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思随你入心间郁〕〔都市极品医神〕〔农家小福女〕〔武道剑主〕〔星云皓天剑〕〔暴力书生〕〔火影之重建漩涡〕〔重生最强锦鲤少女〕〔来生恋你〕〔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最强赘婿奶爸〕〔妃要出位〕〔我家皇后又作妖〕〔白少你家老婆又露〕〔仙道长青〕〔重生之都市投资天〕〔穿书之男主总是爱〕〔快穿虐渣我是专业〕〔四爷是棵摇钱树〕〔俄罗斯大妖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混世农民工 第0054章 识破阴谋
    还真是一波三折,按下了葫芦起了瓢。

    任天飞虽说年轻,但他的心脏足够强大。因为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他只有迎刃而上才有出路。否则他不是出去流浪,就是面临着滚回西北老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还有何颜面再见父老乡亲?

    徐江南快步走到任天飞身边,她压低了声音说:“出大事了!鞋底课送到中仓的大底串了号,gt原本完成的订单,现在差了五双”

    任天飞一听,脑袋便嗡的一声大了。东升厂的所有管理人员都知道,这gt是东升厂最大的客户,而且也是最严厉的客户之一。他们的订单出货时一双也不能差,否则就面临着巨额的处罚。正因为这样,整个东升厂的所有人员谁都怕gt订单。

    “你说怎么办?几个t干加各课的管理人员吵成了一团,现在矛头全指向了入库员,那就是你老乡刘锋,弄不好他会被炒鱿鱼”

    徐江南一看任天飞没有说话,她又小声的说了两句。

    回过神来的任天飞低吼一声说:“跟我来!”

    任天飞快步如飞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徐江南随后便跟了进来,她一进来便关上了办公室的房门。

    任天飞看了她一眼说:“你把整个事情,给我详细的说上一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gt三月份生产过一批订单,哪批订单一完,gt哪边就通知,这个logo的大底以后不许再出现。就算工厂里有剩余大底,也要全部报废。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刚才成型课品检在验货时又发现了五双这种大底”

    徐江南压低了声音,把整个事情给任天飞细说了一遍。

    任天飞一听,不由得怒声说道:“这种大底既然都报废了,难道鞋底课还有中仓都没有发现吗?成型课上线之前,哪些品检是吃干饭的?”

    “哎呀!你先别发火。鞋底课一口咬定,这事和他们没有关系,而中仓入库,他们也不会打开包装去查验啊!问题的关键是这个大底和现在上线的大底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大底的logo有一个英文字母不一样,而且这字母非常的小,不认真去看,谁也看不出差别”

    徐江南耐着性子,小声的对任天飞解释道。

    任天飞看了一眼手表,赶紧对徐江南说:“你立马到鞋底课跑一趟,让刘钱来我这儿,我要问问他”

    “你问他有什么用?他就是这次事件的替罪羊。你说他一个入库员,数量错了和他有关系,可大底错了这能怪他吗?”

    徐江南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她还是小跑着去了。

    几分钟的样子,刘锋便小跑着来了。他一进门就对任天飞说:“这事有人想陷害我。一出事我就查了我们鞋底课的所有记录,从仓库到流水线的数据都没有错。这说明在我们生产完成进库后,有人故意调了包”

    任天飞眉头紧皱,始终没有说一句话。他想了好久,忽然对刘锋说到:“你先冷静一点,不要激动听我分析。这事出在你们鞋底课和仓储,就算是有人想使坏,其他部门那来的这种大底?”

    “你说的没有错,我们每次进库都是以订单数量进的,绝对不会有多达五双数量的大底多出在生产线或中仓。就算是有报废,也要根据报废请购单入库。你这么一说,那问题真出在仓储和我们鞋底课了”

    刘锋说着,长出了一口气。

    任天飞心里非常的清楚,他老乡刘锋是无辜的,是有人想陷害他,其实他只是***,要烧的人是他或者童协理。这就是这次事件的真正原因。

    任天飞想了想,忽然压低了声音对刘锋说:“你赶紧去你们鞋底课,找遍每个角落,也要找出这五双大底来。如果真不在你们鞋底课,那么这五双大底就在仓储,他们发货时就已经做了手脚。一旦找出这五双大底,事情就全清楚了”

    刘锋一听,二话没说转身就跑。

    任天飞让自己先冷静了一点,这才拿上对讲机直接去了童协理的办公室。

    敲门进去时,童协理正在通电话,他一看到任天飞来了,便把电话挂了。童协理用他冷漠的眼神扫视了一下任天飞说道:“你是为gt哪五双订单而来的吧!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先说说”

    “童协理!这件事情非常的简单。有人设计好了让我们难堪,就是想利用这次出货来整我,甚至是整你”

    任天飞直截了当,多余的话他一句也没有说。因为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其实童协理的心情照样也不好受,只是他是领导,不易显露出来罢了。

    童协理站了起来,他在办公室来回走了两圈说:“卢慧很有眼光,推荐的人没有让我失望。没想到这件你一眼就看穿了,是个聪明人”

    “童协理!时间紧急,你觉得这什事应该怎么处理?”

    在大事大非面前,任天飞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他把童协理推到了前面。

    童协理微微一笑说:“他们这帮人都是些蠢猪,只知道我是东升厂的协理,但他们并不知道我在外面也有一帮好朋友。这五双大底再过一个小时就由专人送到我这里。你亲自跟踪,保证明天的正常出货”

    “好的童协理,我觉得应该派人清查一下鞋底课和仓储。如果真能找出这五双大底,那这事情岂不是非常明了”

    任天飞说着,便向童协理提了个小小的要求。

    童协理呵呵一笑说:“不错,看问题,处理问题都非常的到位,只是火候不到。像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当务之急就是先保证订单的顺利出货,其次在他们放松警惕时,再进行突击检查。或许这样的话,他们就会露出破绽。现在去查,根本查不出来什么”

    “好的,我明白了童协理。听说他们还在为这事在成型课吵架,我是不是该出面说上几句?”

    任天飞轻声征求了一下童协理的意见。

    童协理点了一下头说:“嗯!你是该出面了,不过你不要怕,既然这把火烧了起来,咱们就必须把它烧大了。出了任何事情,都由我来负责”

    任天飞暗暗的长吸了一口气,便快步走出了童协量的办公室。他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已陷入了别人争斗的漩涡之中,他现在就是童协理手中的一把枪。可是他不明白的是,童协理也是t干,他们之间为什么还有争斗呢?

    任天飞来到成型课办公室的门口时,便听到了里面的吵架声。

    “都不要吵了,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咱们就该想办法解决,这样吵也解决不了问题”

    任天飞一走进去,便大声的说道。

    成型课的办公室,坐着仓储的洪副理,还有课长谭桂英。鞋底课的陈副理带着王波站在哪儿,另外就是成型课的卢副理和课长王桂平。门口处站着的正是中仓组的班长王东平”

    任天飞的这一声,便让大家安静了下来。成型课的副理卢玲由于前段时间去探亲,所以任天飞和她并不熟悉。这女人四十多岁,身材高大,留了一头齐耳短发。她长的模样倒是挺俊,就是脸上全是雀斑。

    “你就是生管课的任天飞吧!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才露面?是不是觉得这事和你们生管课关系不大?你可别忘了,中仓组也是你们生管课的”

    成型课的副理卢玲一看到任天飞便开始抱怨了起来。

    仓储的洪副理不等卢副理的话音落下,他便抢着说道:“他就知道在公共频道喊话,其余的什么都不会”

    “哼!真的搞不清楚了,生管课这么重要的部门,为什么要交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

    针车课的楼副理狠狠的瞪了一眼任天飞说道。

    几个t干全发了话,他们等于是围攻任天飞。只有鞋底课的陈副理铁青着脸色,一句话也没有说。

    几个课长为了化解任天飞的尴尬,他们相视一笑,便朝任天飞走了过来。王波首先说道:“这事是不是给童协理反映一下,明天出货少数量的话,这可是大事,gt的处罚可不轻,我们每个人都会受牵连”

    “王波!你在这儿啰嗦什么。我让你把入库员刘锋立马给我炒掉,这事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陈副理这时大声的对王波吼了一句。王波看了一眼任天飞,一脸的难为之情。因为王波知道,刘锋是任天飞的老乡,而且还是特别要好的老乡。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炒个入库员就想了事,恐怕不行吧!大底出了问题,这和入库员有什么关系?除非你陈副理有直接证据证明,这大底是入库员调了货”

    任天飞这个时候也火了,他全然不顾,当着众多t干的面指责起了陈副理。

    陈副理大怒,他一步冲了上来,用对讲机的天线指着任天飞吼道:“你一个小小的班长,有什么权利对我一个副理指手划脚。另外你搞清楚了,你只是生管课的班长,凭什么管我们鞋底课的事?”

    “真是无法无天了,你凭什么这样说话?”

    针车课的楼副理毕竟是女人,她第一个站了出来为陈副理帮腔。

    任天飞大声说道:“你们都听好了,今天这事童协理让我们生管课接手调查。首先是保证明天的出货,所以追究责任的事情暂且不议。大家都回去工作,这事到此为止”

    “你说的轻巧,没有大底,明天怎么出货?”卢玲冷声对任天飞说道。她的话音刚落,对讲机里便传来童协理呼叫任天飞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