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亘宇之主 第六章:修罗角斗场
    扒开少年的衣服,三道醒目的抓痕出现在其腹部上,一股腐臭味随之扑鼻而来。

    “兽痕?”凝视着少年腹部已经腐烂入体的抓痕,洛言眉头微蹙。

    这三道抓痕绝对是来自大型灵兽的爪印,伤口极深,一爪便伤及内脏。

    但他为何会在这里被灵兽所伤呢?

    “腐肉已经进入腹内,必须将腐肉切掉,才能以灵气治疗,但我只有五成的把握。”

    思考片刻,洛言抬头看向,少女,凝重开口道。

    如今他能做的就是这样,但决定权还要交给少女。

    “五成。”少女声音微颤,久久不敢开口。

    “切吧。”

    就在这时,原本昏迷的少年突然微弱开口道:“如果失败了,拜托你好好照顾我妹妹。”

    说完,少年再次昏死了过去。

    “我会竭尽全力的。”对少女作了最后的保证,洛言灵气化作一柄短匕开始切除少年腹部的腐肉。

    如今腐肉已经入体,每耽搁一刻,少年便会多一份危险。

    洛言努力保持平静,精神集中,切割动作极为精准小心,如果稍有不慎,便可能伤及内脏,到时便真可能是回天乏术了。

    不一会儿,少年的腹部已经多出了一道碗大的伤口。

    所以腐肉已经被洛言切除,此刻伤口全是一片鲜红。

    “呼~”深呼一口气,洛言化掉手上的灵气匕首,此刻已经是满头大汗,精神甚至有些涣散。

    休息片刻,洛言单手放于少年伤口的上方,混沌色的灵气缓缓的注入少年的伤口之上。

    慢慢的,少年的伤口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疤。

    “啊~”一旁的少女见此一惊,蓝眸露出激动的泪光,但随即小手急忙捂住嘴唇,深怕打扰到洛言。

    洛言的治疗过程顿时引起了周围数人的注意,这一刻,他们看洛言的眼神多了一丝渴望。

    随着时间的流逝,洛言的面色开惨白,但却并未停止。

    如今少年的伤口离内脏只剩一寸之隔,必须要尽快长出肉来,不然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枉然了。

    大约过了三四个时辰,洛言终于收回了灵气,随即瘫软的坐在地上。

    此刻再看少年的伤口,不但长出了伤疤,竟还多了几丝新生的肉。

    “哥哥。”见此少女急忙上前,将少年扶躺好。

    “他没事,之后好好修养,不要在受到感染,过不了几日便好了。”洛言强撑着身子靠到墙壁上,笑着开口道。

    此时,周围的灵气被洛言的双生灵海疯狂吸收着,极为饥渴。

    “谢……谢谢你。”安顿好少年,少女看向洛言,蓝眸间露出真诚的谢意,极为纯洁。

    “没事,我叫洛言,你们兄妹两叫什么。”面对如此纯净的眼眸,好似一汪清泉,洛言忍不住问道。

    “我…我叫玛雅,我哥哥叫玛卡。”看到洛言善意的笑容,玛雅也纯真一笑。

    “玛雅?玛卡?好名字。”品味一番,洛言赞叹道。

    “能和我说说你哥哥的是怎么受的伤吗?”接着洛言正色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原本放松下来的玛雅俏脸上顿时露出一抹伤感。

    片刻才低语道:“在我的部落被奥欧帝国入侵后,他们杀光了我们蓝鱼部落的所有人,因为我和哥哥拥有蓝鱼部落最纯正的血脉便被他们关到了这里。”

    说到这,玛雅面露一丝痛苦。

    洛言心头一沉,他,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周围无数人看向玛雅,他们,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这里名为修罗炼狱,总共一百层,是奥欧帝国用来关押俘虏来的奴婢的,而他们建筑这个堡垒时便立下两个规矩。”

    “对了,你是新进来的吗?”

    玛雅说到一半,突然睁大双眼看向洛言急切问道。

    “嗯,怎么了?”洛言点头,有些疑惑。

    得到洛言的肯定,玛雅瘫软在地,蓝眸中充满了担忧。

    周围的许多人顿时向洛言投来同情的表情。

    想到之前那个伯爵和老者的表现,洛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能告诉我这两个规矩吗?”洛言强露出一道笑容,轻松的看着玛雅道。

    “我……”玛雅面露痛苦,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玛卡,不知如何开口。

    “没事,事先知道了,我也好做好准备。”洛言鼓励道。

    “他们立的第一个规矩便是,新入炼狱者必须经历一场角斗。”玛雅轻咬银牙,显然有些绝望。

    “角斗?”洛言一愣。

    “整个堡塔的狱牢是环绕而建,每层中央便是一个巨大的角斗场,新入修罗炼狱的俘虏都必须进行一场角斗。”

    “角斗有两种选择,一是与灵兽厮杀,二是选择一个奥欧帝国的一个战士。”

    玛雅说着,用手指向狱牢的另一扇牢门。

    这是由无数根坚硬无比的玄源铁柱打造而成的,但牢门外确是一片黑暗,看不清任何东西。

    “这扇门外便是第一层的角斗场,当初哥哥就是为了帮我选择了两次角斗,在第二次时拼尽全力才杀死那只灵兽,但也因此受了伤。”

    说到这,玛雅愧疚的低下了头颅。

    “如果我是你哥哥,我也会这么做,哥哥保护妹妹天经地义。”洛言看了一眼牢门外的无尽黑暗,随即看向玛雅温柔安慰道。

    这句话是他的八个大哥常跟他说的。

    玛雅娇躯一颤,洛言的话如一股暖流流过他的心间。

    “那第二个规矩呢?”洛言继续问道。

    “只要登上修罗炼狱第一百层进行一次修罗角斗便可被释放。”玛雅说完,露出一丝绝望,接着道:“但关押在第一层的大多数是各族的天才后辈,实力都已经是魂丹境了,第一百层又岂是我们可以想象的。”

    “可有人成功过?”洛言双眸闪烁,不觉的抬头看了上方一眼。

    “不清楚,这对于我们来说很遥远。”玛雅摇了摇头。

    洛言眉头微皱,陷入了沉思。

    “每晚他们都会在修罗炼狱各层安排一次角斗,届时便会有无数贵族之人前来观战下注。”

    “无形中,这个规则已经成了奥欧各贵族的一种赌注娱乐模式。”玛雅继续道。

    “以他人性命为乐嘛。”洛言声音低沉,双眸闪过一道寒光。

    作为奥欧帝国的老对手,洛言对于奥欧帝国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这是一个极为孤傲自大的种族。

    奥欧帝国,由三大王氏贵族统治,他们分别是奥伊家族、欧罗家族,和近年来新崛起的兰格家族。

    三大王氏贵族共掌偌大的奥欧帝国,至于国王之位便以十年为期,三大贵族轮流上位。

    而近十年便是由奥伊家族上位。

    一经上位,奥伊霍尔便撤回攻打各种族的力量,集中所有力量全面攻打洛君王朝。

    “洛言哥哥,如今第一层被抓进来还没有参加角斗的新人还有很多,近期不一定会轮到你的。”看到洛言沉默,玛雅还以为洛言是担心什么,忍不住安慰道。

    “嗯,谢谢。”洛言投去一个安慰的笑容,“我先恢复一下。”

    说完,洛言盘膝而坐,开始吸纳灵气恢复,今晚不管轮不论到他,他都必须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玛雅见壮,不再打扰洛言,而是去照顾仍在昏迷中的玛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整个狱牢依旧一样的光线,难以分清白天黑夜。

    但此刻洛言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心中一直计算时间的他知道,修罗炼狱的黑夜到来了。

    此时,洛言脸上已经恢复了润色,实力已经恢复。

    “咔~”

    突然,之前玛雅所指的那扇牢门缓慢升起,下一刻,无数光芒射入狱牢之中。

    借着光芒,牢门外一块巨大的角斗场映入眼帘,被上方耀眼的光芒照耀着。

    大,太大了,也许就是为了这个角斗场,他们的狱牢才被压缩的如此小。

    “冲啊~”

    几乎在同一时间,狱牢中原本安静的人顿时如发了疯一般向外涌去。

    “洛言哥哥,快,快点去抢食物。”

    就在洛言愣神的片刻,玛雅着急的声音在洛言耳边响起。

    这几天她一直照顾受伤的玛卡,导致刚才不小心睡着了,竟错过了机会。

    玛雅说完,只见其娇弱的小身躯奋力的随众人向外跑去,看上去极为急切。

    洛言见此,也跟了上去,不过他并没有如众人那般疯狂。

    几乎所有人都跑出去之后,洛言才走出。

    当踏入角斗场的瞬间,整个偌大的角斗场已经挤满了一圈人,皆是从各狱牢中跑出来的。

    “他们都出来干什么?”洛言眉头微蹙。

    此刻这些人皆抬着头,饥渴的望着上方缺少的一块圆形空格。

    中间留出的一块由血线画出的圆形空地,与上方的空格向切合,似乎在等待上方掉下什么东西?

    “咔咔~”

    “轰隆~”

    果然,就在洛言疑惑之际,上层空格突然传来石板降落的声音,越来越近。

    下一刻,一块圆形的石板降台出现,缓慢向下降落。

    “啊~我的,我的,谁都不要跟我抢。”

    “我要吃的,我已经十多天没吃东西了。”

    几乎同一时间,人群拥挤的更加疯狂,一些处于外围的人如疯了一般向着里面挤去,想要靠近那块正在降落的降台。

    “轰隆。”当降台落在角斗场中央的瞬间,上面的东西顿时映入眼帘。

    只见上面竟是一些被人吃剩下的残根剩饭,而且所剩无几。

    “啊~”顿时有几人被降台压在下方,发出一阵惨叫便没了气息。

    但却无人管这些,一个个如疯狗一般爆发浑身灵力,向着降台疾驰而去。

    “啊~”

    “住手,这是我的。”

    “找死。”

    “轰~”

    ……

    惨叫声不断,响彻整个角斗场,就为了降台上的残根剩饭。

    洛言没有上去争抢,望着眼前的一幕,双眸阴沉的可怕。

    这便是奥欧帝国对俘虏的对待吗?难怪狱牢中的人是虚弱麻木的躺着,只因为他们唯一的食物来源便是眼前的残根剩饭。

    这令人作呕的食物如何填饱上千人的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