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兽学园〕〔老子断你修仙路〕〔异能少女重生:帝〕〔修炼就这么简单〕〔冒险领主大人〕〔大夏龙雀传〕〔真五行大陆〕〔灰塔的黎明〕〔天阕宫〕〔岚神〕〔巅峰仙道〕〔这就是无敌〕〔我看书成神了〕〔异世的逆袭〕〔荨岩〕〔我的契约者游戏〕〔捕天图录〕〔元素天梯,我为主〕〔鳯归兮〕〔我的绝色魔尊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混世农民工 第0014章 是龙也得盘着
    徐江南有点机灵,她慌忙往后退了一步。可是任天飞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竟然傻傻的站在了哪里。

    直到哪女人手中的文件夹朝着他的脑袋飞过来时,任天飞这才本能的右手一挥,一下子挡开了飞过来的文件夹。

    “呵!你敢还手?”这女人大叫着,直朝任天飞扑了上来。

    徐江南一看大急,她慌忙一步闪到了任天飞的身前,她连忙说道:“对不起楼副理,他是刚来的,什么都不懂,请您息息火”

    “新来的怎么了?就敢对上级如此无礼?是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这女人如同一只母狮子似的,她大声的喝斥着,转身便拿起了桌上的对讲机。直到这个时候,任天飞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个丑八怪竟然是针车课的最高领导楼副理。

    从进门到现在,他可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本能的挡开了飞到他头顶上的文件夹,竟然成了无礼。这到哪儿去说理?任天飞只能是咬碎了牙齿咽到肚子里,他能做的,只有忍。

    楼副理打开了对讲机,调了一下频率便喊道:“生管课唐课长,请立马到针一课”

    “收到!”对讲机里传来了唐课长爽快的声音。

    直到现在,任天飞都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他万万没有想到,号称管理特严格的t资厂,原来就是这么一个严格法。

    徐江南站在任天飞的身前,她屈委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倘大的办公室里静得有点可怕,哪两个女干部早都溜了个无影无踪。

    楼副理躺在大转椅上,两只凶狠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上一眼站在她面前的徐江南,感觉就像是猫戏弄老鼠一样。任天飞看在眼里,气在心上,可是此时的他却无能为力,他又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无能。

    “怎么了楼副理?出什么事了?”

    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唐课长身子一闪,人已到了楼副理的身前。

    楼副理这才欠了欠她哪肥胖的身子,然后眼睛一瞪,用手敲打着桌子吼道:“唐中平!这就是你生管课的员工,还敢对我动手?是你教的吗?”

    “那敢楼副理,您就是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啊!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您说出来,我回去好好的收拾他们”

    唐中平一脸带笑,点头哈腰的对楼副理说道。看得出,他也对这个楼副理非常的忌惮,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了调子。

    “我正在给我的两位课长开会,他们俩门也不敲,直接就冲了进来。我让他们出去,你们这男仔还不理我。我用文件夹吓唬了一下他,没想到他还敢还手”

    楼副理指着徐江南和任天飞,喋喋不休的说道。她完全是满嘴胡说,可徐江南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任天飞那就更加的不敢说了。

    “徐江南!你是怎么带的新员工?这个月绩效奖没了。还有你,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敢对楼副理无礼,还不赶快过来给楼副理道歉”

    唐中平大声的批评了徐江南和任天飞两句,同时他还偷偷的给任天飞使了个眼色。

    任天飞心中好屈委啊!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艰难的上前一步。

    他低声说道:“对不起楼副理,刚才是我错了”

    “好了好了!你们以后别在我们针车课出现”楼副理说着,一挥手,就像是赶鸡一样。

    任天飞看到了唐中平脸上的怒容,不过这怒容只是一瞬间便在他的脸上消失了。

    在回生管课的路上,唐中平的脚下带着劲风,他走的非常快,根本就不搭理徐江南和任天飞。看来他的心里也是非常的恼火,就不知道他是在生徐江南和任天飞的气,还是在生骄横跋扈楼副理的气。

    一到生管课,唐中平便把徐江南和任天飞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并且还叫来了生管组长王锋。

    一关上房门,不等唐中平说话,徐江南忽然低头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唐课长!这事不怪任天飞,楼桂菊她是在报复我,这工作我没法干了”

    “哎呀!你就别哭了,赶紧说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唐中平一脸和蔼的说道,他没有一点责怪徐江南的意思,这让一旁的任天飞心里舒坦了不少。

    徐江南擦干了泪水,便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从头到尾的细说了一遍。任天飞听的非常仔细,徐江南在这件事情上,说的可全是真的,可以说没有一句假话。

    唐中平听完,他冷冷一笑说:“这个老妖婆一点肚量也没有,上周开生管会,你在会上说了她们拖了生产进度的事,她今天就故意找茬,不过这事确实难为任天飞了”

    唐中平说着,他把任天飞招手叫到了他的身前,然后长出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心里很气,只不过你刚才的表现,确实让我对你刮目相看。记住,大丈夫能屈能伸”

    任天飞点了一下头,微微一笑,他并没有说话。因为他觉得做为生管课老大的唐中平,就不应该在楼副理面前低声下气,否则他们这些做生管员还怎么进行工作。

    “我知道,你心里在抱怨我为什么没有为你们撑腰,你以后就知道了。这是t资厂,t干在我们这个厂就是老大,如果你想在这儿呆下去,那你就只能听他们的,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

    唐中平一脸的严肃,他低着嗓子吼道。任天飞又一次听到了这句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该盘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王锋拍了拍任天飞的肩膀,呵呵一笑说:“好了!这事就算过去了。对于我们做生管的人来说,被人给脸色,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为了我们的工作,这气还得继续受”

    “楼副理说了,她不想再看到我们”

    徐江南看了一眼王锋,有点气呼呼的说道。

    王锋冷笑一声说:“她想看不到,我们就不去了?这样吧!你把要跟踪的订单给我,我下午去,你们就去鞋底课吧!”

    这事就算是暂时平息了,可任天飞总觉得,唐中平的心里还是憋着一口气,就不知道他的这口气会什么时候爆发出来。

    中午吃饭时,向延满打好饭菜便挤到了任天飞坐的这张桌子上。他朝周围看了一眼,然后压低声音说:“听说你们今天上午去了针一课?”

    任天飞一愣,他不明白这个家伙怎么会知道这事。他想了一下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嗨!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你们生管员也挺不容易的”

    向延满说着,便微微一笑,低下了头开始吃起了饭。任天飞有点糊涂,可是在饭堂里,还有其他人在,任天飞便什么话也没有说。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小眯了一会儿,任天飞便早早的去了生管课。他过去时,值班的保安才刚刚的打开了生管课办公室的房门。任天飞第一个进去,便在资料架上,拿了一本有关鞋子的物料清单表看了起来。

    从今天早上的事情中他深深的体会到。他要在这儿干好生管,不再受别人的欺辱,其实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自己变得足够强大。

    “早啊!看资料啊?”

    徐江南一进门,便屁股一扭,斜靠在了任天飞的办公桌上。看得出,她中午回去后,心情恢复的不错。她的脸上已没有了泪痕,应该是又洗了一回脸。

    任天飞笑了笑,放下手里的资料夹问道:“鞋底课怎么样?”

    “哼!一丘之貉。鞋底课的副理叫陈海,听说是行伍出身,为人好色,脾气暴躁,这人你得顺着他来”

    徐江南说着,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

    任天飞愣了一会儿,没有说话。他觉得,徐江南说的应该没有错。楼副理是个女人,她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哪这个陈海就更加不用说了。他只能是小心为上。

    徐江南把手上的工作给王锋移交了一下,便带着任天飞去了鞋底课。这鞋底课总共只有一个课室,没有针车课那么大。

    这回,他们没有直接去鞋底课的办公室,而是去了生产流水线。看来这回徐江南学乖了,她不想和这些所谓的t干有正面的接触。

    “刘锋!mjl三万双的哪个单子完成的怎么样了?”

    徐江南对一个正往手推车上装大底的年轻男子轻声问道。

    年轻男子停下了手里的活,他看了一眼徐江南笑道:“大美女来了!这事你得问我们的领导,我一个小小的交库员知道什么”

    “哎!刘锋,你又来了。我可告诉你,你们鞋底课将来可是他负责。他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哦!”

    徐江南说着,忽然从刘锋的口袋里抽出个小本子,认真的翻动了起来。

    刘锋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任天飞,冲任天飞淡淡一笑问道:“刚来的?你真的以后负责我们鞋底课的跟单吗?”

    “哦!你是哪里人?听口音好像是gs的?”任天飞答非所问。

    刘锋一愣,随之笑道:“是啊!我是天北市的,你不会也是天北市人吧!”

    “啊!我们是老乡啊!”任天飞一激动,竟然一把抓住了刘锋的胳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