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第480章望龙塔上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第480章望龙塔上

    离歌回去之后,便去找暗珲。

    要打听军中的事情,得去找兵部,可她总不好直接去找兵部,只能让暗珲去打听一下。

    所有士兵,兵部都会纪录在案。

    而杨烈比较特殊,家中已经有三人战死沙场,应该会分类纪录,要找也不难。

    不过,暗珲并未回府,她没有惊动南宫越,而是偷偷地问练血,“暗珲去哪里了?”

    练血道:“去了军营,明日一早,出发去边城。”

    “去边城?”离歌一怔,这么巧啊?

    “是的,前些日子边城来报,说找到了五年前那一批失踪士兵的骸骨,所以王爷斟酌了一下,让暗珲负责调查和领人送士兵的骸骨回乡。”

    “五年前失踪士兵的骸骨?”离歌心里咯噔了一声,虽觉得没有那么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练血压根没当她是外人,解释道:“没错,五年前,边城有一场小战事,当时是宁王主政,战事打了有半月左右,其中有一名先锋将军领着百余人去后方夹攻,只是这百余人却无端失踪,一直没有回来,尸骨也没找到,前些日子,有山民报说密林里发现了许多骸骨,官府的人去查探,才知道是五年前失踪的士兵,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何会死在密林里,所以王爷才命暗珲去调查的,调查之后,则会分派人送骸骨回乡安葬。”

    “那些骸骨的名单出来了吗?”离歌连忙问道。

    练血点头,“有的,在王爷手中。”

    “能不能问王爷要名单给我看看?”

    练血看着她,努努嘴,“你自己进去问就成啊。”

    “……我?”离歌讪笑了一下,“你帮我一下嘛。”

    “王爷因这事心情不好,我不去触龙须。”练血摆摆手。

    离歌很纠结地看着她。

    练血道:“事先提醒一句,王爷对将士十分看重,若贸贸然问他拿名单,只怕他会不高兴。”

    离歌请教,“那怎么样才不算贸贸然去问他拿名单呢?”

    练血看了她一眼,“根据我的经验,先铺垫一下,说点让他开心的话题,让他情绪放松了再问。”

    离歌深呼吸一口,“好,那我进去了。”

    练血拉着她的手,“你进去干什么?王爷不在里头。”

    离歌一怔,练血一直都跟着南宫越,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的,除了睡觉。

    “那王爷在哪里?”

    练血说:“在望龙塔,你去望龙塔找他吧。”

    离歌不由得问了一句,“你怎么没陪着他?”

    练血看着她,意味深长地道:“王爷去望龙塔,从不让任何人跟着。”

    离歌知道望龙塔,位于皇城东边,楼高十三丈,听闻站在塔上,京城风光,尽收眼底。

    她没有上去过,经过两次,往上看的时候,感觉望龙塔是直插云霄。

    真是劳民伤财的建筑。

    天色已经黑沉了下来,离歌借了练血的马,策马来到望龙塔。

    奇怪的是,望龙塔竟然没有人把守,难道望龙塔是对外开放的?

    等离歌进了塔中,只看到一条铁索悬空落下,才知道为什么无人把守。

    这条黑漆漆的粗大铁索,直通塔顶,是唯一上去的路。

    一般人,哪里敢攀爬绳索上去到十三丈的高度?

    而且,再看那铁索,竟然都是生着倒钩,压根就是无法触摸的。

    离歌心生诧异,他是怎么上去的?就算武功很厉害,轻功了不得,这每次跃十三丈高也够呛啊。

    看来,这摄政王还真是深藏不露,之前怀疑也没错。

    她想着这塔中是唯一飞上去的路,于是,便轻身一起,直冲塔顶。

    塔顶黑漆漆,瞧不见上头。

    十三丈高,必须得一口气跃上去,免得到时候要借铁索踏脚恐伤了脚。

    所以,这一跃,便是楼高十五丈也不碍事。

    如离弦的箭,嗖地一声窜了上去。

    然后“碰”的一声巨响,人没冲出去,脑袋重重地撞在了塔顶层上,那竟然是密封的。

    离歌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一时回不过神来,人急坠下去,慌乱中,她一手拉住铁索,直到刺痛传来,才翻身凌空落下。

    双手已经被倒钩所伤,鲜血淋漓。

    她摇晃了几下,坐在了地上,晕啊!

    伸手一摸,手上满是血,竟也不知道是手的血还是脑袋的血。

    日他娘的,这造的什么塔?竟然封了顶层,那他是从外头跃上去的?

    一道黑影从外头落下,塔外的光芒映照着他的头顶,背光的他,无法让人看清楚面容。

    直到走进来,才看到他凤眼微扬,冠玉容颜写满了诧异,待看到她手上和头上的血,他的眸子一紧,疾步过来俯身扶她,语气着急关切,“怎么回事?”

    离歌晕坨坨地站起来,有点找不着北,一手扶着他的肩膀,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慢慢地调整好才睁开眼睛。

    触及他漆黑的眸子,她没好气地道:“这塔是谁造的?没有楼梯,只有一根倒钩铁索,却偏又不是中空,你是怎么上去的?”

    南宫越扶着她,有些奇怪地看着她,“外头有楼梯上去的,你没看见吗?”

    “有楼梯?”离歌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两眼一抹黑。

    南宫越扶着她走出去,果然在塔的东北面,有倾斜的木梯直达塔顶。

    南宫越一手环抱她的腰,凌云纹缎靴一蹬,便扶摇直上,稳稳地落在塔顶上。

    离歌站稳,也顾不得去想他方才搂着她的腰,便被京城的万家灯火吸引。

    夜幕下,天空漆黑,月色黯淡,星子闪烁,这极目看去,万家灯火便如同这天上星点,稀稀疏疏却光芒柔和,叫人目眩神迷。

    “真好看!”她凭栏远眺,只觉得心神皆舒,深深呼吸一口,空气是甘甜而冷冽的。

    南宫越依偎在栏杆上,双手在身后撑着栏杆,眸光沉迷地看着她,她方才一撞,秀发落下,血在飞上来的时候,已经用灵力为她止住,额头有丁点的血迹,却如同点了一粒殷红的朱砂,煞是好看。

    她的五官在夜色中特别的迷人,皮肤也不觉得黑,甚至,还笼着一丝丝的柔光。

    她脸上带着惊叹之色,眸子闪着欢喜的光芒,她叹息过后,侧头去看他,乱发飞扬,眸色在发丝中说不出的魅惑与妩媚。

    他也轻轻叹息,伸出手,把她拢入了怀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