狐王大怒。

    素素闻言连忙上前跪下,“王息怒,父亲只是一时犯糊涂。”

    她拉着丘,道:“父亲,为一个罪孽深重的雪狐,不值得,快快请罪求王息怒!”

    丘却不为所动,道:“王,我与她相遇相爱,便已经立下了重誓,死生相随,若食言,遭那天打五雷轰之罚。”

    “你竟然如此没出息?”狐王大怒,“来啊,先把他扣押下来,等献祭了雪狐,再问他的罪。”

    狐界,是极力模仿人间的君王制度,以王为尊,权力集中。

    但是,狐族到底不是人类,狐族也以修为论地位,丘修为高,且早就独霸一方,分封为郡王,势力也日渐增大,若不是因为雪狐的事情,定是有一番作为的。

    狐王要问他的罪,看来,是要趁机削他的权了。

    丘被捆绑起来,捆它的绳子,是狐王专门用来捆逆臣的,若不松绑,他是休想挣脱。

    胡素素见无法求情,便推了推身旁的朝阳。

    朝阳上前,“父王,岳父也只是一时糊涂,您开恩啊。”

    “他哪里是一时糊涂?他已经糊涂了许多年了,朝阳,你不必再说,否则,我连你也一同捆了。”狐王怒道,方才地动山摇,他认为是神山震怒所至,因而,今日若不献祭了雪狐,神山还会继续大发雷霆,要献祭雪狐,就得先拘禁丘,因而,不许任何人求情。

    朝阳不敢再说,退回一边去。

    雪狐被拖着上来,浑身是血,已经奄奄一息。

    她被丢在狐王面前,禀报道:“回狐王,雪狐本已经差不到跪到了山巅,却不料体力不支,滚了下去,已经快没气了。”

    丘看到浑身是血的雪狐,发出了凄惨的悲鸣声。

    赶往冰雪神山的尹向图,听得这个声音,忽然怔住了,泪水滑落。

    “怎么了?”龙柒柒问道。

    “我父亲,我父亲快死了!”尹向图哭道。

    “你怎么知道?”

    “他叫了一声,我听到,他要与我母亲一起死,我母亲死了?我母亲死了!”尹向图语无伦次地说完,飞也似地跑去。

    龙柒柒眸色一沉,轻身而起,拉住她的衣领,“走!”

    老君在后头跟上,不过片刻,便抵达了冰雪神山上。

    龙柒柒放下尹向图,眸光环视了一圈,雪狐将死,旁边捆着一个公狐狸,一直在发出悲鸣声。

    因有人类闯入,狐狸全化作人形,丘被捆住,无法幻化,因而还是狐狸的模样。

    “尔等何人?”狐王的侍卫上前,倒也礼貌。

    不过,胡素素马上就认出尹向图来,“胡十三,你还敢回来?”

    “胡十三?就是雪狐的女儿,扰乱王子与王妃婚礼的那个杂种?她还敢回来?”

    众狐马上上前声讨,连王的侍卫都一改方才有礼的态度,上前质问拦开。

    “杀了雪狐,杀了杂种!”

    “她们母女是祸害,把她们一同献祭给神山。”

    尹向图看着凶神恶煞的族人,听着这些即便是梦里都没办法忘记的叫杀声。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尹向图尖叫一声,扑过去护住雪狐。

    雪狐睁开眼睛,眼底滴出了泪水,气若游丝,“傻孩子……你回来做什么?”

    “不许伤我母亲,不许伤我母亲!”尹向图抱着雪狐,冲那些叫嚣的族狐大喊。

    丘也不断悲鸣,挣扎,想冲过去护住她们母女。

    一名女子从天下冉冉而下,陪着她来的,还有几名年轻侍女。

    她落下之后,眸色悲愤地看着雪狐,“你还要害他到什么地步?”

    胡素素上前,“母亲,杀了她!”

    来的就是丘如今的妻子九尾狐知贤,胡素素的母亲,郡王妃。

    她一身彩衣,拖曳着走来,像一直欲振翅高飞的凤凰。

    她的眸子有嫉恨与怨怼,一手托出,“我杀了你,也省得他总是惦记着你。”

    尹向图情急之下,反手便是一掌,尹向图这些年修为甚高,这一掌下去,虽不能伤了郡王妃,却把她逼退了两步。

    郡王妃的修为在九尾狐族中是很高的,却被尹向图逼退,一时大家都震惊了。

    这血统不纯的胡十三,绝不可能击退郡王妃的。

    一时,狐族一拥而上,要诛杀了雪狐与尹向图。

    龙柒柒一怒,手持龙杖一挥,便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厉声道:“当我死了吗?在我跟前,也敢叫打叫杀的!”

    这一波惊得众狐大惊失色,大家看向龙柒柒,本以为她是胡十三带回来的帮手,顶多只是个喽啰,没想,却这般的厉害。

    那方才的一阵地动山摇,莫非也是她做的?

    狐王看着龙柒柒,“敢问尊驾何人?”

    “你说呢?”龙柒柒看着狐王,冷笑着,额头的卍字符号闪动。

    狐王一惊,连忙便跪下,“不知道龙姑姑驾到,还请恕罪!”

    狐族的灵性很高,且孜孜不倦地学习,获知外界信息,因而,这一声龙姑姑,大家便都知道龙柒柒的身份。

    一同跪了下来,心底却暗暗疑惑,怎地胡十三会认识龙女?还带了回来狐界。

    “雪狐所犯何罪?”龙柒柒走过去,坐在了方才狐王坐的椅子上,这椅子是冰雕而成,但是铺上雪狐的皮,却十分的温暖。

    “这……雪狐得罪了冰雪神山的山神,挑起两族战争,故而理当受刑。”狐王解释道。

    “是吗?得罪了冰雪神山的山神?那简单得很啊,我倒是要问问山神,雪狐到底得罪他哪里了?”龙柒柒眉心的卍字符号飞出,没入山巅的祭台,只见神山摇晃,冰雪剥落,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一名身穿白色衣裳的女子从地底之下慢慢露出了脑袋,身子,然后疾步走过去跪下,“小神参见姑姑!”

    “你是冰雪神山的山神?”龙柒柒看着她问道。

    “回姑姑,小神姬神,正是冰雪神山的山神!”

    众狐拜祭了神山多年,却未曾见过山神,今日一见,竟是个女子,且还这般的美丽,那这些年献祭的活女雪狐……

    “你看看你的身后,可认识这位雪狐?”龙柒柒问道。

    姬神回头看了一眼,“回姑姑的话,认识!”

    “如何认识?”龙柒柒问道。

    “她困于冰雪神山下,每年会从冰雪神山底下往上磕头拜我。”

    “她与你有仇?”

    “无仇!”

    “那为何拜你?”

    姬神苦笑,“小神也不知道,早些年,小神了解过得知她被狐王惩罚,换取她女儿的生命,这是狐族的事情,小神无权干预。”

    龙柒柒看向狐王,“看来,雪狐是得罪你,而不是得罪神山。”

    狐王一怔,“可两族战争,本就是雪狐先挑衅,我本已经安坐王位,若不是雪狐挑衅抢夺,怎会死那么多族狐?且狐族曾有大祸,死伤不计其数,这都是因为雪狐挑衅伤我根本在先,否则,也不至于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