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乐歌〕〔我不会武功〕〔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侠女来袭:本王妃〕〔超级锋暴〕〔峨眉祖师〕〔青川旧史〕〔宝石时代〕〔恋爱东南西北〕〔王妃医手遮天〕〔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医道生香〕〔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超维入侵〕〔叶唯〕〔张龙〕〔承包大明〕〔猛卒〕〔爷是娇花,不种田〕〔原界秘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第492请道长进京
    第492请道长进京

    离歌逼得宁国侯夫人当场病发,但是,她知道李燕的阳寿未尽,宁国侯夫人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此举让宁国侯夫人备受猜忌。

    也等同逼狗跳墙,她没有办法了,必须再用借运大法。

    宁国侯夫人回府之后,发了一通脾气,命人请父亲过府。

    “一千两金子都不要,她是傻的吗?”徐大人皱起了眉头。

    “先不管这个,如今,我没了七彩灵芝,明年就是大限了,父亲,通知道长,就在那两人中挑选吧。”宁国侯夫人冷狠地道。

    徐大人犹豫了一下,“道长说,若是能再等上三年,就有合适的人出生,那才是一个多福多寿的人,如今不管是楚娟还是李良,都已经三十六岁,她们二人福气不够,且命短,实在不是理想的人选。”

    “可眼下,也没办法了,那离歌实在可恨。”宁国侯夫人双拳紧握,脸上是病发过后苍白。

    徐大人安抚道:“你不要着急上火,仔细再犯病,御医说过,若你犯病次数多,会导致病情加重,你不记得以前受过的苦了么?”

    怎么会不记得?

    那种犯病就痛,一直从胸口到后背到左手手臂,呼吸不上来,无法下床,便是勉强可下,走两步便气喘吁吁。

    她不能再过那样的日子。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道:“父亲,请道长进京吧。”

    徐大人点点头,忽地,又像是想起什么来,道:“为父听说,奇案门那边把这些年为破的案子都接过去了,应该包括李燕的案子,为父担心,奇案门会不会盯上我们呢?”

    宁国侯夫人冷笑一声,“二十年前的案子,人证物证都没有,且谁会想到,我们是借运杀人?任他们有翻天的本事,也查不到我们的身上来。”

    徐大人还是有些担心,“这奇案门还是很玄乎的,那个丫子忽然失踪,难道不奇怪吗?”

    “丫子是养不熟的,许是略有好转就逃跑了,白眼狼。”

    徐大人还是很犹豫,“此事,要不我们再从长计议?”

    “父亲!”宁国侯夫人忽然厉声道:“莫非你要眼睁睁地看着女儿死吗?”

    徐大人摇摇头,“自然不是。”

    “那为何犹豫不决?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做。”

    徐大人叹气,“或许是为父年纪大了,总觉得做这种损阴鸷的事情不好,会遭报应的。”

    宁国侯夫人仿佛听了最好笑的笑话,瞪大眼睛看着父亲,“报应?父亲竟然相信报应?”

    “女儿,天道循环,报应,未必就没有。”

    “即便有报应,我也得做,我要活下去。”宁国侯夫人冷冷地道:“父亲若不帮我,我就自己去找道长,父亲不插手就好。”

    “要不,我们继续寻找七彩灵芝?”徐大人问道。

    “有七彩灵芝又如何?顶多只能维持五年,五年之后,我一样要死。”

    徐大人沉默了一下,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可原本二十年前你就死了,如今多活了二十年,继续找灵芝,还有五年,还不满足吗?”

    宁国侯夫人如冰冷的雕像坐着,看着自己的父亲,她实在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父亲的嘴里说出来的。

    当初,她曾犹豫过,毕竟要杀一个人来换取自己活下去的机会,很残忍。

    她不是一直都这么毫无血性的。

    否则,这么多年来她不会持续做善事。

    但是,父亲难道不明白吗?生存是很残酷的一件事情。

    不容许心软,不容许相信天道轮回。

    她慢慢地冷静下来,抬起眸子,悲声道:“父亲,若你不愿意,那便算了,也不必寻找灵芝,就这样吧,你说得对,二十年前,我就该死了。”

    徐大人抬起浑浊的眸子,这话,也是叫他伤心难受的。

    他年纪大了,其实最不舍的就是儿女。

    他自然做不出眼睁睁看着女儿去死。

    但是,他心软也是真的。

    所以他很矛盾。

    “父亲,回去吧。”宁国侯夫人慢慢地站起来,环视了一眼屋中,“不知道大限什么时候来,我该好好地办我的身后事了。”

    这话,说得无比悲凉,却如一支利剑,直戳徐大人的心窝。

    他站起来,嘴唇颤抖了几下,道:“我命人去请道长入京。”

    说完,他背着手,慢慢地走出去,背影伛偻,落日的余晖,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也很孤独。

    宁国侯夫人坐下来,嘴角挽起了一抹冷笑。

    她不能死,也不舍死,她还要大把的富贵可享。

    宁国侯府,已经进入了奇案门的监控范围。

    宁国侯夫人与徐大人的对话,也都被卷缩在槐树上的小蛇听去了。

    落尘兔回来禀报,众人听罢,白子道:“如今,就是守株待兔了。”

    那位道长,到底是何方神圣,也很快会知道。

    李良也要启程回乡了。

    暗珲已经出发,不需要三个月,杨烈的骸骨就会移送回乡,杨大娘一心只想为儿子办好最后的事情,无心再留京城。

    离歌也不挽留,这日一早,便命人准备好了马车,要送两人回乡。

    临别之际,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社交精髓的妙音,对杨大娘说了一番安抚的话,“大娘如今身子好了,就好好地活着,别想那么多了,横竖,生死也好,已经去了的人,和活着的人就再没关系,缘尽便是缘尽了,就算你死了,几乎也没什么机会见到他们的。”

    李良一直避免在她面前说这些事情,让杨大娘保持良好的心态,她若愿意相信以后还能在地府和夫婿儿子团聚,就继续相信,这样才能好好地过。

    妙音这话本来也没问题,让她好好活着为儿子积福,可偏错在最后一句。

    杨大娘心一痛,两眼一黑,人就昏死过去了。

    好不容易救醒过来,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哭得歇斯底里。

    作为母亲的,怎么愿意相信从今往后,哪怕做了鬼魂,都无法与自己的儿子相见?

    一句缘尽了,说出来轻飘飘,可仔细深思,那是诛心的痛啊。

    血脉相连的人,再不可能见一面了,信念崩溃的杨大娘,哪里受得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