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器大道〕〔唐残〕〔不可名状的邪神〕〔梵修罗〕〔空间农女修仙记〕〔黑夜之永世传说〕〔神兽养殖大亨〕〔坠入爱河的男人〕〔我的光影年代〕〔倒追大神攻略〕〔都市修真狂婿〕〔重生之时代先锋〕〔我家周先生只想宠〕〔你有一个女友快递〕〔只想复活师兄的她〕〔霍先生,我们结婚〕〔丑女当家之带着包〕〔敢问穿向何方〕〔萌妻天降:老公有〕〔盖世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噬天录 055章 生炼
    当那一瞬间,韩明额头上出现杀字后,从身体散发出的杀气速度合拢。叶孤城惊呆了,他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但是看着这杀字,隐约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也在此时,韩明又感觉到了额头的阵阵疼痛。不过也仅仅是一会,额头上的疼痛也消失了,杀字也慢慢的隐退了。

    安静,无法言语的安静。叶孤城异样的看了韩明一样,叹息说道:“或许我真的算不透你,不过你要小心,你体内的杀意很特别?”[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韩明虽然不清楚叶孤城在说什么,但是也依旧问道:“特别,我体内的杀意有什么特别?你也是经历过杀炼的,为什么你的额头上没有杀字?”

    叶孤城摇摇头,很明显他对这件事情也不太清楚。他也在迷惑中,迷惑韩明的头上为什么会有杀字,迷惑韩明体内的杀气为什么会外放。

    经过死炼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杀意。在战斗中,杀意由其重要。比如韩明经过的几次战斗,清风子一战,张浩一战,阴风一战,如果这些时候韩明都能有杀心和杀意,恐怕也不会受了那么重的伤!

    叶孤城就深受其中的益处,自从叶孤城经过杀炼特到杀意和杀心后。无论在何时何地,还是在幻境之中,没有什么能影响他的杀心。

    叶孤城的杀心是被秦玉儿逼出来的,如果没有秦玉儿,或许叶孤城也不能有如此坚定的杀心。反观韩明,韩明却没有如此坚定的意志,似乎总有一种无形的枷锁在扣着韩明。

    “韩明,杀炼的场景你也知道。现在我再问你一句,如果现在让你杀了他们,你还能下的去手吗?”叶孤城闭上双目,平静的问着韩明道。

    听到这话,韩明也是有些呆了。这个问题,韩明一直没有想过,他一直认为这些事情不可能变成真的,也不会变成真的,所以他没必要去想。

    但此刻这话从叶孤城的嘴边出来的时候,忽然点醒了韩明。韩明一直低着头,一直深深的沉思着:“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我能否下的去手?那里有我的师门兄弟,有我的师傅师叔,还有,婉儿。那里有我的本家兄弟,有我的亲侄子侄女,我的长辈,我能否下的去手?”

    一番话在韩明的脑海中不断的游荡着,韩明的面色也忽然冷漠忽然不舍。叶孤城看到韩明这样,无奈的摇摇头,叹息说道:“哎,看来你的杀炼却是白练了。我想即便是真的出现那种事情的话,你也不会那样做吧!”

    韩明听罢,眉头深锁,有些不悦的说道:“一边是我的师门,一边是我的家人。如果我忍心下手了,那我与禽兽还有什么两样?即便是那天我变成了禽兽,我也没有那般的修为。何况,这只是一个幻境,一场死炼,不会变成现实!”

    叶孤城听着韩明的话并没有生气,只是眼神望向远处,独自嘟囔着:“真的吗?可当年,当年我却能做到。或许,这真的只是一场试炼吗?哎!”

    一声及其凄凉的叹息,从叶孤城的口中发出,叶孤城摆摆手,落寞的说道:“韩明,我看玉儿很多就要醒来了,总之你一切小心吧!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可以来杀城找我。切记,如果,如果哪天你真的要决定一件无法决定的事,想想我们今天说的话!”

    叶孤城说罢就转过身去,坐在冰棺的旁边,默默的等着玉儿醒来。他感觉到玉儿应该很快就醒来了,而且一定会醒来的。所以他现在要寸步不离的守护在秦玉儿的身边,好让她醒来的第一眼就能看到自己。

    “我知道了,如果秦,你夫人醒来了,告诉我一声!”韩明默默的点点头,说道秦玉儿的时候忽然发觉叫她的名字不妥,只好换一个称呼。

    叶孤城甜蜜的一笑,听到韩明的称呼的确让他高兴,又对韩明说道:“还是叫玉儿吧!你是玉儿的救命恩人,不必这么见外!别忘了我的话,有事可以来找我!”

    韩明听罢,就不再言语,从密室中出去。此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现在韩明也想试试下所谓的心炼,现在死炼已经过了,得到一个奇怪的杀意和杀心。对于心炼韩明也有些期待。

    不过,最能让韩明感兴趣的还是明炼。毕竟叶孤城说的那个法力,也正是从明炼中修炼的出来的,韩明对于法力也是有着及其浓厚的兴趣。

    不知不觉的,韩明已经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刚想进门,却发现慕容婉的房间还亮着灯,不过却在其的房间有些声响,所以就有些奇怪的上前去看看。

    在慕容婉的门外,韩明竟然发现这慕容婉竟然在修炼,当下就笑了笑离开了,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韩明此时看到慕容婉,暗想道:“如果杀炼中的场景真的变成了现实,我到底该怎么办?如果婉儿真的被。。。。。。。。。我又该如何的抉择呢?”

    “算了算了,不想了!”苦思半天无果的韩明摇摇头,争取把这些念头抛之脑外。韩明进入自己的房间,打开床板后,轻车熟路的朝着自己房间的密室走去。

    望着面前的天罡循灵阵,韩明忽然想起了灵武上人,感慨的想到:“也不知道师傅这次又跑到哪里去了,不会还是当个乞丐吧?哈啊!”

    过了片刻,因为韩明身上两块碎片中其中的一块有着凝神定心的功效,所以韩明才能在胡思乱想中入定。韩明是想先把自己调整成一个最佳的状态,然后再经历生炼。

    此时的灵武上人在另外一处城镇城门外,一身的邋遢样,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忽然开了一声哈欠,揉揉鼻子自言自语道:“谁想我了啊!”

    说罢之后仰起头看了看城门上的大字,吴镇。

    这时已经过去几个时辰了,韩明也慢慢的从入定中醒来。韩明感觉到全身都特别舒坦,调节了下自己的思绪,拿出心字后,神识慢慢的探入到了其内。

    “嗖,嗖,嗖。”三支冷箭瞬间飞过,让韩明刚睁开双目就感觉一阵的危险。本能的趴在了地上,三支冷箭全部射空。这时韩明愤怒的四下张望着,却并未发现一人。

    只是看见自己身处在一片森林中,四周都是茂盛的树木和奔跑的野兽。但是却并无一人,而此刻的韩明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是通过心炼进入到这个地方的,想着这里应该又是一个幻境。

    韩明还未多想,从四周忽然出现一声愤怒的声音:“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灵怨森林中?”这时那声音从四面八方呼呼的传来,让韩明的耳朵都放佛震聋了一般。

    “再下韩明,透过心字真言进入此地!”韩明警惕的望着四周,冷声回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诡异的笑声后,那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过这时的声音却是小了一些:“恩,不错。终于又有一个人进来的,前不久刚有个人死在这里,今天又一个小娃子出现,好吧,陪我解闷吧!”

    韩明听罢,邹起眉头问道:“解闷?韩某是来此地参加历练的,不是来陪你解闷的。如果要想韩某陪你解闷,不妨现身!”

    对于这两次试炼中那个出现的声音,让韩明现在有些反感。他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现在对于这些只说话不露出面相的人也着时都些厌恶。

    四周此时安静了下来,沉寂了片刻,安静了片刻后。忽然在韩明面前出现一老叟,这老叟虽然骨瘦面黄,但是从其身上却散发出一股无法言语的气质。

    那老叟出现在韩明的面前,右手忽然朝着韩明的额头一拍,蛊惑着说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张三,而你叫张寒。你是我的孙子,我带你去体验生炼!”

    此刻的韩明双目无神,愣愣的看着老名叫张三的老叟,机械般的说道:“哦,我叫张寒,你是我的爷爷张三,我跟你一起去体验生炼!”

    这时老叟在前面走,韩明在后面跟着。时不时的从二人口中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笑声穿透着整个森林,惊动了这里所有的动物野兽。

    张三此时在前面走着,右手牵着韩明(张寒)的右手,笑着唱道:“生炼,生炼。生无可炼,死有其炼。若得死,必先死。若得生,必会生。不生不死,不曾领悟字言真谛。不死不生,无法得其字中奥妙!”

    韩明跟在其后,也照着那老者的话念了一遍。不过声音却依旧是那般的机械化。此刻,两人走到一处乡镇中,在一件屋内住了下来。

    顿时,锅碗瓢盆,酱醋米茶这等世人生活所需之物出现在这件屋子中。韩明的眼神不再呆滞,语气不再机械,亲切的问着张三道:“爷爷,今天想吃什么野味,我给你去打!”

    张三抱着自己的酒葫芦,大口大口的喝完一口酒,随意的说道:“你看着打吧!你打到啥爷爷就吃啥,快去吧!”

    韩明点点头,拿起一张长弓和弓箭放在自己后背,就朝着乡镇的一处山脉跑去。

    时间飞快的流逝,转眼之间韩明已经老了。满脸的褶子,弯曲的后背,拄着一只拐杖,一个样貌酷似韩明的中年男子依旧亲切的问着韩明道:“爹,今天想吃什么野味,我给你去打!”

    “嗡”此刻韩明的脑袋一阵鸣响,忽然想起这句话很熟悉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说过,又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这种回答。

    正值此时,天上盘旋着一位身穿白袍面戴黑头罩的神秘人。他右手中指朝着韩明一点,冷漠的大喊道:“若得死,必先死。若得生,必会生。你,还不醒来?”

    顿时,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韩明又变回了原来的那般模样,神色自然的朝着天空上的神秘人行拜礼答谢道:“多谢道友,解救于我!”说罢,化作一点白光飞入神秘人体内。

    此时神秘人暗暗的算着:“第一个了,这生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底下的时间里,神秘人似乎是一直受派来点化韩明的。韩明在生炼中化作的有农夫,皇室王族,商人,奴隶等各种各样的形象人物。

    每当这些变化的韩明快要死去的时候,神秘人就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说出那句:

    若得死,必先死。若得生,必会生。

    只要此话一出,那虚幻的韩明无论样子多么衰老,不论是有着怎样的遭遇。都会在那刻变回韩明的样子,朝着天空的神秘人一答谢,然后变成白点飞入神秘人的光点。

    就这样,来来回回,来来回回。神秘人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他也忘记自己到底吸收了多少个白色的光点,他只知道他必须完成这些。

    当神秘人又点化完一个化作皇帝的韩明后,体内的白点隐隐约约有些要破体而出的现象。神秘人大惊,赶紧压制住了体内的白点。

    暗道:“看来应该是快到最后了,想必很快就会遇上他了吧?也不知道他吸收多少了,这到底是什么生炼,怎么会这么的奇怪,这么离奇?”

    万里之外,有着同样的一个黑袍人头戴黑头罩在点化韩明,想着同样的刚才神秘人说的话。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