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争霸赛尔洛斯〕〔美人鱼族长〕〔校花总裁的特种兵〕〔与偶像谈恋爱〕〔第一豪婿〕〔生活在港片世界〕〔隐婚影帝有点甜〕〔隋少,你老婆又复〕〔香港1968〕〔七零律政俏佳人〕〔重生IT大亨〕〔我认为我是那颗葱〕〔王婿〕〔龙血战神〕〔天赋太高怎么办〕〔第一神医女婿〕〔捡个校霸带回家〕〔花都极品狂婿(萧〕〔宿主她被偏执男神〕〔极品上门狂婿(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噬天录 049章 精元
    韩明听到此话,有些气愤的暗想:“王翰,王林。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哼!想来那王翰当日用黑魂剑欲害于我,这仇自然要报,不过这夏素。。。。。。。。!”

    在这一瞬间韩明又生了恻隐之心,想想夏素的身世也是可怜。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夏素为了自己的大仇竟然要加害于韩明,韩明心想自然是不能饶恕。

    夏素也感觉自己大限将到,苦笑一声后,手中忽然出现一只沉睡中的金丝雀,温柔的抚摸着这金丝雀说道:“这金丝雀乃是昔日好友所赠,每隔三年醒来一次,一醒来就可带领我寻得宝贝。那日的羽灵衣和罗盘星都是靠这金丝雀所得!”

    韩明听罢后摇摇头,冷声说道:“有这金丝雀,只要坚持总有一天会得到好的灵丹妙药。即便是这里没有,他日也可以在别处所得,你错不该害我!”

    “你不懂,你不懂!每次我只要想起父亲,只要听到别人叫出父亲这个温馨的词,我心里都会一阵绞痛。我把这金丝雀交予给你,我只求你一事,帮我报仇!”夏素冲着韩明嘶声大吼着,把金丝雀用灵力托住送往韩明的面前,又恳切韩明。

    韩明接过金丝雀,转过身去,闭上双目,有些悲伤的说道:“好,我韩某答应你,此生我定然会寻那王翰给你报仇。你,走吧,我不杀你,但也别让我再看到你!”

    此时此刻,韩明已经相信了夏素的话,相信了她的故事。回想着如果自己没有遇见东方然,没有遇见灵武,恐怕自己的遭遇比之夏素会更遭吧!

    而夏素却是如同疯了一般大笑着,继而又绝望的说道:“我不想苟活了,既然你愿意帮我报仇,那我也可以安心的去了。我早就想去陪爹爹了,我早就不想留着一副残躯独活了!”

    “砰,啪”连续两声爆炸,夏素的躯体灰飞湮灭,没有任何的东西留下。留下的只有赠给韩明的那只金丝雀,和一个仇恨。

    望着夏素消失的身影,韩明滴下了几滴眼泪,站在原地嘟囔着:“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会杀了王翰满门,为你报仇!”

    这时,那声音再度传来,不过却带了一丝不悦:“现她已经化作了另一份精元,你取得精元也离开此地吧!精元就在最高处的岩石之上!”

    韩明不知为何,对这凤凰精元却是没有多大的兴趣,反而冰冷的冲那声音说道:“你是何人?为何存在这洪荒之地,为何有权利抉择他人之生死!”

    “哼,我是何人不用你来说!拿到精元赶快滚开此地,莫要烦我。否则,我让你如同那女子一样,落入万劫不复之地!”那声音也冰冷的传来,其中还带了一丝不屑。

    韩明顿时狂笑道,眼泪已经被他擦干。忽然,笑声嘎然而止,韩明面色狰狞,双眼血红,无比愤怒的吼道:“万劫不复之地?好,就让我韩明看看你有何能耐将我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那声音顿时也大吼道:“尔找死!”说罢,一只大手从虚空中忽然出现,一掌拍向韩明。仅仅是一掌,韩明再次喷出口鲜血来。

    正值此时,另一种声音传来,而且这种声音还非常熟悉:“老匹夫,你若敢杀害此子。我定然让你无法复活,让你真正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韩明听着这声音,忽然想到:“这不是那日在花船之上那名叫孤的,他的声音吗?”

    “哈哈,我早就发现你的神识了。一个后辈晚生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即便是老夫如今无法出这洪荒之地,你也无法进来,我何惧之有?”

    孤沉寂片刻后,冷哼一声道:“如果我用大法力毁了这洪荒之地那又如何呢?哼!”

    “什么?法力,你,你,你不是化虚的小修士?”那声音这时终于有了一丝的动容,特别是听到大法力的时候,心底有着一丝的震撼,还隐隐有着担惊受怕。

    这时孤不再搭理那个声音,而对韩明轻声说道:“韩明,快去取得精元。出来之后回花船,我自然会告诉你这一切,快点吧!”

    说罢,孤的声音和那自称老夫的声音都不再响起,沉寂了起来。

    韩明又拿出一粒九转丹,服下之后打坐片刻。就可以调动灵力超破锁着自己穴道的东西,其中并没有什么艰难之处。仅仅是一个时辰,灵力在三处穴道中游走一番,穴道就回复正常。

    这时纵使韩明有再多的疑虑也要压在心底,先取得凤凰精元再说。韩明飞到最高处的岩石之上,果然发现一块透明的凤凰精元。这凤凰精元不过是一小块透明的血块,韩明拿到之后就朝着那圆形光圈飞去。

    一阵奇异白光闪过,韩明再次睁开双目的时候,看到了那颗参天大树。而出来后的韩明并没有心生欢喜,只是有着一种可悲的情绪。夏素身亡,留下一桩仇恨,而自己也莫名其妙的被那个孤利用,心里很不是滋味。

    正当韩明心绪被悲伤感染时,忽然从参天大树后出现一名面相英俊的男子,这男子也正是那日同韩明在论武厅大战,最终重伤而败的阴风。

    阴风凶狠的望着韩明,阴森森的说道:“我看韩兄这次可是去了一处宝地啊?看来是得到什么好东西了,不如给小弟一观如何?”

    原来在岩穴内时,那声音打开了圆形光圈后,阴风正好飞行在这森林上方。正好发现下处忽然发出一丝白光,就好奇的朝下面飞去看看。没想到正好看到光圈内的韩明和夏素的身影,不过毕竟只是身影没有看清。

    阴风也不知里面到底发生何事,也不敢进去看。只好用一种法器隐匿了身形,藏在了参天大树后,等着这光圈里的人出来。

    如果出来的人修为高的话,阴风自然会隐忍不发,免得被杀人灭口。如果出来的人修为低的话,那阴风也自然而然的就会杀人夺宝。

    谁知道一看出来的竟然是韩明,这阴风真是哭笑不得。对于上次的比武阴风一直不服气,他总死认为是韩明侥幸赢得自己,要不是因为韩明住在了莫老的地盘,他说什么也要杀了韩明泄愤。

    正好这次一见是韩明,就赶紧现出身形。正好再干一次杀人夺宝的事情,就算是夺不到什么宝贝,只要能杀掉韩明他心里也会舒坦几天。

    韩明一见是阴风,正好一肚子的怒火没处发,也冷眼相对说道:“哼!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手下败将啊,我所得的自然是宝贝,不过为何要给予你一观?你没这个资格!”

    阴风听罢,顿时怒极反笑:“哈哈,既然我是手下败将。那你敢不敢再跟我这个手下败将一战?看看到底谁是手下败将?”

    没等韩明回话,顿时一声声雷霆劈往阴风身去,六七道水桶般的雷霆直接将阴风的身体劈成灰烬,孤的声音再次急切的传来:“赶快来花船,不要管他!”

    韩明听罢后,目光有些阴沉的望着花船的方向,并未言语。又看了阴风一眼,此时的阴风已经化作了灰烬,身上的储物戒指和法宝都没有留下。韩明冷哼一声从其灰烬上踩过,直接朝着花船处飞去。

    此时,一片透明的黑雾不知不觉的缠在了韩明的身体。而韩明也不得知,踩着黑魂剑疾速的朝着花船处飞去,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极西之地的阴罗宗,宗主阴安正在修炼。忽然感觉一阵的心神不宁,也不知道为何。对于他们这些元婴修士来说,总有一丝的未卜先知的预感。

    阴安连忙走到自己的房间,却发现桌上阴风的玉牌化作一滩碎片。

    “风儿~~~~~到底是谁害了我的风儿,无论是谁,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阴安见到玉牌破碎后,悲伤欲绝的大喊一声,老泪纵横。

    阴安赶紧盘膝坐下,闭上双目,拿着那堆破碎的玉牌朝着房间的密屋走去。

    此刻,在花船内。船头谈琵琶的女子已经不见,孤却依旧是那样端坐的花船之内。见韩明到了,满脸的兴奋,赶紧说道:“凤凰精元呢?快给我!”

    韩明瞅了这孤一眼,自顾的坐下后,冷声问道:“利用我得到凤凰精元,想必一定有原因吧!夏素也因为此事而死,你总要给我交待!”

    当孤的声音在岩穴内响起的时候,韩明就发觉自己是被这孤给利用了。什么血光之灾,都不过是他亲自编撰的,似乎就连莫老忽然赠送给自己的丹药也成为计划之中。

    特别是夏素的死,更让韩明愤怒。即便面前的这个孤修为高深莫测,即便是他召唤的一道天雷就将阴风轰成灰烬,韩明依旧要讨个说法。

    孤落寞的望了韩明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不错,我是利用你取得凤凰精元,但是我也并无恶意。至于夏素,她的出现是一个意外。我不曾想到她能寻到那种地方,我也不曾想到她会邀请你一起去那地方!”

    “你,到底是谁?你修为这么高,想要得到这凤凰精元为何不自己去取?为何要假我之手,得到这凤凰精元!”韩明沉思片刻,再次问道。

    孤自嘲的一笑,无奈的说道:“杀城内都知有莫老,却不知道还有个杀城城主叶孤城。至于那洪荒之地,我若是能去我自己便去了。只因那里必须修为假丹期才可以去,所以我只有选择你去!”

    听到这一切,虽然韩明还是不太明白。但是大概也能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想清楚了,至于这个孤竟然就是杀城城主叶孤城,也实在让韩明有些惊讶。

    叶孤城面红耳赤的看着韩明,焦急的说道:“赶快把凤凰精元给我,我有大用。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与你,我会送你场造化,当作是你为我取得凤凰精元的报酬!”

    听到这话的韩明站起身来,拿出那块透明的凤凰精元,满不在乎的丢给叶孤城,冷哼道:“造化,我韩某不要。我韩某只知道因为你的大用,却是害死了一条人命!”

    说罢,韩明头也不回的朝着城堡外围飞去。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这一切,终于知道了无论是莫老救自己,还是莫老送给自己丹药,都是一个陷阱,一个套。

    虽然这场陷阱没有害韩明,但是却害死了一个叫夏素的女子。

    韩明飞到城堡外围后,莫老正好在外围处的敞天大院等待着韩明。韩明一出现,莫老就满脸期待的问着韩明:“韩明,你没事吧?主人跟你说了什么?”

    “主人?你说的是叶孤城吧?他说了很多,因为他的话,害死了夏素,也差点害死我韩明。莫老,告辞了。我三人也叨扰一段时间了,看来也该离去了!”韩明压住心中那股燃烧的怒火,有些气愤的说道。

    莫老见到韩明说出这番话,这个样子,也是有些愧疚,赶紧说道:“韩明,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但是我相信主人不会害你的,主人是很欣。。。。。。。!”

    莫老的话瞬间被打断,传来韩明的怒吼:“他不会害我?是,我韩明是没有死,但是她呢,夏素呢?她却死了,她带着仇恨死的,她带着仇恨死的,你们知道吗,知道吗?”

    “哎,韩明,你别那么激动行吗?你听我好好的告诉你这些事,你想发火再发火吧!到时候即便是你要杀了我魂莫,我也没半句怨言!”莫老叹息一声,拉着韩明的手腕进入自己的房间内,诉说着一段往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